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前夕

      墨色的铠甲连成一条黑色长龙,蜿蜒盘旋在宽敞的大道上,疾步而飞的将士们脸上抹去了出征时的担忧与愤慨,换上的却是胜利归来的喜悦。瞧着这振奋的军心,沿途的百姓们心里也全是满满的欣喜,不由的朝那些英雄们多望上几眼。
      其中骑着白马走在队列最前端的两位皇子更是大家瞩目的焦点,那英俊的面容潇洒的气度惹得无数的姑娘一见倾心小鹿乱撞,可让人奇怪的却是从这两位战功显赫的皇子脸上却看不见丝毫的兴奋,两人皆是板着那张刚毅的脸。这就是所谓的宠辱不惊吧,百姓们在心里如是想,对皇子们的崇拜顿时又多上了几分。
      然而,沉浸在喜悦之中的百姓们却看不见走在军队尾端的那辆乌色马车上的人们脸上那隐隐的担忧。不论是赶车的马夫还是隐在车里的几名女子,他们中却没有一个人会为这显赫的军功而沾沾自喜,耶律政的那封信告诉了他们,这一切只是一个开始,一张早已经谋划许久了的黑色巨网正在渐渐地悄悄地向着他们向着皇城向着整个大焉的天空袭来。
      自从那天看了耶律翔捎来的那封信之后,活泼的律晖好像就在一夜之间长大了,成熟了不少。曾经极度厌恶读书的她更是自发自觉的钻研起了兵书,而拿起兵书的那一天起她就不曾间断过学习,遇着了什么不懂的地方也会谦虚的请教下楚子轩或者耶律圣楠。
      虽然大家都知道律晖此刻才开始钻研兵书多多少少是有些晚了,但却没有任何人不了解她那种想为国家想为父皇分忧的心情,所以即便律晖问的问题再简单再浅显,她们也还是会细心的为这位小公主的讲解,而此刻,马车中律晖正捧着兵书小小声的向耶律圣楠请教着。
      而坐在两人身边的乌简此刻也不甘人后的捧着一本古书细细钻研,前一段时间研发出来的那两种武器在战场上成功显示出巨大战斗力的同时,也为乌简增添了不少信心。而意识到《天工巧夺》的神奇之处的她也如走火入魔那般一头扎进了对此书的钻研之中。当然这事还是在暗中进行的,除了此时马车上的六人之外谁也不曾知道,甚至包括外边的两位皇子。
      相比起三人的刻苦勤奋来,今日的楚子轩却难得的发起了呆。只见她一手握着乌简从耶律政那里淘来的珍惜古书,一手微微的拉开了一道帘缝,一直抬头望着上边湛蓝的天空。虽然外边晴空万里,可不知道为何越发接近京城她的心却越发的变得沉重起来。尤其是在今天这即将入京的日子,她的心越加的不安起来,惴惴的仿佛即将有什么很不好的事情发生。
      随着时间流逝,漫长的归途也终于走到了尽头,就在一车人寂静的沉默之中,京城那古老而坚固的城墙却悄悄然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给他们带来了回家的喜悦,也给他们带来了即将临战的紧张与危机感。
      按照军规,由律询带领的这八万远征兵是应该先回军营里报道的,而律询他也的确是那么做的。而楚子轩他们的小马车本来就是暗自随军出征,不占用军队的编制,当然也不必遵守他们的规定。于是,就在大军浩浩荡荡的往军营走去的时候,尾部的那辆马车却悄悄的脱离了队伍,一拐角急速的朝城中某个宅子奔去。
      此时,城中的柳将军府却大敞着门,在门前还有几个心急的人正在不停地转悠,时不时的还朝大街的尽头张望一下。也不知道是等了多久,街角突然闪过一个乌色的小点,望着那逐渐变大的小点,门前那个长得粉粉嫩嫩的女孩儿大声喊道:“来了,他们来了。”
      “哪里?”王子杰闻声立马探过头去,只见刚才那个小灰点已经变成了一辆清晰可见的马车,“呵呵,他们真的来了,明溪姐姐。”王子杰笑呵呵的说着,可直到被小女孩儿瞪了一眼之后,迟钝的他才亡羊补牢的称赞道:“果然还是纨儿眼力好,一眼就看到了,呵呵。”
      听到这句来晚了的称赞乌纨不解气的哼了一声,依旧对他半搭不理的。看着他们这副斗气的模样,柳明溪却笑了,这两个孩子每天都这样斗来斗去的,感情反倒越来越好了,若是在平时他们这样闹闹也无伤大雅,可今天却有更重要的事情。
      “我们快去接接他们吧。”柳明溪笑着提议道。还在闹着的两人都觉得这提议甚好,立马就同意了。于是,柳明溪和小纹他们也一块走到路中央,四人排成一排,恭候着客人的到来。
      “吁——”随着一声吆喝,在距离四人还有十步的时候,马车吱的一声就停下来了。紧接着从车里走出几个风尘仆仆的人来。
      “堂姐!”“老师!”乌简和子杰像生怕落后了似的,一人一个的立马朝那行人扑去。望着自己这调气小表妹乌简开心的笑了,一抬头却瞧见王子杰正在兴致勃勃的朝楚子轩汇报着最近的自己看了些什么书做了些什么功课。
      “明溪,好久不见了,我可想死你了!”早在大半年前基于某些原因柳明溪和纹儿就搬来了柳将军府,而因为律彻的事情甚少出宫的律晖这还是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再见到柳明溪,立马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热情无比的拥抱,而那略带夸张的语气更是逗得大家笑成一团。
      “好了,别都在外边站着啊,大家快进去吧,我们可是准备了好多好吃的。”柳明溪本来就是这一群人之中年纪最大的,自从搬出来之后更是理所当然的当起了这将军府的管家,虽说这宅子是皇上赐给子杰的,可谁多没有意见,反倒觉得这样挺好的。
      “真的吗?我可是思念明溪你亲手做的小糕点好久好久了。”一听有好吃的,律晖立马恢复了平日的活泼的性子,刚一松开柳明溪,就朝那大厅里的美食飞奔而去。被律晖这么一闹,刚才从马车里带出来的那点阴郁似乎也跟着烟消云散了,大家也就乐呵呵的随着律晖朝大厅走去。
      对着一桌美食佳肴,众人觥筹交错,诉的是离愁与担忧,笑的是重逢与欢聚。在欢乐的氛围中人们总是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月上枝头,直到羹汁冷却,直到夜风渐起,大家才恍然发现原来夜已深了。
      与四人告别之后,他们又重新坐上马车缓缓的朝宫里驶去。或许是因为今晚闹得太开心了,律晖一上车就靠在耶律圣楠的肩头沉沉的睡着了,而乌简也睡意朦胧的打起了呵欠。楚子轩笑着将乌简揽到怀里,心里却开始细细整理起今晚从明溪那获得的情报。
      早在大半年前,柳明溪就以尽孝之名向皇上请求让她住入柳将军府,可实际上只有楚子轩和柳明溪才明白,这尽孝只是其一,更重要的一点是明溪打算在这里等候宫力,她想以自己的坚持化解掉宫力心中的仇恨,让他放弃报仇,成为自己的伙伴,一起将老狐狸的阴谋诡计通通毁坏掉。
      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十次的说服,宫力终于有些动摇了。原本他报仇就是为了替柳将军鸣不平,而如今柳明溪已经重获自由,天下苍生也安居乐业,他似乎是真的没什么必要再坚持下去了。更何况柳明溪也不希望这位看着从小长大的叔叔走上一条不归路,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大家双赢呢。于是宫力将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据宫力说,他是在七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加入到老狐狸律延的组织的。那时候老狐狸的组织还很小,除了自恃为皇族从不露面轻易露面的他和一位经常神出鬼没的银面使者之外,全是一群乌合之众。然而,经过这几年的潜心发展,老狐狸的组织强大了不少,甚至还有不少地方官员也加入到了他的队伍之中。倘若他真起兵的话还真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
      而这个组织如今发展的颇具规模,层次严密,所有的命令都是从上向下层层传达的,而在里边混了七年,可以算得上元老了的宫力也只是见过那位银面使几次,从来不曾接触到最高层的律延。但组织里却有个奇怪的谣传,据说律延从来没有和银面使同时出现过,有人怀疑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宫力所提供的这些情报让一直身处于迷雾之中的楚子轩,一下子视野清晰开阔了不少。她总觉得在这一堆情报之中隐藏着一个十分重要的线索,只要找到它就可以将这团乱麻理得清清楚楚,就能让这漫天迷雾消散的无影踪,还原出一切事情的本相。
      而此刻自己的任务就是要抽丝剥茧层层辨析的找出这条线索,然而它究竟隐藏在哪里呢?楚子轩觉得加上今晚的这些情报自己似乎有点眉目了。也就在她稍稍放下心来的时候,马车却已经抵达了越阁门口。
      让乌浩抱着乌简先去休息,送走了回去禀报的小生,楚子轩和搂着律晖的耶律圣楠打了个招呼,便径直到后院寻李嬷嬷去了。原本这次出征李嬷嬷也是要随着去的,但是楚子轩念及李嬷嬷年纪太大,自己又放不下这宫里的事情,于是将李嬷嬷留了下来,让这位心思缜密的老者替自己监视着这宫里的一举一动。
      “楚妃,你回来了。”一进入后院,李嬷嬷果然好整以暇的在那候着了。
      “嗯,李嬷嬷你辛苦了。”望着那慈祥的笑容,接过李嬷嬷递来的那杯热茶,楚子轩的心里顿时暖洋洋的。顾及这夜太深,李嬷嬷只是将这一个月宫里发生的事情简约的叙述了几句,便催着楚子轩沐浴去了。
      洗去了一身风尘的楚子轩静静坐在大厅里,一边思索着李嬷嬷为什么会说最近后宫异常的平静,一边耐心的等待着律玺的到来。她知道不管是因为外边所流传的皇上对楚妃集专宠于一身,还是为了那些好不容易才到手的情报,即便是夜再深天太晚,律玺都一定会赶来的。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