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送花

      “贤妃呢?贤妃上哪里去了?”伴着律晖这声焦灼的询问,原本正在专心目送着律彻马车离去的人们也赶紧挪开眼神,着急的四处张望起来。这时反倒是李嬷嬷显得异乎寻常的镇定,她伸手往前一指,淡淡答道:“贤妃就在那里。”
      此话一出,那些像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看的人们终于寻找了着眼点,立马顺着李嬷嬷手指的方向朝前望去。可前方除了一条坦荡的官道之外,就只剩下那辆她们刚刚目送走的豪华马车了。
      莫非贤妃就在那马车里头?还没等乌简将疑惑问出口,就只见从那马车的窗子里头探出来一只白白的皓腕,朝他们慢慢挥着,像是在告别。而那手腕处袖角的花纹颜色不正和贤妃今日穿着的那套衣服一模一样吗?
      紧接着就在下一刻,从那窗子里又探出了小半个身子,而那张笑意盈盈的脸更是在片刻间就将大家心中的疑惑给消灭得一点不剩,甚至还多余的酝酿出了些许怒火。很显然,谁都不曾预料到就在她们送行的时候贤妃居然偷偷溜上马车。
      “贤妃娘娘,快回来啊!”律晖站在宫门口大声呼喊起来,再也不去刻意顾忌什么。这该死的送行不仅送走了她的大哥,还顺便捎走了自己最喜欢的贤妃娘娘,律晖越想越生气,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声起来。
      或许是马车里的贤妃也察觉了律晖的濒临失控,她连忙探出头来,干了一件一向守礼的她从未做过的事情——只瞧见贤妃朝着律晖的方向大声答道:“晖儿你已经长大了,剩下的路可以自己走了。要记住,无论何时我都会在远方继续看着你的。”
      “连你都要离开我了么?”律晖无力的靠在耶律圣楠身上,泪痕爬满了小巧的脸庞,浸透了那还没来得及消肿的双眼,独自低声喃道:“如果长大就要失去你们的话,那我一点都不想长大,真的一点都不想……”
      耶律圣楠望着一脸憔悴与悲伤的律晖,想起这两天来她接二连三经历的离别,心里像被谁狠狠揪了一下似的猛的痛了起来。她一面为律晖拭去满面泪痕,一面柔柔的安慰道:“你放心,不管将来发生些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有着无比坚定的魄力,这是她对律晖许下的诺言,也是她向未知的未来所发出的宣战。
      或许是受到了耶律圣楠的带动,一旁站着的乌简也忽的抱住律晖,坚决的说道:“我也不会离开你们的,我们是朋友,不对吗?”当然随着而来的还有楚子轩的拥抱与安慰。之后,律晖的泪流的更凶了。
      也不知道时间到底过了多久,等到律晖那汹涌澎湃的大河变成了小溪流,再乖乖的干涸枯竭,一直拥抱在一起的四人才稍稍松开一点。楚子轩回想起贤妃刚才那个噤声的手势,分明就是在敷衍自己,不过好在贤妃虽然走了,却留下了自己的心腹李嬷嬷。
      楚子轩料定李嬷嬷也是知道这事的,于是相当果断的转过头去,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瞧着李嬷嬷。而其余三人注意到楚子轩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再看着李嬷嬷脸上逐渐扩大的笑意,心底也跟着明白了几分。很显然,这一幕绝对是有预谋的,说不准眼前的李嬷嬷和城楼上的律玺都还是知情者。
      律晖有点埋怨的抬头往城楼上一看,却只见到朱色的阁楼和湛蓝的天空,前一刻还在的那个熟悉身影此刻却彻底消失不见,或许父皇是在自己哭泣的那段时间走了的吧,律晖低头暗自猜测。
      既然另一个知情人走了,那解释的责任理所当然的全都落到了李嬷嬷一个人身上。律晖抬起头来,盯着那红红的大眼,一脸委屈的朝李嬷嬷问道:“李嬷嬷,这一切是不是你们早就打算好了的?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李嬷嬷和蔼的笑着,伸手将律晖揽进怀里,轻轻抚摸着她乌黑的长发。虽然二人已有好一段日子没像这般亲近过了,可李嬷嬷的举手投足间却一如以前那般自然。她笑着解释道:“其实这事也是皇上和贤妃昨晚临时才决定的。”
      “要知道以前大皇子在朝的时候,成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他虎视眈眈的,更何况现在他还失忆了,再让他留在朝中就等于是将一块肥肉活生生的送进了虎口。”李嬷嬷说到这里不自觉的稍稍顿了一顿。
      “皇上虽然有些生气,但毕竟虎毒不食子,打心底他还是希望大皇子能够快快乐乐的活下去的。而恰巧就在前一段日子,南巫那边传消息过来,说巫族长老身体欠佳,想请贤妃回去帮助长老从后裔里边选出一位合适的继任者。”
      “而原本贤妃并不打算回去的,可谁知刚巧就在这节骨眼上偏偏出了意外,所以贤妃和皇上一商量,觉得与其让大皇子继续留在京城,倒还不如让他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回到南巫去,毕竟大皇子本身资质就不错,又是贤妃的孩子……”
      剩下的话不必多说,大家也都能明白。只是律晖有些不解,当年下决心不再回巫族的贤妃为什么会背弃诺言呢,明明李嬷嬷陪着去南巫就已经足够了,可贤妃却偏偏选择了那条对她来说最艰难也是最充满回忆的道路。
      “其实这次由我陪着大皇子南下就已经足够了”照顾了律晖二十年,只需一个眼神一个皱眉,李嬷嬷就能清楚的知道这小公主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只是贤妃觉得这一次她必须亲自去,作为……”李嬷嬷稍稍叹了一口气,“作为对他们母子多年来疏远的补偿。”
      轻轻的一声叹息也深深的渗入了她们心里,虽然贤妃嘴上什么都没说,脸上也依旧带着那温柔尔雅的笑容,可是大家却都明白,在这场变故之中最痛心的人怕是非贤妃莫属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谁都没有责怪她,即使是万般而不得的律晖。
      “贤妃走了……父皇也没说话……”律晖低着小脑袋窝在李嬷嬷怀里,有些郁闷的狠狠拽着自己衣角,怎么这简简单单的一次送行却让她感觉自己成了没爹没妈的孩子,早知道今天会遇上这般场景,说什么她也不会顶着两颗大水蜜桃出门了。想着想着律晖的小嘴又高高嘟了起来。
      “好了,别再别扭了。”李嬷嬷替律晖理了理额前那被蹭乱了的头发,朝着一旁的三人望了一眼,“不是还有人一直留在你身边吗?”
      经李嬷嬷这么一提醒,律晖恍然忆起刚才四人紧紧相拥时的情形。她腆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朝被自己无心冷落了好一会儿的三人笑了笑。也不知是谁先伸出的手,等四双手交叠在一起时,律晖再也憋不住心里的感动,“谢谢你们一直都陪在我身边。”
      “乌简刚才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这是身为朋友应该做的。”楚子轩一面说着,一面还俏皮的朝挂着朋友之名,却行着情人之实的耶律圣楠看了一眼,“更何况现在你身边还有个贴身保镖陪着,又怎么能说是孤单一人呢?”
      这话不需要点透,律晖也明白那保镖除了耶律圣楠自是别无二人了,一想起昨晚自己的任性,和耐着性子哄人的耶律圣楠,律晖有些泛白的小脸竟然也贴了几分红润的羞涩。而乌简望着律晖那红红的小脸,却一晃神间愣住了,自己和子轩天天同进同出的,是不是她也可以算是子轩的保镖呢?
      只可惜乌简却并没有多少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因为片刻之后几人便三三两两的往回走了,而楚子轩伸过来的那只手,是那么的修长那么的白净,诱惑得乌简完全忘记了刚在正纠结的问题,一心只顾着体验这掌间的温暖。
      刚走到越阁,就看见大门口堆了好多的花花草草,而从长廊到后院的那段既说不上长又算不上短的路上,有一群陌生的花匠们正在来来回回的忙碌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子轩皱起眉头,她可不曾记得身为越阁主人的自己何时下过这般的命令。一群人带着疑惑往后院走去,却意外的在后院那小石桌旁看见了两个一面喝着茶一面指挥着花匠的“监工”。
      “小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楚子轩虽然有些不悦,但良好的教养还是让她理智的先压住了心中的怒气。
      “这是恐怕还是由李嬷嬷来解释比较好吧。”小生抿了一口茶后,笑着朝李嬷嬷说道。
      李嬷嬷原本就是贤妃调到越阁来帮忙的,之前也只是因为事出意外才暂时回到贤妃那边,现在贤妃回南巫去了,她理所当然的也重新回到了越阁。“贤妃娘娘知道楚妃也喜欢花草,想着自己这一去南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于是就派人在园子里随便挑了些花草送过来,希望贤妃您不要嫌弃。”
      经李嬷嬷这么一解释,楚子轩心里那点小小不悦早就消失得不见踪影。她低下头才瞧了一眼那些花草,顿时就愣住了。这哪是李嬷嬷说的随便挑挑,明明就是精心挑选,每一样花草都是既可以观赏又可以入药的,就连书房门口的奇异花草也被捆得整整齐齐的送过来了。
      而就在楚子轩愣神的那一瞬间,耶律圣楠悄悄拉着律晖溜回了房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和我一样的人们,光棍节快乐!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