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传信

      不知是因为两人相依偎的姿势太过于安逸,还是昨晚在马车里挤了一晚上睡得有点不舒服,还没过多久乌简那僵硬得跟大石块有得一拼的肌肉便逐渐的悄悄的放松了下来,不小的马车里除了三人均匀而又缓慢的呼吸之外,便只剩下楚子轩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放下手中书卷,轻轻将那呆瓜的小脑袋朝马车车壁上靠去,同时还不忘细心的为她垫上些柔软衣物。完工之后楚子轩满意的瞧了瞧自己的杰作以及那乖巧的睡颜,又若有深意的朝另外两人望了一眼,这才重新拾起书卷专心的研读了起来。
      谁知那泛黄的书卷刚被如葱的白皙手指翻过一页去,车窗外却又不相适宜的响起了一阵奇怪的鸟叫声,不甚其扰的楚子轩微皱着细眉精心聆听起来,却意外的发现窗外的鸟叫声好生熟悉。
      嘎嘎——,虽没有鸭鹅那般聒噪,却又远比不上画眉百灵的婉转,低沉嘶哑的叫声里边还隐隐约约的透着几分难掩的霸气,在楚子轩的记忆中只有一种鸟类会发出这般与众不同的声音。“是乌儿么?”她自问自答,却又同时掀开了一直紧闭着的马车窗帘。
      忽的一下,一羽黑色令箭破空而来,滑过平静的空气,激起一道无限的波痕,咚的一声猛地撞入楚子轩怀里,刚打算站起身来朝外瞧瞧的她毫无准备,一时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冲击力只得跌坐回那软垫之上,侧身倒入乌简怀里。
      “楚妃怎么了?”被猛然惊醒的乌简条件反射般首先护住楚子轩的身子,可还没等她迷蒙的视线完全回笼,便瞧见一道纯黑之中泛着金色的影子在马车里边□□西撞的。顷刻之间耳边吃痛声四起,再加上那熟悉的鸣叫,马车之中瞬间变得热闹非凡。
      “什么东西啊!砸的我头好痛。”一直睡得香喷喷的律晖非常不满这扰人清梦的坏家伙,急冲冲的想站起身来揪出这个罪魁祸首,却不料双膝才一用力紧接头又撞上了一个尖尖硬硬的东西,原本就很痛的脑袋现在却变得更痛了。
      “耶律圣楠你干什么靠得我那么近!”痛得眼泪都快飚出来了的律晖,刚一站起身子便回过身来朝耶律圣楠好一声怒吼,气得花枝乱颤的修长手指差一点就戳到了耶律圣楠那漂亮的棕色眼眸上边。
      可意外的却是耶律圣楠这次并没有回嘴,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律晖不说话。其实并不是因为她记得自己答应过的事情,也不是因为她被律晖反问得无话可答,这一回单纯的只是由于她刚才被律晖那猛的一撞咬着了舌头,现在除了噙着泪捂着嘴之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那么可怜的看着我干什么,我可不会因为你这样做就轻易原谅你的。”律晖从未见过耶律圣楠如此泪眼婆娑的模样,眼里那层朦胧的雾气为一向干练的她蒙上了好一层妩媚的神态,而那原本就勾人心神的眸子现在分外的摄人,直勾勾的摄入律晖心里,弄得她好一阵心虚,这原本怒气冲冲的话语还未说完便首先软下了一大半。
      刚背完黑锅又被人冤枉的耶律圣楠心里比那吃了黄连的哑巴还苦啊,她强忍着疼痛,腾出左手往左边一指,只见此时马车地板上正站着一只黑色大鸟,那小小的金色头颅昂得比什么都高,仿佛它就是天生的贵族那般高傲。
      “乌儿你这个混蛋!”没想到搅了自己好梦的居然是这个多日不见的淘气鬼,律晖立马怒上心头,抓起耶律圣楠放在手边的乌鞭就想朝乌儿挥去,可谁料她那由人掌控的长鞭终究还是胜不过自由的双翅,还没等长鞭出手她的小脑袋上又重重的被啄了一下。
      “你……”双眼都被气得喷出火来了的律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她扬起乌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紧咬着乌儿的身影死死不放狠狠挥去,顿时马车里除了啪啪的扬鞭声和嘎嘎的鸣叫声之外就只剩下几羽轻轻飘过的黑色羽毛。
      两条黑色长龙在空中交战,打得好不热闹。可突然就在下一刻它们却莫名其妙的被迫偃旗息鼓了,只留下一条绷得直直的乌鞭横亘在空气之中。
      “耶律圣楠你抓着我的鞭子干什么?”怒不可遏的律晖又一次朝她吼道。
      “你自己看看。”好不容易才稍稍缓了些劲回来的耶律圣楠一面艰难的说着,一面伸手朝背后指了指。只见面色灰白的乌简正一副全面警戒的模样死死护在还一手拎着书的楚子轩面前,而她肩上却站着那个该死的始作俑者。
      “律晖,你何必跟一只鸟计较呢?”耶律圣楠松开手中的长鞭,摊开两手微耸双肩好言好语的劝着。
      “那你的意思是我度量太小,连一只鸟都容不下啰?”被摸到逆鳞了的律晖,生气的将乌鞭往地上就是狠狠一摔,横着眼睛冷冷的朝耶律圣楠说道。
      “没有,哪有的事。”见着小母老虎又要发威了,识趣的耶律圣楠连忙向前一步拥住律晖,一面轻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着气,一面温柔的劝道。偶尔有个空闲的时候眼神还不忘往地上躺着的乌鞭望上一眼,我的小祖宗啊,那乌鞭我都从来没舍得那么丢过,心痛死我了。
      很显然对于耶律圣楠的示弱律晖很是受用,才一小会那气冲冲的小母老虎便差不多平复了下来。“你先坐吧。”耶律圣楠见小祖宗不生气了连忙先勤快的扶她坐下,这才敢悄悄的拾起乌鞭万般心痛的将它收入怀中好生护着。
      “你说得很对,身为大焉王朝天娇公主的我不能有失仪态的跟一只笨鸟瞎计较。”冷静下来的律晖也发觉自己刚才那番举动的确是有些过于孩子气了,被乌简和楚子轩她们看笑话是小,但被那只臭鸟给轻视了那却是律晖打死也不愿意的,于是她聪明的顺着耶律圣楠刚才说的话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所以,一向大人有打量的本公主我决定原谅这只破鸟了。”
      “那是那是。”耶律圣楠见这关系危机好不容易解决了,连忙一叠声的好生应和着。那副谄媚的模样比起宫里边的那些公公们可是绝对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惊讶的乌简瞪大了眼睛直纳闷,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楠妃吗?怎么去了一次西塞国之后她和公主的角色就整个颠倒了呢?
      清楚瞧见乌简那一脸太过于直白的惊讶,楚子轩微笑着将她的手握在掌心轻轻拍着,示意她别太声张,一面望着律晖柔声说道:“没想到去了一次西塞之后乌儿就变得那么精神了,看来律晖你还真是功不可没,我在这替乌儿谢谢你了。”
      难得收到了楚子轩送的一顶高帽子的律晖,刚才剩下的那些火气也紧接着就被扑灭没了。她大大咧咧的朝楚子轩就是一笑,接着回道:“那是当然,只要是你子轩交代的事情,我律晖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也一定会办妥的。”说罢,她还相当豪爽的朝自己胸口拍了拍。
      一见她这动作乌简扑哧一下就笑开了,她记得没入宫之前她可常见来自己店铺里买刀剑的那些江湖汉子常做这个动作,也不知这总是处在深宫里的公主到底是从哪学会这动作的,虽然霸气不足但却也是有模有样的。
      律晖见乌简这么一笑还只当是她赞同自己的说辞,于是朝楚子轩笑得更欢了,当然楚子轩回过来的笑容也客气的更加灿烂上了几分。望着前边三人的那好一阵傻笑,耶律圣楠也只能鄙夷的在心底小声腹诽着:人家是在笑你动作粗鲁没个公主样,亏你还笑得跟朵花似的。刚腹诽完耶律圣楠却紧接着念头一转沉思开了:这律晖到底是在哪学的这个动作呢?我们西塞也没有这样的风俗啊?
      另一方面,很显然对着这一马车不是傻笑就是沉默的女子,桀骜不驯的乌儿也很是无语。光那个坏心眼的傻公主笨就已经足够了,可自己的那两个漂亮主人为什么也要跟着傻笑呢?更重要的却是一向都最最聪明的楚妃主子为什么也那么糊涂的朝那个笨蛋道歉呢?难道她不记得我弄到这副田地完全是拜那个坏人所赐的吗?莫非这个笨蛋劲也会传染?乌儿一脸不屑的在喉咙了暗自嘀咕了几声,扑腾着翅膀就想飞出马车,早点远离这笨蛋氛围,免得它这只玉树临风的帅鸟鸟也被传染了。
      乌儿这点突入其来的小动作一下子就引起了满马车人的注意,大家不明白刚才还安静着的它怎么突然躁动了起来,当然也更不会知晓方才乌儿对她们的好一番鄙夷。可偏偏就在乌儿展开双翅即将飞离这块小天地的时候,楚子轩却眼尖的在它身上发现了一点异常。
      “它腿上有东西。”楚子轩此话一出,动作利索的乌简便立马将窗帘拉下,静候已久的耶律圣楠接着抓住展翅欲飞的乌儿,而律晖却是一脸邪笑眼冒寒光的从死命挣扎的乌儿腿上将那个白色小纸条慢慢取下。四人配合默契得天衣无缝。
      “看你还横!”在耶律圣楠放开乌儿之前,律晖还不忘得意的敲一敲它的小脑袋报一下仇,却怎料重获自由的乌儿反口就在她手上狠狠一啄,扑腾着翅膀冲出窗外,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你个小肚鸡肠的乌儿。”律晖咬着牙强忍着新窜上的怒火细细展开手中的小纸条,可刚一打开那张有些嗔怒的脸便立马变得喜笑颜开,三人凑过去一看,只见纸上写着流畅隽永的四个小楷“欢迎回来”。
      “贤妃娘娘知道我们来了,她正在苏县皇陵那等着我们呢。”律晖高兴的像个孩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各位看官可曾想念过许久不见的乌儿呢?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