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泪眼

      那一日,律晖根本就不记得后来父皇和贤妃又交代了些什么,她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去的。她只知道一整夜她都在做梦,梦见小时候大皇兄对自己的好对自己的宠,反反复复的,直到第二天温暖的阳光照上了律晖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会痛呢?”律晖一手揉着眼睛,带着一脸不解,有些抱怨的坐起身来。可还没等她揉上几下,自己的手就被耶律圣楠给拦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块柔软的方绢和比方绢更轻柔的动作。
      我真有那么娇贵吗?怎么才一晚上耶律圣楠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律晖紧紧盯住那双栗色的眸子,企图从里边打探出些什么。可那深深棕色却静如深潭,让人寻不着一丝痕迹。“或许是最近有些累了吧。”耶律圣楠一面替律晖轻拭着眼角残留了一夜的泪痕一面轻声答道。
      “是吗?”律晖有些不相信的摸上自己的脸,紧接着“呲——”的一声微微轻痛却让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耶律圣楠你快去拿面镜子来!”还没等脸上的刺痛消失,律晖早就手脚并用又推又踹的催着耶律圣楠去梳妆台那边。
      唉,女人终究都是爱美的,更何况眼前这位还是打小就在珍珠燕窝堆里保养出来的公主殿下呢,耶律圣楠在心底悄悄叹了一口气,相当配合的将梳妆台上的那面大大铜镜“挪”到了律晖面前。
      “天哪!这还是我吗?”律晖捧着双颊,万般惊诧的瞪大了眼睛,镜子里的那个人肿着一双水蜜桃一般大的眼睛,红红粉粉的周围还包裹着一层青紫夹杂着几处血丝。她迟疑着摸上了镜子外边的那对水蜜桃,直到又一阵刺痛袭来,她才不得不再度接受事实。
      “耶律圣楠,为什么我的脸会变成这样?”律晖生气的将铜镜往外猛的一推,还好耶律圣楠眼疾手快,不然肯定是哗啦啦一声巨响,铜镜碎满地,当然围观的人也会跟着来吧,而那却是现在的律晖所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也不知道啊。”耶律圣楠连忙将铜镜一把抓起搁到床脚,继而抓住律晖不断自虐的手,“我的公主大人啊,你这估计是累过头了才会这样的吧,要不我把董御医给叫来帮你看看?”
      “不要,我才不要呢。”我才不要让别人看见自己这副狼狈相呢,谁都不行,律晖一听到这个建议,立马把头藏进了被窝里面裹得严严实实的,双手抱着被子别扭的翻来滚去,瓮声瓮气的喊道。
      “好好好,我们不叫董御医了。”耶律圣楠知道律晖的小孩子脾气一旦上来了,一时半会的也去不了,她顺着台阶接着说道:“都闹了一早上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好不好?”
      片刻之后,被子里某个椭圆状的东西稍稍动了几下,伴随的还有几声嗡嗡响。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耶律圣楠故意大声喊道,步子却悄悄的往床边挪了几步。
      “我要吃桂花糕!”律晖猛的掀起被子,只露出一双淡红色的水蜜桃,恶狠狠的瞪向耶律圣楠。
      “好,我马上去给你拿。”耶律圣楠凑上前去,对着被子里约摸是屁股的那个位置狠狠的就是一巴掌,“耶律圣楠——”紧接着她连忙在律晖的那声怒火中推开门溜了出去。
      出了房间,耶律圣楠舒坦的伸了个大懒腰,经过刚才那一阵子闹腾,连日来积压在心头的阴霾似乎也跟着消散了不少,她嘴角微勾,露出一个许久未见的灿烂笑容,踱着步子转身朝厨房方向走去。
      “耶律圣楠——”还未等多走出几步,耶律圣楠便被身后一个声音给叫住了。她悠悠转过身来,嘴角的笑容却越绽越大,最后化为一片毫不逊色的灿烂阳光,“怎么子轩,你也要去厨房吗?”
      “是啊,我去给乌简拿点吃的。”楚子轩揉了揉发僵的脖子,有些疲倦的答道。
      “怎么?昨晚没睡好?”耶律圣楠依旧笑着问道,可眉间却多了一丝揶揄之色。
      “是啊。”仍然专注于自己那在床沿上枕了一晚的可怜脖子的楚子轩,完全没有注意到耶律圣楠这画外之音。谁叫乌简那丫头发疯似的看了一整晚《天工巧夺》,还非要拉着自己陪读,结果两人都不知道怎么就七歪八扭的躺床上睡着了,一觉醒来才发现自己的脖子竟然硬成了石头。
      “你们俩这样还真是看不出来谁是主谁是仆啊。“耶律圣楠笑的越发灿烂了,难得楚子轩没有识破,她当然要抓紧时间好好捞上一把。
      “主仆什么的只不过是个名号罢了。”楚子轩晃了晃有所好转的脖子,转而面朝耶律圣楠,一脸正色的问道:“律晖她怎么样了?”
      “她没什么,就是昨晚在梦里哭了一整夜。不过,我没告诉她。”耶律圣楠无奈的耸耸肩,她家那个臭美公主光为了那两个水蜜桃眼睛就能把自己藏起来不出门,要是再让她知道自己揭了她的底,还不气得把房顶都给掀了。
      “呵呵,还真像律晖的个性。”似乎是被耶律圣楠传染了那般,楚子轩也笑着耸了耸肩,稍稍顿了一顿,接着叹道:“这事还的确是苦了她。”
      “是啊,谁会想到自己竟是被自家哥哥和叔叔合谋绑架了的呢?谁又能够接受这一切的一切竟是与自己流着同一脉血缘的人策划的呢?而更让人无奈的却是,一直和自己同吃同住的人竟然是敌人家的女儿……”
      “圣楠,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还没等耶律圣楠说完,楚子轩便急急的打断了她。
      “呵呵,我是开玩笑的。”耶律圣楠故作轻松的摆了摆手,却看不见眼前那对清澈的眸子里有丝毫放松,“我们快去给那两个懒猫拿吃的吧,不然她们该抗议了。”耶律圣楠笑着揽过楚子轩的肩头,推着她往前走。谁也没有发现她眼底突然闪过那一丝阴郁。
      两人到厨房拿了些想要的点心,不约而同的就急着转身往回赶。一路上谁都没有再说话,直到看见了各自的房间,她们这才默契的停下步子,目光相对,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看样子她们还真的是都怕饿着了房里那个人了。
      “待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律彻吧。”楚子轩提议。
      “好的。”耶律圣楠不假思索的就应承了下来,虽然她知道要劝律晖走出这个屋子是很困难,但明日贤妃便会差人将律彻送往南巫之地了,若是今日不见恐怕律晖会后悔上一辈子。
      “那就到时见。”
      “到时见。”
      听到门被推开,以及外边传来的隐隐约约的谈话声,在被子里窝得早就不耐烦了的律晖立马迫不及待的掀开一条缝隙,透过那扁扁的视野,只看见一个碟子正颤悠悠的朝自己这边飘来,而碟子里盛着的正是那金灿灿香喷喷、让她等待了许久的桂花糕。
      “桂花糕啊!”伴着一阵惊呼,还未等走到床前耶律圣楠顿时觉得手中一空,那满满一碟子的糕点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律晖手里去了,只见那人正窝在床大口大口的吃着,被子上掉满了碎屑也毫不在乎。
      真的有那么饿吗?只不过才一顿早餐而已,耶律圣楠倒也不说话,只是抱着双肩站在床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律晖狼吞虎咽。眼见着那碟糕点快要见底了,她这才悠闲自在的走到桌边,倒了两杯水,端起其中一杯,轻抿一口之后,开口说道:“待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律彻吧。”
      “我不……咳咳……”果然如耶律圣楠所预计的那般,律晖一听这话一块糕点还没来得及下肚当场就噎在了那里,难受的满脸通红。“先喝口水吧。”耶律圣楠眼疾手快,立刻将水送到律晖唇边,紧接着那水就被一扫而空。
      “耶律圣楠你故意的是不?”律晖一面喘着粗气,一面拍着胸膛狠狠瞪着她。可怎料那埋怨的眼神却如同射在了空气中一般,那人始终笑盈盈的望着她,“难道你就不想见见大皇兄,看看他到底情况如何。”
      “废话,我当然想啦!”律晖朝着那一脸欠扁样的人又投去了两个大白眼,可转瞬之间神色却又忽的变得扭捏起来,她低头戳着被子上落着的糕点,小声嘀咕道:“但、但是,起码也得等到明天再说吧。”
      “可是我听说明天一大早大皇子就会被贤妃护送着送往南巫之地去哦。”耶律圣楠决定继续煽风点火。
      “什么!”律晖猛的站起身来,始终紧紧抓着耶律圣楠的胳膊,反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耶律圣楠一面吃痛的掰着律晖那绷得僵直的手指,一面频频点头道。
      双手颓然的放下,律晖抱住双膝,将头埋在膝间,背靠着墙。就这样不知道沉默了许久,她终于再度抬起头来,目光坚定的朝耶律圣楠说:“好的,我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终于补完了,情节也终于快串起来了。
    呼……先喘口气……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