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释放

      “爹。”正巧路过花园的楚子轩老远就看见楚杰拿着一把树剪笑盈盈的摸着自己胡子在那站着。难道有什么好事情发生了吗?她好奇的问。
      “原来是子轩啊。”楚杰抬起头来,可还是没来得及及时遮掩住他眼里的深深笑意:“你刚才是不是惹谁生气了,你看看我的这些宝贝花草可都是因为你才弄成这副模样的。”他朝地上的那摊树叶指了指。
      不用想楚子轩也能知道这肯定是乌简干的好事。她刚想道歉,却没料到反而被爹抢先一步将她推倒了花园外边,“快去劝劝吧,我可不想自己的宝贝花草再遭到这样的摧残了。”
      楚子轩虽然不明白爹为什么会这样做,但还是乖乖的朝前走了,毕竟她心里也不是很放心。看着女儿消失的背影,楚杰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弯下腰来继续修剪着那些花草。虽然她们这样子的确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但对于子轩来说这样或许也并不坏,他暗想。
      “乌简,你在吗?”楚子轩站着门外,心里稍稍有些担忧。
      “在。”很快里边便出来了一个人儿,为她打开门。乌简刚迎上楚子轩关切的目光立马就回想起了方才自己不讲理的那些举动,她有些尴尬的别过头去:“楚妃对不起,我不应该乱发脾气的。”
      “没事,我的确不应该无故怀疑柳妃的。”虽然楚子轩直觉的觉得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但此时的她却找不出更合适的其他理由。
      “不是的,我知道你并没有怀疑柳妃的意思。”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楚子轩被乌简给弄糊涂了,聪明的她也会有想不明白的时候。
      难道我能说是因为你没有握紧我的手才生气的吗?乌简在心里小声嘀咕着,可她表面上却依旧只能紧紧咬住自己的唇,沉默不语。
      于是,她们之间又出现了好一阵诡异的沉寂。楚子轩有些奇怪的打量着乌简的脸,可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停止在了她那有些泛白的漂亮嘴唇上。忽的一下楚子轩心里边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不知道眼前这唇是否还和水中那次一样的柔软呢?她好想凑上前去咬上一口。
      但就在理智即将脱轨的那一瞬间楚子轩还是勉强的拉回了自己的神智,她发现自己的头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就朝乌简那边多凑了几分,紧张得立马就站了起来,“既然你并没有误会,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忙呢。”她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语速。
      “嗯。”乌简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乖乖的答应着。
      随着房门的轻轻关上,隔开了屋里外两个慌乱的人。
      乌简紧紧的捂住自己急速跳动的心脏,其实早在楚子轩靠近的那刹那她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可是她心里却奇怪的没有丝毫抗拒,反倒有些期待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而门外的楚子轩却猛掐了自己一把,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想吻乌简的唇了。
      
      等房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屋里边却意外的安静。门外有双阴冷的眼睛慢慢横扫过屋子里的每一寸角落,最终停留到了屋里残存的方桌下边。桌脚旁悄悄的露出来了小半块白色的布料,若不是正午的阳光足够强烈的话,常人根本就是很难发现它的。
      “把她拉出来。”阴冷的眸子里泛出一丝戏谑。在高贵的人在他手里还不是一样的狼狈,真不明白义父为什么会那么在意这个刁蛮女子。
      窝在桌下睡得正香的律晖,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侍卫们给蛮横的拉了出来。但耀眼的阳光洒在她脸上的时候,那黑黑的长睫毛微微扇动了一下,被扰了睡眠的她十分不情愿的埋怨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虽然那声音依旧威严,但其中难掩的疲惫却还是悄悄泄露了律晖的中气不足。这也难怪,喊了砸了一天之后,又滴水未沾,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能保持中气十足的话,那就真的不是常人了。
      “您不是一直想叫我们放您回去的吗?怎么现在反到不愿意了。莫非公主您看上了这个小宅子,我可是不介意您在这多做上几天客的。”西门熹冷冷的看着对面一脸不相信的律晖。
      “放开我。”律晖挥手甩开了正抓着她的两个侍卫,慢条斯理的替自己整了整衣服,“我自己有手有脚的会走。”虽然西门熹一直尊称她“您”,但律晖却清楚的明白那话里头从头到尾有的只不过是鄙夷罢了。虽然此刻的她沦为了阶下囚,但是不管前边有什么阴谋陷阱,她都,绝对不会低下头,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皇家气势。
      “既然公主愿意配合,那这件事就简单多了。”西门熹朝侍卫使了个眼色,他们便乖乖的朝两旁退开了,律晖也不推辞,大摇大摆的就走了出去。
      刚走到院子里,律晖便被屋檐上那个白白的大太阳给刺伤了眼。虽然屋子里的阳光充足到能将嗜睡的她给逼到了桌子下边去了,但在密闭空间里被关押了两天的她却还是十分想念这样无拘束的阳光。
      她张开双臂,闭上眼,深深的呼吸着自由的味道,却不知自己这动作只换来了西门熹一个大大的白眼。而就在西门熹正打算继续冷嘲热讽的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看来公主还是相当喜欢阳关的嘛?”
      “把你关两天试试,看你会不会喜欢自由!”律晖毫不客气的就顶了回去。其实早在昨晚上她就已经想过了,这中年男子认识母后,语气间也十分亲切,再加上那莫名的有些熟悉的面孔,她猜想他可能是以前的朝臣,但若是朝臣的话却又绝不会有那种语气的。
      想不明白的律晖索性向他索求答案:“你既然认识我母后,那为什么还要绑我至此,你们难道不知道绑架公主是个大罪吗?”律晖摆出的那张严肃的表情,和她那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脸颊完全不相符,活像一个装大人的孩子。
      中年男子看着她这副气鼓鼓的可爱模样,不由自主就将她和记忆中那个也曾朝自己如此微笑过的影子重叠了起来。可他还是强行按住了想伸出去的手,“就是因为认识你父母,所以我今天才会让你来这的,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放你回去了。”
      “真的?”律晖看着男子的眼问道:“我从未见过你,却为什么对你感觉如此熟悉呢?你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剩下的话律晖没说完,因为在她的记忆里似乎并没有什么自己不认识的皇亲国戚了。
      “不愧是离儿的孩子,果然聪明。”男子依旧笑着,可那漂亮的双眼皮却有些下遮,试图想掩住他眼里的仇恨,“我的确是和你有血亲关系,如果按资排辈的话,你似乎还应该叫我一声皇叔才对。”
      自己的皇叔不是在十八年前就只剩下律孟一个了吗?律晖疑惑了。可紧接着她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她想起与父皇同父异母的弟弟律延在那场战乱中却并没有被抓到,而他的名字从此以后在宫中也成为了禁忌,大家谈起他的时候总是用老狐狸来代替。
      律晖瞪大双眼,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位皇叔,不论是从他那深深的笑纹还是正在勾起的嘴角,都无法让人将他与那位传言中老奸巨猾的野心皇叔联想在一起,可律晖起码还是知道人不可貌相这道理的,看着看着他的眼神越发警觉了起来。
      迎着律晖警惕的眼神,律延也知道她肯定是猜出了自己身份。他笑着走过去伸手刚搭在律晖肩上,就立马感觉到她的肌肉僵硬了起来,“怎么是不是看着我的样子不像坏人啊?小侄女,这坏人可是不会在自己脸上写个恶字的。”
      律晖无奈的赏给了他一个硕大无比的白眼,自己又不是小孩子,有必要用这种和白痴说话的语气吗。“我看你这样也好不到哪去,你还没说为什么会将我绑到这儿呢?”她不厌其烦的问着这个已经被她考虑了千百遍的问题。
      “果然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也和离儿很像啊。”律延收回了搭在律晖肩上的手,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放心,看在离儿的份上我是不会伤害你的,请你来这只不过是想给你父皇一个警告,想告诉他他从我手里抢走的东西也是时候该还回来了。”说道这里律延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下来,因为他想起有些东西失去了却是怎么都不会再回来的。
      “我父皇抢了你什么?不是你意图夺位的么?”律晖容不得任何人对她父皇母后有半点微词,更何况眼前这位还是他们的对头。
      “那只是你父皇的一家之言罢了。”律延似乎有些不大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他转而抬头看着天色,不明就里的律晖也好奇的跟着他望向天空。忽然那个硕大的白太阳瞬间就被一片黑暗给遮住了,而同时她也觉得自己的耳朵上似乎多了个什么东西,蹭得她有些发痒。“你们想对我干什么?”
      “别动。”随着西门熹不耐烦的声音,蒙在律晖眼上的黑纱也跟着紧了紧,勒得她细嫩的皮肤有些生疼。但她却明智的不敢多言,就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境地,她忍了。
      而被蒙住了眼的律晖只感觉到自己似乎再度被投入了黑暗之中。于是,她就这样被推推嚷嚷的塞入了拥挤的马车,又在马车的沉沉浮浮中疲倦的睡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码字不容易啊,大家出来按个爪吧~~~~(>_<)~~~~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