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抽丝

      楚子轩淡淡的看了一眼这还很明显不在状态中的小丫头,一日既往的一副可爱却又傻傻的小模样。虽然心中有着万般疑问,但无奈正事要紧,她只得先行放下心中的百转回肠,沉着声音问:“圣楠,你那么着急的叫我们来是不是发现了些什么?”
      耶律圣楠弯弯的勾起嘴角,看来这楚子轩的这才女名号还真不是浪得虚名的,在经历了方才乌简那番好心的小捣乱之后还能沉住气抓住关键问题,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当然,从目前大家的反应来看,他们可都不是一般人。
      耶律圣楠不急也不恼的将屋子里的几人慢慢巡视了一番之后,这才开口:“在说这事之前,我觉得大家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为什么乌简会受伤吧?”
      还在低头苦苦思索着刚才大家的表情为何那般怪异的乌简,忽的一下发现焦点不知何时又转回到了自己身上,心里头立马砰砰的就敲起了小鼓。而这回她可再也不管避讳不避讳的,上前迈了一小步忙不迭的拉起楚子轩的手。
      透过手中突然而至的那股温暖,楚子轩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乌简在微微颤抖,而那双她所熟悉的干爽手掌竟然在掌心里泛起了潮潮的湿汗,很明显这小丫头在紧张,前所未有的紧张,就连当初在宝库里面对生死的时候她都不曾这样过。
      到底律晖和耶律圣楠对她说了些什么,回想起敲开自己房门的那张苍白小脸,楚子轩心中又平添了一丝疑惑。但现在并不是追问这些的时候,她微微叹了一口气,拉着乌简坐到了方才耶律圣楠坐着的那个床边的小高凳上。
      “和你所料想的一样,我们这次下江南的确并不只是单纯的为了探亲,我们身上还有着皇上交给的任务,而乌简受伤就是为了救我。但任务的内容我现在却还不能。”楚子轩一面说着这话,眸子一面在耶律圣楠和律晖之间不断来回,可她那交握着的手却从未曾松开过。
      见自己的推论得到了证实,耶律圣楠只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她从后边拥着律晖将下巴靠在她的颈窝之间,吃吃的笑着:“我早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你们早就应该听说了吧,右大臣因为勾结耶律游意图造反被当场处死。”
      瞬间屋子里的空气变得有些凝重,虽然谁都没有开口,但耶律圣楠还是清楚的捕捉到了其中的微妙气氛,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自己是西塞国嫁过来和亲的妃子,而那耶律游又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表兄,所以你们对我有所隐瞒也是应该的。但不论如何我还是想劝告大家一句,这事情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它们之间必有隐情。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还听不听得进去……”这话说到后头,耶律圣楠露出了少有的哀怨神情。
      被耶律圣楠那尖尖的下巴硌得颈窝有些吃痛的律晖一听这口气却立马一个转身就抓住耶律圣楠的胳膊,瞧着她的脸,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我律晖可以保证,这里绝对没有一个人把你当外人的。”
      “公主说得对,我也可以保证。”一直木木的乌简这下也难得的机灵了一把。
      “可是……”耶律圣楠抬头看着律晖和乌简闪闪亮的眸子,满心犹疑的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不料竟被乌简身边突然传来的淡淡笑声给打断了。
      “你们还当真相信她的话啊,这只狐狸摆明了就是在诓人。如果我们不相信她的话,救律晖的时候怎么会让她参与,又怎么会让她知道我们的隐卫部署呢。”楚子轩一边笑着一边伸出食指点了点律晖的小脑袋。
      “原来如此啊。”刚才急着下保证的两个单纯小丫头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耶律圣楠刚才那番话的险恶用心了。原来她是想套我们的话,白亏自己还那么好心,气呼呼的律晖想到这里,鼓起腮帮子狠狠的在耶律圣楠胳臂上就是一口。
      而老实的乌简却恰好相反,她只是躲在楚子轩背后悄悄的拍着胸口,心中好一阵庆幸,还好刚才自己没说什么不然又对不起楚妃了。乌简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早在不知何时就已经陷入了一个死结,什么事情都习惯性的以楚妃为优先了。
      楚子轩看着两个小丫头的举动,依旧只是淡淡的笑着。正是因为大家彼此信任,耶律圣楠才敢肆无忌惮的拿着这么重要的事情开玩笑,如若她们之间有一丝的间隙,这番话说出来恐怕又会是另一番局面了。
      “好了不闹了,说正事。”耶律圣楠有些吃痛的揉着胳膊,可咬了一口还是不解气的律晖却依然生气的呲起那满口漂亮的小白牙,向她示威,仿佛在说你要是再敢欺负我们,我就咬得你浑身是伤。
      耶律圣楠看着律晖那副小母老虎的模样,心中好一阵暗笑,果然还是要这小公主在身边才习惯啊。她一面伸出修长的食指慢慢靠近律晖的唇,放在那晶莹剔透的唇瓣上细细摩挲着,一面漫不经心的说着所谓的正事,不大的屋子里瞬间弥漫着暧昧的气味,可她却毫不在意。
      “在西塞的时候耶律游曾经给我下偷了快活散,但没想到我们聪明过人的小公主却偏偏有先见之明的从子轩那先将解药给顺了出来,及时的解除了我的困境。”说到这里耶律圣楠刻意的顿了顿,楚子轩和乌简想起了那一次离奇的失窃事件,会意的笑了笑。
      而少有得到耶律圣楠夸奖的律晖也跟着得意的翘起了小嘴巴,一直贴在她嘴上的食指也随着那抹微笑挪到了嘴角。忽的一下,耶律圣楠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她的食指迅速的和拇指和在一起,捏起律晖嘴角嫩嫩的一小块皮肤,猛的就是一扯。
      “哎呦!”一声痛呼之中,律晖那正在绽放着的笑颜却突如其来的僵在了嘴角,甚至变得有些狰狞。怒不可遏的她强憋着眼里的泪水,抓起耶律圣楠的胳膊就是好一阵猛咬,嘴里还含含糊糊的嘟囔着:“耶律圣楠你个大混蛋,刚才你都答应过我了的。”
      此话一出,耶律圣楠的身形顿时一颤整个人都愣住了。是啊,自己不是保证过不再欺负律晖了吗,可现在看来这养成了的坏习惯似乎一时半会的还真改不过来。自知理亏的耶律圣楠只得一面忍受着律晖小犬牙猛烈攻击,一面轻抚着她的背慢慢解释着。
      “后来我们设计成功的抓获了耶律游,却不料他竟在大堂之上当场咬舌自尽。事后王叔在他的遗物里边发现了私通右大臣的密信,而皇上也就是凭着这些证据在三天之内处断了右大臣的党羽。”
      说道这里耶律圣楠停下来悄悄的换了口气,她那一直紧皱着的眉头昭示着正在气头上的公主这回下口可是毫不怜香惜玉,而那薄薄的衣衫之下不用想也知道会有多色彩斑斓了。但更可惜的却是这满屋子的人竟没有一个同情她的,唉,谁叫她自找的呢。
      耶律圣楠露出了一个苦笑,这才接着说道:“耶律游是我的表兄,我了解他。一向怕痛的他怎么会选择咬舌自尽那么痛苦的死法呢?而应该仔细收藏的通敌密信又会怎会那么轻易的就被王叔找到了?更离奇的却是一向处在深宫的明溪却提醒我们要注意那个突然不见了的高瘦男子?事情看起来完结了,但其实漏洞百出。”
      随着耶律圣楠的这一连串疑问,大家的脑子也不由自主的跟着飞速运转起来。疑点接二连三的被抛出却又偏偏连不成一条线,反倒汇成了一张七七八八的蛛网,硕大的一挥将这满心忧愁的芸芸众人网罗在了其中,苦苦寻不到出路。
      “不过话说回来,我被绑走的时候除了西门熹那混蛋之外,的确也见着了明溪说的那个男人。”咬累了的律晖负气的甩开耶律圣楠的胳膊,一面思考着刚才的那些问题,一面揉捏起自己累的有些绷紧了的面部肌肉。
      耶律圣楠有些怨念的瞪了律晖一眼,这丫头已经是第二次这么一惊一乍的了。可律晖却调皮的朝她耸了耸肩,吐了个舌头,是你没有问我的。
      二人的眼神交流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被理清了头绪的楚子轩打断。“你说绑架了你的是右大臣身边的那个护卫,还有西门熹?”她很快就抓住了方才律晖话里的两个重点,开始尝试着抽丝剥茧。
      “是的,还有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皇叔。”律晖相当赞同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子轩比耶律圣楠聪明些,虽然李嬷嬷总是说她们二人的才智其实是不分伯仲的。“西门熹是皇叔的义子。” 律晖歪着脑袋想了想接着又补充了一点。
      “皇叔?”不论楚子轩平常再如何的平静无波这回她却是再也镇定不了了。她做梦也想不到,爹娘多年来苦苦避着的人居然一直就生活在他们身边,而他的义子甚至还对自己有过不敬的行为。这是何等的玄妙,难道最危险的地方就真的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如果不是当初入宫时多长了个心眼,要求皇上留下一对人马替自己守护家人,那她如今见着的会不会就是荒芜的府邸和几冢青坟了,想到这里楚子轩的脸色变不由的变得发白,就连一向比青松还直的腰杆也悄悄的弯下去了几分。
      六双眼睛全都诧异的望着她,他们还从未见过楚妃如此颓然的样子,到底什么事情能让一向超脱的楚妃变成这副模样呢?他们紧紧的盯着楚子轩微颤的唇,静静等待着那脱之欲出的话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上周有些忙,这周尽量多写些……
    这一章我写得很艰难,果然自己的逻辑推理还是很混乱的啊~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