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绑架

      “噔噔噔”门外响起了三下很有节奏的敲门声,乌简刚想回答门就忽的一下被推开了,从外边偷偷溜进来一个身穿火红色华服的女孩,而她那玲珑的身子上边却还不协调的背着个圆鼓鼓的大包袱。
      摸到床前,黑溜溜的大眼直盯着乌简,“准备好了没?我们出去吧。”乌简只得乖乖的点头。于是律晖从那大包袱里拿出两套衣物来,一面将其中一套素色的递给乌简,一面小声说着:“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就先伪装一下吧。”
      顷刻之后,楚宅不远处的大街上便出现了两个帅气男子。
      前边穿着一袭月牙色长衫,手里还假装潇洒的拿着一把玉骨扇子不住晃悠的那位公子便是调皮公主律晖了。就凭着皇家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势和她粉粉嫩嫩的肌肤,换上了男装的律晖立马摇身变成了一位还带些孩子气的小少爷。
      可让这小少爷有些不满的却是,没想到她身后跟着的那个家仆却比自己招人喜欢多了。自从从楚宅出来之后,女孩子偷瞧乌简的眼神竟然比她的多出了三分之一。三分之一啊,律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向不大夺目的乌简换了套男装就不一样了。
      其实乌简的五官的确没有律晖和楚子轩她们的精致,可妙就妙在她身上却有着一股她们谁都没有的坚韧劲儿,一身低调的家仆装刚好将她身上那股子顽强给引了出来,惹得广大的年轻姑娘们都不由自主的想多看这小帅哥几眼。
      “乌简,你说为什么街上看你的比看我的多多了呢?”律晖终于憋不住了。
      “可能是因为公主你帮我伪装得好吧。”乌简不好意思的跟在律晖后边,她弄不明白怎么自从受伤之后大家对自己的关注一下子就多了起来,先是楚妃的细心照顾,现在却是街上姑娘们的羞涩目光。
      “对啊,绝对是这样的。”律晖这才想起原来乌简这般引人注目完全是自己的劳动成果,有些纠结的小心脏一下子就乐开了花,“乌简,快点,我们去那边。”在屋子里被憋了好几天的她心情一放松就立马恢复了吵吵闹闹的小麻雀形态。
      乌简想着楚妃交给自己的任务,只得紧紧的跟在公主后边,唯恐出了什么差错。不一会儿,身子还有些虚的她便被热出了一身大汗。“乌简,我们去庙里拜拜吧。”前边正在兴头上的律晖可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人已经有些发白了的脸色。
      “好的。”乌简才刚开口,就猛地一下撞在了突然停住的律晖身上。她瞅瞅律晖,但这公主却好像全无感觉那般只是抬头专注的看着寺庙前的牌匾。
      乌简也好奇的抬头顺着她的目光瞧去,只见琉璃屋顶下的红木大牌匾上写着三个硕大的金字,“宗雨寺”乌简看着看着就念了出来。
      “什么,乌简你再说一遍?”律晖将扇子放在嘴前试图遮住她那长得有些过大的嘴,可惜却没有产生半分效果,乌简依旧能够看清楚她露出来的八颗漂亮大白牙。“怎么了?”她有些心虚的问。
      “你说同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徒弟怎么相差那么大呢?自从了解了你的文采,我就再也不用羡慕子轩有个状元爷徒弟了,我只是时候未到还没遇到自己那个天资聪慧的徒弟罢了。”律晖一面说着,一面不住的点头赞同自己的观点。
      可乌简被她这么一调侃,刚才还有些苍白的小脸噌的一下子全红了。自从离京之后她们便诸多杂事,先是楚子轩感染风寒,接着又是自己受伤,所以学写字这回事也就给耽搁了下来,要不是今天经律晖这么一提醒,她们还真忘了这回事了。
      乌简本来还想为楚妃辩解上几句的,可她回过头来一想却发现律晖说的好像还真有那么几分道理。自己就是脑子笨,学了那么久的字到现在还给人笑话,再说什么只怕又要给楚妃丢脸了,她有些灰心的垂下了头。
      迟钝的律晖终于察觉到了乌简神色的忽然黯淡,她微微一愣,紧接着揽住乌简肩膀,有些愧疚的说道:“我刚才那番话都是开玩笑的,乌简你别在意哦。”说着说着她就拉着乌简一块走进了寺里。
      刚入了寺里的两人这才发现那不大的寺庙里边竟然比她们想象得热闹多了,方才站在门外光顾着戏弄乌简去了的律晖,一看见寺里聚集的那么多香客立马就兴奋了起来,这才算是有点人气嘛。
      她大步跨下台阶,忙碌的在正殿、左殿和右殿之间跑开了。好个乖乖!律晖惊讶的吐了吐舌头,每个殿里的佛像面前都排起了长队,善男信女们垂眉顺目的站在那里虔诚的等待着自己祈祷的那一瞬间。
      兜了一大圈的律晖见哪都没有自己插手的地方,于是无趣的重新退回到了方才的院子里。而身后那一下比一下重的微喘气息适时的让她忆起了自己身后似乎还有一个人来着。
      “乌简你没事吧?”律晖连忙将她扶到院子一角的大树下坐着,那苍白脸上的细细汗珠正在无声谴责着她的粗心,明明是自己拉乌简出来的,可自己怎么能够把身子还虚着的她弄成这副模样呢?律晖悔恨的猛掐了自己一把,难怪耶律圣楠总说自己莽撞自己笨了。
      “我去帮你要碗水来!”律晖看着乌简因为缺水而有些干燥的嘴唇,总想做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内心的愧疚。
      “不用了,公主。”没等乌简阻拦,律晖便匆匆的转身离去了,只留个了她一个还未抓到手的衣角。
      “小和尚,你能给我碗水吗?”不知道怎么钻进了内堂的律晖顺手抓住一个小和尚就张口问道。
      小和尚虽然对凭空出现了一位气度不凡的白衣公子很是诧异,但看着公子那副焦急模样,出家人慈悲为怀的性子还是压住了他好奇的本性。“好的,施主请随我来。”他转身便领着律晖朝一旁走去。
      “施主,这些够了吗?”小和尚指了指石桌上放着的那壶凉茶,可是等了好半天都没人回应,他奇怪的回过头一看,身后一直跟着的白衣公子居然不见了。
      怎么回事,明明刚才还在的呀,小和尚疑惑的摸着他那圆溜溜的光脑袋,一番思索之后终于恍悟了,可肯定就是师傅常教导的仙人现身了,于是,小和尚虔诚的拿出佛珠对着那壶凉茶念起经来。
      
      “哎呦,你是谁?想干什么?”嘴里的碎布刚被拿出来,律晖便急急的囔道。她可是清楚的记得跟在小和尚后面的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给打晕了,更莫名其妙的被人扛到了这个小黑屋里来。
      其实早在半道上律晖就被扛着自己的那单瘦肩膀给硌醒了,只是迫于嘴里的破布和身上的粗绳子,她才无法反抗只得任由人将自己劫到了这地方。而她也不知道自己被关着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小黑屋,相反光线十分充足,黑的只不过是她眼前蒙的那块黑布罢了。
      “宫力,把她的眼解开。”一个声音响起,可律晖却没来由的觉得恶心起来。
      光明重现,一时间适应不了满屋子阳光的律晖只好眯起眼睛,慢慢的打量起眼前的声音主人。竹竿似的身子,尖嘴猴腮的模样,猥琐的眼神还有那让人反胃的坏笑,除了前几天刚被她好好教训了一顿的色狼西门熹之外,律晖再也想不出来谁还会有那样一副尊容。
      “西门熹你抓我干什么?明的斗不过我所以你来暗的是不?”她一脸的不屑,这种往人背后捅刀子的行为是她最嗤之以鼻的。
      “公主殿下,这您可误会大了,我只不过是想请您来府上坐坐客罢了。”西门熹皮笑肉不笑的回答:“谁叫我没有公主您那么正气凛然,也不像您一样有着那么出众的护卫啊。”
      律晖没想到这败家子西门熹竟然能够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看来或许他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不学无术。“既然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那你还不放开我,难道都等着被杀头吗?”律晖动了动几乎就快要被绑成了粽子的身子。
      “我只是请公主您来做客,有必要弄得杀头那么严重吗?”西门熹眼里泛过一丝冷意,“很明显我知道公主你的身份,可你却根本还不了解我呢。”若不是义父执意阻难,他早就将这个胆敢当街害他丢脸的女子给灭口了,什么公主不公主的,在他眼里全都是粪土。
      律晖听出了西门熹语气里明显的危险,她于是转而朝他身后那个背了自己一路的瘦高男子说道:“那宫力你呢?你助纣为虐就不怕明溪怪你吗?”
      若不是她和耶律圣楠在南下前,柳明溪曾好意提醒过她们要好生注意那个曾在全聚楼前边见过一面的高瘦男子的话,律晖是决计想不起这张平凡无奇的脸的。她曾问过柳明溪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溪只是淡淡的告诉她,那人曾是父亲的旧部。
      而这时的宫力也给出了一个让律晖出乎意外的答案:“我和那女子没有任何关系,你休想用她来压住我。”冰冷的话语好像他从未认识过柳明溪一般,但律晖却坚信明溪不会跟自己说谎的。
      “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无计可施的律晖只好奋力挣扎开了。
      可西门熹只是淡淡的瞧了她一眼,便将房门关上了,只留下一句冷冷的话语飘荡在空气当中:“亲爱的公主,你还是省点力气,等着同伴来接你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赶在12点以前码了出来,地丁在这先跟大家说句来晚了的元宵快乐!
    另外同时地丁还要告诉大家一个不好的消息:由于开学了,所以本文的更新速度不得不放缓,回学校之后地丁会尽量保证至少周更的速度的~希望大家继续支持O(∩_∩)O谢谢!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