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奇袭

      头顶上烈日炎炎,脚底下尘土飞扬,而对面那群总是一脸悠闲的士兵们今天似乎少了许多。或许他们也和自己一样对这漫长的僵持有些累了,负责前来挑衅的将领喝了一口酒,再接着骂了几句,自觉没趣的他狠狠的朝地上呸了一口唾沫之后,转身策马头也不回的朝自己军营奔去。
      就让那些大焉士兵们再安逸一个晚上吧,明天你们就会看到这永兴城上插着的全是我西塞国的旗帜,将领心里边这么想着,手上不由的又加快了几鞭,再过一会儿营里的盛宴就要开始了,自己得再快点,可别让手下的那群狗崽子们把好吃好喝的全都给抢没了。
      然而,就在西塞将士忙着准备美酒佳肴的时候,大焉军队里的那些突然消失了的士兵们却并没有像他们所预料的那般集体溜号去了。相反,此时他们正在永兴城郊某处隐蔽的悬崖边参加着今晚奇袭小队的人员选拔。
      “乌简怎么样了,人选全都敲定了没?”已经忙活了一天的乌简看见送到嘴边的那一碗水,想都没想就毫不客气的借着这个姿势喝了起来。直到喝干碗底,她才头也不抬的接着说道:“嗯,就这些人吧。”乌简指了指手里的小册子,上边歪歪扭扭的全写的是名字。
      “哦,那我看看。”一只芊芊玉手放下了手里的空碗,转而接过了她手里那个被卷得有些发皱了的小册子,而同时一方素白的手绢被塞进乌简怀里,“自己擦擦嘴巴。”那个温柔的声音提醒道。
      闻着熟悉的香味,乌简这才注意到方才给自己端水的究竟是何人,从未在人前如此大胆过的乌简一下子就憋红了小脸,怎么才忙了一天自己就糊涂成了这样子呢?懊恼的她乖乖的擦干净嘴角的水渍,继续蹲在原地等着楚子轩的评论。
      “刘子平,王伍万,张斌……”看着那修长的手指顺着她那歪歪扭扭的字迹缓缓下滑,乌简在心里又将自己好一段埋怨,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她一定多花点时间把字练好,免得这时候那么丢脸。
      “三十个,不多也不少。好的,就这么定了,让他们先去准备吧。”楚子轩笑着将小册子又塞回了乌简怀里。
      “你不需要再确认下吗?”由于这次奇袭完全是自己出的点子,感觉肩负重任的乌简每天都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把神经绷得紧紧的,生怕出了什么岔子。而这三十个人也是她结合平常的训练记录外加今天三个轮回的测试结果才精挑细选出来的。尽管如此,她却依然没有足够的自信,仍然希望楚子轩能帮自己把把关。
      “你办事,我放心。”楚子轩笑着捏了捏乌简的脸颊。这段时间乌简的一言一行全都被她看着眼里,她又怎会不明白这小孩的那点心事呢,只是乌简的这副乖巧样反倒让人不得不想去欺负她一下,“只是……”
      “只是什么?”一听这话,乌简刚放下的一颗心紧接着就被悬了起来。
      “只是这字太丑了,有失我楚子轩徒弟的风范啊!你看看人家小虎,那字写得多俊……”还没等楚子轩把话说完,明白自己被耍了的乌简忽的站起身来,狠狠瞪了她一眼之后,一扭身气呼呼的跑到前边召集那选定的三十个人去了。
      望着乌简那忙碌的身影,楚子轩淡淡的笑了。看样子这场战争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只是不知留在京城的小虎和明溪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更不知皇上是否能安然无恙的等着他们胜利归来……
      
      入夜之后,西塞国军营里欢歌笑语连绵不断,熊熊燃烧的巨型篝火更是映红了墨色的天空。在军营中央的巨型篝火和其他几个大篝火前,围坐着军营里的大部分将士,只剩下那么零星的几小队人在恪尽职守的来回巡逻和看守粮仓。
      而另一头,早已准备周全了的奇袭小队也正在一一燃起他们精心准备许久的飞行器。巨大的椭圆形布袋底深口窄,由一块块布料拼凑而成的它被染成了黑色,细密的针脚全是永兴城妇女们加班加点赶制出来的,而由于时间急迫,十几天来也只是做出了五个这样的大布袋。
      在每个大布袋下面都吊着一个巨大的圆形藤筐,它们是由同样的手巧的永兴城男子们赶制成而的,每个结实的藤筐里除了可以装上一百斤的煤炭之外,还可以另外装载上六个成年人以及五个乌简特质的滑翔器。
      而此时,黑色的大布袋早已经被燃火器里所攒积的热气涨得鼓鼓囊囊,当然烧得正旺的燃火器也被细心的乌简叫人涂上了一层黑黑的掩护色。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这三十几人就在永兴城军民的注目之下缓缓融入天空,消失不见。
      飞行器的速度虽然赶不上长着翅膀的乌儿,但一个时辰之后它们却全部悄无声息的飞到了西塞军营的上空。俯身朝下看去,那通红的火光就仿佛一把巨大的火把,将整个军营的部署暴露无疑,好心的为奇袭小队提供了不少便利。
      小生朝四周的飞行器做了个手势,会意了的将士们立即朝四方分散开去,一一寻找着储存在军营四角的粮草。而剩下的这个飞行器也只是在军营上方稍稍停留片刻,紧接着就朝偏南方耶律翔的帐篷飞去。
      此时,耶律翔正一边和母妃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一边耐心等待着妹妹的到来。忽的一下子,帐篷顶上的帆布传来一阵被撕裂的声音,耶律翔抬头只见一个尖锐的刀锋正在蓬顶上画着圆圈,片刻之后被掀下的帆布之后露出那张熟悉的妹妹的脸。
      “哥哥,母妃快上来!”耶律圣楠将手里的软梯丢了下去,好方便两人快些上来。而在耶律翔的努力之下,母子两人很快就爬上了飞行器。分别许久的母女相见自是难免会激动一番,而就在耶律圣楠母女互诉离愁的时候,飞行器也慢慢的飞到了耶律政所在的帐篷上方。
      正如他们事先所预计的那般,此时耶律政正在帐外宴请将领,一行人赶紧抓住时机依葫芦画瓢的溜进了帐篷里。由于计划着去接耶律翔母子两人,为防超重的他们并没有携带滑翔器,上上下下全靠着一副软梯。而现在他们却叫在飞行器上留守的士兵将软梯收了回去,一行人索性破釜沉舟的在帐篷里等着耶律政的归来。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而又无聊的,许久没有回家了的耶律圣楠干脆和哥哥一起,像小时候那般玩起了找东西的游戏。才一小会儿,耶律政费心收藏的那些珍贵书籍、珠宝、美食什么的全都被他们两兄妹给找了出来。
      虽然王妃也觉得这两孩子难免有些闹得过分了,但一想起自家这头倔牛竟然把亲生儿子都给软禁了起来,害的女儿有家不能回,还没消气的她也就乐得随他们去了。不过今晚来的这群人好歹都是皇宫里边出来的,对耶律政最宝贝的那些兽皮狼牙一点兴趣都没有,反倒围着那堆书籍美食一边吃一边看了起来。
      就这样时间不知道又悄悄溜走了多少,眼看着那堆美食都被这六个年轻人吃的没剩多少了,不远处的篝火那边终于隐约传来了一些骚动声:“别喝了,都别喝了,我们的粮草全都着火了,大家快去救火啊!”
      “唉,终于来了。”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的律晖懒洋洋的朝嘴里再扔了一块小糕点,起身掏出一个不知从哪里顺来的布袋,开始打包起桌上的好吃的。而乌简看见她这般,也有样学样的从书堆里边挑出了一些被楚子轩多留意了几眼的书来。两人一时忙的不亦乐乎,丝毫不管帐外那杂乱的匆忙脚步声。
      此时,西塞军营里早已经忙成一团,若不是将士们平常训练有素,恐怕这块被火光映红了的土地早就被搅成了一锅粥。整个军营的人都不知道他们藏在四周的粮草是怎么被人发现又是怎么着火的。等沉浸在欢乐之中的他们察觉时,无情的火龙早已经吞噬掉了大半的粮草。
      当然他们更不会知道此刻正有三十双眼睛在军营上方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正是这些眼睛的主人随手丢下的小火苗轻而易举的就毁掉了他们的固若金汤的防卫和长久以来的自负。奇袭小队甚至根本就没用上乌简准备的滑翔器,只能怪这干燥的天气柔顺的风竟然也是心向着大焉的。
      “废物,全是废物!”难得的好心情全被这意外祸事弄得一扫而光的耶律政,看着手下将士们杂乱无章的到处乱窜,辛辛苦苦才弄来的水竟从桶里晃出了大半,洒在尘土飞扬的土地上,瞬间消失不见。气得他胡子一翘,逮着那群将士便是好一顿臭骂,骂完了之后,仍不解气的他一路逆流而上,穿过混乱的人群,气呼呼的朝自己帐篷走去。
      而等耶律政看见自己帐篷里突然多出来的那些本不应在此时此地出现的人时,他立刻就瞪大了眼睛,而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沉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争取在下章打完仗~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