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信使

      停战第十八天的晚上,白天西塞将领们依旧像前两天一样跑到大焉朝阵前去挑衅,可结果也仍然和前两天一般,毫无成效。而正当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将领们窝在大营里边商讨着第二天是依旧挑衅还是出兵征伐的时候,西塞国军营上空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
      夜色如墨,繁星璀璨。连日来的无所事事让士兵们也有些乏了,此时的他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着和帐篷里的将领们相同的事儿,期盼着明日能上阵杀敌好好发发这几日所积下的怨气。所以,在这个躁动的夜里没有任何人会发现天上那个不寻常的小黑点。
      当然,这偌大的军营里边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例外。比如说一直百无聊赖的守在耶律翔帐外的金儿就丝毫没有受到这股不良风气的影响。早在那个小黑点快接近军营的时候,它就警醒的抬起了小脑袋,一直盯着这不明飞行物,而刚等小黑点一靠近军营上空,腾的一下子金儿便展翅而起,如离弦的利箭那般迅速飞向高空。
      距离越短,靠的越近,感觉越是熟悉。很快的金儿就发现这大胆闯军营的“高手”不仅是它的同类,而且还是位老相识——那就是曾和它打过几次架,后来又化敌为友了的乌儿。
      虽然金儿的小脑袋想不明白为什么乌儿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乌儿脖子上挂着的那串狼牙项链却已经清楚明白的告诉它,乌儿这次前来肯定是帮圣楠主人来送信的。而这军营里最能够了解圣楠主人所思所想的人却只有一个。
      于是,金儿一扭头朝着乌儿低鸣一声之后,便带着它往下边某个帐篷飞去。“嗖——”的一声,帐帘被猛然掀起,帘脚狠狠的砸在了门边守卫肩上。守卫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像今天之前的十几次一般默默的将帐帘放下,完全没有发现这次进去的可不只是一个黑色身影。
      “金儿,你怎么又进来了?这可是今天第十三次了。”很显然,刚才那番算不上大却也不能算小的动静惊扰到了耶律翔。他放下手里的书卷朝帐边走去,估计今天守卫大哥的肩膀也被砸的够呛了吧,他笑着摇了摇头。
      可还没等他走到帐边,刚瞧见地上那两只有些相似的大鸟儿,耶律翔却一下子愣住了,“这是……”目光扫到乌儿颈上的那串狼牙项链,耶律翔瞬间明白了过来,他蹲下身子,摸着乌儿的头,小小声的问道:“是圣楠叫你来打探情况的么?”
      而乌儿也如同听懂了这话一般,一个劲的直点头,若不是此刻条件不允许,它肯定还会高兴的鸣上几嗓子。
      耶律翔知道此次父王征战自己却并没有随其出征,这番异常举动肯定会让他那聪明的妹妹心生疑虑。但是先不说这两军之间机关密布,就连这帐篷外边也是戒备森严,一直被软禁的耶律翔根本传不出去半点风声,每天能来和他聊天解闷的除了担心儿子的母妃就只有这调皮的金儿了。
      然而,耶律圣楠却算准了金儿肯定会在跟着耶律翔左右,所以才敢如此大胆的派乌儿前来查探。一想到这里,耶律翔不得不对妹妹的这招险棋表示佩服,谁叫金儿平时最喜欢粘着的就是他们兄妹俩呢。
      既然现在信使都已经来了,那自己也应该说些什么吧。耶律翔在帐篷里左右搜寻了一番愣是没找到可以传书的东西,谁叫父皇心思那么细密,就连自己写字的稿纸都是差人数过了的。
      沉思片刻之后,耶律翔终于一咬牙,先是给乌儿金儿它们弄了一大碟小鱼干儿好生款待着,然后默默的回到书桌前,弯腰脱下一只鞋子扯下脚上的袜子,将那味道不是很好的袜子摊在书桌之上,慢慢写了起来……
      烛火摇曳,灯影重重,不一会儿碟子里的小鱼干就被两只馋嘴的鸟儿给吃了个底朝天,而与此同时耶律翔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他将那只黑乎乎的已经不怎么能看出圆形的袜子摊在桌上,稍稍晾干之后,便弯腰小心翼翼的将它拴在乌儿的又爪之上。
      刚刚饱餐了一顿香香小鱼干的乌儿,哪里愿意去碰这臭臭的东西啊,更何况这袜子还要拴在它的脚上,它是鸟儿又不用穿袜子的。然而纵使乌儿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也始终敌不过吃人家的嘴软这个铁铮铮的事实。于是,乌儿只得委屈的将头一扭,认命的让耶律翔将袜子绑在了自己爪子上。
      耶律翔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只鸟儿嫌弃,而且还嫌弃得那么明显,可等他再看到早就躲得远远的金儿,心里却除了无奈还是只有无奈。尚在西塞军营就已经被两只鸟儿给嫌弃了,等这传书袜子到了大焉军营还不知道会被嘲笑成什么样子,唉,自己西塞王子的高大形象估计是难保了,谁叫此时非常情况呢。
      耶律翔微微叹了一口气,朝着金儿挥挥手,“金儿你带着乌儿出去吧,千万小心点,别让人给发现了。”话音刚落,一阵黑色旋风猛然刮过,帐帘再次被高高掀起,之后是守卫再也憋不住了的抱怨,“金儿,你就不能淑女点吗?好歹也是只母鸟,看你怎么嫁得出去!哎呦,疼死我的肩啰……”
      还在惊诧于这两只鸟儿间完全不需要沟通的默契的耶律翔,一听这话不禁笑了,或许我们草原天空上的霸王——金儿已经找到了一处好婆家哦。他抬起头望着帐外的天空,暗自祈祷乌儿送到的消息能够帮助他们化解到这场本不必发生的战争。
      遥远的另一方军营中,也有着一群人像耶律翔这般期盼着乌儿的平安归来,其中最担心的当要数提出这个计划的乌简了,而最淡定的却是负责实施这个计划的耶律圣楠。两个人一个坐立难安的直转圈,一个心平气和的品着茶,这截然相反的两端反倒让坐在她们中间的律晖再也沉不住气了。
      “乌简,你别再转了,乌儿肯定会平安回来的。”律晖一把拉过乌简,将她强塞进自己刚才坐着的椅子里,自己却站起身来,一屁股坐到耶律圣楠身上,扯着她的脸有些埋怨的说:“你稍稍有点表情好不好,乌儿好歹也跟我们混了那么久,你就一点不担心?”
      “我担心有什么用啊?你瞧瞧人家的正主多淡定啊。”耶律圣楠一句话就将问题踢给了同样波澜不惊的楚子轩。
      “乌简提的建议可行性非常高,再加上乌儿身上有圣楠的信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以乌儿那淘气性子,又去哪玩了也是很有可能的,所以我们只要静静的等着它回来就好。”一边说着,楚子轩一边将自己的手抚在乌简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暗示她别担心。
      起初,律玺和律逸两个大男人对这群女子之前的亲昵还是有些诧异的,但是看着小生和乌浩的一脸淡然,再加上连日来的耳濡目染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这次乌简的奇谋和圣楠的相助,倒真的让这两位皇子由衷敬佩了一番,如此女子世间少有,怎么还偏偏都凑一块了呢?
      一听子轩都这么说了,觉得自己纯属瞎操心的律晖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就懒洋洋的摊在了耶律圣楠怀里,任耶律圣楠怎么逗都不愿意动弹半分。而就在此时,驿站外面却传来几声宏亮的鸟叫声。
      “是乌儿回来了!”乌简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原本律晖也想接着出去的,可怎料自己一抬头却正巧撞上了耶律圣楠的下巴,这两人一个在那揉下巴一个摸头的,自然也就耽误了先机,等她们俩这阵痛劲缓过来的时候,乌简早已经领着乌儿进来了。
      没能第一时间看到乌儿的律晖狠狠的瞪了耶律圣楠一眼,赶紧跑到乌儿面前仔细打量了起来。第一个先机已经被乌简给占了去,现在她起码要做第一个发现情报的人。想着想着律晖的好奇心又涌了上来。
      咦?乌儿身上的味道怎么那么奇怪?有鱼干的香味,有晚上露水的潮湿,这两样都还能猜到,八成是乌儿又跑到哪偷吃东西了。可关键是乌儿身上怎么会有一股子怪味?律晖接着细细打量,终于在乌儿的右爪上边发现了一团黑黑的东西,很显然它就是那股怪味的来源。
      律晖竖起两个指头,小心翼翼的将那团怪东西给解了下来,再小心翼翼的将它拎到屋子正中央的那张大桌前慢慢摊开。可就在这团黑东西显出原形的时候,律晖却忽然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只想翻几个大白眼。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那么做了,起初大家看着律晖这副吃了苍蝇似的表情还有些不了解,但是等他们瞧见桌中央摆着那只黑乎乎的袜子时,却再也忍不住了。瞬间,这压抑了许久的小小驿站里头传出一阵阵响亮的爆笑声,那快乐似乎想要掀翻屋顶般的直冲云霄。
      然而,在场的人之中却有一个被气得哭笑不得。耶律圣楠无奈的抚着自己的额头,哥哥啊,即便是父皇再怎么防范你,你也不至于落魄到这种地步吧,现在谁都知道西塞王子有着一双臭脚了,今后你的威信可是再也别想建立起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丁又来更文了O(∩_∩)O~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