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故事

      乌简回去之后,楚子轩嘴角带着笑静静的呆在房间里头。她的右手依旧抚在额上的那一小块被乌简触碰过的皮肤上边,可心里却并没有此时所表现的那般轻松。她闭上眼睛,缓缓的靠后躺去,脑子里边开始浮现起之前爹找她说的那番话。
      同样是在这间屋子里,也同样是一如往常的父女谈心的场面,可是谁能料想他们那波澜不惊的表情下边所遮掩的居然是皇室之中最深最隐晦的秘密。
      她还清楚的记得,当时的自己正执着毛笔在纸上飞快的写着什么,这几天来的意外事故完全打乱了她的部署,虽然律晖已经被成功的解救出来了,但她却嗅到了一种阴谋即将浮出水面的味道。作为整个事件知情最多的人,她必须在危险来临之前将一切部署完毕,她不愿意这宅子里的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清脆的三下敲门声响起,那是属于楚家人之间才有的暗号。“就来。”楚子轩下意识的将桌上的那些信纸盖住,这才站起身去开门。
      “爹,你怎么来了?”她有些微诧,但当看见楚杰那微笑着的脸时,那原本就不多的惊诧瞬时便瓦解得干干净净。
      “怎么了,不愿意见爹?”楚杰假装生气的板起脸孔,站在门口就是不往前一步。
      “哪敢啊!女儿的心思爹你还不明白么?”楚子轩笑着迎上前去,挽住楚杰的手将他请到桌前坐好,这才回过身去关房门。若是方才有路人不小心看见这副情景的话,是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个小女儿状的人竟然会是一向冷静的楚妃。
      楚杰看着砚台上靠着的毛笔还有里边未干的墨汁,淡淡的笑了一笑。他朝身后乖巧的女儿说道:“是啊,你的心思爹还能不知道么?”
      就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刹那,楚子轩愣住了,她怎么觉得今晚爹的话里有话。迅速将门合上之后,她回到桌前体贴的替楚杰捏着肩膀:“人家都说女儿是爹的小棉袄,只不过这小棉袄如今飘得太远了些,希望爹不要介意才是。”
      “傻孩子,都说了你是我女儿,你为了什么北上难道爹会真的不知道么?”楚杰拍了拍楚子轩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爹就连你喜欢上谁了,心里边都是通通透透的。”说罢,他还当真伸手朝自己心口指了指。
      北上入宫这事楚子轩是真的没打算瞒过楚杰。爹和皇上是好兄弟,而自己就在皇上来楚宅几天之后便入宫了,只要是个明眼人都不难猜出来其中的关系,更何况爹还知道详情呢。只是自己喜欢谁爹真的知道么?楚子轩的动作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
      “不相信?那你坐下爹给你讲个故事。”楚杰拉着楚子轩坐到身边,一如她儿时那般轻声细语的讲起故事来。只不过不同的是这回的故事却是他的一段被深深掩埋了的真实记忆。
      “相传在很久以前县里边有一户大户人家,家里边有着一个男主人和两个女主人,大夫人为男子育有一子,而二夫人才刚刚入门,三人相处得和和睦睦的。但就在那一年男主人要出远门去做生意,于是他便将温柔的二夫人交给了性格冷静的大夫人照顾。起初新嫁过来的二夫人还有些想家,但在大夫人的开解之下她却越来越开朗了起来,两姐妹的感情日渐加深……”
      听到这里,楚子轩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她听这个故事的时候总是会自动自觉的将某两位位高权重的女性往角色里边套。可她还是按住了心里的疑问,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可谁知这一来二去的大夫人和二夫人居然悄悄的相互喜欢上了。一年多以后,男子终于回家了,那时的他发了一笔大财,成了富甲一方的商人,家里又重新热闹了起来。可渐渐的男主人却发现自己的两位夫人之间似乎存在着某些不应该有的东西。他想试探可是又害怕真的是自己不希望出现的那种结果出现。”
      “终于在男子下定决心的多次试探之后,大夫人承认了自己与二夫人是真心相爱的。而原本暴怒的他当看见大夫人抱着二夫人跪在他面前的时候心软了。那曾经何等高傲的女子现在为了爱人居然……而那如水的二夫人也早就哭成了水,蜷在大夫人胸前瑟瑟发抖着。”
      “算了吧,男子放下了手中的长鞭,闭着眼睛朝她们挥挥手,便算是默许了。那段时间大夫人和二夫人渡过了她们人生之中最快乐的日子。三月之后,男子迎娶了家里的第三位夫人。可偏偏在这时二夫人却意外的发现自己怀孕了。她怕大夫人责怪她,曾经想打掉孩子,可大夫人知道后不但没有丝毫埋怨,反而细心的照料起二夫人,叫她将孩子好好的生下来。”
      “谁知天不遂人愿,就在二夫人生产的时候她居然因为难产血崩而死,只留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娃儿。从此之后大夫人心灰意冷,除了负担起抚养孩子的义务,再也不问世事。总是在二夫人最喜欢的院子里守着回忆过活。”
      回忆完这个故事就像回忆了自己的一生那般,楚杰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瞧着正在低头沉思的女儿。很明显楚子轩已经完全听懂了他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如果可能的话,他却希望楚子轩永远都听不懂这故事里的话。
      “世上真有如此大度的男子吗?”沉吟了片刻之后,楚子轩终于开口了。
      “这世上怎会真有这种男子呢?”楚杰淡淡的摇了摇头,“只不过因为他同时爱着这两位女子,所以他才会愿意舍弃愿意成全。虽然当年爹还不是很理解他的心情,但现在爹却完全明白了,只要我的宝贝女儿能够快乐,她喜欢谁又何妨呢?”楚杰故意有些打趣的说着。
      爹终究还是知道了呀!楚子轩一直以为心思细腻的只会是女子,却没想到故事中的男子、面前的爹却都是这般七窍玲珑的人物。她感谢爹并没有直接道破,但她更感谢爹的包容与支持。
      “谢谢爹。”说这话的时候楚子轩的声音竟然无端端的有些哽咽。
      “傻孩子跟爹还客气什么?”楚杰含笑拍了拍她的手,转而问道:“但是你看中的那个木头好像还没啥感觉哦?”
      呃,爹居然连这个都能看出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楚子轩低着头正在思索该怎么回答才好,可就在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唤:“楚…楚妃…公主醒了,楠妃叫你过去。”
      “当真是说木头木头就到啊。”楚杰站起身子微笑着的打开了房门。
      “楚老爷。”乌简被这还没走到跟前就突然自动打开了的房门给吓了一跳。看见楚杰微微颔首之后,她才试探性的朝里边望去。咦?楚妃的脸上怎么红通通的,难道她不舒服吗?但想起耶律圣楠交给的任务,她还是硬撑着头皮问:“楚妃…楠妃找你。”
      “子轩,有事你就快去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这糟老头可就不参合了,记得替我向公主问好。”楚杰抓起楚子轩的手,不由分说便将它搭在乌简手上,笑意盈盈的将她们推出了门外。
      “爹……”楚子轩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可旁边的人却早就抢先了:“楚老爷,你可是一点都不显老,比皇上年轻多了。”乌简只是想劝劝楚杰,可不知怎么的却将皇上给搬了出来,意识到自己大不敬之后乌简立马紧张的捂住了嘴巴。
      “真的吗?”楚杰好心情的反问了一句,结果乌简捂着小嘴满脸诚恳的猛点头。这孩子还真是越看越可爱啊,此时楚杰的心里充满了公公对未来媳妇的满意之情。“走吧。”他就这样嘴角带笑的看着楚子轩牵着她未来小媳妇的手欢快的消失在廊角。
      
      “喂,耶律圣楠你看到了没?”众人退散之后,律晖的屋子里便变得有些冷清。不甘寂寞的她在用眼神暗示了耶律圣楠无数次,而又被她忽略了无数次之后,终于决定自己要果敢的打破这让人讨厌的宁静。
      “看到什么?”耶律圣楠一面瓮声瓮气的回答,一面还不忘为夹着她鼻子一脸坏笑的小恶魔拉起快要掉到地上去了的被角。
      “乌简和子轩啊!”小恶魔好心情的继续着她的游戏。不满足的她索性直接爬到了耶律圣楠身上,再加上一只手封住了耶律圣楠的鼻子。
      我的公主!我可不是柳下惠啊!耶律圣楠一边强忍着美色当前的诱惑一面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神啊!我耶律圣楠英明一世怎么会偏偏喜欢上这么个主,这可以算是报应么?
      “呵呵。”律晖被她这硕大的白眼给逗笑了,松开她的唇鼻,干脆趴在她胸前哈哈大笑起来。一阵阵的颤抖摩擦着耶律圣楠的身子,更挠着她的心万般痒痒。本来就有些按捺不住了的她心里更甭提有多难受了。“我没觉得她们怎么了啊?”她强撑理智着回答。
      “怎么会呢?”律晖丝毫没注意到耶律圣楠那有些沙哑的嗓音,猛的一下就撑起身子瞪着她,“她们出门的时候,明明是牵着手的,怎么能说没事呢?要知道子轩以前多讨厌有人触碰。”
      想到这里为了自己的重大发现律晖得意洋洋的重新窝回被子里大笑去了,只留下一个万般无奈的耶律圣楠。我的小姑奶奶,你对别人的事情那么敏感,怎么就不能对自己的事多开开窍呢?耶律圣楠扒开被子,从里边掏出一个笑得花枝乱颤的人来。
      “人家的事情你那么好奇干嘛?”她轻点着那个小鼻子,假装生气的说道。
      “冰山融化难道你不好奇吗?不好奇吗?”律晖嬉闹的将头在耶律圣楠面前晃悠着。
      “我只对一件事好奇。”耶律圣楠定住了她的脖子,深深的望着她的眼睛。
      “什么?”话一出口,律晖就立马觉得不对劲。望着耶律圣楠深入黑潭的眸子她直后退,但可惜的是一切都晚了,因为耶律圣楠的脸已经贴过来了。
      “耶律圣楠你……”未说完的话语自动的消失在嘴角,被吻得迷迷糊糊的律晖只记得耶律圣楠那晶晶亮的带笑眸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码字真的不容易啊,由衷佩服那些日更的、一日多更的作者~\(≧▽≦)/~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