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汇合

      这日,楚子轩正在屋里给乌简开新的药方子,她的伤这阵子已经修养得差不多了,只需要再加些固本培元的东西便足以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小豪一挥,一行行清秀的小楷顿时跃然纸上。楚子轩刚收笔放下,还未等墨迹润开,门外边传来好一阵着急的敲门声。
      “小姐,有客人来访。”门才撑开半边,张婶就探进头来说道。
      “哦,知道了。”楚子轩虽然表面上漫不经心的,可心里却早已经思考开了,能让张婶如此着急的,想来也应该是位陌生人吧,可来的到底是谁呢?
      刚走进大厅,她便望见一大帮子人正围成一圈在看着什么,而那圆圈中央似乎还透漏出熟悉的一点红来。“子轩,你来了。”还未等她走近,那一点红却兴冲冲的跑出人群向她奔了过来。
      只可惜那人还未跑出几步,紧接着就被一条乌黑的鞭子给缠住了腰,“咚”的一下重重跌坐到椅子上,痛得她龇牙咧嘴的。
      “公主,你们怎么会在这?”楚子轩惊奇的问道。可律晖却全心全意的揉着她那摔疼了的屁股,根本就顾不上答话,而罪魁祸首耶律圣楠迅捷的将乌鞭收起,立马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旁边站着的小生和乌浩更是一脸的迷惘。
      “耶律圣楠,你个混蛋。”缓过劲来了的律晖狠狠的朝她瞪了一眼,可惜她却毫不在意,依旧云淡风轻的喝着茶。不知为何楚子轩却直觉的感到这许久不见的二人之间似乎发生了些什么。
      最后,还是经过了李嬷嬷的一番解释,大家才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新年一过还没几天,他们便拿着右大臣通敌卖国的密信拼命的往回赶。回京之后皇上一看密信,证据确凿,一道圣旨下来,右大臣紧接着就掉了脑袋,而那喜欢仗势欺人的成妃也跟着入了冷宫。
      立了功的公主还没来得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贤妃,就被告知贤妃早已经独自启程去了苏县,于是她死拖活拽的拉着耶律圣楠想叫她一块下江南。可就快到苏县的时候,律晖却玩心又起,非要拐个弯先来山平县看看。
      “听说,乌简受伤了?”律晖问。经历了这一场政治阴谋的她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已经清楚的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该问得那么明白的。比如说为什么楚子轩她们会突然回乡,为什么乌简会受伤。
      “是的。”细心的楚子轩很快就发现了律晖的转变,她觉得忽然间这调皮公主似乎长大了不少。
      
      一阵黑暗袭来,胸口上好像压了什么东西似的,呼吸不畅,鼻子似乎也被堵住了。乌简刚想张开嘴来,可眨眼间却又被一只温暖的小手给严严实实的捂住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暗杀吗?乌简本能的挣扎起来。
      “好了,别玩了。看她脸都憋红了。”某个略带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哦。”又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可是就连慌乱之中的乌简也能听出她的意犹未尽与十分不情愿来。
      随着小手的离开,口鼻瞬间通畅开来。空气涌入肺部,力量也跟着回溯,乌简无意识的往旁边一抓就抓住了一只同样温暖的手,它和先前阻碍自己呼吸的“黑手”不同,修长细致,她甚至还能闻见在指尖飘荡着的淡淡药草香。
      牢牢的抓住那只手,乌简稍稍使劲便接着坐起身来,随着这个动作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轻轻滑落,光明重现,她这才发现原来被子上落着的只是一块普通的手绢,而原本在胸上压着的东西,现在却一手撑着头懒洋洋的趴在她腿上,满眼笑意的看着她。
      而她身后居然还有着一张更加灿烂的笑脸,吓得乌简身子猛的就是一颤,那是阴谋的味道。“公…公主,楠妃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听说你受伤了,所以特地从京城跑来的。”律晖眨巴着大眼睛,饶有兴趣的继续趴在乌简的腿上,望着她。
      乌简无法辨别这突然出现的两人所说的话的真假,只好憨憨的坐在那里笑着。“公主她们要去苏县找贤妃,只是顺道过来看看的。”楚子轩宽慰的拍着乌简的手,一面还悄悄的瞧了律晖一眼,示意她们别再乱开玩笑,这个傻姑娘可是真会当真的。
      “是啊,我们打算接你一块去苏县玩啊。”律晖倒也机灵的顺着楚子轩的话头就往下接,“所以你得赶快好起来,别让我们久等,贤妃一个人在苏县可是很寂寞的哦。”说完,她还狠狠的朝乌简脸上捏了几把,谁叫乌简这副纯良的模样可爱到让人不得不想欺负她呢。
      “乌简,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注意到楚子轩眼中一闪而过的淡淡不悦的耶律圣楠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揪着律晖就朝外走。“哧溜”一声二人便转瞬消失不见,只留下一扇没来得及关上的房门在那忽闪着。
      楚子轩念及乌简大病初愈,身子还是比较虚弱受不住风的,刚打算去将门合上,却没料到忽的听见走廊里传来一段对话。
      “喂,你说她们两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这是律晖八卦的声音。
      “哪呢?我怎么看不出来。”很明显这人是在装傻。
      “装什么装,明明就是的嘛!我不跟你说了。”律晖生气的甩开她的手就朝前跑去。
      连她们都看出来了吗?看来自己还真是不自知啊,楚子轩无奈的关上房门,却恰巧迎上了床上那人纯真的眼神。
      
      白沙轻舞,窗明几净的屋子里传来一个故意压低了的清脆女声。
      “乌简,你在这屋子里呆的闷不闷啊?我们出去逛逛吧!”
      乌简不自觉的又朝后靠了靠,已经紧贴着的墙壁将她的背也弄得冰凉,可眼前那张无限放大的脸却又让她不得不后退。忽闪着黑色眸子的律晖就像只狡猾的小狐狸,弄得她心慌慌的。“公主,楚妃说了不让我们出去的,尤其是……”
      话还未完全出口,律晖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为民除害的我反而会遭到禁足,你看看那天就西门熹的龌龊样,竟然还敢来调戏公主我,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听说他以前可是还调戏过子轩的哦,我只不过是替广大的妇女出了口气罢了。”
      将自己想成了英雄的律晖,手肘忽的一拐就将乌简强行面前,凑到她耳边小声说着:“不能明着来,我们就偷偷溜出去嘛。”
      “这……”乌简一时语塞,她早该明白这调皮公主是绝对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的。
      “你们在干什么呢?”楚子轩刚推开房门,便看见律晖一手圈住乌简的脖子,两个小脑袋瓜正凑在一块小小声的不知道在密谋者什么。
      律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惊,立马移开了还搭在乌简脖子上的手,做贼心虚似的藏在后头,红着脸胡诌开了:“我们这是在说耶律圣楠的坏话呢。”
      楚子轩不相信的挑起修眉望着乌简,深邃的眼神仿佛是在问她“真的吗?”
      从未说过谎话的乌简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呐呐的憋红了小脸也吐不出半个字来。楚子轩见她这副样子嘴角不由的勾起了淡淡笑容,这孩子真是越看越让人心疼了,“喝药吧。”她将手里已经温度适宜的药汁递给了乌简。
      乌简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却还不得不依旧每天喝着那越来越苦的药汁,更何况现在还没有糖葫芦给她下口。可是即便心中有再多疑虑,她也不敢多问一句,只好乖乖的端起药碗闷头开始喝了起来。
      旁边的律晖看着她那视死如归的气势惊讶得一塌糊涂,那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乌简怎么就能喝得下呢,甚至连眉头都不眨的,她可是在一尺之外都能闻见那么浓郁的药味了。律晖开始回想起自己每次喝药时贤妃娘娘都要给她准备好的青梅了,酸酸的甜甜的,就在她正回味到兴头上的时候,却忽的觉得耳朵一疼,紧接着她的半边身子便随着耳朵被人给提了起来。
      “我听说你刚才在说我的坏话?”耶律圣楠笑眯眯的望着她,可律晖却觉得那眸子里藏着的绝对只会是凶光。
      “没有的事。”律晖一面小心的掰着自己耳朵上的手,一面心虚的回答,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从西塞国回来耶律圣楠就变得越来越暴力了,而相反的自己也越来越好欺负了起来。难道这是水土不服的后遗症,律晖乱想着。
      “子轩,这人我先领走了。”连鬼都不会相信的辩解,精明如狐狸的耶律圣楠又怎会相信呢,她二话不说就拖着律晖朝外走。而可怜的律晖只来得及十分哀怨的回望了乌简一眼,“乌简,我还会来的。”
      正端着药碗喝到最后一口的乌简一听这话,猛地就被呛着了,咳咳咳的惹来好一阵咳嗽。楚子轩拍着他的后背轻声问道:“公主是不是想要叫你出去?”虽然早在几天前,她和耶律圣楠就罚律晖不能轻易出去了,但她却从不认为这调皮公主会乖乖听话的。
      乌简抬起憋红了的小脸诧异的望着她,脸上仿佛写着一句:“为什么楚妃连这个都能知道呢?”
      楚子轩替她擦了擦嘴角,笑容绽得更大了,“既然公主想出去,那你就陪着她出去吧,但要记住好好看着她,别让她在惹祸了。”
      乌简乖乖的点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码出来了,我那悲催的时速500啊!!!
    好累啊,睡觉去~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