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吻额

      手被那熟悉的人牵着,乌简垂着头乖乖的跟在楚子轩身后,她不敢抬头看面前那再熟悉不过了的背影,只是低着头死死盯着那双有着金色花边的绣鞋,随着那一摇一摇的淡青色裙摆,呆呆的往前走着。
      僵硬的双腿每往前迈出去一步,她的呼吸就跟着呆滞上一分,满脑子里团团转的全是问号,好奇历来温柔的楚妃为何一反常态的这般强硬的找自己有事,但她更担忧的却是自己恐怕在不知道的时候惹恼了楚妃。
      乌简悄悄的抬起头偷偷睨了楚子轩一眼,前边那个漂亮的侧脸还是如初见时的那般完美,只是少了些当初那种事不关己的冷漠,多了些让人看不清楚的情绪。于是,乌简将它合理的解释为了愤怒。
      自己还真是罪过啊,连楚妃那么好脾气的人都会被自己惹得发脾气。乌简边走边摇了摇头,她完全不敢想象一向优雅的楚妃暴怒的样子,那将是对美的一种亵渎。她猜想着正在气头上的楚妃应该很讨厌自己才对,所以她壮起胆子打算在楚妃更生气之前悄悄的抽回自己的手。可她没料到自己才不安分的稍稍动了动手指,却紧接着被一股强势的力道握得更紧了。
      楚妃真的生气了!惊慌失措的乌简完全没有注意到这时前边的那人嘴角却悄悄的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即使不用回头,楚子轩也可以清清楚楚的知道身后的那个小人儿肯定是皱着眉苦着脸,满心纠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每往前走一步乌简那温暖的小手都会跟着轻轻颤动一下,呼吸也随着失了几分的主张。
      楚子轩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居然变得那么强势了,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不由分说的就将乌简给拉走了,第一次由着乌简担心害怕却丝毫不去劝解。
      若说乌简现在脑子里乱成了麻团了的话,那她的脑子里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许唯一的差别就在于乌简脑子里的麻团才刚刚成形,需要有人去细心劝导,否则的话就会结成一块块僵硬的死结束缚住了心智也束缚住了将来。而相比之下,楚子轩的那团乱麻,虽然结得早但同时却也解得快。早在进入律晖房间之时她就已经解开了,不,或许时间还更早些。
      “楚妃,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一直任由楚子轩牵着自己朝前走的乌简,终于在做了近十次自我暗示以及自我激励之后,鼓起勇气发问了。只可惜她微颤的声音发抖的小手以及那零乱的呼吸,都极不配合的将她心底的慌乱揭露无疑。
      楚子轩没有回答,只是拽着她的小手往前走得更快了。经过了一阵几乎接近于跑的疾走之后,楚子轩猛的一下就停下来了。而乌简连一声哎呦都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撞在了一个柔软而又有弹性的身子上边。
      糟了,这下楚妃肯定会更生气的,乌简纠结着眉毛死死的拽着两边的衣角,愣是不敢抬起头来。楚子轩回过头来看着埋在自己背上的小脑袋无声的笑了,她反手将乌简拔萝卜似的拔了出来,勾起她的下巴强迫她迎上自己的双眼,笑着说:“你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呢?”
      就在那一瞬间乌简看痴了,自从公主失踪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楚妃这么自然的笑了。虽然在那两天楚妃依旧是每天都挂着笑的,但乌简感觉得到那笑容里边除了担忧还藏着些许别的,她看不清的东西。
      楚妃这到底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呢,乌简望着眼前那双全是笑意的黑色眸子疑惑了。她明明感觉得到楚妃正在气头上啊,怎么被自己这无心的一撞之后她反而笑了起来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乌简一面迷迷糊糊的覆上自己的额头,一面任由楚子轩打开门将她拉近房内。一直到屁股接触到了某个软绵绵的东西,神游太虚的她这才忽的一下回过神来。这屋子好生熟悉,粉色的床帘棕色的木质地板,自己不正是坐在楚妃房间的床上吗?
      乌简惊诧的瞧了楚子轩一眼,可那乌黑透亮的眸子里边还是除了笑意依旧别无其他。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除了刚回楚宅那晚没有空房间自己越矩在这住了一晚之外,乌简就再也没有入过这个房间,可这房里的摆设却还是清清楚楚的印入了她的记忆里。
      她微微的动了动嘴唇,在心里仔细斟酌着要怎样组织语言才能更清楚却又不失委婉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才好。“楚……”在心里酝酿了小半晌的发言还没等第一个字成功的从嘴里脱口而出,却意外的在半道上被楚子轩给打断了。
      “你为什么躲着我?”一直带着笑的弯弯嘴角轻轻张合,就连说这话的时候都还是在笑着的,可乌简却知道那夜色黑眸里的笑意却消减了不少。
      “我没有。”看着那逐渐冷却下去的笑意,乌简一紧张就不假思索的做了回答。
      “没有的话那日我送你回房时你为何会匆匆避开?没有的话为什么解救律晖的时候你一直躲在乌浩后边不愿往前?没有的话为什么这几天你一直窝在律晖房里都不肯出来?没有的话那刚才我拉着你的时候又为什么想逃走?”
      楚子轩每反问一句乌简的头便随着低上一截,等她这连珠炮似的发问结束时,乌简的头早已经像被千斤巨石压过了那般,低得已经不能再低了。然而那圆圆的小脑袋下边却传出一句语气有些委屈的话来:“我没…没躲。”
      真的有些生气了的楚子轩一看见乌简这副可怜巴交的样子,心里仿佛被微风拂过那般,方才那些小小怒火一下子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她将乌简的手叠到自己膝上,柔着声音问:“那你刚才那是为什么?”
      “我以为楚妃你生气了,所以……所以……”所以想把手收回来,乌简看看楚子轩微微上扬的眉毛,愣是没敢将下半句给说全了。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楚子轩替她挽着额前的刘海,露出那漂亮的白净额头。早在几天前她就发觉了自己对乌简的心思不一般,居然三番两次的想对她做出亲密行为。而刚开始的时候她和乌简想得一样只是一个劲的回避着,可当听过爹口中的那个故事再看到律晖和耶律圣楠的那番互动之后她却忽然豁然开朗了。
      右手拇指轻轻摩挲着近在咫尺的光滑额头,眼力好的楚子轩甚至可以看清楚上边那些淡淡的还没长出来的零碎毛发。有些不大适应这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的乌简悄悄的朝后移动着身子,想化去头上那痒痒的触感。
      可忽然之间一个暖暖潮潮的东西快速贴上她的额头,又迅速的离开了。虽然时间短暂但那一瞬间的接触却还是如闪电般直直击中了乌简。她呆呆的愣在原地,两眼直勾勾的望着楚子轩那张带笑的唇,嘴里的话很明显已经连不成串了:“楚妃,你…你…你…我…我…我…”
      楚子轩含笑将乌简那在自己胸前指了指接着又指向她的小手纳入掌中,默默看着乌简的额头随着她那轻轻一吻逐渐蔓延开绯色,粉粉的一大片一直染红了那白嫩细长的脖子。她问:“不喜欢?”
      乌简木讷的点了点头,可稍后却又像意识到了些什么似的,好一阵猛摇头。看得楚子轩直担忧万一她一个不小心闪着了脖子怎么办。她捧着乌简的小脸,依旧笑着:“那就是喜欢了?”
      乌简害羞的低下头并不言语,只是那脸上的粉红色蹭得一下子就跑遍了全身,就连那拽着衣角的如葱玉指也都蒙上了一层淡粉。
      “你不说话,那我就继续了。”楚子轩缓缓的朝乌简越靠越近,那故意放慢的动作可以让乌简清晰的听见她的每一下呼吸。不动,很好,她还是不动,楚子轩嘴角勾了一抹笑容,打算依葫芦画瓢继续在原地烙下一个轻轻的吻。
      可就在这时一直僵硬着的身子却忽的朝后退了几寸,轻轻避开了她的动作。怎么不愿意?虽然楚子轩并没有开口,但乌简还是从她那微拧了的眉毛里边读出了这句潜台词。“我只是有些…那个…不习惯,楚妃,我们…这样…不好。”乌简继续纠结的解释着。
      “你不喜欢我?”楚子轩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犯了个莫大的错误,就像她从未想过一向知书达理的自己会做出这般惊世骇俗的举动一样,她也从未想过历来温和的自己竟有一天会强势到先斩后奏强吻她人,更何况吻的还是个榆木疙瘩。
      “不是,只是…我觉得有些…怪怪的…”乌简抬起眼帘瞥到楚子轩并没有生气,这才壮起胆子小小声的辩驳着。
      “那你看着公主和楠妃的动作岂不是会更加奇怪?她们那可根本不是什么惩罚呀。”或许这世上只有占人便宜而不自知的律晖跟眼前这木头才会单纯的认为那是惩罚吧。若真有这般美妙的责罚的话估计耶律圣楠那家伙天天受罚都乐意了吧。楚子轩淡淡的笑了。
      乌简不明白楚妃怎么说着话就自顾自的笑开了呢,可楚子轩并没有给她过多的思考时间,她接着问:“方才你去找我的时候为什么一看见我就愣了?”楚子轩原本以为那是乌简被律晖和耶律圣楠那模样给吓的,但现在看来这不解风情的木头肯定是因为其他原因了。
      “我…我…”乌简一迭声说了好几个我字都没能把下边的话给逼出来。我能说自己是因为被公主给道破了小心思而紧张的吗?她皱着眉拼命搜刮着合适的借口,可无奈她那贫瘠的脑袋却不论如何都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借口。
      “行了,答不出就别再想了。”楚子轩看着乌简那副委屈得泪花都快要憋出来了的小模样,心中不忍的及时替她解了围。这孩子怎么就那么不解风情呢。她在心底埋怨了一句,口可嘴上却接着劝道:“你这几天也累了,先回去好好休息吧。”
      乌简闻言乖乖的站起身来,意外的却是还没等朝前走出几步她却又慢慢的回过身来。正准备调整心情的楚子轩不明白她这回马枪到底是何意图,便坐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她。
      娘说过做人要懂得礼尚往来的,方才楚妃在自己额头上吻的那一下下自己并不讨厌,相反心里还有些小小欣喜,那我是不是也要回报一下呢?乌简的心里又开始纠结。就这样她在楚子轩越来越诧异的目光中,缓缓靠近她,蜻蜓点水般的在额头上一吻,紧接着哧溜一下就飞速窜出了屋子。
      楚子轩望着不远处那两扇并未关合的门,右手轻轻覆上还残留着温暖触感的那个地方,开心的笑了,看来这木头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呆啊。若是此时的她知道乌简此举完全是基于母亲幼时的教导,她恐怕会笑得更无奈些吧。
      而直到回到自己房里,乌简才放下一直捂在胸口的手。被公主揭穿了的小心思,楚妃温柔的吻,还有自己那个大胆却又谨慎的回吻,一切的一切虚幻得就像做梦一般。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乌简叹了口气,将自己摆了个大字的造型随意的摔在床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外出归来,多更一些~O(∩_∩)O~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