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借地

      大道两旁碧树翠绿芳草青青,忽闪而过的马车卷起一阵飓风,惹得枝叶沙沙作响,碾出一股淡淡清香,然而此时马车中却异乎寻常的安静,所有人都低着头各有所思。
      虽然贤妃并无半点责怪之意,甚至还主动提出了回京,可律晖心里边却怎么都不踏实,昨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了一晚上,连带的让一旁的耶律圣楠也挂上了两个漂亮的黑眼圈。
      诡异的低气压就像乌云一样笼罩在几人头上,忽然间,楚子轩的嘴唇微微颤动了几下,终于打破了那持续许久的沉寂,“久闻贤妃占卜精准,但子轩冒昧在此多问一句,贤妃多年来可曾有过失误之时?”
      一听这话,几人都惊诧的抬起头来,不明所以的望向楚子轩。这是一群多么善良的孩子啊!贤妃嘴角勾起一缕淡淡微笑,轻声说道:“天命如此,不管我们愿与不愿它都还是会如常发生的。”
      “可是……贤妃……”明白过来子轩为何会有此一问的律晖满脑子回荡的全是童年时和大皇兄共同生活的情形。她记得小时候的自己爱哭,每次都是大皇兄冷着脸哄她到笑,她小时候经常寂寞,每次也都是大皇兄牵着她去找贤妃或者其他哥哥玩。像这样的情景还有很多很多,多到花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数不尽。虽然律彻总是冷着一张脸,但律晖却坚信她的大皇兄是个比谁都善解人意的人。
      “晖儿,没什么好可是的了,一切等到了京城再说吧。”贤妃略带倦意的挥了挥手,打断了律晖欲言又止的话语。她偏过身去,将头斜枕在律晖的宝贝小玉枕上,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直盯着手里的那块红玉。
      不是她不想相信自己的儿子,而是这眼熟的红玉出现得太过偶然也太过震撼,让她不得不往深处想。早在再次遇见这红玉的那一刻,卜玄记忆中那段尘封许久的历史便一点一滴的逐渐变得再度鲜活。她怕再一次回到那段杀气冲天的日子,她怕浓厚的硝烟味沾染了眼前这些孩子们快乐的笑容,她怕自己在乎的人又一次一个紧跟一个的离开自己。
      随着卜玄若有若无的一声叹息,好不容易才暂时活跃起来的气氛旋即冷却,马车里边只剩下更深更厚的阴霾,以及几张越发显得沉重的脸。
      这股低得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气压就这样一直持续了许久,直到她们重新返回宫中,见到了柳明溪和小纹那两张关切的面孔时才稍稍得到了一些缓解。
      “没想到公主和楚妃你们这次出宫居然会遇见那么惊险的事情,早知道我就算磨破了嘴皮子也要求小姐带着我去了。”小纹望着一旁恢复了生气正在自己地盘上不住盘旋着的乌儿,满心羡慕的感叹道。
      “子轩和律晖各有各的任务,我们跟着去这算个什么事啊?”柳明溪生气的指着小纹的鼻子责备道,可从那弯弯的秋眸里边却看不出半点的怒意。她知道小纹自从十年前随自己入宫之后便一直过着极度单调的日子,十分渴望能有些大风大浪来为这如水的生活增加一点调料。只是单纯的小纹却并不知道,就在子轩她们在外冒险的同时,她们的那间小阁楼里也发生了毫不逊色的大事件,只不过这一切都被柳明溪刻意的掩埋在无波的平静之下。
      “我……我,我们能够为她们助威。”虽然知道自家小姐说的绝对正确,但不愿意在久别重逢的众人面前失了面子的小纹,还是象征性的辩解了一下下。
      “是啊,如果小纹也在的话,那我就不会害得律晖被绑了去了。”乌简逮住一直抓弄着自己头发的捣蛋鬼,一面惩戒式的敲着它圆乎乎的小脑袋,一面搭腔道。是啊,别说是小纹了,就算只是乌儿在场的话,律晖也绝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被绑走,如果律晖没有被绑走的话,就根本不会发现那块该死的红玉,大家也不会那么不开心,乌简又一次将所有的过错归结到了自己身上。
      “不是早就说过那不关你事吗。”律晖一把从乌简怀里夺过乌儿,继续敲着它的小脑袋。不堪忍受二人如此虐待的乌儿微微扑腾起翅膀,以示抗议,可怎料律晖却根本没将它放在眼里,一下又一下的反倒敲得更重了。
      终于,被敲痛了的百鸟之王愤怒的挣脱律晖怀抱,恶狠狠的在她头上啄了一记,这才盘旋而起飞至高空,直到化作蓝天上的一个黑点。“它走了啊。”律晖吃痛的揉着脑袋,呆呆的仰望天空。
      以前遇上烦心事的时候,只要一和乌儿玩耍,看着它高高的飞入天空,那些烦恼就像被线牵着一般一个二个的升入高空消失不见踪影。可是今天却不知道怎么的,直到乌儿逃了,心头上的那朵乌云却依旧沉沉的压着,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别再想了,就像贤妃说的那样,该来的总归逃不了,不该来的它却怎么也不会来。”忽然随着身后的温馨拥抱,耳边同时传来一句温柔话语。律晖知道这是体贴的爱人在安慰自己,也就全身放轻松的依偎在耶律圣楠怀里,乖乖的将那些不愉快逐出脑外。
      “你们……”还不知道两人关系已经转好的小纹,有些咂舌的瞧着她们这副如漆似胶的模样。难道是自己记错了?明明是一见面必定吵架的两人怎么才去了一回西塞国和山平县就都跟变了个人似的,好的让人简直无法相信。
      “她们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啊。”察觉到小纹的诧异,柳明溪只是淡淡的朝她笑了笑。她早就察觉到律晖和耶律圣楠之间早就不是以前的冤家对头了,在两人之间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存在,而这种暧昧似乎也存在于子轩和乌简身边。或许,就在分开的那段日子,她们之间还发生了些什么。但不管怎样,只要她们开心便已经足够了,柳明溪望着这四位难得的朋友,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虽然她们这一行人才一回宫便立马嘱咐小生将新发现的东西和线索悉数禀告给了律玺,但当时的律玺只是默默的挥了挥手并没有多说什么。所以,几人便忙里偷闲的多得了几日平静日子,还趁着这暴风雨前的宁静没事就去宫外看看许久未见的小虎和小纨,把酒言欢过得好不潇洒。
      只可惜,好日子终究会有终结的一天,再平静的湖水也会有划起波澜的时候。这一日,四位妙龄女子和着她们的贴身保镖小生乌浩像寻常那样刚从状元爷府喝完酒聊完天回来的时候,却在越阁里头见着了两位绝不应该同时出现的人。于是,就在那一刹那,所有人的心中都听到了风雨欲来的声音,她们知道难得的平静已经不可能再持续下去了。
      “父皇,贤妃,你们今天怎么一块来了?还真是难得啊。”律晖推开一直扶着自己的耶律圣楠,大着舌头说话,踉踉跄跄的朝二人走去。人还未接近,贤妃却只觉得一阵浓厚的酒气扑面而来。
      “你啊。”贤妃爱怜的将她搂入怀中,心疼的替她轻揉着太阳穴。若是在寻常让她见到律晖这副酒气冲天毫无形象的样子,她一定会绝不犹豫的将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狠狠教训一番。然而,今天,此时,她却完全明白律晖为何会喝成这般烂醉如泥语不成调,一想起这两个没出息的孩子,贤妃的心便怎么也硬不起来,只能皱着眉一个劲的光叹气。
      “皇上,贤妃,律晖是今天高兴才在状元府上多喝了几杯,只消睡一觉便好了的,两位不必担心。”瞧见贤妃微蹙的蛾眉和律玺不动声色的关怀目光,耶律圣楠连忙解释道。
      “那她是遇见了什么开心事?竟会喝得如此开怀。”律玺深邃的眸子直接摄入耶律圣楠心里,无波却极具压迫力的眼神让她看不清楚这到底是责备还是关心。
      “没什么,只是些寻常小事罢了。”耶律圣楠随便找了个借口便搪塞过去,她不相信眼前这位天天运筹帷幄千里的帝王会真的看不出来自己女儿到底为何会喝成这样。
      “既然如此,那……”说到这里律玺稍稍停顿片刻,复而抬起头来迎着耶律圣楠说道:“圣楠,我将晖儿交给你了,你得负责今后再也不许她喝成这样。”随着这话,那撮漂亮的山羊胡也在微微颤动。
      “是,圣楠遵命。”殊不知虽是回答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五个字,耶律圣楠却愣是逼出了一身冷汗。她总觉得律玺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不确定自己能否得到原谅的她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诚意给出保证。
      “好。”律玺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西塞的皇族只要一给出保证即便是耗尽体内的最后一滴鲜血也一定会说到做到,而今的他只要得到耶律圣楠这一句便以足以。“咳咳咳。”才一放下心来,律玺的嘴角便不可遏制的溢出一串咳嗽。
      “皇上。”在旁一直不说话的楚子轩有些担忧,早在刚回宫的时候她便听明溪提过说皇上近来身子不好,但她却不曾料到会严重到这种程度。难道师傅没有好好为皇上诊断吗?她有些疑惑。
      “我没事的。”律玺掏出手绢捂住嘴巴咳嗽了一小会儿之后,这才微微摆手示意众人不必担心:“今日我们前来只是想借你这个地方确认一些事情的。”
      的确,在偌大的皇宫之中,每一座宫殿都难免会多多少少存在着些有心人的眼线,即便是皇上的正殿也不能例外。想必之下,这谁也看不起也不愿意管的越阁便成了最僻静的地方,若是要问清楚那件事情的话,还真非这个地方莫属了。
      “我们都已经回来了,可皇上却为什么还没开始呢?”了然的楚子轩问。
      “因为还缺了一位关键人物。”可这回回答她的却是一直默不作声的贤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地丁一面忙着备考,一面打算完结东方,更新缓慢,还望各位多多见谅~地丁先在此谢过~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