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划算

      等耶律圣楠推开门的时候,楚子轩和乌简早已经穿戴整齐的在外边等候多时了。
      望着乌简那张同样略显憔悴的脸,律晖先是一惊,紧接着就咧开嘴轻轻笑了起来。有些不解的乌简望了望律晖那对红通通的水蜜桃眼,再摸了摸自己的,想起脸上挂着的那两个硕大无比的黑眼圈,也了然的跟着笑了。
      “好了,别笑了,到时候该出发了。”耶律圣楠哭笑不得的望着面前那两个一脸傻笑的家伙,在每人脸上都狠狠的掐了一把,推着一脸吃痛的她们,笑着往前走:“快走啊,不然真的出发了。”
      四人这一路上走得虽然算不上是箭步如飞,但也速度不慢。可随着与仙吕宫距离的逐渐缩短,原本还有说有笑的她们却越发的变得沉默了,等走到仙吕宫门口的时候,四人脸色早已变得阴沉,仿佛是从同一个染缸里边渲染出来的那般。
      “你们都来了。”守在门口的李嬷嬷笑着对她们微微点头,看样子像是早就站在门口等着了的。
      “我……我们想来送送大皇兄。”律晖犹豫了一小会,鼓起勇气说道。
      “嗯”李嬷嬷笑着伸出手,带着她们一边朝里走,一边解释道:“其实贤妃早就料到你们会来,大皇子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就光等着你们来送行了。”
      “我……”律晖本来还想再多说些什么,但只要一想起大皇兄,那天的一切便历历在目,原本想说的话也变成了苦涩的辛酸,梗在喉间,怎么也吐不出口,急得她小脸通红。
      忽然间,律晖那急得都攥成了小拳头的冰凉小手被人握入怀中,一直挺得笔直的后背也陷入了温暖的怀抱之中。那股温暖是她所熟悉的,在那寒冷的冬夜,在那陌生的帐篷里,那人也是这般拥着自己的,
      律晖有些微诧的回过头去,她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是那人。因为她从未在众人面前对自己如此亲昵过,至少在李嬷嬷面前没有。可事实上,圈着她的却正是耶律圣楠。当耶律圣楠发现律晖正一脸诧异的回头望着她的时候,并没有想往常一样急忙松开律晖,反倒温柔的在律晖耳边轻声说道:“别担心,不管将来如何,我都会一直站在你身边。”
      声音虽然不大,但这句誓言般的轻声低语却还是清清楚楚的落入了在场人的耳里,震得律晖浑身一颤,心里像忽然被点燃了一把大火那般,一下子变得暖暖的,就连手也不再冰冷。
      “嗯。”律晖握紧了耶律圣楠温暖的双手,眼神片刻间变得很坚定,她望了一眼旁边的楚子轩和乌简,正色朝李嬷嬷说道:“李嬷嬷,你快带我们去见大皇兄吧,若是因为我们再耽搁了大皇兄的行程,那可就真的不好了。”
      李嬷嬷微微一笑过后,便转过身子领着四人朝宫殿的深处走去,虽然她嘴上没说什么,但在心底却早已经结结实实的把律晖给猛夸了一番,没想到这话居然是从以前那个一直窝在自己怀里撒娇淘气的小公主说出来的,看来这一场变故真的让她成长了不少啊。
      弯弯绕饶的,不知道穿过了几座假山,又经过了几道长廊,她们终于再次来到了那个绿树遮蔽之下的神秘书房。几人猫着腰刚踏进院子,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贤妃常穿的那一袭白色裙角。
      “你们都来了。”贤妃提着一小桶水正在浇花,之前还争奇斗艳的古怪花朵们只剩下寥寥几株,孤零零的立在原地。不见了的那些全都被人连根刨出,细心的修剪了枝桠,包的齐齐整整的,一字摆在地上。
      “贤妃,你这是在干什么?”律晖一时控制不住,不由的就惊呼了出来。
      那些花儿可是贤妃从南巫之地带过来的唯一的东西,她像宝贝一般珍惜着,一直亲自照料从不假他人之手。不种在花园里也就是怕哪个不知道的侍女不小心弄坏掉了。而此刻那些昔日的珍宝们却像市集上摆着的大白菜一样,被随意的放在地上。天哪!这绝对反常,有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为什么?律晖觉得自己又一次的疯了。
      然而,很显然,从律晖那白一阵青一阵的表情上边,卜玄很轻易的便看出来了她到底在纠结着些什么,但卜玄却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按部就班的继续浇着花,直到那泥土湿润得快要滴出水来,她才放下小水桶,缓缓的站起身子,转而问道:“晖儿,你知道我给彻儿吃的那颗药丸是用什么做的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如同醍醐灌顶,四人一听顿时多多少少的领悟到了一些什么,耶律圣楠和楚子轩更是铁青着脸,神色尴尬的对视了好一会。的确,若要完好无缺的保存一颗药丸二十几年,那难度也未免太大了些,但如果换成是保存制作这药丸的材料的话,虽然并不能说是轻而易举,但总体而言却的确是轻松了不少。
      “贤妃,莫非你是说大皇兄那药丸就是用这些花儿做的?”律晖不可置信的望着贤妃,指着花丛的手指有些微微颤抖。
      贤妃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无需言语,一切皆以说明。
      一个母亲辛辛苦苦的护着这些花朵二十几年,到头来却只是为了毒害自己儿子。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律晖觉得一瞬间脑子里边全乱了套,大皇兄变成了一个陌生人,而她所依赖的贤妃也突然变得不真实起来。
      然而,其他人却远没有律晖所表现的那般震惊,并不是说贤妃刚才的话丝毫没有触动她们,只能说是此时站在旁观者立场上的几人多多少少都还能寻回点理智。乌简眼见着耶律圣楠就快抱不住浑身无力不断下滑的律晖了,赶紧走上前来搭了把手。而楚子轩那清明的眸子却依旧紧紧盯着那些鲜艳无比的花朵,问:“莫非这就是你所说的天命?”
      “嗯。”卜玄蹲下身子,抚摸着那些边缘呈锯齿形的心形花叶,轻柔的就仿佛她手中握着的是情人的乌发一般,“当年,就在我离开巫族的前一夜,我为自己占了一卦,卦象显示将来我最重要的人都会一一离我而去。”
      “虽然我不知道那卦象具体指的是谁又是何事,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从南巫带了点东西过来,要知道这花既可以致人死亡也可以让人忘记一切。”
      “离儿走的时候我还没有悟透那卦象,来不及阻止。而晖儿和你们在一起我很放心,唯一不稳定的就只剩下彻儿他一个了,所以我便凡事多留了一份心,终于没有让彻儿铸成大错。”说完这话,贤妃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直积蓄在心头的阴霾也跟着消散了不少。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楚子轩虽然知道贤妃并没有做错,但不知怎么的在她潜意识中却也极不希望这种局面出现。
      “子轩你是个聪明人,你也知道谋反到底是个什么下场。而如今彻儿只是牺牲了自己二十几年的记忆便能换回一条命,我觉得这已经很划算了。既能抛弃那讨厌的回忆,又能快快乐乐的继续活下去,难道你不认为这是对彻儿最好的结果吗?”贤妃望着楚子轩的眸子,问。
      “这……”楚子轩一直无语。的确,除了这样她再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同样的花,你既可以把它当做是母亲毒害亲生儿子的工具,却也可以认为是一位母亲用它挽救了自己儿子的生命。是与非,关键就在于你的内心会接受哪一种说法。律晖如果是你的话,你又会怎么想呢?
      虽然律晖刚才一直窝在耶律圣楠怀里,默不吭声的,但方才楚子轩和贤妃的那段对话,她却一句都没落下。而此时随着楚子轩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乌简和耶律圣楠的心思也都跟着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三双眼睛盯得她如芒在背。
      律晖只得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喉咙,摆出一副小女儿姿态,朝贤妃撒娇道:“贤妃娘娘,我知道错了,你让我先去看看大皇兄好不好?”
      卜玄见着原本脸上还挂着一脸失望的律晖,突然转了性子朝自己撒起娇来,便知道她心里的那点小疙瘩早已经消了。既然律晖都已经放开了,自己又何不干脆顺着台阶把话接下去呢。
      贤妃笑着拉过律晖的小手,牵着她朝前头去:“好,我这就带你去看看彻儿。你们兄妹从小就没有分开过,而今日一别却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了。”
      握着贤妃那温暖的手,就连掌心的纹路都还是如记忆里那般清晰,律晖的心里一股伤感突然而至。自己究竟有多久没和贤妃这般亲近过了呢?又是什么原因让她们之间变得如此生疏的了?律晖清楚的半年前她们还其乐融融在这宫殿里嬉闹着欢笑着,可现如今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该送走的终于要被送走了……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