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醒来

      第二天,越阁里平常起得最早的两人却一反常态的一觉睡到日上高天,但更奇怪的却是越阁里头居然没有一个人对此怀有疑问。看着她们的眉梢眼角甚至还稍稍带着点喜悦与兴奋,看来楚子轩她们俩可的确是让大家在暗地里操了不少的心。
      或许正是基于大家这份发自内心的欣喜,凡是路过楚子轩屋子的人们全都刻意的放轻了脚步,生怕惊扰了里边人的美梦。看见大家这副情形,正倚着门柱嗑瓜子的律晖也不得不放小了音量,满脸无趣的耐心等待着。
      门外忙碌的脚步声并没有惊扰到梦中人,反倒是高高挂起的太阳用它那温暖的热度首先唤醒了睡在床外边的乌简。
      还处于迷糊状态的乌简先是习惯性的一伸手,像平常那般朝四周摸去。修长的手指最先摸到的是枕头边那一块湿润的被褥,这下乌简心里有数了,看样子昨晚自己是趴着睡的,那片湿润就是口水留下来的痕迹。
      手指接着朝周围摸进,触到一块软软的东西,有些不明所以的乌简试探性的下手捏了捏,那东西不仅有弹性还温温的,就像当年哥哥揣在怀里的偷偷带给她的那两个大肉包子。在上边稍稍停留了片刻,乌简还是有些留恋的继续朝四周摸索开去。
      可是乌简却觉得越摸越不对劲,明明床的最尽头应该是一堵冰凉的白墙来着,可现在不管她是朝上还是朝下,所接触到的全是那柔软而滑润的温暖事物。等等,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的乌简依旧闭着眼睛,停下动作打算好好回想。
      昨晚她把茶水洒到了自己身上,刚打算换衣服却看见律晖在窗子外边叫她,接着她的手不知道被律晖用什么给扎了一下,痒痒的还流了一点血,后来她和子轩坐在桌边聊天,再接着……她们到了床上,然后……
      一想起之后那些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乌简再也淡定不下去了,她猛地睁开眼睛一跃而起,却正巧迎上身边那双饶有兴趣的清澈眸子。“你醒了呀。”柔软的声调一如既往的亲切可人,可不知为何乌简却偏偏从中听出了一些调皮。
      调皮的子轩?这念头只在乌简脑中一闪而过,紧接着意识到自己同样也是不着寸缕的她手臂一伸,捞起一床被子便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可早在那一瞬间,乌简还是察觉到了自己满身的红痕和腿间的轻微不适。
      “不用遮了,昨晚早就看过了。”瞧着乌简那惊弓之鸟的模样,楚子轩由衷的觉得不逗逗她还真是对不起自己。
      “我……”好几次的欲言又止让乌简害羞得将头埋在被子里,不敢抬起。
      “好了好了,再往里钻就憋死了。”楚子轩好不容易才扒开被子找到那颗小圆脑袋,见小脑袋依旧低着,她便指着身上某处,有些埋怨的说道:“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那么坏的人呢,一大清早的就占人便宜,看看,都掐红了。”
      要知道乌简是那种宁愿自己挨刀子也决不让楚子轩受半点委屈的人,一听到子轩竟然被自己给弄伤了,她立马抬起头来,顺着手指的方向瞧去,没错,在楚子轩那形状姣好的胸前的确有着两个不和谐的大红指印,想必上刚才乌简还迷迷糊糊的时候给弄的吧。
      “疼吗?”乌简轻轻抚着那刺眼的红痕,手指却不自主的朝四周摸去。
      楚子轩笑着摇了摇头,反倒一手捂在乌简那有些不自然的腿间,柔声问道:“疼吗?”
      乌简红着脸好一阵摇头,却逗得楚子轩又是呵呵的一连串轻笑。羞得都抬不起头来了的乌简只得在心里暗自嘀咕,以前怎么没发觉子轩那么腹黑呢,还老喜欢笑话人。不过这样的子轩她也好喜欢啊,越想乌简越觉得自己没出息。
      “咕咕~”被子里发出来的那一阵警报声适时的化解了乌简的尴尬。若是在以前她定会觉得自己很丢脸,可今天她心里却是百般庆幸。当丢大脸与丢小脸相遇,任谁都会选择后者的,乌简为自己的没出息找了个得体的借口。
      “好了,快收拾收拾吃饭去吧,不然肚子又得响了。”乌简肚子这一叫弄得楚子轩也有些饿了,她笑着放过乌简,两人一左一右坐在床前认真收拾起来。
      梳妆完毕,二人一起朝门口走去。可乌简刚一推开房门,却只见地上层层叠叠的铺着一层又一层的瓜子壳。昨晚都还没这样啊,莫非是谁故意丢这的?乌简心底有些纳闷,满腹狐疑的朝四周望去。
      还未等乌简完全偏过头来,从她身后忽的窜出一个大红色身影,那红色人儿伸手一拉,一不留神没站稳的乌简便乖乖的倒进了她怀里。紧接着乌简脖子一凉,衣领好像被人给狠狠扒开了。
      “啧啧,子轩下嘴你可真狠啊,看看这脖子,红红紫紫的好不漂亮。”望着那点缀着星点红花的白色肌肤,看得连眼都不眨的律晖酸溜溜的调侃道。谁叫乌简害得她打赌输了呢,本来她还挺看好乌简的,心想着这铁匠铺里出来的女子是怎么也不会甘居人下的,可谁知事实却恰好相反,瞧着对面那张越发得意的脸孔,律晖的牙气得咯咯直响。
      “子轩,早啊!我们刚打算叫你们一块去吃午饭呢。”无视律晖的咬牙切齿,耶律圣楠依旧笑得甜死人不偿命,只是地上那厚厚的一大堆瓜子壳和墙角摆着的那两个小板凳相当不配合的揭了耶律圣楠的底,看这情况即便是用脚趾头想想也能明白她们肯定是在那守株待兔很久了。
      不过耶律圣楠也不是一般人,即便谎言被揭穿了也没什么,能第一时间见到两人那副小媳妇样便算是今天最大的收获了,只不过贪心的耶律圣楠还有点小小的不满,俗话说早晨是运动的最佳时间,这两人怎么就不知好好利用一下呢?其实她不知道,两人的确晨运了一般,只是规模太小,一心一意想听墙角的她们没法知道罢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快点走吧,被你这样一说还真有点饿了。”见耶律圣楠说得那么坦荡,楚子轩只是微微笑笑,并没打算多说什么。
      “好的。”耶律圣楠一声应允之后,便和律晖一左一右驾着乌简的胳膊,跟在楚子轩身后,一路朝大厅走去。
      四人的身影才刚刚出现,在大厅里候着的那群人就迫不及待的纷纷投来探寻的目光。就连还大没过神来的乌简也发觉今天这大厅里的人似乎比平常多了一些。而走在最前头的楚子轩那张一直波澜不惊的俏脸上迅速的滑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李嬷嬷,身为人精的她又怎么察觉不到楚子轩身边逐渐降低的气压呢。李嬷嬷故意清了清声音,亲切的朝她们招手道:“我的大小姐们,再不来这菜可全都凉了,快来尝尝嬷嬷我的手艺。”
      简单的三言两语既化解了沉寂的尴尬,也在无形中提醒了那些好奇心重的人们,等四人入座的时候,该退下的全都退下了,不该有的失态也早已收起,大厅一片空旷,顿时觉得就连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来,乌简尝尝,看嬷嬷的手艺退步了没有?”刚一入座,李嬷嬷就相当利索的给乌简加了一筷子菜。因为对象是年长的李嬷嬷,又因为平常这厨房里的事乌简和李嬷嬷管的比较多,两人也的确是比较亲密,楚子轩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乌简。
      “挺好吃的,嬷嬷的手艺还是那么棒。”尝了一口菜,乌简并没有觉出什么不寻常来,于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很显然她并没有听出这话里的言外之意来。
      既然乌简没发现,楚子轩又没表态,律晖和耶律圣楠赶紧一脸殷勤的往乌简碗里堆着菜,就连那好事的小生和疼妹妹的乌浩也不敢落后,转眼间乌简的碗里就堆起了一座小山,愁得坚决不浪费粮食的她微微苦起了小脸,当然她身边的楚子轩的脸色又跟着冷上了几分。
      于是,这一段午饭便在乌简的埋头苦干,和众人的各怀心事中悄然度过。而一顿饭下来除了乌简那胀鼓鼓的小肚子之外,一切却又都恢复寻常,没有半点改变,仿佛刚才众人还兴致勃勃的八卦事件是发生在很久很久之前那般,掀不起半点波澜。
      然而,正在安然享受着这宁静的她们并不知道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却正在悄然来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更了更了~地丁更了~\(^o^)/~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