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想家

      “询儿,怎么不进来?”苏綄儿发现了愣在外边的律询。
      直到听见母妃温柔的呼唤,律询这才回过神来。他走进亭子跟在座的女子们彬彬有礼的打了个招呼,便靠在苏妃身旁坐下了。
      不知道自己早已被人细细打量过了一番的楚子轩此时正一面斟着茶一面不着痕迹的观察起了眼前的这位二皇子。
      高高的紫金冠,白生生的皮肤,有棱有角的五官配上比律玺稍显柔和的脸颊,再加上儒雅的风度,的确算得上是高贵出众,只可惜美中不足的却是,独独多了一份书生文气缺了一份君王霸气。
      乌简在宫中呆了这几年,早就听闻过不少关于律询的事迹。
      什么二皇子饱览群书,十六岁时就曾雄辩众太傅,又是什么二皇子胸怀天下政绩非凡,类似的赞美之辞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再加上律询那原本就出众的外貌以及儒雅的风度,迷倒了宫外众多的大家闺秀,就连春心动了的小宫女也都把他当成暗恋对象。
      宫中暗传:二皇子将是最可能的继位人选。但楚子轩明白,以现在的律询来说,他并不适合。
      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便悄悄的勾起了一弯浅笑,旁边律询的心绪早被她这抹笑给扯走了,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那听着苏妃和律晖的谈话。
      律晖和苏妃太久没见,想说的话都堆成了山,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天黑,只好匆匆道别各自回宫。而律询则一路浑浑噩噩的,直到回府二皇妃唤他用膳时这才回过神来。
      
      那日没过多久,小生便给楚子轩弄来了几棵她一直想要的优质葡萄树。楚子轩和乌家兄妹正在后院忙着移植的时候,天兰宫里却急急的跑进来了一个人。
      “小纹,你怎么来了?”乌浩惊奇的说道。
      乌家兄妹在还没有遇见楚子轩之前,一直是宫里受欺压的对象。而这冷冰冰的皇宫里边只有天寿宫的柳妃才会稍稍给予他们一些温暖,而小纹就是柳妃的侍女。
      乌简见小纹慌成这样,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忙叫小纹说个清楚。满脸通红的小纹歇了小半会儿这才陆陆续续的说清了状况。
      原来在前些日子的那场雪中,染上风寒的并不只有楚子轩一个,天寿宫的柳妃也染上了风寒。只是她的病一直没好利索,反反复复的发作着,这才有了今天这急死人的一幕。
      话说这柳妃闺名柳明溪,是前朝右将军大人柳青的独女。只可惜柳青将军在替前朝皇上征伐时战死沙场,律玺敬佩其功绩,念及柳明溪孤苦伶仃,才将她接入宫中,给了个妃子的名号,赐其天寿宫。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说法。其实宫里人都知道,柳将军他一直是亲王律延的支持者,而他战死沙场,多多少少和律玺的起兵有关。他接柳明溪入宫,更主要的确是为了防止她再有什么异动。
      自从柳明溪入宫以来律玺一次都没去看过她。后宫就是这样,失宠的妃子谁也不会去在乎你,待遇也自然也不到哪去。于是,柳妃就这样成了一个挂着妃子名号却领着宫女月钱的人。
      今年柳妃这一病,小纹老是来回的请御医,最开始御医念着柳将军的名号还上门诊治了几次,可时间一久了人家也不愿意,这不今天小纹还没进门就给轰了出来。
      走投无路的小纹想起了前几天见着的穿了一身新衣服的乌简,听说他们兄妹最近跟了个好主子,这才壮着胆子来天兰宫试上一试。
      乌简想起以前自己和哥挨打的时候,月钱并不多的柳妃和小纹还是经常帮他们弄药的,而现在自己帮忙也是义不容辞。
      只是她也只是个小小的宫女,哪有能力能请动御医呢,就在她刚想向楚子轩求情的时候,没想到楚子轩却立马开口叫小纹带她们去看柳妃。
      所幸天寿宫离天兰宫不远,同样是在皇宫的角落,不消一柱香的工夫她们就到了。
      天寿宫比天兰宫略大些,可里里外外只她们主仆两人,也就显得格外冷清。没了人照料的柳明溪脸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伸手一摸,滚烫滚烫的,还裹着一层薄汗。楚子轩一看情况不妙,赶快叫乌简去请御医。
      御医署的门卫见乌简是宠妃身边的宫女也没拦她,不一会儿乌简就把御医请来了。御医给柳妃开了方子,又嘱咐了几句之后便走了。而乌简和楚子轩则是看着柳明溪服了药之后才回去的。
      路上,乌简一直沉默着,她总觉得今天楚子轩的热心有点反常。
      “你是不是认为我不会管这事?”楚子轩看穿了她的心思,心里有些不舒服。她只是性情冷淡没错,但不是没心啊,为什么乌简对她的好心那么表现得诧异。
      乌简明白自己误解楚子轩了,更加不好意思的低头走着,两人就这样又沉默了一路。
      
      乌简提着水桶拿着小瓢细心地浇着水,潺潺细流划过铜勺渗入泥土转瞬消失不见。她蹲下身子,轻轻的抚着那新移植的葡萄树,嶙峋的树干上冒出了几片新绿,量虽不多却处处彰显着强大的生命力。
      伸手轻轻拂过那几片新绿,柔柔的嫩嫩的,还带着一层茸茸的毛。没来由的乌简忽然鼻头一酸,眼泪一滴滴滑落,藏入泥土。
      乌简记得,爹是最爱吃葡萄的。以前家里后院也像这样种着几颗大大的葡萄树,当绿叶爬满藤架,紫色布满藤间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会沏壶粗茶端些点心,在藤架下一边品葡萄一边闲聊。
      只是如今那些快乐的日子却再也找不回了。
      楚子轩准备去书房里找些闲书看看,却没料到刚一推开门便看见了正蹲在后院地上哭泣的乌简。
      乌简已经不知道哭了多久,双眼有些微微红肿。楚子轩一看,心里竟然莫名的被人揪了一下,她印象中的乌简一直是快快乐乐的,从来没有这样伤感过。
      她想过去安慰乌简,快点止住不断冒出的泉水。可偏偏她却从来没有过安慰人的经验。最终没断线的泪珠战胜了楚子轩的犹豫。她走了过去,抱住乌简,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小时候子谦哭的时候娘就是这样做的,应该会有效吧,楚子轩想。
      乌简忽的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给抱住了,可她并没有抬头,只是顺服的把头埋在楚子轩的肩头,静静流着泪。她惊讶于楚子轩的亲近,现在的她却没有心情去疑问这些,只想单纯的靠着这个肩膀好好的哭一场。
      或许是压抑了许久的情感需要发泄,渐渐的默默流泪变成了放声大哭,乌简的哭声在院子里徘徊了好久好久,似乎要将这积了两年的委屈一并发泄出来。
      等乌简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首先看见的便是楚子轩那被她泪水沾湿了的肩头,淡蓝色的衣衫上显出一大块的水迹,腾地一下乌简羞红了脸。
      “怎么,想家了?”楚子轩温柔开口问道,却绝口不提自己的突然转变。其实为什么她会这样做就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柔柔一句话问道了乌简心底,她这才断断续续的把这两年来自己和哥的遭遇说了出来。末了还不忘长长地舒上一口气,原来把埋在心里的仇恨说出来竟会如此的轻松。
      
      楚子轩听完乌简的叙述,眉头却拧的越来越紧了。她知道这对兄妹身世不一般,却没想到竟会这般残酷。她承认当初救下乌家兄妹只是出于单纯的怜悯,却没想到这无心之举似乎又悄悄牵出来了些什么线索。
      看来范家的实力的确是大得有些不正常了,楚子轩若有所思的想。她们并不知道在远处的廊脚,还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她们。
      这幅好生熟悉的情景,让李嬷嬷想起了,曾几何时也有一对女子这样相拥过,她们爱着却始终逃不脱命运……
      
      世上无巧不成书,下午楚子轩和乌简去探望柳妃的时候,却不巧遇见了上午方才提过的范常洛。
      这范妃长得唇红齿白的,颇有几分姿色。尤其是那流转的眸子能生生的勾了人的魂去。她仗着自己丰实的家境,和皇上的宠爱,弄得满头都是贵重的钗子,黄澄澄的晃了人的眼去。
      精致的高轿旁边还跟着一群公公,为首的那个垂眉顺目的。楚子轩当时并没在意,打算与她们擦身,直到看见乌简停住脚红了眼直瞪着那带头的公公,才想起他们就是毒打乌浩的那群人。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楚子轩刚在心里想着,这时范常洛却说话了““楚妃妹妹,您进宫都这么久了,怎么不来姐姐宫里坐坐?弄得姐姐怪好奇的慌,要知道这宫里可都传您比那苏妲己还美呢。”
      楚子轩暗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子,这不是变着法骂我红颜祸水嘛。她以前不曾与人辩驳,只是因为她不屑,却并不等于她不会。
      于是她抬起脖子答道:“范妃娘娘,这就是我的不对了。皇上他担心我不熟悉宫中环境才叫我少出门的,没想到这样却疏忽了范妃您,子轩在这给您赔礼了”
      范妃一听这不是明摆着说自己失宠嘛,也就没再接下去,转而接口说道:“听高公公说,您要了两个宫里最笨的奴婢,不知道您用的顺手不?如果不行,姐姐给您换两机灵的。你可别不好意思开口。”
      “妹妹觉得这高公公就挺好的,不知道姐姐您舍得不?”
      一句话卡住了范妃,让她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可她却又不愿意第一次见面就弄得自己如此狼狈,只好悻悻的说了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便带着一大群公公浩浩荡荡的走了
      楚子轩淡淡的看着范常洛有些气极败坏的身影,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第一次交锋,大获全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不是更新,只是改了个超明显的错字。囧……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