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尴尬

      就在耶律圣楠满脑子飞速运转,思考着应该找个什么理由来搪塞乌简的时候,律晖却松开了她的脖子,一脸淡定的从她身下探出头来,得意的朝乌简说道:“耶律圣楠她得罪了我,我正在惩罚她。”
      其实站在门边的乌简根本就看不清楚她们究竟在做什么,她听律晖这么一解释也就没多想的乖乖“哦”了一声,算是表了个态。而乌简心里也并不是真的很在意她们刚才的举动,只不过有些害怕公主责怪自己当初的不负责任,这才找了个借口开腔罢了。既然现在律晖都笑着跟她搭话了,满心欢喜的她哪还顾得上思考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乌简,你手里端着的是什么?”律晖觉得耶律圣楠的身子挡住了她的视线,满脸嫌弃的一把就将她推到旁边,伸长了脖子朝乌简手中的托盘望去。
      “这是楠妃吩咐的清粥。”乌简刚答完话,耶律圣楠便一脸谄媚的接着说道:“我怕你肚子饿了,所以才叫乌简替你准备了些吃的。瞧这清粥不冷不热不甜不淡的,刚好适合你喝。”还没等乌简完全走到身边,她便一个抢先接过了那碗清粥。
      乌简有些不解的望着耶律圣楠,这明明是楠妃说自己肚子饿了才叫她去准备的啊,可这会儿怎么又变成了刻意为公主准备的呢?楠妃怎么可能能够提前预测到公主什么时候醒来呢?
      可等她发现耶律圣楠那略微有些红肿的唇还有那一脸讨好的脸色时却突然有些明白了,想来刚才楠妃真的是惹公主生气了,所以才会被狠狠的惩罚了吧。
      乌简有些同情的瞅了一眼耶律圣楠,可她却正在不亦乐乎的忙着喂律晖喝粥,完全没有空闲朝她多看几眼。而一旁的律晖当然也高高兴兴的享受着这耶律圣楠难得的巴结。乌简心虚的垂下头去,有些纠结的对着自己的食指,小小声的问:“公主那你有没有生我的气?”
      正在左右躲避着耶律圣楠递过来的勺子,一个劲为难着她的律晖一听乌简这话,莫名其妙的便止步不动了,弄得耶律圣楠紧接着递过来的勺子差点撞上律晖的小脸,律晖狠狠的赏给了她一个大白眼之后,这才反问乌简:“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啊?”
      “因为我没有完成楚妃吩咐的任务,没有看好公主,竟让贼人将你给绑了去。”乌简经律晖这么一问,头低得更加低了。
      “我怎么不知道楚妃还给你安排了任务呢?”律晖心中的疑惑这时终于解开了。其实早在那天出门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太容易了,耶律圣楠和楚子轩怎么会那么轻易就放她们出去了,原来那是因为早就在她身边安插好了密探的啊。
      “根本就不关你的事,西门熹他们是老早就打算好了绑架我的,只不过凑巧赶上那天了。倒是我不应该那么贪玩,害的你都累成那样子了。”律晖有些愧疚的看着乌简,本来乌简的身体就还没有完全恢复,这几天还一直为她提心吊胆的,现在脸色当然也比她好不到哪去了。
      殊不知就在她俩交谈的时候,耶律圣楠却一脸凝重的放下了碗,紧锁起眉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律晖提起绑架者的身份。虽然他们曾有过各种的猜测,但西门熹这个名字却还是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看来这事情已经弄得越来越复杂了。
      “那公主你真的不怪我?”一直自责着的乌简从来没想过律晖居然会反过来朝自己道歉,她有些受宠若惊的再度确认。
      “当然啦!你在意的其实只不过是没有完成子轩交给你的任务吧?”律晖毫不留情的就戳到了乌简一直不愿意识也意识不到的重点上,吓得乌简心里立马如遭雷击似的乱成一团。真的吗?自己真的是这样想的吗?满脑子问号的乌简慌乱的愣在了原地。
      而律晖则得意的朝耶律圣楠眨巴着眼睛,想叫她看看自己有多聪明,居然一眼就看破了乌简的那点小矛盾心理。可意外的确是,这回耶律圣楠非但没有看她,反倒沉着声音朝乌简吩咐道:“乌简,你去把大家都叫过来吧。”
      还在思考着自己到底在愧疚什么的乌简听见这吩咐立马呆呆的退出了屋子,只留下一脸不解的律晖。律晖看着忽然变了脸色的耶律圣楠,心中好一阵不安,她还是只有在耶律游死的时候才见过耶律圣楠这般沉重的脸色的,“耶律圣楠,到底出什么事了?”
      可耶律圣楠却并没有回答她,只是伸手揽过律晖将她紧紧搂在怀里,用下巴顺着她那的纤细脖子上下来回的不停蹭着,右手还异常温柔的在律晖后背上无意识的画着圈圈。
      律晖从来没有见耶律圣楠对自己这么温柔过,在她印象中耶律圣楠就像一只高傲的金雕一样,永远都是嘴角带着微笑从上往下俯视着一切的。而自从这次被绑之后,她对自己的态度整个一下子就转变过来了,莫非刚才她的那句承诺真的不是玩笑?律晖心里一惊。
      两人就这样寂静无声的相拥着,听着耶律圣楠平稳的呼吸,律晖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在西塞国的那些日子。虽然耶律圣楠越来越紧的拥抱弄得她有些难受,但她却更加清楚明白此刻的自己却也是不愿意离开那温软怀抱的。
      自己在那漫长的黑夜之中所期盼的不就是这曾经的温暖,所等待的不就是那修长的手指能为自己拂去眼角的泪水吗?而当自己被绑在梁柱上的时候,满脑子里边挥之不去的不是眼前拥着自己的这人的话,那又会是谁呢?
      律晖犹豫的伸出双手,从耶律圣楠的两肋下边缓缓的朝上边伸了上去,轻轻的放在那结实的后背之上,虽然她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她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耶律圣楠突然僵了一下。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吗?”律晖略带恳求的再问了一遍。早在看见乌简受伤的时候,她就察觉到这南方境地其实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安宁,而这突如其来的绑架和那个周身迷雾重重的皇叔的出现,更是让她觉得不安。
      就连一向不愿意管这些事情的她也能察觉到最近有些小小异动出现,她不愿意再做一个被众人牢牢护在身后的孩子,她也想自己能够站出来,能和耶律圣楠和子轩她们并肩作战。
      “没什么。”耶律圣楠悠悠的回她了一句,这才慢慢的将下巴从她脖子上移开,坐直了身子,开始替律晖整理起那被她给弄皱了的衣领来。
      律晖很不高兴的一巴掌就拍开了她的手,自己都已经那么低三下气了还有什么好瞒着的,你们都当我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打算就这样瞒着我护着我一辈子吗?想到这里,律晖也顾不上自己的败绩,揪起耶律圣楠的领子,就皱着眉叱问:“你到底说不说?”
      耶律圣楠也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反抗,她只是依旧维持着那个姿势,淡淡的看着律晖那气得发红的小脸蛋。而她那纯黑的眸子突然泛出一种幽幽的光来,让律晖直感觉那眼神已经深深的摄入了自己的心里。
      “你怎么不还手了?”律晖惊讶于耶律圣楠的反常,但她并没有忘了自己可还是在生气的,她别过脸去不愿意看耶律圣楠的眼睛。
      “因为我答应过你,不会再欺负你了。”耶律圣楠慢慢的扳正了律晖的小脸,瞧着她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
      “你欺负谁了?明明就是你一直被我欺负好不好?”嘴硬的律晖坚决不愿意承认在长期以来的斗智斗勇中都是自己处于弱势,她忽的瞧见耶律圣楠那方才被自己惩罚得有些红肿了的唇,当场心念一动,紧接着就又凑上前去,想用行动来告诉耶律圣楠到底是谁欺负谁。
      “公主已经醒了,是楠妃叫我找大家来的。”就在这时房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两唇之间只隔了一张薄纸的厚度的二人被这动静给吓的僵在了原地,满脸尴尬的在那大眼对着小眼。
      “肯定是楠妃又惹公主生气了,刚才公主也是这样惩罚她的。”看见两人那呆若木鸡的样子,方才得到了原谅的乌简觉得自己似乎很有必要帮助她们来撇清一下,虽然这个解释听起来有些对不住楠妃。
      惩罚?有哪种惩罚需要那么亲密的吗?跟在乌简后边的一大帮子人可是将床上两人的动作给看了个清清楚楚的,那分明就是打算干点小坏事嘛!再瞧瞧耶律圣楠那嘴,稍稍有点常识的人都会知道那是怎么弄出来的。顿时,满屋子的人心里各有所思。
      李嬷嬷悄悄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到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公主最后还是步了皇后的后尘。她望着与律晖拥在一起的那人,她也是那么的出众,只是不知道这回对于这样的感情那最高权位的人是否能够再一次忍让吗?而自己也是不是应该祝福她们呢?
      同时一向喜欢看皇室八卦的小生却挑起眼睛俏皮的朝乌浩一眨,眼神很明显的指向了乌简,所含的意思分明就在“表扬”乌浩,“你有个乖妹妹啊。”而收到这戏谑讯号的乌浩却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的确自己这妹妹真的是有点太……
      就连方才说这话的乌简都还在纳闷的想着自己刚才到底说错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是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呢。她习惯性的想去牵楚妃的手,但脑子里又猛的想起公主的那句话来,连忙吓得将自己那已经伸出了一半的手又给硬生生缩了回去。
      而这屋子里边最平静的莫过于楚子轩了,她依旧是那脸波澜不惊的表情,任谁都看不出她到底在想着什么。但耶律圣楠却还是注意到了乌简的小动作,原本还有些尴尬的她却开怀的笑了,比起自己怀里的这个傻姑娘,原来这屋子里边还有个更加厉害的木头在啊。
      她微笑着毫不避讳的将律晖转了个身子搂在怀里,这才一脸平静的开口说道:“看也看够了,现在大家该说说正事了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来大家还是比较喜欢郡主推公主呀!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