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书房

      翌日,乌简起了个大早,为的就是快点催促楚子轩领着她去仙吕宫,早点解开那被按捺了一晚上的疑问。楚子轩也明白依着乌简的那种直肠子能憋上一夜那就算是很不错了,她也没多说什么,二人稍稍装扮了一下,也不管有些饿了的肚子,匆匆的敞开房门便打算出发。
      这头乌简刚推开房门,那头的隔壁房间就像回声似的也传来一声开门的吱呀声。乌简望着刚从隔壁房间走出来的两人,才跨出一半的步子顿时僵在半空,很显然,对面的两人也被这意料之外的照面给弄得一愣一愣的。
      沉默,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昨日里还亲的跟四姐妹似的她们今日见面却不知为何的平添了几分尴尬,律晖是觉得家丑被人看见了不大好意思,而乌简则是暗自埋怨自己嘴拙的竟然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语来安慰。
      最终,还是一直被乌简堵在屋里的楚子轩开口打破了这短暂的尴尬,“你们也是要去贤妃那吧?”
      “嗯,”耶律圣楠微笑着点点头,“那就一起去吧。”
      
      一大早便出来工作了的旭日早已经攀着云彩慢悠悠的爬到一角的阁楼上头躺着休息,它一看见从越阁里边走出来的四人,便立马翻过身来腆着大红脸蛋,调皮的为她们拉出几道淡淡斜斜的影子。
      “沙沙,沙沙”正在宫道上专心打扫着的小宫女很快便发现了朝自己走来的那几道影子,她连忙停下活计,站直身子恭恭敬敬的行了个万福,可让小宫女有些纳闷的却是,今早一道出现的四位主子竟然没有一个人搭理自己,就连平常最最知书达理的楚妃也只是淡淡的瞧了自己一眼,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莫非,她们吵架了?小宫女捏着扫帚暗自揣摩到。不会啊,她们平常都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怎么可能呢?很快小宫女便把自己的头摇得跟拨浪鼓那般,否决了这个蠢念头。思来想去了许久,小宫女还是没找出一个合适的答案。她负气的撅起嘴巴,捏紧手里的扫帚,暗讨道,算了吧,宫里的这些事情是我们小宫女能懂的吗?还是乖乖的扫地吧,晚回去了嬷嬷可是会责罚的哦。
      听着身后那突然停下了一阵的“沙沙”声,四人隐约发觉她们的反常似乎也给旁人带来了一些小小的可爱的困扰。不知是乌简还是律晖先伸出的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四人的嘴角都悄悄挂上了笑意,就这样,她们手牵着手一齐朝仙吕宫走去。
      刚走到宫门口,一直候在那里的小生立马迎了上来,道:“贤妃知道你们今早一定会来,早就吩咐厨房准备好了早点,叫我等你们先吃过之后再带着你们去见她和皇上。”
      楚子轩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话里边的关键字眼,她问:“皇上昨晚一直在这么?”
      小生笑着搓了搓手,在心底连连暗赞道:楚妃果然聪慧,有了楚妃的帮忙那无异于如虎添翼,如此一来皇上和贤妃也就能少操点心。于是,小生扬起头来笑着回答:“是的,皇上一晚上都在,剩下的事情等见了皇上大家便自然会知道了。”
      既然小生都已经说得那么直白了,四人也不便再多问些什么,只是在宫女们的伺候下稍稍用了点食膳便跟着小生朝书房走去。
      这仙吕宫本来就来客不多,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些年来贤妃太过于深居简出,还是其他妃子们心里头对这贤妃名号的顾忌,来来去去的那些客人们全都只是在大厅里喝喝茶聊聊天便乖乖的回去了,就连来往较为频繁的楚子轩她们也未曾知道这仙吕宫里头居然会有个隐藏得如此隐蔽的书房。
      按照传统的风水地理,那宫殿中的书房无一例外全都占据着最为开阔的位置,可这仙吕宫里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最好的位置被装饰成了律晖的卧房,而这书房更是规规矩矩的蜗居在一个被绿树层层笼罩完全见不到天日的地方,若不是方才小生的指点任谁也不会发现它的。贤妃身为巫族最厉害的巫女,怎么着都是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那么答案很明显,这种怪异的格局肯定是出自贤妃之手,至于什么目的,楚子轩一时还琢磨不出来。
      几人猫着腰从那低矮的粗壮绿树下穿过,瞬间却又被眼前这豁然开朗的景致给惊呆了。或许是因为那绿树太过浓密,严严实实的遮住了书房的屋檐和墙角,只露出一方红木的雕花窗棂来,才让人误以为那屋子近在咫尺,也只有深入其中之后才会明白这绿树屏障之后竟然别有洞天。
      有些惊诧的乌简呆呆的回过头去望了一眼身后的绿树群,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意想不到的景色来。她只见自己正处于一块两丈见方的小院子里,院墙的两旁全都是和身后一般浓密的绿树,而院墙之下却种着一些她从未见过的花草。
      玫红的枝叶,幽绿的花朵,还有那淡淡桂香,揉捻在一起却毫不显得突兀,反倒像一位妩媚的俏佳人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伸出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只等着乌简来牵。可就在乌简的手即将与佳人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时候,却突然被身旁人一个用力猛扯了回来。
      “乌简,小心!”伴在耳边的是一声律晖担忧的低呼。
      还未等乌简稳定身形,律晖便接着解说开了:“这是贤妃从南巫之地带来的花卉,具有迷幻众人的效果。要是那心思单纯的人碰了,顶多就相当于个媚药,可若是那心怀恶念之人碰了,他眼前浮现的可就是阿鼻地狱刀山火海,不引人自尽那毒力是不会退去的。”末了,律晖还相当得意的搭着乌简肩头补充道:“这可是仙吕宫的隐形护卫,乌简你还要不要试试。”
      本来乌简就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就想去摸这个东西,再加上方才律晖这番添油加醋的解释,她更是吓得连冷汗都出来了。媚药啊,难怪她怎么觉得刚才那妖媚女子和子轩竟有几分相似,看来还真是相由心生,不行,千万不能让子轩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既然心中有了结论,乌简便壮起胆子做贼心虚那般低着头悄悄朝楚子轩瞧去,却不料正好迎上了楚子轩那关心的目光。不好,被子轩发现了,乌简顿时心中好一阵慌乱,手脚都紧张的不知道应该往哪摆好了,更是弄得楚子轩一头雾水。
      最后还是卜玄出口给她解的围,“乌简,你别听律晖吓唬你,什么媚药阿鼻地狱之类的全是她自己编出来的,不过这迷幻的功效倒是真的,律晖她小时候就曾经尝过,不信你问问她。”
      “贤妃娘娘”不满意自己被当众揭了短的律晖嘟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走到贤妃身边,挽住她的胳膊轻轻摇晃着,完全把在场几人期盼解答的目光当成了空气。别人也就罢了,耶律圣楠又怎会放过这了解爱人童年趣事的机会,她接着追问道:“律晖小时候那是怎样的?”
      “哼,就不告诉你。”贤妃给你颗甜枣吃,你还真缠上了,律晖一脸不乐意的将头埋在贤妃背后,可这样却丝毫拦不住住贤妃继续揭短:“晖儿她梦见自己有一个个大大的果园,果树上接着的全是糖果。”
      “扑哧”一下,几人全笑开了,其中笑的最得意的就属小生了。只见他不仅笑的捶胸顿足的还直晃脑,他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呢,律晖小时候可是个威名远播的小馋猫,成天糕点糖果不离手,谁有好吃的她就跟谁走,总而言之一句话,好骗好哄。
      “你们……”律晖吊起眼角直瞪着眼前几人,可他们却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僵持了一小会儿之后,律晖终于生气的一跺脚,推开房门便闪进了屋里,“你们都欺负我,我找父皇去。”
      当事人都被笑话走了,剩下几人也不好太过分,只得慢慢收敛起眼角的笑意,也跟在贤妃身后进了屋。几人才一进屋就看见律晖趴在律玺的肩上正声情并茂的“控诉”着他们是如何如何的欺负自己,就连贤妃也跟着倒戈相向助纣为虐了。
      望着律玺嘴角那一丝若隐若现的微笑,楚子轩心底悬了一夜的巨石此时终于可以安然落下了,既然贤妃会主动提起律晖的童年趣事就证明她心情还不算坏,既然律玺还有闲情听女儿撒娇,那就证明他心情也还好。心情不差就是说事情还没有走上绝路,没有走上绝路就等于她们还可以尽力去挽回一些什么,再多准备一些什么。
      即便律玺和贤妃嘴角都还挂着浅浅的微笑,但明眼人还是能清楚感觉到屋里屋外气氛的明显不同。也对,自己前来为的不就是这件事么,耶律圣楠站直了身子,相当恭敬的朝律玺行了个礼,这才开口问道:“不知大皇子现在……”
      一听耶律圣楠问道大皇兄的事情,律晖也连忙收了小女儿娇态的那副嘴脸,哧溜一下就从律玺肩上滑了下来,乖乖的跑到书桌前边,和耶律圣楠站在一起,静等着父皇回答这个问题。
      “彻儿他昨日吃了药丸还未曾醒来,”律玺望着眼前站的笔直,和沙场上的士兵有的一比的四个女孩儿,心底又是好一阵温暖。他朝小生微微示意,“你们都坐下吧,我刚好也有一些东西要让你们瞧瞧。”说罢,食指便朝书桌上的那个红木盒子一指。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