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惩罚

      自从律晖回到楚府之后,这座雅致的宅子里边除了多了些飘来荡去的黑色影子和几位来去有些匆忙的背着药箱的大夫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单从那安静的空气之中,外人是根本看不出来在这短短的三天之内楚宅中竟然发生了一起绑架事件的。
      而这起绑架事件的主角现在却乖乖的睡在自己的房间里边,原本有些渴得干裂的嘴唇在灌了大夫开的几剂汤药之后,也慢慢的逐渐恢复了红润。只是那双总是闪闪亮的大眼睛现在却紧紧的闭着,只留下两扇贝壳一般齐整的黑色长睫毛。
      一只修长的手轻轻为她拂开了遮在眼睛上边的那几缕散乱刘海,而律晖却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那股温柔似的,依旧甜甜的睡着。耶律圣楠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若是在以前只要她一做这个动作,律晖肯定会惊醒过来,睁着惶恐的大眼睛瞪着她的。
      自己难得这么好心一次,她居然敢不理我!耶律圣楠有些负气似的微微直起身子,在律晖的眼上重重的亲了两下。可是事实上却完全没有出现那种她所料想的睡美人被公主吻醒的局面。
      今早大夫来看诊的时候,明明说过律晖很快就会醒的啊。可现在都快傍晚了,为什么这傻丫头还在沉睡呢?耶律圣楠心里闷闷的,右手不停的在律晖粉嫩嫩的脸上捏捏掐掐的,似乎那样就可以让自己消气,却不知越看见律晖那无动于衷的表情,她心里却更堵得慌。
      就这样掐着掐着,她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记得这屋子里除了她和律晖之外,似乎还应该有个人来着。莫非刚才自己亲律晖的那一幕被她见着了,所以那个单纯的小丫头被吓得不敢说话了?耶律圣楠猛然惊醒似的回去头去。
      当看见身后伏在方桌上的那个乖乖的小脑袋时,耶律圣楠悬到喉咙眼上了的心脏这才慢慢的落了回原处。还好那小丫头没看见,不然她还真害怕楚子轩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呢。虽然她们自己或许还感觉不到,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们主仆之间弥漫的空气早已经被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乌简,乌简。”耶律圣楠轻声唤着。好半响之后那小脑袋才缓缓的抬了起来。乌简揉了揉眼睛,有些睡眼惺忪的望着她,脸上很明显的写满了不解。
      “你累了就先去睡吧,律晖有我照看着就行了。”耶律圣楠有些心疼的望着她。这个小丫头自从律晖失踪了之后就一直在责备自己,而就连现在律晖平安归来了之后,她也都还在一旁静静的守着。
      “我不累。”乌简一听这话,立马狠狠的在大腿上掐了一把,强迫自己立刻清醒过来。耶律圣楠一看乌简坐得笔直的身子和那略微皱着的小脸,也知道她刚才在桌子底下做了个什么动作,很明显她是担心自己还在责怪她。
      “可是我肚子有些饿了,你帮我去端碗粥来好吗?”耶律圣楠用唯一空闲出来的那只手做了个摸肚子的手势,皱着脸示意乌简她已经很饿了。
      而乌简直到看见这个动作,才恍然想起楠妃自从昨天半夜里接回公主之后,就一直在忙乎着找大夫和安排护卫的事情,一天下来根本就没吃多少东西,现在当然会肚子饿啦。
      意识到自己的疏忽之后,乌简小脸一红,“楠妃,我就去,你稍等一下。”她朝还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律晖看了一眼,便急冲冲的跑了出去。可还没等她跑出几步,乌简却又急急忙忙的退了回来,她腼腆的朝不明就里的耶律圣楠笑一下,这才慢慢的关上房门朝前边一路小跑的走了。
      原来她是怕律晖受到风寒啊,还真是个细心的小丫头。耶律圣楠笑着转过身子,用窝在被子里的左手细微的蹭着律晖的右手,那温软的身子还和在西塞时一样,只是现在这主人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怕痒的咯咯笑起来。
      “律晖,你快醒来吧。不然乌简会内疚死的。”耶律圣楠笑着低声喃道。可惜律晖却依旧一脸的平静,只是用均匀的呼吸声来回答了她。
      莫非是乌简的魅力不够,耶律圣楠决定换个条件,“那好吧,你只要肯醒来,我就不再欺负你了好不好?”耶律圣楠将律晖的右手从被子掏了出来,握在唇前,有一下没一下的细碎吻着。
      其实早在西塞的时候,耶律圣楠就发现自己对律晖似乎刁难得过分了点。虽然她的本意并不是想欺负律晖,可是每当她看见律晖那神气的小模样时却又总是忍不住的想要逗逗她,这一来二去的就形成了坏习惯,之后的事情便再也由不得她控制了。
      起初她并不觉得自己喜欢逗律晖是件什么坏事情,可自从经历了耶律游的那次下毒事件之后,她却发现自己眼神变得越来越离不开律晖了,不论在什么场合都紧紧的跟在她身上。而在两人独处的时候,她却更是喜欢盯着那曾经品尝过的甜美红唇瞧。
      长久以来,她一直尝试着用姐妹之情来解释自己这种奇怪的想法,可这突如其来的绑架事件,却让她猛的一下子看清楚了自己的心。
      若真是姐妹之情的话,为何她会焦急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生怕贼人会对律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若真是姐妹之情的话,当在梁柱上看见虚弱的律晖朝自己眨眼睛的时候她又为什么会突然涌上一股想猛亲她几口的冲动呢?
      原来自己早已经是动了情而不自知啊,耶律圣楠无奈的勾起嘴角,慢慢的俯下 身子,想完成昨晚自己在梁柱上就想做了的事情。
      律晖的嘴唇虽然还有些干燥,但却依旧不失温暖。耶律圣楠用舌尖慢慢的勾勒着她的唇形,细细的为她润着唇,直到看见那唇瓣散发出诱人的粉红之后她才慢慢的滑入其中,抵开那紧闭的牙关,慢慢的品尝着。同样温暖的口腔之中,虽然还残留着不少药汁的苦涩,但更多的却是让她流连往返的甘甜。
      许久之后,耶律圣楠这才满意的睁开眼睛,缓缓的离开律晖的唇,微微上移,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乖!快醒来吧!我再也不欺负你了。”
      “真的吗?”她话音刚落,身下立马慢悠悠的响起一个略带嘶哑的声音。耶律圣楠心里猛地一惊,差一点就身形不稳的从床边的高凳子上掉了下去。
      “我还当你是说真话呢,原来又是骗人的。”刚睁开眼的律晖首先见着的便是耶律圣楠满眼柔情的眸子,听到的便是刚才那句略带祈求的话语。可她这才只不过是稍微确认了一下,耶律圣楠却紧接着就变了脸色,还差点吓得从凳子上掉下去。很明显刚才的一切都是假象,都是耶律圣楠戏弄她的把戏,还以为自己又一次上当了的律晖愤愤然的说道。
      这下可急坏了耶律圣楠,好不容易才盼到床上的小人儿醒来,却没料到她一醒来就将自己给抓了个现行,还闹出了个这么大的误会。她连忙推起笑脸朝律晖赔着笑,却不想律晖竟然将这表情解释成了讽刺,越发生气的背过脸去不愿瞧她。
      看见误会闹大了的耶律圣楠已经急得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弓起腰,将脸贴在律晖别过去的小脸上边,小声的道着歉:“我的公主小祖宗,我刚才说的可全都是真心话,你要不信的话可以摸摸我的心,看它有没有在说谎。”说罢耶律圣楠便抓住律晖的手朝自己胸上贴去。
      “我才不要摸你那黑心呢!”律晖一巴掌就拍开了耶律圣楠的爪子,生气的回过头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足一寸,刚好够耶律圣楠瞧清楚她的眸子,只可惜那里边盛着的全是红通通的怒火。
      “如果不是想戏弄我的话,那你为什么还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乱捣鼓?”律晖鼓着小脸嘟着嘴责问道。她刚清醒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胸上沉重得有些难受,嘴里更是有个灵活的小东西还在为非作歹。等到她能睁开眼晴的时候,却发现那始作俑者竟然是讨人厌的耶律圣楠。
      没想到耶律圣楠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有些尴尬的白了白脸色,轻轻清了清喉咙,这才心虚的解释道:“我只是想试试你到底能不能醒过来。”虽然她的确很想律晖早些醒来,但她却绝对不会期望她在那个时候醒来的。
      “鬼才会相信你的话呢。”律晖看着耶律圣楠那尴尬的颜色,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成就感,她古灵精怪的转悠着眼珠子,最后终于语出惊人的冒出来了一句:“我要惩罚你!”
      这还是那个好欺负的小公主吗,惊讶的耶律圣楠刚想问她到底打算怎么个惩罚法,却不料自己的脖子上忽的就搭上来了一只手,紧接着她的身子猛地一沉,唇立马就贴在了律晖的小嘴上边。
      而那小人却得意洋洋的咬着她的唇瓣来来回回的用牙磨着啃着,敢情她以为刚才自己就是这样对她的?耶律圣楠虽然心里百般无奈,却也只能忍着那虽然轻微却万分撩人的疼痛,任由淘气的公主施行着她的新刑罚。
      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耶律圣楠的脖子都直得有些酸痛了,可律晖却还在兴致勃勃的折磨着她。耶律圣楠垂下眼先瞧了瞧那闭着眼睛枕在枕头上边一脸舒坦的小人儿,再瞅了瞅自己那已经有些发肿的嘴唇,心中好一声哀叹,神啊!快来救救我吧,不然明天我怎么见人啊!
      或许真的是老天听见了耶律圣楠的祈祷,顷刻之后,只听见门碰的一下就被推开了,接着传出来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公主,楠妃,你们在干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丁的感冒终于好鸟~于是开始悄悄的谋划推倒。大家觉得应该是哪对先推呢?(*^__^*) 嘻嘻……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