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算计

      当天晚饭的时候,楚杰夫妇俩还特地准备了满满一大桌的丰盛饭菜。可是席间作为主人的他们却只对大家的离去淡淡的说了几句常见的祝福话语,丝毫没有律晖所期盼的那种抱着女儿痛哭流涕的离别画面。
      律晖知道楚杰夫妇并不是生性冷淡的人,单从面前的大半桌菜色都是子轩喜欢吃的这一点上就能看出实际上他们的不舍之情可见非常了。而他们之所以表现得如此淡定,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子轩早就告诉他们自己打算走了。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预谋,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是子轩的同伙,而上当受骗的可怜人却只有自己一个。律晖有些后悔自己下午为什么会答应的这么快呢,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她非再赖上几天不可。
      望着满桌的佳肴律晖却忽然就没了胃口,其实这里边还有不少是她喜欢吃的,再加上她偏爱的张婶的厨艺,要是在以前的话她早就食指大动胃口大开了,可今天气得饱饱的她却只是狠狠的用筷子戳着碗里的米饭。
      瓷碗边缘的米饭终于受不了律晖的暴力,接二连三的逃了出来,轻轻落在旁边的耶律圣楠身上。耶律圣楠被衣服上突如其来的轻微重量所惊动,她好奇的偏过头去,却只见生气的小公主正鼓着两腮一面恶狠狠的盯着桌上的那些饭菜,一面重重的捣着碗里的饭。
      到底是哪盘菜竟敢和小公主有那么大的仇恨呢?耶律圣楠顺着律晖的视线寻去,却发现她一直盯着的竟是正中央的那盘红烧狮子头,那不是律晖近来最喜欢的菜色吗?自从来了楚宅之后她可是天天都点名要吃的啊。不得其解的耶律圣楠继续低头朝律晖碗里望去,当看见那些快被捣成米浆了的饭粒时,她终于明白了,原来律晖气得不是菜而是人啊。
      发现了新鲜事情的耶律圣楠连忙用手肘捅了捅正在安静用餐的楚子轩,同时眼神还相当配合的朝律晖那边瞥了瞥。她可是老早就注意到了,虽然律晖也把楚子轩当姐姐来看,但骨子里却还是相当敬畏她的,倘若这回律晖真生子轩的气的话,她又会不会像对自己那般拳打脚踢,外加变相惩罚呢?
      其实早在律晖一上桌的时候,楚子轩就注意到了她的不高兴。虽然下午她答应自己不再追问离开的理由,但楚子轩明白律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纠结的。她原本想着能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再好生解释,可谁知还没等离开家门这小公主却紧接着就闹起了小脾气。更不凑巧的却是爱看热闹的耶律圣楠还硬将这个问题拉上了台面,此时桌上静等着看她进一步动作的人早已经不是一个了。
      “律晖,吃块这个吧。明早离家以后你可就再也尝不着张嫂的手艺了。”还在呆呆捣着米粒的律晖一个晃神之间,就发现自己的面前突然多出了一块东西,而那竟然还是自己一直盯着的红烧狮子头。
      莫非自己的小动作被人发觉了?诧异的她赶紧朝筷子那头瞧去,只见那端楚子轩正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律晖知道楚子轩是从不轻易给人夹菜的,除了乌简受伤的那次之外她还真没见过楚子轩对其他人做出过相同的举动,就连楚杰夫妇也不例外。所以,毫无疑问这可以算是楚子轩底线之内的一种示好行为。
      既然子轩也难得的放下身段了一回,自己又怎么能那么不给人台阶下呢?律晖心想着,客气的给过了那块意义非凡的红烧狮子头。可就在它即将入嘴的时候,她却突然冒出来了一句自己也预想不到的话语:“子轩,我想今晚就走。”
      只是将明早启程提前到今晚罢了,楚子轩觉得这对大家的行程并没有什么影响,也就笑着答应了。很快,被人给足了面子的律晖也不再纠结,敞开胃口就开始扫荡起可口的饭菜来,碗里高高堆起的小山充分反映了她此时由阴转晴的好心情。
      可是偏偏不巧,同桌的耶律圣楠心里却有些不平衡了。为什么子轩只是夹一块红烧狮子头就能将律晖积累了一下午的怨气化解得无影无踪的,而自己就算是陪着笑脸为她夹上千百回菜换来的也依旧只是一张冷脸,这就是所谓的差别待遇么?
      耶律圣楠有些郁闷的瞧了律晖一眼,心想还是算了吧,我堂堂西塞国郡主怎么会跟这么一个小屁孩计较呢,这只是她毫无道理的偏心眼罢了。只是自我安慰着的耶律圣楠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坐在楚子轩身边的乌简的眼神却比之前黯淡下了不少。
      晚饭之后,由于律晖突如其来的要求隐卫们全都抓紧时间做最后的安全布置去了,而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情会突然变差的乌简也找了个借口跑去帮李嬷嬷搬运行李去了。于是,剩下来的三位女子们便静静的呆在大厅里干着各自的事情。
      殊不知律晖最怕的就是现在的这种状况,左边的子轩莫名其妙的拿着一本不知从哪翻腾来的《上古冶铁术》在那看着,而右边的耶律圣楠却更是像个磨刀的屠夫那般,使着一块棉布不停的擦着她的宝贝乌鞭。
      律晖知道子轩看书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而上午她又才刚刚鄙视过耶律圣楠的那条鞭子,所以哪边都去不了的她只好尴尬的乖乖坐在椅子上,一面思考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面静等这时间的流逝。
      还好时间走得并不算慢,半个时辰之后打点好一切的李嬷嬷便带着乌简过来请她们。律晖刚一瞧见乌简,就好像想了她几百年念了她几千年似的猛的一个飞身就扑了上去,若不是李嬷嬷眼捷手快的在后面扶了乌简一把,恐怕现在这两人早就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了。
      “公主。”乌简的声音有些紧张。
      “还是叫我律晖吧,大家都那么熟了还叫公主多生分啊。”律晖调皮的朝乌简眨着眼睛。
      此话一出,就连一向轻描淡写的楚子轩都奇怪的抬起头来,更别提早就当场呆住了的乌简了。而只有她身后站着的李嬷嬷才知道,这回又有人要倒霉了。乌简求助的望向楚子轩,直到得到她的暗示之后,这才壮起胆子有些犹豫的小声叫了一句:“律晖。”
      “哎!”律晖甜甜的答应着,接着抓起乌简的胳膊就拉着她朝外走。此时的楚宅门口正停了几辆豪华的马车,律晖认得最中间的那辆是她和耶律圣楠去西塞国时父皇特地叫工匠赶制的,她想也不想的就将乌简给拉上了车。
      “怎么样这马车舒服吧?”律晖拉着乌简在自己身边坐下,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向乌简介绍起来,这个地板是用某某珍惜木材特质的,目的是什么什么,而这坐垫又是由那的知名绣庄连夜赶制的……
      还没等口若悬河的律晖介绍完,马车里边却突然又上来了两个人。
      “你上来干什么?”律晖那张前一刻还带着笑的脸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凶神恶煞的朝耶律圣楠吼道。
      “我们也坐这车啊,再说我的东西也在这。”她伸手朝后指了指。律晖顺着那方向,回头朝坐垫后边望去,只见下边的确是放了两个简单的包袱。乌简估计那是楠妃早就搁在马车上边了的,难怪下午她还纳闷没见楠妃收拾东西呢。
      可是律晖想的却不像她那般简单了。喜欢舞刀弄枪的也就罢了,居然连东西也不像个女孩子模样,她瞧着耶律圣楠冷哼了一声,转而对乌简说道:“乌简我们坐这边,别和那武夫在一起。”一边说着她还一边朝座椅的最头上靠去。
      武夫没什么不好的啊,我以前还是打铁的呢。乌简本想替楠妃解释一下,可当她瞧见耶律圣楠和律晖之间那剑拔弩张的气势,却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多说的好。于是,她们几人便按着律晖、乌简、耶律圣楠、楚子轩这样的次序做好了。
      等四人刚一入座,律晖却又接着开腔了:“哎呀,子轩这次你怎么没能和乌简坐在一起呢?要不要叫那武夫和你换换?”其实方才这一幕才是她真正期待已久的画面。
      刚刚在大厅里的时候,她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楚子轩能够不动声色的将自己匡进圈套里,而自己就不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一旦拟定计划之后她就开始拼命寻找子轩的弱点,可除了子轩比较关心乌简之外律晖便再也找不出其他了,所以她这才打算从乌简下手。
      可律晖不知道刚才她说的那话给人的却完全是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就连方才还十分莫名其妙的乌简现在都能大致猜出她想干什么了,更何况还有智谋远甚于她的耶律圣楠和楚子轩呢。
      “没什么的,律晖你喜欢就好。”楚子轩手里依旧拿着方才的那本书,只是用她那惯常的完美到无懈可击的微笑淡淡回答着。
      “哦。”伴随着律晖那略显失望的声音,咣当一下掉入谷底的却还有乌简的那颗受伤的心。原本她还有些期待,想借律晖的嘴来试探一下自己在楚妃心目中的分量,可这一下子她心里的那股莫名的难受却紧接又着弥漫了起来。
      随着马车吱呀呀的晃动,律晖依旧不死心的挑战了那么几次,可每一次都毫无悬念的被楚子轩给击败得落花流水。反倒让在一旁等着看戏的耶律圣楠心里边越来越乐了,想算计子轩,这对律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嘛!
      其实律晖此举也只不过是一时的小孩子心性,很快屡战屡败的她便厌倦的昏昏欲睡了。虽然同样是瞌睡连连,但体贴的乌简却让她将头舒服的靠在自己肩上,这才僵着身子乖乖睡去了。可就在她们睡着了之后,另一头的楚子轩却放下书卷凝神注视着她俩来。
      还真是个别扭的人啊,看不过去了的耶律圣楠叹了叹气,站起身来将乌简悄悄挪到自己的位置上,一把揽过律晖闭上眼睛就搂着睡了。许久之后一直静静看着乌简的楚子轩这才松开手里的书卷,轻轻靠在乌简肩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kk的长评,(*^__^*) 嘻嘻……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