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争吵

      “你说,头儿成天隔三岔五的叫我们去那穷了吧唧的谢家村瞎闹腾到底是为个什么事啊?”矮个儿问。他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谢姑那事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了,可是为什么头儿却依旧那么执着,明明跟头儿半点关系都没有的啊。
      “你傻啊,头儿想的事是我们能明白的吗?明白了的话那不就是头儿了吗?”矮个儿旁边的高个儿赏了个爆栗给他,大大咧咧的回答。
      “也是。哥你真聪明。”矮个儿吃痛的摸着自己头上的大包,可没一会眼前出现的情景却彻底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他用手肘捅了捅高个,“哥,你瞧前头的那几个人是不是画里出来的神仙啊?”
      “你傻啊!”眼看着爆栗再度袭来,矮个儿连忙捂住了头,可等了半天也没见落下,他这才敢将蒙在眼上的双手左右各自露出了一条小缝隙出来,只见身旁的大哥早就望着那几位画中仙人看呆了,口里的哈喇子竟然滴了有半尺长。
      “哥,哥。”矮个儿摇了半天高个儿的胳膊也没见他有个什么反应,于是好心的帮他将还悬在自己头顶上的手给拿了下来。反正大哥这样摆着也怪累的,我这是在帮他呢,矮个儿美美的想着,也跟大哥一块看起了那两个仙女儿。
      就这样默不作声的看着,直到那群仙人们一路走远消失不见,兄弟二人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弟兄两的哈喇子已经将地上的泥土给打湿了一大块。
      “哥,你喜欢哪个仙女?”矮个儿一面摸着嘴角的口水,一面憨憨的问着。男人的本性让他自动的将另外两名男子给忽略掉了。
      “当然是睡着了的那个小仙女了。你看她那红彤彤的小脸蛋还有那长长的黑睫毛,多可爱啊!”高个儿想也不想的说。
      只是他还是对背着小仙女的那个男仙人有些在意,不过好在他的长相和那小仙女有些相似,看样子应该是兄妹吧,高个儿想。但是仙女的哥哥应该叫什么呢?仙兄?他的脑子越来也混乱了。
      “我觉得那个穿黄衫子的仙女更漂亮些。”矮个儿积极的想证明自己的眼光。
      “你懂什么,那女的冷得跟个冰块似的,有什么好喜欢的。”高个人满脸的不屑。
      “哪有。”矮个儿不服输的辩解着,他明明看见那仙女看着小睡美人的眼神柔得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就是,就是。”结果兄弟两就这样谁也不服谁的一路争执着往回走去。
      
      “头儿,不好了。高个儿兄弟两打起来了。”一个毛头小子一面吆喝着一面慌忙的跑进大厅来,还险些让门槛给拌了一跤。
      “那两个蠢货。”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慢慢的转过身,有些发怒的微眯起双眼,“把他们带上来。”那满脸的横肉都随着这话不自觉的颤了一颤。
      不一会儿,两兄弟便被一帮人七手八脚的给押了上来。而这两人也早已没了傍晚时的光鲜,一副狼狈相。矮个儿眼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两拳,乌黑得跟个大熊猫似的,而高个儿当然也比他好不到哪去,除了那一脸的猫爪之外,耳朵上还挂着个红红的牙印子。
      “说!你们兄弟两为什么吵成这样了?”中年男子背对着他们,端起一杯酒,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
      高个儿见头儿这副模样也知道那是发怒的前兆,把头埋得低低的不敢多言语。反倒那不怕死的矮个儿却嘟囔了起来:“明明就是我看中的那个仙女更漂亮些,可哥却偏偏喜欢那个只知道睡觉的小丫头。什么眼光嘛!”矮个儿说得一脸的鄙夷。
      “什么仙女?”中年男子慢慢的品着酒,眼睛却眯得更甚了,里边似乎还闪烁着一些危险的神采。
      “就是……”高个人连忙捂住矮个儿那张没遮掩的破嘴,恭恭敬敬的补充道:“头儿,今天下午我们弟兄两从谢家村回来的时候……”
      “啪!”还没等高个儿全部说完,中年男子手中忽然坠下的酒杯就吓得他立马闭上了嘴。 “哪有什么仙女啊,你们两个废物快给我滚出去。”随着男子的这声怒吼,高个儿连忙拉着弟弟连滚带爬的跑出大厅。
      等大厅再度安静下来,男子便退入后堂,走到墙边书架上的某个青花瓷瓶旁,朝右轻轻一拧。书架后的那面墙就自动的朝一旁移开了,露出一个不大的四方密室来。
      而在那密室正中央的小桌上却点着一盏如豆灯火,有位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正在悠闲浅酌,银白色的面具将他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的,让人看不清表情。
      中年男子一进门就朝他跪下,“使者请恕罪,属下的那帮手下一时糊涂竟然轻易就让他们给跑了。属下保证再也不会有下次。”男子的脸色稍稍有些发白。
      暗黑使微微扬起头,银色面具就着灯光折出一道白光射进了男子眼里,他本能的想用手遮一遮,可直到抬起手臂的时候这才发觉自己的右臂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突然多了一道深深的口子,潮湿的红色染湿了一大片的衣服,可他却不敢去碰伤口,生怕只要自己再一动作,下回那口子便会移动到他那短的看不见的脖子上边。
      “不碍事的,你去打听一下,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依旧是无波的声音,也是却比那寒冰更让人冷上三分。
      “遵命。”中年男子连忙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退下了。而就在她刚刚经过的门方上边却牢牢的嵌着一枚带血的铜钱,不时的还会有一滴血水正在缓缓滴落。
      
      睁开眼睛,低垂的纱帐,白色的床顶,依次收入眼底。咦?自己不是应该还在那昏暗的通道里边的么?楚妃楚妃到底在哪里?乌简一面强迫自己那昏睡了许久的脑袋快些清醒,一面循着记忆开始在四周摸索起来。
      她的手才微微一动就立马感觉到似乎还有谁正在握着自己,修长纤细的手感在加上那暖暖的温度,是那个人的么?乌简刚想坐起身子,却忽的觉得身上似乎有着千斤般的重量硬生生的将她给压了回去。
      “怎么,醒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顺手还替她拢去了散在前额的碎发。
      乌简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外边的充足阳关透过窗台洒了进来,为眼前人有些苍白的脸色悄悄的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就好像画中仙人身边常渡着的金辉一样。而就在去年的某夜,她曾经被这副美景给迷惑过。
      “饿了吗?”见床上那人始终没个反应,女子又轻轻的问了一句。
      “嗯。”回答她的虽然只有声若细纹的一声,但好歹却能证明着声音的主人已经回过神来了。
      “我去端碗粥来。”女子微笑着为她理了理被角,便转身离去。
      乌简望着女子的身影心中暗想,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为何楚妃的脸色竟会变得如此苍白。而更奇怪的却是她的心竟也跟着有几分生疼。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她垂头丧气的重新窝回被子里边,完全不知道楚子轩这般憔悴,只是因为衣衫不解的照料了她这两天。
      “简儿,你醒了吗?”刚躺下没多久,门就猛地一下被推开了,只见乌浩一脸兴奋的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相当硕大的糖葫芦棒子,而楚妃则端了碗粥,在他身后淡淡的微笑着。
      乌浩跑到乌简床前,拔下一串糖葫芦就放到她嘴巴,“给,欠你的糖葫芦。”
      乌简张了张有些干裂的嘴唇,用迷惑的眼神望着他,不明白自己在什么时候竟然赚了那么多的糖葫芦。
      “先喝点粥吧。乌简刚醒还不适合吃那么甜腻的东西。”楚子轩及时的为乌简解了围,她走到床边将托盘放在桌上,轻轻扶起乌简,在她身后贴心的垫了个软垫子,这才慢慢的给她喂起粥来。
      “楚妃说得是。”乌浩连忙找了个台阶,扛着那一棒子的糖葫芦,站到一边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乌简虽然不明白哥哥和楚妃这唱得到底是哪出戏,但总想着哪能由楚子轩亲自来喂自己这么造次呢,于是她伸出右手想接过勺子自己喝,可谁料手刚伸出一半,她胳膊上却忽的一紧,扯出好一阵痛来。乌简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一小声苦吟却脱口而出。
      楚子轩一个活该的眼神轻轻扫过,乌简便连忙咽下那声音,乖乖的喝起粥来。
      香甜醇糯的小米粥刚好合了现在乌简的口味,空腹了好几天的她立马就被这香味勾起了食欲,转眼间一碗粥下肚了。楚子轩抚着饱饱的乌简靠到床边,让她休息一会。
      “我先把碗送下去了。”乌浩看见妹妹没事,也就跟着放了心。他端着碗碟扛着糖葫芦棒子便出了房间,直让床上嘴馋的乌简在心里好一个埋怨,这个坏哥哥光知道拿糖葫芦来诱惑自己却不知道给她留下一串来。
      “你被金箭所伤,失血过多,现在还不适合吃这些东西。”楚子轩读懂了乌简眼里的不舍。
      “哦。”乌简乖乖的答应了一声,便想缩回被窝里去,没想到最后却还是被眼尖的楚子轩抓住硬是灌了几口药酒,才肯让她继续睡觉。而她却不知就在自己醉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楚妃却看着她那张绯红的小脸温柔的笑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还记得这个面具人吗?如果不记得了请回顾范逸文死的那章。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