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说服

      尽管这短暂的沉默可以酝酿数不尽的变数,可两方人马却没有任何动作,任由时间在寂静中慢慢沉淀。然而,姜终究还是老的辣,在战场上驰骋多年的耶律政只消片刻便收回了脸上的惊诧表情。虽然这意外来客中有自己的妻子与儿女,但他依然决定像以往每一次的被袭那般小心对应。
      平静的脸色,沉着的声音,耶律圣楠知道这是父王提防的方式,小时候父王的权势还没有如今这般稳定,所以儿时她也曾见过几次刺客来袭时的场面,当时父皇就是凭着自己超人的胆魄与冷静一次又一次成功拿下了刺客。只是她从来没想到这熟悉的场景再出现之时,竟然是他们父女对立之时。
      “说吧,你们想干什么?”耶律政大步走到自己的主座之上,抓一起旁边的酒壶就往自己那干渴的喉咙里猛灌。其实他就是算准了这群年轻人对自己没有恶意,不然的话他们大可吊儿郎当的坐在这位置朝他示威,抑或是在刚才出其不意的刺杀正准备被进帐的他。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而在一旁静静端坐的王妃的存在也更加证实了他的推测。
      “父王,我们想干什么你应该非常清楚吧。”耶律翔大胆的再一次表明自己的立场。他不怕再一次被软禁,也不怕被剥夺了王子的继承权,他只怕这一场无端的战争会毁了两国人民多年来的努力。
      “这我还真是不知道,莫非大焉朝的几位好心人是想帮我们一家人团聚?那还真是谢谢你们了。”不满于亲生儿子的倒戈相向,耶律政根本就不想和耶律翔搭话。
      “臭老头,你装什么装,我们叫你退兵!”律晖拿起已经送到嘴边了的糕点气呼呼的朝耶律政砸去。一边砸还一边骂,“我让你摆谱,看你样子还挺明白事理的,谁知道就是一粪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等骂完律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骂的好像是某人的父亲,她赶紧心虚的朝耶律圣楠瞧了几眼,直到反复确认耶律圣楠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这才悄悄放下那颗颤悠悠的小心脏,乖乖的躲到耶律圣楠身后,不再多话。
      “父王,我不知道那神秘人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会令你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而毅然起兵相向,当初你送我去和亲为的不就是这个吗?”耶律圣楠紧握着颈上的狼牙项链,眉头皱成了深深的一道沟壑。
      “胡扯!”耶律政有些怒了,“送你去和亲只不过是缓兵之计,若不是因为当时我们西塞兵力不足,身为父亲的我又怎么会将自己最宝贝的女儿送到大焉那破地方去呢!”说道这里耶律政的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他朝着耶律圣楠缓缓张开双臂,问:“圣楠,你还记得出嫁前一天晚上父王对你说过什么吗?”
      经这么一提醒,耶律圣楠的眉头锁的越发的紧了,就连耶律翔也凝神回忆起来。“你说,圣楠,别担心,你很快就能回家的。”耶律圣楠恍然大悟,“原来你说的回家就是这种方式,这样的回家我宁可不要!”
      耶律圣楠这次是真的伤心了,当初耶律政要把她送到大焉去的时候,她在心底的确是埋怨过,但想着自己的牺牲能为两国带来和平,她也就说服自己默默接受了。再加上后来大家的照顾和温暖,早就让她淡忘了当初自己有多么的不情不愿,甚至她还有些庆幸起来,庆幸自己来到了大焉,只有这样她才可能碰到那么可爱的小淘气,结交那么贴心的朋友。可谁知今晚耶律政的这一番话却意外的给她泼了一盆冷水,冰凉彻骨,让她在这群关心自己爱护自己的人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
      察觉到耶律圣楠不可抑制的轻微颤抖,律晖立马觉得事情不妙,赶紧从后边紧紧拥住这位受伤了的人,将自己那热乎乎的小脸贴在耶律圣楠挺得笔直的背上,希望自己能够温暖她那颗冰凉的心。
      然而,就在这时一直在记忆深处苦苦搜索着的耶律翔也说话了:“所以你才在圣楠离开的前一晚将西塞国最为神圣的狼王之牙送给了圣楠,你希望它能一直保护圣楠,直到你出兵大焉,直到你迎接圣楠归来。”耶律翔表情变得越来越冷然,“呵呵,我从来不知道父王你竟然深谋远虑到了这种程度。”
      再冷的话语也敌不过内心的寒冷,耶律翔从来没想过一向令他骄傲的父王竟然会做出这般荒唐而又自私的事情来。他难道看不出圣楠和大焉朝的人们相处得很融洽吗?他难道不知道两国人民有多欢迎和平的到来吗?就在这一瞬间,耶律翔忽然觉得这个让自己兄妹和母妃一再失望的父王,已经不再有资格继续当他们西塞的王了。
      兄妹齐心,心灰意冷的绝不会只有耶律翔一个。一直强压着怒火的耶律圣楠一把扯下自己曾经视若珍宝从不离身的狼牙项链,狠狠的朝耶律政丢去,“这样的保佑我不需要,这样的宝贝郡主我也不想当,西塞王麻烦你收起你那宝贵的父爱,我耶律圣楠消受不起!”
      此话一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默默看着不发一言的王妃终于再也冷不住了,她起身扶住气得发抖的女儿,柔声劝道:“圣楠别这样,你父王这也是为你好。”虽然王妃打心底也不赞成耶律政的做法,但她更熟悉自己女儿那说一不二的倔脾气,这断绝亲缘的话只要一出口就再也收不回去了,即使心里边对耶律政有一万个埋怨,此刻她也绝不能让圣楠将这话说出口。
      “母妃对不起,请恕女儿不孝。”耶律圣楠朝王妃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再朝那群满脸担忧的伙伴们强扯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大家对不起了,此事皆因圣楠而起,圣楠定会好好处理,给两国一个说法的。”
      “耶律圣楠你到底在想什么呢?”楚子轩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历来平淡的声音此刻也紧接着拔高了好几分。楚子轩那异常的反应使得大家脸上皆是一惊,耶律圣楠更是呆呆的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把那神仙般的人儿惹成了这样。
      看见自己震住了众人,楚子轩却紧接着恢复了寻常的模样,接着淡淡的说道:“你以为这事真的那么单纯的只是因你而起吗?其中老狐狸肯定也动了不少手脚,即便你真的以死谢罪了,充其量也只不过是西塞少了位郡主,大焉死了个妃子罢了。要怪就怪你这个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的父王误中了别人的圈套,却依旧刚愎自用不听劝告吧。”
      说罢楚子轩深深的扫了耶律政一眼,很满意的在他脸上看到了犹疑的颜色,很好这颗石头也开始有些松动了,这才是她想要的效果。早在离开大焉京城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耶律圣楠心里那深深的愧疚,虽然她没有表现出来,但在这段备战的日子里它却依旧有增无减,再叫上刚才耶律政这番话,她估计烈性子的耶律圣楠为了抚平心里的愧疚只会采取一种方法,那就是以死以谢天下。所以她只能在这个倔脾气打定主意之前竭尽所能的扭转局势,毕竟这真的不是圣楠的错。
      只可惜耶律政心底虽然有了几份怀疑,但向来心思缜密的他却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几句话就轻易的改变主意,他依旧坚持着自己的强硬态度:“丫头,别指望你这几句话就能动摇我,我耶律政这辈子从来没有错过,更不是什么刚愎自用!”
      哼,还在那嘴硬。耶律翔不屑的撇了撇嘴,刚愎自用这个词还真的是贴切啊,自己和他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却没有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子总结得透彻。,可偏偏就在耶律翔有些汗颜的时候,帐外的脚步声却越发的显得忙乱了,其间还夹杂着几句高声呼喊:“不好了,水不够了!别的帐篷也着火了,我们的补给全没了!”
      楚子轩他们知道肯定是飞行器上的那群将士们趁着西塞将士一阵慌乱的时候,将火苗又四处蔓延了不少。而这帐篷原本就是羊皮和帆布制造而成的,遇上那熊熊烈火了又岂有不燃之理,再加上现在水源紧缺,西塞军营损失惨重那是逃不掉的了。
      眼见大局已定,楚子轩干脆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想必西塞王你至今还不知道我们是怎么走进这帐篷的,这火又是怎么燃起来的吧?看在两国相交一场的份上,今天我就请西塞王参观一下我们刚刚研发出来的新式兵器吧。”
      一声口哨应声而起,帐篷顶上立马垂下一个精致的悬梯,从来不曾发现自己头顶上的帐篷居然被破了一个大洞的耶律政有些惊诧的朝上望去,可怎知这一看却更是让人惊心,上方的天空漆黑一片,只见那悬梯的末端高高悬挂在半空之中。
      “这是什么?”从未见过这般诡异之事的耶律政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担忧。
      “这就是令贵军损兵折将的秘密武器。”楚子轩淡淡的笑了笑。
      还未等耶律政多打量上几眼,一直站在后边默不吭声的乌简跟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小小的巴掌大小的看起来像□□一样的东西,只不过一般的弩只有一个凹槽,而她手上的那个却有五个凹槽。
      “另外这是我们尚在研发中的新兵器”她一边说着一边朝书桌走去,在书桌上挑了几只较细的毛笔,放在凹槽之上,嗖的一下就朝帐篷另一头射去,应声而起的是另两下钝钝的穿透声,看来这几只毛笔已经飞到另一边的帐篷里去了。
      楚子轩虽然知道乌简最近一直都在捣鼓新战弩,然而今天却也是第一次看到乌简演示。而很满意这番成果的她此时更满意的却是乌简难得的毛遂自荐,看着耶律政鬓角的那一排细密冷汗,她知道今晚大局已定了。
      “今晚奇袭,两军强弱已定,是否退兵还望西塞王好好思量思量。”话刚说完,楚子轩便头也不回的爬上了悬梯,身后跟着的是揣了一大包糖果的律晖和早已收起小弩抱了一大堆书的乌简。
      “母妃,哥哥保重了。”耶律圣楠不舍的回头再望了一眼,也跟着大家一起爬上了悬梯。直到负责扫尾的小生也回到飞行器中,收起悬梯之后。一行人便彻底的隐身于夜色之中,只留给帐中人无限的震惊与离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仗差不多打完了,下章回京去也~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