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见

      牵着贤妃的手,还是一如既往的那般温暖,温暖得让律晖这辈子都不想放开。她希望这条长廊能够就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贤妃忘了自己曾经的任性曾经的无理取闹忘了那该死的命运天注定。
      只可惜,老天并没有听到律晖心里的祈祷,长廊还是像平常一样长短,不消一会几人就被贤妃带到了一个房间门口。隔着朱红色的雕花木门,隐隐约约的能听见里边有个年轻男子在开心的笑着,笑声那般的愉悦,仿佛就是他心底最真诚的反映。
      在笑的那人是大皇兄吗?律晖惊诧的撇过头去,望着贤妃,用眼神无声的问道。
      是的,卜玄笑着点了点头,轻轻推开房门跟着走了进去。“李嬷嬷,彻儿,你们刚才在聊些什么呀,怎么笑的那么开心?”亲切的话语,仿佛寻常母子间的对话,可只有律晖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年没听见贤妃这般亲密的与大皇兄对话了。
      天底下本没有生来就不对盘的母子,有的也只是后来反目成仇的冤家,当然贤妃他们也不能例外。
      起初,贤妃对律彻也是百般慈爱,一如普通的母子那般,或许她对律彻并没有像对律晖那般宠溺,但喜爱之情却的确是不分上下的。可是,律彻却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待人处世反倒越发的冷淡起来,就面对着自己的生母也显得格外生份。
      而这一来二去的,贤妃也跟着受了不少闷气,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天,贤妃突然想明白了,不愿意再用自己的满腔热情去领教律彻那别扭性子了,于是乎,这两母子就形成了目前这种一见面就相敬如宾的怪异场景。
      然而,就在律晖根据以往丰富的旁观经验推断出来,贤妃此次必定还会一如往常的遭到律彻冷待的时候,奇迹却在不经意间悄然而在,打得她落花流水惊得她措手不及。
      只见,和李嬷嬷聊得正高兴的律彻,闻声接着转过头来,嘴角依旧挂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稍稍犹豫了一小会,才朝卜玄说道:“娘……李妈妈正在给我介绍南巫的事情呢。那个地方好奇特,彻儿真的越来越好奇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律彻,任谁在失忆之后一觉醒来,面对着这么一位风韵犹存丝毫不见老的亲娘,心底多少都会有些怀疑的。而在此刻的律彻心底,他甚至大胆的觉得不论是从年龄还是气质上讲李妈妈都更像他母亲一些,这或许也可以算是长年来母子感情淡漠所留下的后遗症吧。
      娘,李妈妈,律晖在心底将这两个词反复念了好几遍。平民化的词语,没有一点皇家特色,看来父皇和贤妃是真的打算抹煞掉大皇兄的过去,将他送到南巫之地安安静静的渡过下半辈子了。
      虽然心里有很多的舍不得,但是刚才律彻那多年不见的真心笑容却彻彻底底的说服了律晖,让她甘愿收起难舍,默默的在心底为大皇兄祝福。既然做了决定,就应该将那些感伤彻底的抛在脑后,律晖深吸了一口气,扬起笑脸朝律彻问道:“大哥,还记得我不?”
      “你……”律彻无奈的摸了摸后脑勺,虽然面前这张分外灿烂的小脸,他并不觉得陌生,但可惜的却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这脸的主人在自己亲友圈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定位。娘说自己是误食了院子里的花才会失忆的,如此看来自己误食的分量还真不少啊。律彻越想越头疼。
      哎,等等,脑中忽然灵光一现,律彻想起这可爱的女孩刚才叫自己哥哥来着。对了,娘说过自己还有个妹妹,律彻这才恍然大悟般,指着律晖,笑着答道:“你就是我那个淘气妹妹对吧?”
      “大哥,你当真还记得我?”律晖心中一惊,两眼立马放出璀璨的光芒,狠狠的扑向律彻怀中,紧紧抱着这失而复得的大哥。而律彻也被律晖这过于热情的举动吓了一跳,只得讷讷的站在原地。
      虽然律彻刚才只是碰巧猜中罢了,但不知怎么的他却不愿意失去面前这灿烂笑容。律彻心中一紧,伸手紧紧拥住那红色的娇小身躯,柔声安慰道:“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你是大哥最宝贝的小妹啊。”
      瞬间,律晖的泪水像止不住的大雨那般倾盆而出。“大哥,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晖儿从今以后再也不任性了。你就原谅晖儿好不好?”声声呜咽传到了律彻心底,胸前被泪水浸透的衣衫惊得律彻心中好一阵莫名的警醒。
      他们兄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刚才还阳光灿烂的小脸眨眼间就变得如此阴雨绵绵,而更重要的却是这一幕不知为何平白无故的就压抑得律彻心好累好苦。此刻的律彻越发的觉得糊涂了。
      然而,大皇子毕竟还是大皇子,即使是在失忆之后,由多位太傅常年费心劳力悉心教导从而培养而出的冷静品质却依然存在,并且还在关键时刻又一次尽职的发挥了作用完美的完成了任务。
      律彻轻轻搂着怀中这具正在轻微啜泣的娇小身子,深呼吸了几下之后,这才搭着律晖肩膀一脸正色的缓缓说道:“虽然我不记得以前曾经发生了些什么,但我却知道你一直都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小妹,你要记住,不论什么时候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哥永远都不会怪你的。”
      这段话扎扎实实的说到在场所有人的心里去了,不论是谁,她的眼眶里多多少少都盛着些感动,而作为表白对象的律晖则更是哭得越发的凶了,竟然一时哽咽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在那“大哥、大哥”的不断重复着。
      这哭哭啼啼的场景若不是最终被贤妃给打断了的话,恐怕还会持续很长时间的吧,而律晖脸上的那两个水蜜桃明天恐怕也会彻底进化为极品寿桃的了。很是满意自己这个焕然一新的儿子的贤妃终于决定出来当一回和事老:
      “好了,好了,晖儿别哭了。你大哥要去南巫你应该高兴才是,再说了你这两个红眼睛是不是真不想要了?”语罢,贤妃那修长的手指还相当配合的在律晖眼上轻轻的戳了一下。
      “哎呀,疼——”在贤妃的软硬兼施之下,律晖终于识趣的关上了水闸,重新窝到耶律圣楠怀里,一脸委屈享受着她温柔的为自己拭去泪花,时不时还抽个空用极其哀怨的眼神朝贤妃小小抱怨一下。当然,她的眼神无一例外都被卜玄无视处之。
      虽然律晖因为刚才那小小的疼痛而一时分心,没有留意到贤妃话语里的小破绽,可这并不等于楚子轩和耶律圣楠也没有。
      “你大哥去南巫你应该高兴才是”这话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呢?楚子轩在心底细细琢磨了一番之后,悄悄递给耶律圣楠一个探寻的眼神,可怎知此时的耶律圣楠早已经化身成为尽职尽责的“好妈妈”,一心全扑在照顾律晖这个超龄“大宝宝”上,只稍一个眼神轻易的就把楚子轩寻求联盟的邀请给原封不动的打了回来。
      既然没有拉到同盟,楚子轩也不愿意强人所难,她觉得自己来个单刀直入或许更直截了当一些。可怎知她的眼神刚迎上贤妃的,还没来得及张嘴发问,就被贤妃一个小小的动作将那满腹的疑问给乖乖的按回了原位。
      只见,贤妃竖起食指靠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而她的眼神却是朝向一旁站着的律晖和律彻的。楚子轩料想贤妃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不愿意在这兄妹面前明说,也就不再追问,耐着性子陪她们聊着。
      这一聊起来似乎就没了个尽头,或许是因为另一个全新的律彻所带给大家的新鲜感,又或许是由于离别之前的念念不舍,谁也没有留意到时间的流逝。而直到门外的侍卫们敲门请示,她们才恍然发现原来就在弹指之间两个时辰已经悄悄的过去了。
      大皇子受贬在皇宫里本就不是个什么光彩事,更何况这还是位失忆了的皇子,基于如上两个理由,所以律彻他们出行的阵势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简单得多。只是带了几个贴身的护卫,一两个丫环,一点随身的行李,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上路了。
      相反的,作为送行的律晖她们也不能再像以往那般声张,也只是静静的走到宫门口,望着那群熟悉的身影就这样在眼前慢慢的逐渐变小变淡。然而就在马车离去的那一刹那,律晖下意识的抬了下头,她在高高的城墙上头看见了一个同样熟悉的身影。
      “父皇。”律晖低喃出声,旁边站着的耶律圣楠和楚子轩也随着抬起头来。在高高城墙的映衬之下,律玺威严的身形却突然显得有些瘦弱,就连那一向笔直的脊梁在此刻也显得没有那么直了,整个人仿佛在一夜之间又苍老了些许——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既然父皇也来了,那么……,律晖像是忽然间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猛的朝四周张望起来,随着目光的不断落空,她心里的慌乱也逐渐蔓延开去,最终化成一句焦灼的疑问:“贤妃呢?贤妃上哪里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没时间了,今天先码到这……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