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忧虑

      月色如水,原本就不怎么热闹的越阁在今夜显得分外安静,重重叠叠的朱色楼阁之中空空荡荡的,不远处隐约有着两盏油灯,透着微微烛光,将这森森的景致映照的越加安静。
      律晖不知道自己在耶律圣楠怀里到底窝了多久,她只记得在父皇的那声幽幽叹息之后,小生和那些个黑衣隐卫接着扶走了大皇兄,而记忆之中的最后一个画面则是李嬷嬷陪着贤妃回仙吕宫先行休息的哀伤背影。
      之后的事情全是一片空白,她记不清到底是谁扶起了倒在地上的桌椅打扫干净了被踩烂了的糕点,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耶律圣楠挪到这屋子里来的。她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发抖在害怕在流泪,而身后总是有一双手在默默为自己拭去眼泪,那温热身体是她此时唯一的依靠。
      时间流淌,可比它奔腾得更厉害的却是律晖脸上的小溪流,耶律圣楠正在脸盆里用力搓揉着那块沾满了律晖眼泪的方绢,她已经数不清这到底是自己第几回重复着动作了,手下的这盆凉水怕是早已和律晖的眼泪化成了一个味道,苦苦的,涩涩的。
      “律晖,先喝点水吧。”耶律圣楠将茶杯递到了律晖嘴边,同时也做好了再一次被律晖无视的心理准备。她从未见过眼泪如此丰富却毫不需要补充水分的女子,苦涩的溪流就像绿洲里的小河一样,细细的缓缓的却永远不会断流。她不知道是哀伤让律晖的眼睛变成了苦涩的泉眼,还是泉眼一直都在,只是平常日子里总是被人为的掩盖住了。
      然而,让她意外的却是,这回她手上的分量猛的一沉,紧接着却又轻松了下来,只是就在那一瞬间原本盛满了水的茶杯却变得空空如也。肯喝水就是好事,看来这泪人儿小公主很快就会恢复如前了。
      果然不出耶律圣楠所料,随着一杯茶水下肚,律晖脸上的潺潺溪流逐渐干涸了起来,而就在又一次的短暂沉默之后,胸腹之间突然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耶律圣楠,你说大皇兄他到底会怎样?”
      其实身为皇室子女的她们全都明白,欺君犯上那绝对是死罪,而能忘掉过去其实是对律彻最仁慈的惩罚,和历朝历代的罪人们相比律彻已经幸运太多太多了。可律晖却并不关心那些历史上早已经作古了的人物们最后到底是落得身首异处还是隐姓埋名,她只想知道自己敬爱的大皇兄最后到底会怎样,他还会不会还像以前那样护着自己宠着自己,板着张脸勾起嘴角淡淡的对自己微笑。
      “他绝对会没事的,你放心好了。”耶律圣楠又怎会不知道律晖在担忧着些什么呢,她低下头来温柔的在律晖耳边轻轻安慰着。当然,此刻她的心里也真是这般认为的,她知道律玺和卜玄是绝不允许父子相残这种局面发生在他们眼前的。
      “可是……”律晖虽然打心底愿意相信耶律圣楠的话语,可是目前严峻的形势却让她不得不多想了一些。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了,难道你还不了解自己的父皇和贤妃吗?”耶律圣楠双手捧起律晖的脸,强迫她对上自己的双眸,褐色的眸子里边写满了真挚,耶律圣楠觉得既然自己相信,律晖就更应该相信。
      “嗯。”迎着那闪闪亮的眼睛,律晖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突然害羞起来,悄悄低下热得通红的小脸,将它严严实实的藏在了耶律圣楠腹间。
      耶律圣楠并没有注意到律晖这反常的小女儿举动,还只是以为律晖倦了的她轻轻拍着律晖的后背,用柔柔的声调小声说道:“什么都别想,先乖乖的睡吧,明天一早我陪你去找贤妃好不好?”
      律晖心底的那点小顾虑这下子全被耶律圣楠给点了出来,她哪里还有什么拒绝的余地,只得低声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同耶律圣楠一起默默盯着灯台上那不断摇曳的灯花一动也不动。
      原本还有些活泼好动的灯花也不知是感知到了屋里沉滞的空气,还是被感染了二人抑郁情绪,不一会儿也跟着收起来舞姿,乖乖的静静的发光发热,只留下一屋子的静寂。
      长夜漫漫,冷寂的灯光透过窗子落在了长廊上边,不远处亦有一室昏黄在与之遥相呼应,只不过那屋子里的两人却比耶律圣楠她们要显得稍稍有人气一些。
      自从回到屋子之后,乌简便一直望着手上那杯楚子轩斟给她的清茶,淡绿色的波纹此刻就像被赋予了魔力一般牢牢牵引着她的眼神,让她那颗纷乱的心暂时可以得到宁静。
      也不知道就这样过去了多久,直到满满的一杯清茶凉透了,乌简无意识的用食指轻轻摩挲着被她掌心捂热了茶杯,犹豫了再三才有些呐呐的开口问道:“子轩,难道这就是身为皇室的悲哀么?”
      “嗯。”楚子轩没有抬头,只是依旧埋头专注于手中那本古书,貌似随意的答应了一声。
      关于皇室的那些勾心斗角,乌简以前只是从街头茶馆里边说书人的戏文里头听说过,她从未想到自己一直以为只是民间老百姓自由杜撰出来的东西终有一天竟然会在自己面前上演。
      她不明白为什么看起来英俊潇洒的大皇子会为了争宠那么一点点小事情拿着匕首对向父母,将事情闹僵到这种地步,依大皇子的聪明才智这种事情是万万不应该出现的才对啊。乌简更想不明白为什么和和睦睦的一家人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这场突入其来的变故给她带来的震撼绝不亚于在湖底宝库时的那次命悬一线,而此时她那圆乎乎的小脑袋早已被无数个疑问给塞得鼓鼓囊囊的,迫切需要寻找到一个解决的突破口。
      只可惜一旁的楚子轩却一直埋头钻研于那本从宝库中带回来的古书,心无旁骛的完全忽视了乌简的存在。乌简不明白在这种紧要关头楚妃怎么能静下心思来看书呢?然而,更让她生气的却是方才楚子轩对自己明显的敷衍。
      所以,压抑了一晚上的乌简憋到这一刻终于彻底的怒了,她将满杯冰凉的茶水倒进胃里,希望能借此缓解一下自己的怒火,可怎知却毫无效果。于是乎,生气了的乌简终于决定顺其自然的发泄一次,她“咚”的一声将茶杯重重放到方桌上边,再紧接着猛的一巴掌“啪”的一下便遮在楚子轩正在瞧着的书页之上。
      从未见过乌简这般模样的楚子轩终于注意到了此刻的不寻常,她仔细的抚平被乌简拍皱了的书页,细心将书合起放在一旁,这才微皱着眉头,有些纳闷的问道:“乌简,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一边说着,如葱玉指还相当配合的朝乌简的额头上探去。
      “我没有。”乌简有些别扭的别过头去,可还是未能如愿的完全避开楚子轩的手。修长的手指不经意的滑过她那滑嫩嫩的脸蛋,顿时所到之处像被点燃了的□□一般,瞬间染红了整个俏脸。
      “还说没事,整个脸都通红了。”这才注意到整晚乌简的不正常状态的楚子轩有些着急了,她伸出双臂牢牢圈住乌简,正想伸过头去好好瞧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跟董御医学医那么久的她,此时虽然不能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但却远比一般的大夫略胜上了一筹。
      可怎知还未等楚子轩的脸凑到乌简的面前,竟突然被一双小手给挡住了。乌简依旧别着头,原本通红的俏脸此时更是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一般,她低头看了楚子轩一眼,望着那满目的担忧,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只是气你不理我罢了。”
      “我哪有?”楚子轩有些纳闷的反问道,看样子她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沉默和漫不经心。
      “明明就有,你还不承认。”这下子乌简是真的生气了,她揪起自己的衣角,头也不回的大步匆匆朝床边迈去,刚等走到床边便气呼呼的蹬掉鞋子,迫不及待的将帷幔放下,躺在床上气得直瞪眼。
      “你问我的问题我都有回答啊。”楚子轩倒也不着急,她一边回忆着今晚发生的事情,寻找着自己可能出错的地方,一边不紧不慢的朝床边走去。“是不是怪我光顾着看书没有理你?”快走到床边,楚子轩也抓紧时间迅速的将今晚的每一幕都浏览的一遍,目前她所能找到这就只有这一个疑点了。
      果然还未等她掀起帷幔,里边的那人早已经气呼呼的转过身去,只留下一个修长的背部迎着自己。看样子自己还真的是猜对了啊,楚子轩微微勾起嘴角,脱下鞋子,就势躺在那人身边。
      里边那人依旧不解气,一个劲的生气的往墙边靠去,却不知她每往里一分,楚子轩便会跟着向里一寸。终于气过头的那人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个大错误,她猛的一个翻身,瞪着圆圆的大眼,非常不乐意的朝楚子轩低吼道:“你不是不理我的吗,还靠那么近干嘛?”
      “我哪有不理你啊,我只是今晚心比较乱,不大想说话而已。”楚子轩笑着解释,伸手想替那人拂开遮住眼睛的那缕乱发,却怎料手背上啪的挨了一掌,她只得乖乖撤去。
      “胡说,你的心到底哪里乱了,都还能看得进书去。”乌简呲着牙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
      “等明早我们去了贤妃那里,我回来再给你解释好不?”楚子轩倒也不恼,依旧耐着性子解释,她知道乌简也是因为关心律晖这一家子才会这般误会自己的。
      “懒得理你。”乌简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是她也明白楚子轩绝不是没心没肺的那种人,相反她还相当的重情义,今晚她那么反常想必也是在为将来谋划着什么吧。既然她都那么说了,那自己就姑且先等一晚上,看她明天怎么个解释法。乌简这样想着,翻了一个身依旧面对着墙壁,慢慢的睡着了。
      只是她没注意到身后的那双眼睛却一直柔柔的望着自己,那温暖的眼神里边有担忧,有犹豫,有坚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丁回来了……\(^o^)/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