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迷惑

      那日晚饭的时候,律晖借口头昏脑热、四肢无力、心烦气躁等等一大堆有的没的借口愣是不愿意走出房门。而楚杰夫妇也只当她是大难过后受的惊吓还没恢复,也就没有多想。但事实上谁也想不到律晖此举只不过是想遮掩住被某人吻肿了的唇而已。
      当楚子轩从爹娘那听说律晖身子不适时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了。她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耶律圣楠和李嬷嬷都没有出席。按道理下午还能活蹦乱跳的在床上翻腾的律晖应该没有问题才是。她微微的勾起嘴角,这事其中必有隐情。
      “爹、娘,我先去看看公主吧。”楚子轩站起身来,朝父母解释道。
      “好的,去吧。”楚杰赞同的朝她摆摆手,自从女儿回家当日起他就知道楚子轩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但既然女儿不愿意多说他也就不会多问,楚杰相信楚子轩心里自会有主张的。
      “等会我叫张嫂到那边房里去为你添一双碗筷吧。”听见丈夫默许了,楚夫人也温柔的朝女儿笑笑,对她的提议表示同意。
      “谢谢爹娘,我先告退了。”得到爹娘的首肯之后,楚子轩微微躬了下身子便转身离席。
      一旁的乌浩趁楚子轩转过去的时候,悄悄拉了拉妹妹的衣角:“简儿,还不快跟上!”
      “啥?”此时的乌简还完全沉浸在下午楚妃对她那轻轻一吻的震撼当中,丝毫没有回过味来。
      “楚妃要去找公主了,你还不快跟上。”乌浩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下午小生会那么阴阳怪气的说自己有个乖妹妹,他这个宝贝妹妹根本不是乖,而是木。
      他也纳闷了,自己明明记得乌简以前没那么木的啊?怎么自从来了南方之后就钝到不行了。莫非是地下宝库的那只金箭上还有着楚妃也不知道的□□,就是它把乌简给毒傻了?乌浩想到这里,颇为赞同的朝乌简瞅了几眼,可她还是愣在原地。
      “去啊!”乌浩将乌简的身子再度朝前推了推,这下她才有些醒悟过来。眼瞧着楚子轩就快走到大厅门口了,她也顾不上心里边的那些小疙瘩,猛的一下了就站起身来朝前边追去,只留下满脸诧异的楚杰夫妇、暗笑的小生和一脸尴尬的乌浩在那里。
      “楚妃。”乌简一阵追赶,终于在即将撞到楚子轩的时候猛的一下停住了。
      “怎么了?”楚子轩被这个突然窜出来的人给迷惑住了,看着那通红的小脸,还真不知道是因为追自己给弄得,还是她一直在介意着下午的事情。
      其实楚子轩的心里也和乌简一样,都还对下午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些在意,她不知道乌简是基于什么原因吻自己额头的,但聪明的她知道这时候不该多问,所以才在方才离去的时候没有像往常一样叫上乌简。可她没料到这傻丫头还是自己跟上来了,虽然肯定是被乌浩或者小生给怂恿的,可她却丝毫不讨厌这样的结果,相反还有些淡淡的高兴。
      “楚妃,我想跟你一起去。”尽管乌简在下午的时候一再告诉自己,她只不过是因为小时候娘的教诲才会吻楚妃的,可等回到自己房里冷静下来之后,她却有些不确定了。当时自己真的想得那么简单吗?
      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自己会想念楚妃那滑滑的皮肤,紧闭的长睫毛。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什么在那一瞬间自己会想起公主惩罚楠妃的方式?难道她们做的那个动作真的不是单纯的处罚吗?一瞬间,乌简好像悟透了什么似的,僵直了身子一声惊呼。
      “怎么了?”打从乌简在她前边站定之后,楚子轩便一直在免费欣赏着她那阴晴不定的脸色,终于在乌简的脸色第十次转变以及配上那声突如其来的惊呼的时候,楚子轩再也淡定不了了,她伸手探到乌简的额头关切的问。体温一切正常,并没有被律晖感染风寒啊。
      “我没事。”只要一想到楚妃那温暖的手竟然触碰到了下午的那个地方,乌简的心里紧跟着又是一阵发颤,“楚妃,我们还是快点去看看公主吧。”为了转移话题,她赶紧拉起楚子轩朝前边走去,却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行为却又将她在无形中推入了一个怪圈。
      楚子轩没料到乌简居然那么快就会主动的接触自己,她原本认为这个木头疙瘩要么不纠结,要么就会纠结上好一阵子。看来最近这一段时间自己的判断力还真是下降了不少啊。楚子轩笑着回握住乌简的手,“好的,我们快走吧。”
      原本律晖住的客房离大厅并不远,但是由于她俩在长廊里头的那一阵磨蹭,等她们到达客房的时候,律晖几人早就开吃了,而张嫂准备的碗筷也早已经在桌上摆放的工工整整。
      “你们怎么才来啊,我们等的不耐烦就先吃了。”耶律圣楠大大咧咧的朝自己碗里夹了块红烧肉,可肉还没到碗里却半道上被一双突如其来的筷子给打了下去,在桌上滚了一圈之后,终于吧唧一下掉到了地上。
      “你……”耶律圣楠望着纱巾之上的那双恶狠狠的眸子,知道那人还在气头上,也就转移了策略,只是埋头扒着碗里的白饭,嘴上还不忘啧啧的称赞着:“头一次发现这白米饭还真好吃啊!子轩家的饭菜果真不一般啊。”
      初进门时,楚子轩还没注意到律晖的不寻常,直到她打掉了耶律圣楠的菜之后,她才发现这调皮的小公主脸上居然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白沙。雾霭般的颜色遮住了律晖那还有些稚气的脸孔,只露出一双灵秀的眸子,转眼间这淘气小公主便变成了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可惜的是那双原本应该如秋波般温柔的眸子现在却冒着红通通的火焰,熊熊大火直指耶律圣楠。而正被无形烈火焚烧的当事人却丝毫的不担心,一面继续香香的吃着白米饭,一面悄悄的朝楚子轩和乌简使着眼色。
      楚子轩当然明白自己家里的米到底是怎样的,虽然张婶一直采用的是上等新米,但她知道这米饭绝对没有像耶律圣楠夸的那样美味的。而收到了暗示的她还是拉着乌简坐到了给她们准备的位子面前。
      “既然圣楠喜欢吃的话,那就多吃点吧。”楚子轩微笑着给耶律圣楠夹了一块大大的肉。律晖碍于面子不好发作只得在那气得直瞪眼,而耶律圣楠当然是乐呵呵的端过碗去接受了。
      “公主,你的脸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遮起来?”可就在此时大家一直刻意忽略掉的问题,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乌简给提了出来。而正在喜滋滋的嚼着得来不易的红烧肉的耶律圣楠却被乌简这话惊得一下子梗在喉间,咳咳咳的直把眼泪都给逼了出来。
      律晖看见耶律圣楠这一副狼狈样子心里可高兴了,她一直以来都没有达到的效果居然被乌简这一个无心之举给做到了。现在风水轮流转,她狠狠的朝耶律圣楠瞪了一眼,拉起乌简的手亲切的说道:“还不是因为她这个混蛋。”
      她嗔怒的瞟了耶律圣楠一眼之后,这才慢慢的掀起脸上的白纱,接着解释道:“都是下午的时候这个混蛋把我…把我…吻成了这副模样,我才遮住脸不敢出门见人了的。”律晖即使再大胆,但总归还是个深宫里边长大的女子,对于那些字眼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难以启齿。
      吻!这一个字就如惊天霹雳一般雷过了乌简的头顶,随着电流的渗透,她那白嫩的肌肤就像被高温烤过一般刷的一下就便成了红色。吻,亲吻,是像下午时楚妃对自己所做的那样么,乌简不自觉的就想覆上自己的额头,但注意到一旁楚子轩带笑的眼神,她只得强迫自己将目光挪到了律晖脸上。
      天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公主的嘴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原本薄厚恰当的好好一张红唇现在却愣是被弄成了一根缩小版的香肠,隐隐约约的还透漏出少许的血丝。而对面的楠妃的嘴唇却更加凄惨,同样红肿的唇上还结着几个淡淡的血疤。
      “公主,两个女子接…吻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么?”乌简颤着音色,好不容易提出了心中思量已经的疑问,这也是方才她在长廊上所领悟到的问题。两个女儿接吻会奇怪啊,原来她是这样想的,满心诧异的乌简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楚子轩的眸子正在悄然暗淡下去。
      “不会啊,这是宫里见多了。再说贤妃从小就告诉我,只要喜欢上那个人就行了,不用管她是男是女。”原本一脸无所谓的律晖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连忙一下子就将嘴捂住了。
      真的吗?乌简转过头来,用眼神无声的向耶律圣楠询问。丝毫没有预料到今天竟然能够听到律晖意外表白的她心情大好的朝乌简点了点头。喜欢?真的可以喜欢女子吗?难道当真是自己孤落寡闻了,乌简有些犹豫的埋下了头。
      除了静静观看着这一切变动的楚子轩之外,当场的另外三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李嬷嬷那黯然失色的眼神。没想到公主最后还是步上了皇后的后尘,李嬷嬷示意的挪开头去,却意外的迎上了楚子轩一个体谅的眼神。她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也知道了那件事?兀的一下子,李嬷嬷的心立马就揪了起来。
      楚子轩并没有和李嬷嬷有太多的眼神交流,她只是端起碗筷一面慢条斯理的吃起饭来,一面柔声说道:“其实今天我来找你们是有事情的。”
      还在各怀心事的三人听到这话都立马转过头来,齐声问道:“什么事?”
      “昨晚子夜给律晖看完病的那几位大夫刚刚离去过后,守卫的隐卫在进门的石阶旁边拾到了一张小纸条,上边赫赫然的写着几个大字:‘公主有礼。’随后隐卫们找到了那几位大夫一一进行盘查,才发现竟然是其中一位暗自接受了西门熹的贿赂,负责将这纸条丢到了楚宅之内的。”
      望着三人满脸的紧张,楚子轩微微顿了一顿接着说道:“既然西门熹他们都能入楚宅于入无人之地那般,我觉得我们还是快些离去的好。律晖不是说贤妃还在苏县吗?我们可以先去那里,那里的防护可比楚宅强多了。”
      楚子轩没有告诉他们,其实在他们带领着大队人马去城隍庙营救律晖的时候,她的房间里却遭到了意外来客的光顾。可奇怪的是她没有丢失任何物品,就连从宝库里带出来的那几瓶药酒还好好的。
      她知道他们要找的是只不过是从她们宝库里边搜寻出来的那本《天工巧夺》。早在从宝库归来的时候,她就将那本书一字不落的全看过了,她知道那里边的东西有多大的威力,甚至说它能让这大焉朝改朝换代都不为过,所以才早早的就将这书给藏了起来。
      可是不知情的律晖却并不是这么想的,想我大焉王朝的公主居然会怕了西门熹那群叛党,她生气的将筷子往地上一摔,“我不走!我偏要留在这里让他们瞧瞧倒底是谁更厉害。”
      楚子轩早就料到了这一步,她只是含笑拍了拍耶律圣楠的肩膀,眼神稍稍朝律晖指了指,“这事全交给你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乌简开窍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O(∩_∩)O~
    地丁要出门考路考,在此请假几天~
    大家祝福我吧,我需要好多好多的祝福哦~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