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气

      “怎样找到了没?”小生和李嬷嬷刚一踏入大厅,不安的乌简便立马紧张的站起身来。
      小生摊着手微微朝她撇了撇嘴。而正当乌简沮丧的想低下头的时候,李嬷嬷却拉着她重新坐下了,“这次我们也并非是一无所获,小生在寺庙的屋檐上发现了几块压碎了的瓦片,想必那绑匪是将公主打晕了之后再扛着她消失的吧。”
      “知道了这个又能有什么用呢,我们还是没能找到公主啊。”乌简纠结的绞着衣角。都怪自己没早点去找公主,如果早点去的话,就算真像楚妃她们说推断的那样,至少现在律晖也不会是一个人了。
      就在乌简的衣角快要被绞成麻花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伸了过来,轻轻握住了她那僵硬得有些发白的指节。乌简受宠若惊的立马抬起头来,可楚子轩却依旧一脸平静的朝耶律圣楠说道:“没找到律晖,那我们只好明天子时去城隍庙看看了。”
      “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耶律圣楠赞同的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就转身回房休息去了。这天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老早就用针刺般的头疼向她无声抗议了许久,而始终悬着心的她也只有到了这会儿才能姑且让自己稍稍休息一下。
      “李嬷嬷,你们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好不容易才看着疲惫的耶律圣楠逐渐消失在大厅外,楚子轩却不但没有像乌简所期待的那样转过头来看看她,反而朝反方向别过头去对李嬷嬷他们问道。
      “真不愧是楚妃,果真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小生笑着勾起嘴角,“刚才李嬷嬷故意隐瞒真实情况其实只是为了让楠妃好好休息一下。而事实上我们还发现那些碎瓦片分布成了一个规则的八卦形状,很明显只有用柳将军得意的独门轻功才能弄成那样子。”
      乌简一听这事居然还和柳妃也扯上了关系,心里又是一惊,右手也不由的跟着轻轻颤了一下。可令她更加意外的却是一直覆在右手上边的那只手却既没有像往常一样握得更紧些,也没有离开,只是依旧静静的呆在那,就仿佛被主人遗忘了一般。
      乌简有些疑惑于楚子轩的冷淡,但当着大家的面她又不好多言语,只得微微垂着眼帘,做贼心虚的朝楚子轩瞧了瞧,却只见楚妃微微锁起了漂亮的秀眉,沉着声音说道:“那也就是说这事和明溪也有关系了?”
      “不可能,这事绝对不会是柳妃干的。”乌简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生气的甩掉了楚子轩的手,迈着大步就朝门外走去,丝毫不管屋子里其他人的诧异。当然也只有她才明白自己到底在气什么。
      “简儿……”乌浩原本还想拦住妹妹,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下子就平白无故的生起气来了。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就被楚子轩一个严厉的眼神给拦住了。还是大事要紧,等待会儿再去安慰乌简吧,乌浩识趣的坐了下来。
      而一路朝前走着的乌简,虽然没有回头但也能猜到哥哥肯定是被楚妃给拦下了。她不理自己也就算了,居然还不让别人来哄哄自己,楚妃真是霸道。乌简可不管自己这牢骚发得是不是符合逻辑,只顾着埋头一个劲的朝前赶,完全忘了刚才自己吼了句什么。
      楚子轩有些愣神的看着自己的左手,方才那股温暖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上边。这可是乌简第一次朝她发火,她也从未想过那个单瘦的小身板里居然能隐藏着如此大的火气。虽然乌简貌似是为了替明溪鸣不平才负气而走的,但楚子轩却总觉得她生气的原因似乎还在于自己。
      “明溪根本不会武,而柳将军也早已逝世,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可能?”冷静的人是不会因为这段小插曲而乱了阵脚的,很快楚子轩便恢复了寻常脸色,她抿着圆润的朱唇,用右手托着下巴静静思索着。
      所有的一切痕迹都让她隐约觉得,律晖的无故失踪绝对不会是件简单的事情,这背后似乎还藏着个硕大的阴谋,而这些又都和她们这次的下江南脱不了干系。
      “话说柳将军生前极其赏识他的左右二将,曾经亲自传授过部分武功。如果这独家轻功是由他亲自传给部下的话,那么这一切也就能够说的通了。只是我还想不明白左右二将又是基于什么理由非要绑架公主呢?”李嬷嬷推测着。
      紧接着大厅里又是好一阵沉默,毕竟这几人之中最了解柳将军的就非李嬷嬷莫属了。如果在宫中呆了几十年的她都推测不出的话,那么他们这群方才入宫的年轻晚辈又怎么能知道呢?这柳将军总归是十几年前的人物了。
      “算了,还是别想了。大家都早些回去,好好准备明天的事情吧。”见大家反正也想不出个头绪来,楚子轩索性站起身来。
      乌浩闻言,立马转身就朝外走,可没想到这回还是让楚子轩给半道截了下来。“乌浩,乌简那还是我去看看吧,我总感觉她似乎是在生我的气。”她有些无奈的摆了摆手。
      乌浩一边在心里埋怨着妹妹什么时候竟然脾气变得那么大了,居然敢生楚妃的气,一边却又想着有楚妃出马乌简肯定很快就会气消了吧,于是也就放心的回自己房间去了。
      
      而这头,乌简刚气冲冲的从大厅里走出来,就跑到了后院的小花园里边朝那些花花草草好一顿撒气。片刻之后,那些经过精心修剪的小树丛们就可怜的被她抓得乱七八糟,脚边更是落了满地的绿色树叶。
      “怎么,气消了吗?”就在乌简稍稍有些顺过气来的时候,她身后却忽的响起了一个声音。
      “嗯。”乌简应和的点了点头,但转瞬间却又立马吓得白了脸。
      她可是明明看清了这园子里没人才进来的啊,怎么还会有人站在身后问自己呢?乌简条件反射的想起律晖就是这样被人给劫走的,于是紧张的她攥起拳头就朝后边那人砸去,虽然没练过武,但是从小没少和街坊里的孩子们打架的乌简也绝不是大家眼中的那种弱女子。
      等看清身后的人,乌简才挥到一半的拳头却又愣愣的停在了半空。站在她身后的并不是什么预料中的凶恶绑匪,而是一脸和蔼的楚杰。但更要命的却是他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把园艺用的小树剪,很显然刚才那些曾经漂亮过的绿树便是出自他的手。
      “楚老爷,我……”乌简一时语塞,下意识的将双手别到腰后去。方才她发泄得太狠了些,就连指甲里边都沾了不少绿色的汁液,而现在这些早就变成了再明显不过的证据。
      “是不是子轩惹你生气了?”楚杰看着乌简这副心虚的模样,心底马上觉得她更是可爱上了几分。其实早在乌简跟着楚子轩回家的时候,他们夫妇便对这个纯真的小女孩充满了关注,要知道他们可还是第一次看见楚子轩和人这样亲近,而之后的那几□□衫不解的照料有更是让人刮目相看。
      “不是的。”乌简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她的眼神却还在不断的左右飘忽。
      “我可是听见了好几句臭楚妃之类的话语。”楚杰弯起右手掌将它贴到自己右耳旁边,笑着说:“难道是我年纪太大,耳力不好了?”
      “没有。”乌简越发的心虚起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自己先是弄坏了楚老爷的花草,现在还被他撞见自己埋怨楚妃。自己只不过是个小婢女而已,怎么可以如此放肆呢?她有些犯难开了。而想起自己的身份的她却完全忘记了刚才在大厅里自己又是怎么发脾气的。
      “如果真的是在生子轩的气的话,那你能不能不要怪她?”正在思考着应该怎么赔罪的乌简完全没有想到楚老爷居然会请求自己。
      迎着乌简诧异的眸子,楚杰继续解释着:“子轩从小就性子冷淡,很少能够和人如此亲近,除了家里人她甚至都不愿意别人触碰自己的衣角,更别提牵手之类的了。而你是第一个能与她如此亲近的人,所以我希望你别生她的气,能和她一直好好相处下去。可以吗?”
      听到楚杰的这番解释,以往的那一幕幕回忆便自发的浮现在乌简面前。她还清楚的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楚子轩的眸子的确冷得跟冰块似的,让她还一度以为楚子轩只是个看热闹的妃子,却没料到机缘巧合之下她居然成了这个妃子的贴身婢女。
      而之后随着大家相处时间的越来越多,渐渐的有了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还有第一次在水下的那个亲吻。乌简虽然越想越害臊,但她还是注意到了似乎随着两人的越来越亲密,楚妃看她的眼神也慢慢的变得有温度起来。
      而刚才她好像也并不是因为楚妃冤枉柳妃而生气,她气的根本就是楚妃忽略了自己。一下子,乌简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楚老爷您放心,我一定会一直陪在楚妃身边的。”乌简认真的朝楚杰说道。说完之后她便转身朝房间走去,现在的她迫切的需要时间来好好思考一下,她似乎隐隐约约的察觉到了自己和楚妃之间似乎有些什么不一样了。
      楚杰微笑的目送着疑惑的乌简消失在廊角,这个傻姑娘或许根本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保证了些什么,也没察觉到自己刚才说话的眼神是多么的虔诚。
      就在那一瞬间他竟然产生了一种看见了女婿的错觉,楚杰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这个女女婿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但最重要的恐怕是这两个当事人似乎都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节日快乐!虽然可能有些童鞋还没有达到年龄(*^__^*) 嘻嘻……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