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遇险

      乌简背靠着墙壁一路无力的缓缓滑下,汗透了的衣衫竟在墙上留下了一条淡淡的水痕。她的胸膛一上一下的不住急促起伏着,可是在这片黑暗之中却并不显得孤独,因为与她做伴的还有隔壁楚子轩凌乱的呼吸声。
      “楚妃,你没事吧?”乌简放下手中的木棍,往怀里掏着什么东西,而另一只手也丝毫没有歇着,不断的攀在墙上摸索。当它碰到了不远处那个冰凉而又柔软的物体之时,毫不犹豫的出击,闪电般的抓住那物体。
      陷于黑暗之中的楚子轩发觉自己的手被突然抓住了,但她却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顺着那股力度的方向靠了过去,因为她知道这熟悉的触感是从何而来,也明白这主人是因为什么而在微微颤抖。
      细微的摩擦声响起,黑暗中紧接着亮起了一团小小火苗,一抖一抖的就像个红色的精灵正在起舞。可惜好景不长,还没过多久,那小精灵跳跃了几番之后便隐去了身子。楚子轩无奈的看着黑暗重新袭来。
      哧的一声,又燃起了一团小火苗,还是像刚才那般翩翩起舞着。这回楚子轩赶紧抓住时机双手急急的握住了那只正在操纵着火之精灵的手。被阻断了舞蹈的火之精灵闷闷的憋了一肚子气,猛地一下胀大了身子,变成了一团小火焰。
      乌简一看火折子燃起来了,连忙拾起木棍靠了过去。顷刻,沾了油的木棍便刺啦刺啦的烧了起来。等光线充足的时候,她才看清对面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想起刚才自己那副连个火折子都点不着的没出息样,乌简羞愧的垂下了红通通的小脸。
      楚子轩又怎会不明白乌简的这点小鸵鸟心思呢,伸手接过火把,她一面探着路一面朝前走去。乌简见楚妃上了前边,心想现在就她们两个弱女子,自己理所应当的该担负起保护她的职责,连忙急急的站起身子,跑到她面前:“楚妃,让我在前边吧!”
      前方手持火把的楚子轩听了这话,也不多言语,只是回过头来挑着眉浑身上下慢慢的打量着她,目光在她身上徘徊了一圈之后最终直直的落入了乌简眼底,那含笑的眼神似乎在说:“就你刚才那样,能行吗?”
      “我…我能行的。”乌简挺起胸膛想替自己证明,可谁知话刚到嘴边却不知怎的就这样没了底气。
      真是个爱逞强的人啊!楚子轩在心里暗暗笑着,牵过乌简的手拉着她一同往前走。这通道其实并不长,单用火把一照就能把它看得通通透透的,只是因为刚才的那片黑暗,才会让人生了错觉。
      两人才走出二十几步便已是通道尽头了。乌简摸着面前的石壁,整张脸摺得跟个小包子似的,如果哥哥和小生进的左边通道也是这般短小的话,再加上那巨石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就在这时乌简眼前突然一亮,还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她心有余悸的左右张望,这才发现原来是楚子轩点亮了两边的路灯。而紧接着一双芊芊玉手温柔的抚平了她脸上的包子皮,“放心吧,他们会没事的。”
      乌简好奇的别过头,回望着楚子轩,她不明白为什么楚妃总是能够看透自己在想什么。楚子轩当然也明白那疑惑的眼神是想说些什么,但她却并不作答,只是头朝通道那边微微偏了一偏。
      乌简这才看清楚原来自己方才摸着的那块墙壁竟然又是一扇石门,但与先前不同的是,这回石门上既没有什么雕刻,也没有圆形突起,相反的在正中央的位置却有着两个并排的半圆形凹陷。
      楚子轩从自己脖子上拽出了一龙一凤两条玉坠,将其缓缓脱下。乌简这才是头一次看清楚了皇上口中的宝库钥匙是个什么模样。
      随着楚子轩把翠玉分别嵌入石门,乌简的心也跟着一步一步的往上提到了嗓子眼。可惜等这“钥匙”丝严缝合的嵌入了之后,石门却没有出现任何像刚才那番的移动迹象。站在后边满心期待的乌简,却忽的只见面前有几道金光闪过。
      “小心!”她一声惊呼,连忙把前边人往后扯。
      “咳咳咳。”楚子轩被这一扯莫名其妙的就跌了一跤,不过好在她的身子结结实实的摔在了某个肉垫上边,没受什么损伤,只是可怜那下边人被压得呲牙咧嘴的。
      “你没事吧?”楚子轩一手撑地想要坐直身子站起来,却没料到竟然抓了个满手柔软,而与之相伴的却又是一声痛苦的低吟。“对不起。”她也不知自己是从哪来的力气,猛地一下就窜起身子站了起来。
      “我没事。”乌简一面神情僵硬的回答,一面用左手缓缓的整理着自己胸前被某人弄乱了的衣服。楚子轩发觉自己扶在乌简右肩上的手没来由的一片湿润,便微皱眉回头看了看身旁墙上斜斜插着的五只金箭,最上方的那只上边似乎还沾着一些红色的血。
      “楚妃,别!”没等乌简说完,她那还未整理好的衣裳就被再度扯开,只见在那洁白的肩头上此时却横亘着一条极度不和谐的红色沟壑,伤至肌理,皮肉外翻。
      “你还想瞒着我么?”楚子轩铁青着脸,她早就应该想到乌简是打算仗着自己衣服颜色深来掩饰受伤的。。
      乌简自知理亏,只得乖乖的任由楚子轩替她包扎伤口。虽然楚子轩并没有查出那金箭上有毒来,可不知怎么的,虽然已经替乌简施过针了,可她的血却还是止不住,只得任由它染透了乌简的那身纯蓝色衣衫。
      随着血液流逝的还有时间,不知在什么时候濛濛汗珠悄悄爬满了楚子轩的额头,而终于在她第三次施针之后,乌简的血才算是勉强止住了。楚子轩这才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擦擦满额的细汗。可那怀中人却早已因失血过多而昏沉睡去了。
      等楚子轩细细的为乌简和好衣服,还贴心的替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将她那小脑袋靠在自己腿上,以方便她睡得更香些。楚子轩不明白为什么刚才眼睁睁看着乌简的血液一点点流失的时候,心里竟会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惊慌焦灼得让她根本无所适从。
      虽然在宫里的时候她也曾悄悄跟着董太医出来诊治过重症病人,但当时那种医者父母心的担忧却和这番感觉截然不同。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楚子轩一边暗问着自己,眼神却不自觉的偏转到了乌简身上。
      乌简紧攥着的小拳头说明了她抗争的决心,因失血过多而越显苍白的脸色比白纸好不到哪去,紧锁的眉头下隐藏着的是痛苦,小小的翘鼻子彰显的是她不愿服输的骄傲,而那微微发白的唇色让人看得有些心疼。
      不知道为什么楚子轩竟看得痴了,鬼使神差的低下头来朝那片柔软渐渐凑去……
      可就在两人的嘴唇之间只相差一层薄纸的时候,楚子轩却猛地停住了动作。她别扭的转过头去,红着俏脸呆呆的看着那道石门,想起事情来。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不再厌恶别人的触碰了呢?楚子轩已经记不太清了,但她还是模模糊糊的记得自己头一次产生强烈的想接触人的欲望时,就是在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朱红色的宫门下边映着的是一潭暗红色的血液,它还在缓缓的流动着,反射出纳朱色宫门千古不变的死板。血泊之中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皮肉外翻的男子,她似乎可以清楚的请柬皮肉正在不断绽开的声音,那是男子无声的□□。
      而男子身旁跪坐这一名女子,她将男子的头死死的搂在怀中,双唇无意识的一张一合,却吐露不出半句话语。倔强的眸子狠狠的瞪着自己,仿佛她便是下令叫人鞭打男子的罪魁祸首那般。
      楚子轩从来没有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过,在山平县她收到的一直都是乡亲们的感谢,反倒来了这深宫之中,首先收到的却是这样一份叫人惊诧的大礼。于是,她第一次多管闲事的开口留下了这对兄妹。
      第一次之后接连而来的是更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安慰人、第一次与人拥抱、第一次后悔、还有今日在水里的第一次亲吻和现在的第一次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楚子轩知道自从认识了乌简之后,自己就在慢慢的改变,而这回回家就连娘都夸她亲和了不少。
      “娘。”就在楚子轩的思维即将继续发散开去的时候,怀中的乌简却微微的用小脸蛋在她身上轻轻蹭了蹭,好不容易才舒开了一会儿的眉头紧接着又紧了。
      难道是觉得有些发冷了吗?失血的人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出现的。楚子轩把乌简往自己怀里揽了揽,接着脱下身上的狐裘披在她身上。果然,乌简的小脸当场就舒展开了。原来这小丫头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楚子轩不经意的笑了。
      “月光光,秀才娘,船来等,轿来扛……”楚子轩一面静静的抱着乌简,一面随口哼起了只听过一次的那首渔谣。她对谢姑这位传奇女子是越来越好奇了。她想知道谢姑到底是怎样才能培养出如此单纯的女儿来的。明明那么惧怕危险,可关键时刻却又能奋不顾身的替自己挡金箭。
      可就在这时,就在她们二人的面前却突然传来了一阵不是很大的声响……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