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谋策

      两军休战的第十九天晚上,昨晚才刚刚从西塞国军营里飞回去的乌儿此刻又一脸不情愿出现在了西塞军营上空。然而,从它今天的装备来看——今日乌儿的右爪之上多了个精致小竹筒,里边放着几张质地上好的空白稿纸——却不难猜出乌儿今晚依旧充当着信使的角色。
      同样的一件事情,为什么昨晚都还做得好好的,今天却突然变得那么不情不愿了呢?这事还得从今早说起。
      就在今早被自己那坏心眼的主人出卖了之后,还在梦里舒舒服服的品尝着昨晚那一大堆美味的乌儿却忽的被人从温暖的窝里给揪了起来。就算最近乌儿再怎么安分,可毕竟它还是一只金雕,天生的野性是怎么都抹杀不了的。而就在乌儿竖起爪子正准备好好教训一顿这不知趣的倒霉蛋的时候却忽的一下愣住了。
      眼前站着的这两个倒霉蛋虽然它不怎么熟悉,但却也算不上陌生。他们是自己的第三号主子律晖的亲哥哥,虽然这个名号是律晖用了一百斤鱼贿赂乌儿才硬要来的;还是自己第二号主子乌简的上司,虽然这是非直属的上司;更是它的第一号主子楚子轩的名义老公的亲儿子。——堂堂大焉朝的二皇子律询和三皇子律逸。
      基于如此复杂的原因,乌儿不得不为将来的生计问题稍稍犹豫了一下下。可谁知就在这一瞬间,原本被自己突然扬起的利爪吓得有些愣神了的两人却以惊人的速度回过神来,两人立马一左一右的对着乌儿两只耳朵开始唠叨起来。
      什么爱民如子、解救众生于水火之中的高帽子,乌儿一概不要。什么两国邦交源远流长、和平友好最重要的官场话,乌儿一概不听。它只是一只鸟儿,顶多算是个品种高贵的鸟儿罢了,根本就听不懂也不想听这些高调的人类语言。
      终于,在乌儿左摇头右瞪眼的,快要将耐心耗尽即将濒临爆发的时候,最最善解人意的二号主子乌简端来的一大盆鱼算是彻彻底底的打动了乌儿那颗纯洁的小心灵,感动得这只身形巨大满嘴鱼腥味的金雕一个劲的往乌简怀里扑,而这一扑也顺带扑到了站在乌简身边的另外两位主子。
      而这事也就在两位皇子一边帮忙扶起倒地的三人,一边感慨自己的游说完全付诸东流的时候被敲定了。剩下的事情就只是准备好纸笔等待着天黑的慢慢到来,当然乌儿的酬劳也是少不了的,不然今晚得来往好几趟的它可是会相当果断的罢工的。
      于是,刚等低垂的天幕被染成了深深的墨色,身负重任的乌儿就果断的踏上了征途。有着昨晚的打探,今晚的这一切也变得顺利多了。而另一头的金儿也好像早有预感一般,早早的就在军营上空一边盘旋一边等待着乌儿。刚看到乌儿接近,它便立马迎上前去引领这着乌儿朝昨晚的帐篷飞去。
      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和昨晚一样,只是今晚被高高掀起的帐帘并没有砸到谁的肩上,因为守卫大哥刚刚被找了个借口撤了下去,而熟悉的帐篷里边此时却突然多了一个有些面熟的人——西塞国王妃,当然这一切是乌儿在进入帐篷之后才发现的。
      看到乌儿果然如自己所料般按时出现,耶律翔高兴的拿出一小碟鱼干儿予以款待,顺手还将乌儿爪子上突然多出来的小竹筒取下,轻轻拿出里边的那一卷纸,慢慢摊在案前与母妃一起观看。
      只见第一张纸上边有着一小段娟秀却不失风骨的字迹:“哥哥,我们决定最近奇袭军营,直接说服父王退兵,不知哥哥能否帮忙?另外,母妃最近身体还好吗?”
      王妃一看见最后一句话,立马泣不成声。而耶律翔正是因为知道今晚的回信肯定会是妹妹所写,所以今晚才非要留母妃在帐篷里多陪他一会儿。他知道母妃向来牵挂妹妹,也知道母妃也很想尽早结束这场不必要的征伐,所以不论如何今晚更是少不了母妃的帮忙。
      “母妃,你看该怎么办?妹妹她们……”耶律翔刚想劝慰一下母亲,却忽然瞅见那信纸下方竟然还画着一只小小的脏兮兮的臭袜子,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那调皮公主的杰作。看来自己的形象算是完全毁了,就连律晖都来调笑自己,一时间耶律翔哭笑不得。
      “好了,你们俩兄妹也不用再套我话了,你们都是从我肚子里面钻出去的,心里在想什么我这个当娘的还能不知道吗?”王妃擦干了泪水假装嗔怒的瞅着自己儿子,“你们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又不是那头不听劝告的倔牛。”王妃的话里意有所指。明白母妃到底在抱怨着些什么的耶律翔又笑呵呵的劝了几句,这才提笔疾书起来。
      小小的几张信纸承载不了太多的思念,却可以包括足够的信息,可耶律翔这一提笔,却直写到墨池半干才停下来。而此时仍有些意犹未尽的乌儿早已经抹干净嘴巴乖乖的在那候着了,只等耶律翔将信纸装进竹筒,好方便它再回去领另一顿奖赏。
      耶律翔看见乌儿的这副馋嘴模样,也只是无奈的笑笑,回想当初乌儿刚到西塞时可远没有这般活泼。一见任务完成,乌儿便像昨天那般急急的冲出帐篷,腾空而起,直朝永兴城里的小驿站飞去。
      三炷香之后,当指挥部里的那群等待得满心焦急的人们看到乌儿所带回的那封信时,脸上全部洋溢着轻松的笑容。有了耶律翔和王妃提供的军事部署图之后,看来这场战争的结束是指日可待了。只是倘若真像信末耶律翔所说的那样,西塞国将在停战第二十一天发起强行攻击的话,那前景也不容得众人乐观。
      “难道我们真的要打起来吗?”耶律圣楠紧捏着那几张薄纸,初见时的喜悦已经完全被现在的焦虑所取代,难道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弄来的情报最终还是来晚了一步,完全派不上用场了吗,她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不会的,我们曾对着这城里的百姓们许过诺,两国再也不会打起来的,我律晖死也不会让他们再打起来的。”律晖圆瞪着大眼,握紧小拳头,信誓旦旦的说。那次小孩们的失望与责备仍旧历历在目,让她一刻也忘不了自己曾许下的诺言。
      “圣楠,律晖……”乌简微微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可谁知不仅什么都没说出来,反而还将众人的注意全给引了过来,其中不乏两位皇子关切的询问,紧张得脸皮薄的乌简一下子又羞红了脸。
      “你是不是想说其实这事还是有转机的?”望着乌简那可怜兮兮的求助眼神,楚子轩觉得自己也是时候该站出来说明一下了。
      “咦?子轩乌简,你们真有好方法么?”耶律圣楠与律晖激动得齐声问道,其后还伴着律询等人的惊叹。随着这段日子的相处,两位皇子是对自己的心上人是越发的欣赏,而小生和乌浩也对这四位女子越发的佩服了,如此不寻常的女子问世间又有几个男子能配的上呢?
      “其实方法我们一直都在准备着,只不过刚才大家一时着急没有想到罢了。”楚子轩望了乌简一眼,果不其然得到她的肯定。
      “一直都在……”律逸沉思了片刻,然后恍然大悟:“莫非你说的是那些奇怪的飞行器?”
      “嗯。”楚子轩看着大家脸上的惊讶,不由的笑了,“这十几天来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让士兵们学着飞行吗,而现在他们之中有些人已经掌控得很好了,再加上今晚刚到手的军事部署图……”楚子轩朝一旁满脸不可置信的耶律圣楠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接着自己的话说下去。
      “呃……按照西塞的习俗,在出兵的前一天晚上必定会大摆宴席好好犒劳将士,也就是说明天晚上会是西塞军营守备最为薄弱的时候,”说着这话耶律圣楠总觉得自己好像成了西塞国的叛徒,可为了两国的和平即便是当上一回叛徒又能如何呢?再说这场征战也还有自己的原因。一想到这些,耶律圣楠干脆把心一横,接着说了下去:“到时候只要我们的将士乘着飞行器飞到粮草上空,哧——的一点火,我们就能趁乱攻到主帐里去,说服西塞王退兵。”最后,修长的手指停留在了军事部署图中标示主帐的地方。
      部署慎密的解说,果断刚毅的表情,使得律询不得不对眼前这名女子刮目相看。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而为了和平她却连自己的父亲都敢算计,律询不由的投去几分赞许的眼神。
      “参加奇袭的人好决定,可是我们应该派谁去说服西塞王退兵呢?”律逸一语点破关键。
      “此事由我而起,当然是我去了。不过为了多些胜算,亦可多些人同往。”顺便还可以监视下我,耶律圣楠虽然没有道破,但大家还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我去我去,我也要去。”律晖高高的举起了小手。
      “要不就我们三个去吧。”律询觉得自己身为哥哥和主帅,无论如何都必须负起责任。
      “不行,你是主帅怎么可以擅离军中呢?还是我和律晖、圣楠一起吧,另外小生随同负责保卫,乌简负责技术指导。”楚子轩毫不犹豫的否定了律询的建议。
      怎么可以让几名弱女子以身犯险呢,律询和律逸本还想再规劝一下,可怎料这几人目光坚决绝无半分动摇之意,再加上他们的确也想不出更好的建议,于是第二天的奇袭计划就这样被敲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丁原本想速战速决来着,谁知道又拖了那么多……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