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转机

      等大家看完乌儿带会的袜子情报,自从进入永兴城以来一直悬在喉间的心也稍稍放下了几许。然而,律晖却一个劲的吆喝着这袜子太臭了,差人送了盆水来,一直蹲在墙角反反复复的洗着。终于被护短又忍无可忍的耶律圣楠给气势汹汹的拎回了房。
      被她俩这么一闹,大家连日来紧绷着的神经也都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于是,都觉得有些累了的众人也就三三两两的回房去了。而作为本次功臣的乌儿当然是高高兴兴的跟在厨子后面享受它那顿早就准备好了的丰盛美食去了。
      一回到房间,乌简并没有想往常那般先铺好床铺打好水,张罗着叫楚子轩来洗漱,今天的她反倒心不在焉的进门就找了张椅子随便坐下,而这一坐就是大半柱香的时间。察觉到乌简的分外沉默的楚子轩,轻轻的走到她背后,弯下腰脸贴着乌简的脸,柔声问道:“简儿,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我只是有些担心。我根本没想到自己的那两个建议会被大家采用,我害怕自己的馊主意会毁了这短暂的宁静,会让这战争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乌简转过头,将小脑袋埋在楚子轩的腹间,闷闷的说道。
      “怎么能说那是馊主意呢?乌儿带回来的情报有多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造飞行器的法子你也是从《天工巧夺》上看见的,莫非你是想说那书上说的全是假的?不中用的东西?”楚子轩笑着反问。
      “你知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乌简有些娇嗔的瞪了楚子轩一眼,这人总是这样,仗着她伶牙俐齿就总是曲解自己的话来欺负自己。
      “哈哈,我当然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啦。简儿,你没发现自从出了这两个主意,律询和律逸看你的眼光都充满了敬佩,简儿你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其实你很优秀的,真的!”虽然知道律询看自己和律逸看乌简的眼神里还有些别的东西,但楚子轩却并没有打算要让乌简知道,如果可能的话她希望这个单纯的小丫头一辈子都不要知道。
      “你就会哄我。”乌简被楚子轩这段发自肺腑的话给羞红了脸。
      “我不哄你那该哄谁呢?”望着楚子轩那充满柔情的眼神,乌简有些害羞的想往后退,可这时隔壁的屋子里却偏偏传来一声怪异的尖锐□□,似忍耐又更似畅快,看来淘气的小公主今晚可是被修理得很惨哦。
      乌简被隔壁那两个女人的豪放气势羞得想别过头去,却不料一双皓腕却禁锢住了她的动作。呆呆望着那双越发显得氤氲的美眸,朦胧的雾气也似乎跟着飘进了她心里,让乌简一时间失了理智任由自己的欲望主宰。终于,火红的唇瓣相贴相依,迎接她们的同样也是一个火热而充满激情的夜晚。
      
      第二天,驿站里的四位姑娘们经过昨晚那场有益身心的剧烈运动之后,不但没有任何人赖床,反倒全都起了个大早。等律询、律逸两兄弟来到指挥部的时候,律晖早已经扯着乌简的衣领对她脖子上那几个红印子嬉笑了好一阵。
      眼角一瞅见自家兄长快进来了,律晖连忙松开了乌简。之所以动作那么迅速,一是因为四人之间的情侣关系还很少有人知道,她们不想在这特殊时期再生出什么事端,再者乌简最近也不知是在哪学会了回嘴,刚才一直和律晖唇枪舌剑的,竟然没让她占到半点上风。
      律晖觉得如今一改往日受气包形象的乌简一点也不好玩了,她还认定乌简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子轩每天的枕边风给吹的。失去了一大乐趣的她一面忿忿的生着闷气,一面暗地里动上了小心思——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找回以前那个呆呆的又好玩的乌简呢。
      这边还没等律晖那古灵精怪的小心思转上几圈,另一边律询却早已经摊开了军事部署图,一本正经的接着昨天的话题问道:“大家觉得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果然,这一问立马打乱了律晖的小算盘,也将大家的思绪牵回了昨天。
      由于昨晚乌儿带回来的那只臭袜子版面有限,所以耶律翔也只是概括的说明了一下事情的缘由。
      “大约就在半年前,西塞国里突然来了一位面带银色面具的异乡人。异乡人来到王族的驻扎地直接要求拜见父王。而父王竟然将其奉为上宾,还天天邀请他去帐篷里单独商量要事。至于要事的内容谁也不知道,因为议事的只有他们俩,就连身为皇子的我也毫不知情。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总觉得父王与他绝不是第一次见面,那种熟络那种若有若无的尊敬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形成的。”
      “然而,异乡人在西塞只停留了七天。七天之后异乡人走了,而父王却开始招兵买马勤加训练,为征伐做着准备。父皇的决定在群臣之中理所当然的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起初还有不少的大臣反对,可挨罚的挨罚,软禁的软禁,久而久之反对的便只剩下了我一个,当然还有母妃,不过由于后宫不议政,所以母妃也帮不上什么忙。”
      “起初因为我的王子身份,父王虽有不满但也不能像对待大臣们那般轻易处置。不过随着征战日期的逐渐临近,父王的耐心也逐渐被消耗没了。终于某日,他在暗地里找了个机会将我软禁起来,而对外宣称我身染重病不宜出征,随后自己亲自挑起了战争。”
      “但让我想不明白的却是,自从开始谋划挑起战争的那一刻起,父王就经常将‘圣楠要回家了,我们一家人就快要团聚了’这话挂在嘴边。可据我所知,从开战到现在圣楠你都一直呆在大焉朝,如此又何来的回家团聚一说?莫非那异乡人就是用这诱惑的父王?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的计划又到底是什么呢?真的只是想打场仗抢回个公主那么简单吗?”
      “圣楠,虽然公主她对你很好,或许还有很多人对你很好,但终归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圣楠你千万要小心,公主也千万要小心呐!”
      一想起哥哥在最后的那些叮嘱,耶律圣楠的心便不由自主的沉了下去。而昨晚时得知哥哥安然无恙之后的喜悦在此刻也早已化成了深深的忧虑。的确,她怎么也想不到挑起这场战争的导火线居然会是自己,要知道她可是最最反对两国之间再起烽火的。
      “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子。”虽然知道这样的话很无力甚至很虚伪,但此时的耶律圣楠的确是找不出更加贴切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满腔愧疚。可还没等她真诚的表达完歉意,一旁的律晖却气得暴跳如雷。
      “你为什么要道歉呀!这根本就不关你事好不好!你父王他们瞎胡闹,你也要跟着闹么?我不喜欢你这样子,一点都不喜欢,轻易道歉的耶律圣楠绝不会是我熟悉的耶律圣楠,那个天之骄女般的耶律圣楠。”律晖吼得小脸通红。她这回可是真的生气了,绝非以往的使小性子小打小闹。耶律圣楠的自信与高傲正是最最吸引她的地方,她没想到只是单单的一只臭袜子传书竟然能让耶律圣楠放下长久以来的高傲低头谢罪,她不相信也根本接受不了。
      “我……”被律晖这么一闹,耶律圣楠的心越发的乱了,根本没料到律晖会有如此大反应的她,只好紧紧的抱住身边这个快要发飙了的人儿,一个劲的道着歉:“我根本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事我也有责任,要不是当初我答应嫁到大焉来,也就不会……”
      “那你是后悔认识我啰,觉得我们大焉不如你们西塞,给你丢脸了?”耶律圣楠越是道歉,律晖就生气,言词也越发变得尖锐。
      眼看着这对好友即将闹崩了,很是担忧的乌简赶紧扯了扯楚子轩的衣角,希望她快想个法子能帮助她们化解掉这场“战争”。而身为枕边人的楚子轩又怎会不明白乌简的想法呢,她用力握了握乌简的手,开口劝道:“圣楠也是为人子女,也只不过是想替自己父王的过错道个歉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意思。而此时好好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才是最重要的吧?”
      楚子轩这一番话好不容易才唤回来了几分还处在气头上的律晖的理智。而律晖则狠狠的在耶律圣楠胳膊上捏了一大把,直到看见那人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这是才稍稍解气的指着耶律圣楠说道:“你,我就暂时不追究了。”她转而瞧向楚子轩,“子轩,你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心底肯定是有什么好计策,不妨说出来大家听听。”
      看见律晖也跟着回归正题,楚子轩也就没有再多推让,索性接口道:“其实后宫也并非不能参政,这事也并非没有希望,只要我们能说服耶律翔与王妃,有了他们的里应外合,我们还是有可能和平化解掉这场战争的。”
      “哦,那你说说具体该怎么做?”一听这话律询的眼睛接着亮了起来。
      “具体的嘛……我还不知道。这还得看耶律翔和王妃能不能答应,还得靠乌儿多辛苦几趟了。”楚子轩笑着朝窗外恰巧飞过的那个黑影摆了摆手,正在淘气的乌儿还不知道自家主人已经把它给出卖了,而眼前等待它的是一段劳累与美食交加的日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周两更~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