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浪

      好不容易才从律晖屋里逃出来,有些做贼心虚的乌简连招呼都不敢打一下,直接就拐进了自己的小屋。很显然,律晖和耶律圣楠刚才的那番话那些动作,唤醒了她心中那只蠢蠢欲动的小兽。而小兽一旦觉醒,便会无穷无尽的折磨着她,令她焦躁不已。
      所以,在晚饭前的那两个时辰里,乌简的脑子里边满满的全是关于楚子轩的一切,她的一颦一笑,眉头微蹙,每一个片段都似刚发生在昨天那般清晰,而其中重复得最多的就属在宫外那段朝夕相处的日子了。
      “乌简,该吃饭了。”门外突然响起几下敲门声,可屋里的人却依旧沉浸在回忆里,没有丝毫反应。
      “乌简,乌简……”耶律圣楠朝律晖递了个眼色,律晖紧接着又是当当当一阵猛敲。
      抵不住再三的噪音攻势,乌简终于不情愿的从记忆里头回过神来,“谁啊?”她嘴上虽然问着,可脑袋却依旧定格在二人水中相拥的那一刻。
      “该吃饭了,你还在磨蹭啥呢?都已经两个时辰了。”律晖明知故问,特地伸长脖子扯着嗓门在门外大喊。
      话音刚落,门嘎吱一声就开了,紧接着从里边探出一只胳膊,死死的捂住律晖的嘴:“我的公主,求你小声点儿,我立马就去。”乌简憋红了小脸,小小声的请求道。
      可被人突然挟持住了的律晖反倒没有半点慌忙。她笑着慢慢挪开那只捂在自己嘴上的手,调皮的朝乌简眨了眨眼睛,问:“你刚才在干什么?怎么我敲了那么久才来开门?”说罢,还将自己那只敲红了的小手高高举起,以示证据。
      “没……没干什么。”乌简下意识的搓着双手,眼神飘忽不定。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律晖嘿嘿笑着,双手捏成竖拳,大拇指还相当得意的摆出一个上下晃动的姿势,贼贼的用胳膊肘捅了一下乌简,问:“你刚才是在想这事吧?”
      乌简也不知道律晖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个粗鲁的暗喻,但此时就算是打死她,她也绝不会承认自己居然对子轩肖想了足足两个时辰,那简直是比登徒浪子还要登徒浪子的行为,一想到这里,乌简在心中又难免狠狠的唾弃了自己一把。
      “好了,好了。”望着乌简那憋成暗红色了的小脸,已经知道答案了的耶律圣楠决定做回和事老,先暂时放乌简一马。“快去吃饭吧,子轩可是早就去了的。”她绕过律晖,双手搭在乌简肩上,笑着推着她朝餐厅走去。
      接下来的那段时间里,乌简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人推到了餐厅,又是如何低着头闪躲着楚子轩询问的目光,味同嚼蜡的解决掉这一段晚餐,最终又在耶律圣楠和律晖一脸坏笑的目送之下,乖乖的被楚子轩给领回了房间。
      “乌简,乌简?”楚子轩张开五指,在乌简眼前轻轻晃着。自从今天下午给律晖送过药之后,这小家伙似乎就有些不对劲了。先是莫名其妙的在房里窝了一下午,接着又默不吭声的木着一张脸,而现在似乎有将沉默进行到底的趋势。
      “啊!什么?”许久过后,就在楚子轩正打算放弃的时候,乌简却仿佛猛然惊醒那般回过神来。“子轩,你刚才说什么?”乌简顾不上自己被茶水打湿了的衣摆,连忙将茶杯往桌上一放,扭过头问。
      “没什么。”望着乌简那一副紧张样,楚子轩即便是刚才再怎么不悦,现在也立马烟消云散了。她拎起那湿嗒嗒的衣摆,朝房间一角的衣橱一指,“先去换件衣服吧,你瞧,都湿透了。”
      满脑子自责的乌简此时哪还能想到其它,立刻顺从的站起身来,拎着滴水的衣摆,乖乖朝衣橱走去。还未等走到橱前,就听见正在擦着水渍的楚子轩细心说道:“最上边那一层全是这时候穿的衣服,你我身材差不多,随便挑一件就好。”
      “嗯。”乌简答应了一声,伸手拉开橱门,一阵淡淡清香扑鼻而来。那是她所极其熟悉的香味——楚子轩身上自然散发的体香。衣橱分为三层,每一层的衣物都叠放得整整齐齐,白色,淡蓝,浅绿,全是楚子轩喜欢的素净颜色。偶尔有那么一两件大红色衣物也被齐整的叠在下边,以便出席皇家盛宴时穿。
      乌简随手从第一层里挑出一套白色衣衫,那是楚子轩几天前刚刚换下的。轻轻拥着那柔软的衣料,乌简似乎还可以闻到衣服主人身上那沁人香味,还清楚的记得穿着这身白衫的那人朝自己说过什么笑过几次。
      “选好啦?”好不容易才擦干水迹的楚子轩一起身,就瞧见乌简正抱着自己的衣服站在屏风面前发呆。“怎么还不换呢?”她有些奇怪,看来这小丫头的发呆今晚是怎么也止不住的了。
      “哦。”乌简呆呆的应了一声,将衣服挂在屏风上边,继续发着呆朝屏风后走去。可就在这时,外边却传来一阵敲门声。“你先换着吧,我去开门。”楚子轩一边说着,一边疾步朝门走去。
      “圣楠,你怎么来了?”楚子轩推开门,只见耶律圣楠正端着一碟精致的桂花糕,笑意盈盈的立在外边。
      “我看乌简今晚好像胃口不大好,特地弄了点她喜欢吃的来给她。”耶律圣楠一面解释,一面有些好奇的伸长了脖子朝屋里探去,“咦?乌简呢?她好像不在啊。”
      “她刚刚把衣服弄湿了,正在屏风后边换呢。”楚子轩侧过身子,朝里头指了指,耶律圣楠顺着她指的方向,正巧瞧见屏风上边果真挂着一件白色的衣衫。“要不,你先进来坐坐。”楚子轩朝后退了一步,让出道来。
      “不用了,我站在这里聊聊就行。”耶律圣楠悄悄瞥了一眼那正大敞着的窗户,笑的越发的灿烂了。
      而屋内,早在楚子轩去开门的时候,原本打算换衣服的乌简就被窗边那一阵怪异的梆梆声给引了过去。刚一打开窗户,原本埋在窗台下边的那个小脑袋立马露出一张灿烂的小脸,“嗨,乌简。”
      “律晖你怎么在这里?”乌简一脸的诧异。她绝对想不到那么晚了,害得她一整天完全行为失常的始作俑者居然还敢出现在她窗外。
      “嘻嘻,伸出手来。”律晖摆出一副乖宝宝的面孔,神神秘秘的说道。乌简这是才注意到律晖的双手一直藏在身后,似乎那里有着个天大的秘密。
      “干嘛?”乌简虽然有些不解,但依旧还是伸出了右手。就在那一瞬,律晖像猎豹一般迅速抓住乌简的右手,掏出手里的东西在她食指上猛地一扎。“哎呦!”乌简有些吃痛的缩回手来,只见食指上边顷刻之间便冒出一粒血珠,红红的、圆圆的。
      “你到底想干嘛?”乌简微皱着眉,习惯性的将食指放在口中微微吮吸,有些不高兴的责问道。
      “你待会就知道了。”律晖脸上非但没有半点愧疚,反倒越发的显得高兴起来,“晚安,乌简。其实你不用太感激我的。”她笑着朝乌简挥了挥手,留在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便迅速消失于黑夜之中,仿佛从来没来过那般。
      “今天大家究竟都怎么了?”一头雾水的乌简自言自语的关上窗户,重新走到屏风后边,抓紧时间换起了衣服,生怕再一次被楚子轩察觉自己的心不在焉。
      而这头,耶律圣楠一看窗户关上了,跟着就草草的结束了聊天,和楚子轩道了一声晚安之后,便急忙溜回屋子,等着和律晖一起分享做媒人的兴奋与成就感。
      “怎么样?”耶律圣楠问。
      “一切搞定。”律晖胸有成竹拍了拍胸脯,指了指面前那堵墙。而后,两人一脸坏笑的贴到墙边静心听着,尽管她们明白自己很可能什么都听不到,谁叫皇上当初把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弄得那么好呢。
      等楚子轩关上门的时候,乌简早已经换好衣服重新坐到了桌边。此时的她不仅没有发呆,反而一心一意的研究起自己那刚才被不明物体扎了一下的食指来。就在律晖转身的那一刹那,她依稀的看见律晖手里拿着的是一枝刚刚从贤妃书房边移植来的南巫奇花。只是她想不明白律晖究竟想对自己做什么,为什么自己还得感谢她?
      “乌简,你怎么了?”一回头,楚子轩就只看见那颗埋得低低的小黑脑袋瓜,而那脑袋的主人正专注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仿佛那写着什么稀奇东西似的。
      “没什么。”乌简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刚扬起的头颅就好似充血了那般,昏昏沉沉的,眼前更是白茫茫一片,就连那声音那人的相貌也跟着模模糊糊的飘忽起来。糟糕!乌简在心中暗道一声不妙,赶紧将头埋得更低了。刚才那奇怪的感觉怎么和在二皇子府中那次一模一样?莫非自己又中毒了?恨铁不成钢的乌简狠狠掐着自己的大腿。
      可楚子轩又怎会知道她这会儿心底担忧的是什么呢?还只当乌简这一整天的反常完全是因为哪里不舒服,她伸手捧起乌简的小脸,额头贴着额头,听着那逐渐急促的呼吸,满是关心的低喃:“体温正常啊。”
      “子轩,你可不可以离我远点?”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那般,乌简再三咬紧了牙关,好不容易才吐出这句话来。
      “怎么了?”楚子轩平静的脸上出现了惊诧,这可是乌简第一次对她说这般疏远的话。
      “我,我……”我又出现幻象了,乌简想说却说不出口,只有继续低着头,希望能借此抵挡楚子轩探寻的目光,可谁知那两道关切的眼神却好似射进了乌简心底那般,弄得她越来越慌忙。终于一阵沉默之后,乌简再也忍不住了,“子轩,我好像又中毒了。”
      “什么?”闻言,楚子轩立马握住乌简的手腕。的确,急促的呼吸,潮红的面色,飘忽的眼神,和上次中毒时一模一样,可是这回乌简明明没吃错什么啊。“你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吗?”楚子轩一脸严肃的问。
      “我想对你这样。”乌简的唇在楚子轩的那片粉红之上贴了几秒之后,迅速的撤离。
      “你是不是今天一整日都在想这些?”忽然之间,楚子轩似乎对乌简的反常遭到了一些头绪,果不其然,那个小呆瓜呆呆的点了点头。
      “叫我该怎么说你才好?”楚子轩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去。而她怀中的乌简先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紧接着两人的唇舌亲密无间的交缠起来,满室氤氲。而得到了默许的乌简如小兽一般撕扯着两人的衣服,企图占据主动优势。
      情动,心悸,全都敌不过舌尖的疼痛。乌简舔着嘴里的血腥味,泪眼汪汪的望着那个从未见过的粗鲁版楚妃。“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咬你?”楚子轩理了理被乌简扯乱了的衣服,眯着眼睛问道。
      小呆瓜讷讷的点了点头。
      “你看看我的衣服。”楚子轩指了指二人那衣衫凌乱的模样,小呆瓜似乎有些明白了,可更多的却依旧是不明白。楚子轩笑着牵住乌简,走到床边,勾下帏帐,再问:“你会做吗?”
      刷的一下子,小呆瓜急红了脸。“我,我……”乌简原本还想以实际行动来好好辩驳一番的,却怎知楚子轩只需一个温柔眷恋的吻,小呆瓜的脑袋便化成了浆糊,乖乖的被某人倾身压下,一夜不得翻身。
      漫漫长夜,柔情无限,满室红浪翻腾,羞煞窗外明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丁实在是不会写推倒,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总而言之一句话,乌简被楚子轩给压了!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