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展露

      让耶律征奇怪的却是,律询并没有像他所预料的那样如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一般,一到永兴城就迫不及待的领兵上阵与西塞国军士狠狠厮杀一番。相反这个从未上过战场的皇子反倒在自家的军营前边高高挂起了休战旗,而这一挂就是半个月。
      休战这事对于节节败退的大焉朝来说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可对士气正旺的西塞国来说却无疑是一盆冰凉透骨的冷水。
      随着士气的逐渐消减,远征带来的诸多不便也逐渐显现出来,西塞国的军队里开始悄悄冒出了一些牢骚与不满。两军交战,贵在士气。军队里的这些小变化,让原本对律询的拖延战术相当不屑一顾的耶律征也不得不认真思考起来。
      虽然还摸不清律询这小子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战功显赫的耶律征却深知不可轻敌的道理,于是,这才出现了每天正午时分西塞国将领纷纷骑着他们那雄壮的战马来到大焉军队面前轮流叫骂的情形。
      可面前的一排排长椅,以及正坐在那里一边喝着茶一边欣赏着对方挑衅的士兵们,却让耶律征再一次的迷惑了。接二连三的错估,使这位所向披靡的将领不得不对律询刮目相看,而与此同时也意味着这种短暂的宁静即将被打破,拖延战术已经不再适用了。
      然而,耶律征他们不会知道此时大焉朝的军队里绝不是其表面所变现的那般平静。律询使的虽然是拖延战术不假,可究其原因却根本不是因为胆怯,它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律询与楚子轩心中的奇袭战略而故意披上的一层伪装罢了。
      其实早就在楚子轩他们为军事部署而绞尽脑汁的时候,因为避嫌而自愿担当起放哨职责的耶律圣楠也在一刻不停歇的琢磨着“为什么哥哥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解决却还得归功于当时百无聊赖的律晖的一句玩笑话。
      “圣楠,”趴在耶律圣楠身上享受着安逸怀抱的律晖,调皮的卷着她的发梢,眨巴着眼睛坏坏的说道:“不如……我们干脆把你给绑了,拿去威胁你父王早日退兵如何?我觉得这个办法很可行哦。”
      顿时,耶律圣楠脑中灵光一闪,脸色骤变。是啊,她怎么早没想到呢?一直身先士卒的哥哥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的原因只可能是他不能够出现。而从父王那平静的脸色来看哥哥并没有受伤或者病,况且哥哥贵为王子,整个西塞没有谁敢轻易动他,所以可能性只剩下一个——哥哥被父王给软禁了。
      倘若这个推断成立的话,那剩下的谜团也就全都迎刃而解。肯定是一向爱好和平的哥哥和父王政见不和,竭力阻拦父王出兵,所以才会被软禁了起来。而只要能抓住父王为何出兵这个关键点,这场战争应该很快就能得到化解吧。
      望着耶律圣楠那张忽忧忽喜变幻莫测的脸,律晖心里七上八下的好不紧张。不就是随口开句玩笑罢了,至于计较成这样吗?她嘟着小嘴犹豫再三,终于鼓起勇气扯了扯耶律圣楠的衣袖,有些担忧的道歉:“圣楠,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的小公主哇!”回答她的是落在脸上的一个响亮亲吻,还有一阵瞬间而过的疾风。等不明所以的律晖缓过神来的时候,耶律圣楠早就跑到屋子里边出谋划策了起来,“我知道哥哥为什么一直不出现,我知道该怎么结束这场战争了!”
      等耶律圣楠从头到尾仔仔细细解释了一番之后,在场的人脸上全是一副恍悟与赞许的表情,当然这还要除了一脸别扭情绪的律晖,谁叫耶律圣楠刚才摆脸色吓她呢,现在该轮到人家小公主生气了。
      在楚子轩和乌简的说情之下,花了好一会儿耶律圣楠这才算是勉强抚平了律晖心里的那点小疙瘩。然而,既然这个点子是耶律圣楠提出来的,那她也就再也没有什么必要避嫌,门外的两人自然而然的坐进了小屋,而哨兵的职责也悄悄的被两名信得过的副将给担了起来。
      虽然如今已找出了问题之所在,但若想实施却绝非一件易事。大焉朝与西塞国两军相隔十里,其间战壕机关暗哨无数,即便是能够侥幸躲过层层险阻,那军营里边的数十万兵力也足以让任何高手在片刻之间飞升成仙。更何况此时大焉军营里还没有几个那样的高手。
      就在所有人都低着头为此冥思苦想的时候,一向不怎么喜欢引人注目的乌简却忽的抬起了头,一眼就瞧见看楚子轩那微微皱起的秀眉。不行,子轩这样就不好看了。乌简有些不高兴的伸出小手,为楚子轩抚平了眉川,这才在她微诧的目光中,小声嘀咕道:“或许有人可以做到。哦,不,不是人……”
      “什么?”声音虽小,可传到众人耳里却依旧振聋发聩。最为诧异的律晖连忙追问道。
      “有一个……”人?鸟?还是东西?乌简在心里纠结了好一会儿用词,却怎么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答案,没办法了的她索性脖子一扭胸一挺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乌儿大概可以做到。”
      什么?一只鸟?就连绝顶高手都办不到的事情为什么单凭一只鸟就可以办到?律询有些不置可否,但碍于楚子轩的颜面却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律逸看见心上人儿难得积极的提出个那么有创意的建议,虽然他也觉得很有难度但却依旧全力支持。
      殊不知正是由于这种思维的差异与默契的不足,才造成了这两位皇子永远都无法得到心上人的垂青。而跟他们恰恰相反,乌简才刚刚说出乌儿的名字,楚子轩就紧接着反应了过来,跟着想明白的人自然也是律晖和耶律圣楠他们几个了。
      “乌儿有翅膀,自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避过那些战壕和机关、暗哨了。”楚子轩瞧着那张羞红了的小脸,笑着解释道。
      “更何况金儿认识乌儿,她一定会为乌儿指路的。再说了,在西塞看见几只金雕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金雕在西塞象征着战场上的吉祥物,耶律圣楠知道此次父王一定会像往常那样带上金儿,所以此般推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然后金儿妹妹就会把乌儿哥哥给带到关着耶律翔的地方去。”调皮的律晖知道比她还调皮的金儿在西塞真可谓是行动自由,甚至能无所忌惮的飞到耶律征帐篷里捣乱,律晖可是还清楚的记得耶律征被这只淘气鸟儿气得哭笑不得的模样。
      “这样我们就能知道耶律翔为什么会被软禁,甚至还能里应外合的化解这场战争。”小生如是说。虽然这个计划看似天衣无缝,但乌浩却还是眼神犀利的一眼看出了其中的漏洞:“可我们又不是能飞的乌儿,怎么能够躲得过那么多机关暗哨,敌得过数十万大军呢?”
      一句话问得大家哑口无言。感觉到怀里那人轻微的磨蹭,楚子轩知道乌简那颗小脑袋瓜里肯定还藏着什么好法子,现在得赶紧逼这个爱害羞的孩子把良策给吐出来。“乌简,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好法子?”
      抬头望见楚子轩那张略带狡黠的笑颜,再看看四周关注的眼神,乌简不用猜也明白自己是被亲亲爱人给摆上了台面,绝无退路,只得再度硬起头皮说道:“我在书上看见过人借助器具飞翔的法子,如果有时间准备的话我觉得还是很有可能成功的,至于怎么敌过西塞大军我可是真的不知道了。”说来也怪,说完这话的乌简反倒像舒了一口气那般,神色如常再也不会紧张了。
      “哦?什么书那么神奇?不知乌简可否借我一看?”自小博览群书涉猎甚广的律询还从来没见过这般方法,一时敌不过好奇的他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失态。
      尽管律询一直尽量的没把对乌简的不信任表现出来,但却还是被心细如发的楚子轩察觉到了几分。可还没等楚子轩出言维护,乌简却早已不卑不亢的答道:“此书乃乌简家传宝物,恕不外传,还望二皇子多多见谅。”乌简默契的朝哥哥和小生望了一眼,这是他们用命换来的宝物,事关大焉江山,就算皇上不曾吩咐要保密,他们也定会誓死守卫的,即便是皇子也不能例外。
      既然乌简都已经这么说了,律询也不便再强求。有些失望的他只好将话题转移到剩下的部署上边,丝毫没有注意到乌简和楚子轩那十指紧握的两手和二人脸上那刺眼的甜蜜笑容。
      那一夜,指挥部里的四盏大油灯彻夜未灭。也正是在那晚,大家伙制定出了名为休战,实则暗地兵分两路,一路回京召回乌儿,一路暗地准备飞行器具的奇袭战略。
      如果耶律征能知道就在他们虚耗掉的这半个月里,作为主角的乌儿早已飞到了永兴城,而大焉军营之中还悄悄藏着数十架已试验成功了的飞行器具,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事发生的。
      只可惜如今大焉万事俱备,双方平衡正在无形之中悄悄倾斜,一切的变化只等着西塞国沉不住气的那一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丁觉得是时候该给乌简加分了,虽然一直写的不咋地~~~~(>_<)~~~~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