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贤妃

      这日清晨,柳明溪和小纹早早的就带着一些自己做的小点心过来天兰宫道谢。
      柳明溪的风寒之所以能好得那么快,还得归功于楚子轩的帮忙。御医署的人一听说是楚妃来请的人,立马一天比一天跑得勤快,除了用的都是上等好药之外,还殷勤的附赠给了柳明溪一大堆的补品。
      而常来天兰宫里晃悠的皇上听说了这事,立马往天寿宫送了一大堆的礼物,这下算是彻彻底底的改善了柳明溪她们的冷宫待遇。
      原本律玺一直敬佩柳青的赤胆忠心视他为真英雄,只可惜在他攻打律延的时候战死了的柳将军的余部曾率兵坚决抵抗他。为了怕那些余孽和柳明溪有牵连再起祸端,他这次将柳明溪接入宫来,名为照顾,实为监视。
      自从在楚子轩这了解到柳明溪的窘迫之后,他这才开始思考自己这样做对于一个妙龄少女来说是不是太过残酷了。
      这么多年以来柳明溪一直低调的生活着,无声到几乎让他忘了自己还有这一位这样的名誉妃子。而现在就算她再有什么异动他也有了个聪明剔透的世侄女可以替他看着,于是律玺大手一挥放心的解除了对柳明溪的戒备。
      “怎么这么香啊?”一大早来串门子的律晖刚进门就闻见一阵淡淡桂花糕的香味,她也不管厅里坐的是些什么人,跑过去拿起就往嘴里塞。这桂花糕松脆可口,入口即化。律晖在心里暗赞了一声之后,紧接着又拿起一块来。
      一口气四五块糕点下肚后,律晖一个不小心噎着了,不住的在那拍着胸脯咳嗽,这时从旁边递过来一杯茶,她看也没看就端起喝下了。等顺过气来,这才想起应当不是一向冷漠的楚子轩,而乌简又不在这,到底是谁呢。?
      一抬头律晖这才发现一个清丽的女子正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背后还有个活泼的小宫女正捂着嘴笑,虽然衣着不是很华贵但看她仪态优雅的样子应该也是个妃子。
      律晖开始在脑子里搜索起眼前女子的相关资料来,很可惜她却无功而返。她不服气了,莫非这后宫还有她不知道的妃子,“你是谁?”她有些生气的问道。
      “柳明溪。”柳明溪既没有生气,也没有害怕,只是静静地说出这话,好像说的是别人的名字那般。
      紧接着律晖的眼神就转到了桌上还剩下零星几块的桂花糕碟子上,听闻柳将军之女心灵手巧,尤其擅长烹饪,看来今天这一试果真不凡啊。只是她心里却不得不存着一些顾虑。
      “原来是柳妃啊。我只想问你一句,这些年来你可曾怨过父皇?”律晖虽然不爱管政事,但却并不等于她就是傻瓜,关于父皇为什么会接柳明溪入宫的原因她还是知道的,只是这些年来柳明溪一直深入简出的才会让她忘了有这么个人。
      “皇上让我摆脱了孤女的身份,有吃有穿还有地方住,你说我该不该怨恨皇上呢?公主。”柳明溪轻轻松松一句话又将问题踢了回去。
      律晖沉默的看了她的眼睛半晌,黑黑的深潭里边没有一丝波动,看来她说的应当都是心里话,放下心来的律晖这才继续吃起了糕点。
      
      那头,自打柳妃和小纹一进门,乌简就被藏在屋角的乌浩给叫了去。乌浩脸红红的,支支吾吾的半天都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乌简从来没见过哥这样子,沟通了好久才明白哥的意思是,以前我们挨打时柳妃和小纹没少帮忙,现在自己日子好过了应该好好的谢谢人家。
      乌简说,要谢的话,大家一起去啊,你藏在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乌浩一听,立马板起脸来,朝她手里塞了两个东西,回头就走了。
      乌简莫名其妙的看着哥哥,慢慢摊开手一看,原来是里边躺着的竟是两个精致的木头小蚱蜢。她暗自笑了笑,原来哥哥也会害羞呀,转身便拿着小蚱蜢朝那边走去。
      
      律晖本来就是个开朗的性子,只要一放松下来才一小会儿就和柳明溪小纹两人聊熟识了。
      这时的她看见一直没出现的乌简远远地拿着两个东西走了过来,立马好奇的迎了上去,走进了才发现原来她拿着的是两个栩栩如生的木质小蚱蜢。律晖从小在宫里呆着,哪见过这些玩意,当场就非缠着要一个。
      乌简笑着说,这是他哥为了感谢柳妃和小纹的照顾才做的小玩意,要的话还得问物主。律晖一听这话马上就改变了纠缠对象。柳明溪二话没说便把自己的那个送她了,而小纹却用手绢小心翼翼的把蚱蜢包了起来,放进怀里。
      律晖趴在桌上高高兴兴的玩起了小蚱蜢,嘴上一面感叹着做工精巧,心里却在不停地盘算怎样才能让乌浩多给她做几个。可她玩了没不久,却总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一回头才明白原来是因为楚子轩一早上都没说话。
      自打上次自己感染风寒她便生了自己学医的念头,而柳明溪生病更是加速了她的实行。趁着前几天去御医署替柳妃拿药的空子,楚子轩趁机找几位御医请教了一下,找了些入门的书籍。
      而此时她正拿着一本董御医给的药草图集在那看着,里边对药草说明得很详细,好些药草她都想弄来种种,可苦于自己一直处于深宫之中颇有不便,才在那发愁开了。
      律晖见她竟因为一本破书没搭理自己,心里不乐意了,生气的一把夺过她手中的书,想看看这破书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能敌过她这个国色天香的公主。她摊开一看正巧翻着的那一页画着白芍和白芷,不禁低叹:“不就是白芍和白芷吗,有什么好看的?”
      楚子轩心中一惊,这刁蛮公主平时虽说活蹦乱跳到处乱跑的,但还不至于懂医术识药草啊。“你知道?”她问。
      “那是当然,这种东西天鸾宫里到处都是,有什么稀罕的。”律晖不屑的回答。
      天鸾宫的贤妃卜玄原本是南疆巫族的女子,精通占卜,无比精准,只是不知为何自从皇上即位以来她就不再占卜了,甚至低调得很少出自己的宫殿。
      楚子轩明白自古巫医不分家,贤妃若懂些医术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如果她能分给自己一些药草就好了,楚子轩暗想。
      律晖眼看着楚子轩又要陷入沉思了急忙打算她,“你想要药草是吧?我带你去挖啊!”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呆住了。虽说贤妃很少露面,但她是皇上的第一位妃子,在宫中的地位不可撼动,寻常人都不敢轻易进出她的宫殿,更别说还想拿东西了。
      律晖见大家愣住了,以为她们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连忙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就住在天鸾宫里,也算是那的半个主人,在自家园子里挖些东西谁能说我一句呢。”
      原来,贤妃和已逝的皇后一直情同姐妹。可不幸皇后早逝独独留下了小公主,卜玄怜其孤苦,自小就把她带在身边抚养,二人亲同母女,从未分离,就连每年一个月的替皇后守灵她们都是一起去的。
      其实早在律晖十二岁的时候皇上就提议过另给她建座宫殿,可律晖不愿意离开卜玄,死活赖着不肯搬出天鸾宫,这是也就这么算了。反倒是卜玄所生大皇子却早早就离开母妃搬了出去。
      被震住的几人还来不及细细消化,就被律晖不由分说的拉着朝天鸾宫走去。
      入了天鸾宫一路走来,宫女们看见她们都没有丝毫诧异,反倒而自动的向两旁退开了,就这样她们一路畅通无阻的被拉到了花园。
      初入花园她们便被眼前的景色给迷住了。只见这不大的花园没了那些华贵牡丹,多了些既可以欣赏又可以药用的花草,粉粉绿绿的,小小的却显得分外温馨。再加上园子主人井井有条的布置规划,更显得别具一格一枝独秀。
      “还愣着干什么,挖你想要的啊!”正在律晖指挥大家东挖西挖的时候,从远处的花丛中走出一位白衣女子,她什么也不说,只是站在一旁淡淡的看着。
      唯一还在站着的乌简看见她,出尘的容貌,袭袭白衣,岁月并未留下任何痕迹的脸,就像画中走出的谪仙。只是乌简在她的眼中看见了熟悉的东西,那是在爹眼中常常能看见的东西,——对已逝爱人无尽的思念。
      “贤妃”律晖甜甜的喊道。
      卜玄伸手替她拭去粘在脸上的泥土,假装嗔怒到“你这是想毁了我的园子么?”
      律晖不好意思的傻笑着。卜玄宠溺的抚着她的头。
      只是在楚子轩抬起头时,四目相接,卜玄眼中随即闪过一丝惊喜,但转瞬就被那浓浓的忧伤所掩盖。
      她一步一步的朝楚子轩走去,修长的手抚上楚子轩俊俏的脸,轻轻的摩挲着,光滑如凝脂般的手感和记忆中的一样,和记忆中那人一样清澈的眸子,黑黑的能映出你自己的倒影来。
      “我想你了……”陷入了的回忆的卜玄低低的呢喃着,可这话却清清楚楚一字不落的传进了楚子轩的耳朵里。楚子轩呆呆的站在那里,她不记得自己何时见过贤妃,又是何时变得如此亲密的。
      一旁律晖也愣了,十八年来她从未见过贤妃对人如此亲近,即使对律彻和自己都没有。而那熟悉的眼神却让律晖心里猛的敲起了警钟。
      半晌,卜玄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缓缓的收回手,“晖儿,你的这群朋友蛮有趣的,以后多带来玩玩吧。”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和来时一样的无声,光留下一群人还在莫名其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天天加班练车,忙得没大有时间更新,等过几天我会慢慢补上的。
    大家就不要再潜水了,都出来冒个泡吧~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