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获救

      律晖从来没想过那个自称皇叔的家伙居然会想出这么个阴招,将她绑在这个叫天不应唤地无门的地方便撒手不管了。果然笑里藏刀指的就是他这种人啊,还好自己并没有相信他诋毁父皇的那些说辞,律晖在心底庆幸着。
      她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子,可又不敢动作太大。因为她此刻正被结结实实的绑在了城外城隍庙里那根还算结实的梁柱上,而下边坐着的却是一大群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正在用餐的乞丐。
      正午有些毒辣的阳光透过屋顶的那些破碎瓦片射到了律晖的身上,她连忙闭上眼睛,皱着眉头别过脸去,一边抵抗这对下边那些乞丐们的惧意,一边在心里对提出这鬼主意的始作俑者一顿好骂。
      在马车里被颠簸得睡着了的律晖还未等完全清醒过来就被人七手八脚的绑到了这梁柱上,由于当时庙里的乞丐们全都上街乞讨去了,他们那群人也就张扬跋扈得无法无天了。而从最后离去时西门熹那声皮笑肉不笑的冷笑中,律晖不难推断出这个馊主意肯定是他出的。
      刚开始律晖还能一边咒骂着西门熹的小心眼一边耐心的期待着救援,可当她听见这些乞丐们三三两两回来的脚步声,和那对富贵人家的低低咒骂,心里一下子就凉了下来。但更让她诧异的却是,这些成年的乞丐居然残忍到竟去抢小乞丐的食物。
      于是,整整一个中午律晖的心都在和那个被抢了食物的小乞丐一同哭泣,等太阳越爬越高终于达到了最高点的时候,小乞丐却抛下了她这个并不知道的同伴,自己停止了哭泣,开始饿着肚皮睡起午觉来。既然中午没得吃,那就干脆省点力气,希望下午能碰见个好心人吧。
      想开了的小乞丐没一会儿就在稻草堆里睡熟了,他甚至还发出了一阵小小声的愉悦的鼾声。
      可相反的,律晖却就没那么好运了。在梁柱上受着阳光直射的她,心中饥渴交加,嘴上还塞着一团破布。可恨的西门熹居然这两天来都没有给自己一口水喝,等她回去了一定会再好好收拾他一顿的,律晖在心底狠狠的想着。
      下午律晖就这样在阳光的炙烤之中迷迷糊糊的渡过了,原本就没有摄入多少水分的她在昨晚喊了那么久之后又经过了一个下午的煎熬,嗓子眼里早就干的可以冒烟了。她双眼欲穿的望着瓦片中的大阳公公,只希望他能发发善心早些退去,给多自己留下一点点水分。
      可惜的是律晖的美梦却非但没有成真,反而现实却变得更加残酷了。就在她的朦胧之间,那群睡饱了午觉的乞丐们早就按部就班的一齐出门乞讨去了。等太阳下山,天气微凉,律晖稍微有些回神的时候,他们却也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乞丐们嬉笑打闹了一会之后,照旧打量了一下小乞丐手中的那些东西,可庆幸的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发生中午时候的那些争抢事件。律晖在上边暗想可能是他们对今晚自己的晚餐还比较满意,抑或是不屑于小乞丐的那点东西吧。
      逃过了大乞丐们的盘查,小乞丐捧着手里的破碗一溜烟就钻到墙角的草丛中藏了起来。而梁柱上的律晖只要稍稍侧侧头就能够恰巧瞧见破碗里面的那些脏兮兮的零碎油饼,看样子应该是小乞丐从店家门口的潲水里边捞出来的吧。
      就在这时,小乞丐机灵的朝四周警惕的打量了好几番,这才偷偷摸摸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大白馒头,他瞅见旁边没人连忙抓紧时间啃了起来。看着小乞丐那狼吞虎咽的势头,梁柱上的律晖也馋得不由的吞了几口口水。可偏偏不恰巧的却是她的肚子也在这时小小声的叫了几声。
      小乞丐立马警惕的回过头去,朝着身后的草堆打量了几眼,见没有什么异样,连忙抓紧时间把剩下的几口馒头塞进嘴里,还没等完全咽下就抓住碗里的那些零碎的油饼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律晖看着这一幕,心里油然而生一股苍凉感,这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已经过早的被剥夺了童年。她无奈的闭上眼睛,可里边那双直溜溜转着的受了惊的小黑眼睛却不知怎么的总是挥之不去。
      
      楚宅的大厅里,刚过傍晚时分便挤满了人。楚杰夫妇虽然知道公主被贼人绑去了,但他们更明白自己是根本帮不上什么忙的,于是在好心的安慰了几句之后,夫妇俩便早早的就离开了,只剩下楚子轩和耶律圣楠他们大眼瞪小眼的坐在那里。
      “圣楠,你再去休息一会吧。”楚子轩看着耶律圣楠脸上淡淡的那两个黑眼圈,有些心疼的劝到。虽然平常日子她总是和律晖斗嘴,时不时还欺负律晖一下,可大家都能看出来她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尤其是从西塞回来了之后更是更甚从前了。
      “我没事的。”耶律圣楠淡淡的摇了摇头。律晖失踪了之后她又怎么能够安心的睡着呢,现在只要她一独处,满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律晖的笑颜,耍小脾气时嘟起的嘴,还有在西塞国时两人在帐篷里留下的点点滴滴。
      第一次耶律圣楠觉得自己的心如此慌张,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无论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她的劲头来,满心满脑子想的都是关于律晖的事情。她从未这般失常过,即使年少时随父兄出征时的巨大压力也未曾让她这样失态过。
      想到这里耶律圣楠不由的叹了一口气,想她当年驰骋大漠好不风光的郡主现在却被一个红红的小辣椒给束缚住了心神,若是让律晖那傻丫头知道自己想法的话,指不定还会好好的取笑自己一番呢。
      而一直满心愧疚的乌简,却唯恐耶律圣楠这是在埋怨,她想张口安慰一下耶律圣楠,可“楠妃”这两个字刚出口她却又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最终还是靠耶律圣楠给她解得围,她朝乌简淡然一笑:“这不关你的事,如果是我们在身边,该劫走的还是会被劫走的。”
      虽然她心里很不愿意承认这点,但从小生勘探回来的痕迹不难看出绑走律晖的这人很可能就是当初他们在全聚阁楼下遇见的那个平常的男子,而那男子能劫人如入无人之境,看样子功夫绝对是在她和小生之上了。
      而更让她诧异的却是一向不问世事的柳明溪竟然会提醒她们注意那个男子,仿佛事先知道那人会有异动那般,明溪的人格她是绝对可以相信的,只是她不知道那男子抓律晖到底是为了向皇上示威,还是因为她和律晖揭发了他的东家右大臣的好事而报复呢?如果是前一种的话律晖估计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如果不幸的是第二种的话……想到这里耶律圣楠不由的又皱紧了眉头。
      而乌简看着她动作心头又是一颤,紧接着不自觉的开始纠结起自己的衣角来。就这样,一屋子的人耐着性子等到了深夜。
      当圆桌上的烛台盛满了漫漫的泪水,第一滴溢出来的烛泪缓缓爬过烛台滑落到桌面上的时候,耶律圣楠腾的一下便站了起来,低呼了一声:“出发。”之后满屋子蓄势待发的人便纷纷骑着快马消失在深夜的大街之中了。
      
      城隍庙中睡得香甜的乞丐们全都是猛的一下就被一阵由远而近的奔腾马蹄声给惊醒的,当他们眨巴着眼睛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被忽然出现的一大群黑衣人给赶出了庙。
      黑衣隐士们沿着城隍庙的轮廓,十步一人的有序排列着,每人手里的火把将那原本就不大的城隍庙照的透亮,这估计是城隍庙没落了之后第一次迎来如此通彻的光亮吧。
      几十双手不停的在庙里搜寻着,不一会儿这个弹丸之地就被摸了个遍,可惜焦急的他们却并没有寻到律晖的身影。莫非是那绑架者来了个调虎离山之计吗?耶律圣楠开始有些担忧的呼唤起律晖的名字来,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里竟然还夹杂着几分颤抖。
      其实早在他们踢开庙门的时候,律晖就已经连同那群乞丐们一块清醒了。她们低低的讨论声她都在上边听得一清二楚,只是她觉得这似乎是在梦境之中才一直没有求救。而直到听见耶律圣楠的呼唤,她才猛的惊醒,开始尝试着在梁柱上扭动着身体起来。
      “看,屋顶上有灰尘落下来。”正在一旁焦急等待着的乌简,刚一抬起头却没想到看见屋顶上竟然时不时的有些灰尘落下来。
      “上边有人。”耶律圣楠一个飞身便攀上梁柱之间,只见上边绑了个大肉粽,而大肉粽朝她眨了眨眼便算是打过招呼了。她微微的勾起嘴角吐出一口担忧,朝下边人一声喊“她在这!”,便拔出靴子里的小刀三下两下就为律晖割开了绳子。
      “憋死我了。”重获自由了的律晖只说出这一句话,便接着晕了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地丁感冒了,所以这周的文会更得慢些,对手指……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