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水火

      乌浩莫名其妙的看着对面指手画脚的妹妹,完全弄不懂到底在哪里有什么鱼。可就在这时小生却不急不慢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圆形的东西,二指一夹,挥手就往水里射去。那东西仿佛长了眼一般,划破长空,直直的就朝水面中间的一个鱼鳍而去。
      “砰”地一声,一条银白色的巴掌大小的鱼儿一跃而起,重重摔在一旁的石墩上边,痛苦的呲着牙甩着尾巴。四人这才看清了这水中鬼神的真面目。
      只见那鱼儿通体银白,硕大头部的上边还生着一个让人生恶的巨大肉瘤,而被小生射伤的圆形伤口正在哗哗的往外淌着一股子浑浊的黄色液体,把那石墩表面熬得刺啦刺啦响。一番挣扎过后最终那鱼没了力气,只是瞪着充血的双眼,僵直身子垂死一跃,面目狰狞的死了。
      这边的乌简一脸惨白的望着那面的哥哥,乌浩所站的位置比他们距离那鱼要稍微近些,所以刚才的这番景象他要看的清楚多了,迎着那鱼狠狠呲出的白牙,乌浩的脸上自然也是一片铁青。
      石墩缓缓下沉,那只狰狞的死鱼也随着它慢慢的滑入水银之中。刚一入水面就招来了同伴的一阵猛啃,转眼间便只剩下一副银白色的骨架在水上飘了几飘,又沉了下去,消失不见。楚子轩明显的感觉到握着自己左臂的那双手紧了又紧,弄得她竟有几分生疼,想必那衣袖下边已经有几分青紫了吧。
      其实她是知道那鱼的,在从董太医那借来的珍藏医书里边她曾见过相关的介绍。据传在百余年前曾有善使毒之人发明了用水银养毒鱼的法子。其鱼含剧毒而不死,喜噬人,轻则致人四肢麻痹,经脉不畅,重则当成丧命。而看着那银白鱼骨,想必这百年水银喂出来的毒性定是极强,万一乌浩不小心被咬了一口,那结果她可是连想都不敢想……
      四人就这样各怀忧心的沉默着,可眼前的鱼群却恰恰相反。沾染了同伴的血的它们此刻显得格外兴奋,接二连三的浮出头来,在水面上划出一个个小圆圈,更有几只肥硕的大胆跃起身子在石墩之间做起了穿梭表演,就连在石墩上撞得吧唧响都毫不在意。
      被骚乱的鱼群这一闹腾,那原本就为数不多了的石墩子又沉下去了几个。“乌浩!”在对面满脸严峻神情的小生忽的大喊一声,乌浩便默契的应声开始奔跑了起来。
      可是与此同时这一声也变成了鱼群进攻的号角,只见它们纷纷挺起身子万般兴奋的朝正在石墩上不断穿越的乌浩袭去。但万幸的是在它们还未能接近乌浩身子的时候,就已经被小生射出的不知名的暗器给一一打下。
      眼看着乌浩就快要跑到目的地了,可这时偏偏刷的一下他面前突然跃起了三条毒鱼,小生依旧惯性的往怀里摸着,等掏出手来时却低声暗叹了一声不好。旁边的乌简连忙往他摊开的手掌瞧去,那掌心里正躺着两枚铜钱,可是现在朝哥哥奔去的毒鱼却有三只……
      “嗖!嗖!”小生不再迟疑的一挥手,两条毒鱼应声落入水中,发出扑腾一阵声响,可余下的那条漏网之鱼却依旧借着跃起的冲劲直直的朝乌浩飞去。乌浩右手手肘一转横起掌中木棍奋力朝它一挥,那条毒鱼便乖乖的一声闷响掉回了水银之中。
      “哥,你没事吧?”还未等乌浩在地面上站稳脚跟,乌简便担忧的迎上前去浑身上下反复检查着哥哥。终于在确认了哥哥毫发无损之后,她那一直悬在喉咙眼的小心脏才咚的一下落回了肚子里。
      “我没事。”乌浩一面抚着妹妹的头发,一面想露出个笑容来安慰下她。却没想到那僵硬的肌肉扯了半天却只露出了个比哭还丑的笑来,看来自己刚才果真是惊吓过度了。乌浩别过难看的脸回望着水面,“我们估计是没法走回头路了。”
      经过了乌浩这么惊心动魄的一跑狂奔,那水银海中就只剩下了七八根石墩子。而下边的一群毒鱼正在疯狂撕扯着同伴的尸体,倘若不够吃的了就干脆朝旁边的鱼身子上咬去,整个一副弱肉强食的地狱。
      “那路不回也罢,我们继续朝前走吧。”楚子轩接过刚才的话说道。如此癫狂的画面她早已不愿回顾。而这刚入宫殿的第一关就如此凶险,接下来的关卡看来更是险难重重了,她有些怀疑让乌简和乌浩参与这事,究竟是对是错了。
      依旧是灯火通明的长廊,在循着地图的指示平安拐过一个转弯之后,大家的心情这才稍稍得到平复。时间不长的沉寂犹如无形巨石一般压在他们心头,大家都明白这趟探险是个多么危险的活计,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打算退缩。
      “快看!这边也有个小龙头。”摆脱了鬼神束缚的乌简这时已冷静下来,她抬起右手朝旁边砌得齐齐整整的大理石墙面上指去。
      淡青色的大理石墙面上突起了一个小小的龙头,龙须微摆,獠牙稍露,简直就是石门上那两条巨龙的微缩版,可惜唯一不同的却是它是由檀香木雕刻而成的。
      楚子轩回忆起刚才经过的那个龙头似乎就是银白色的。“水生木,木生火”她一面小小声的呢喃,一面低头思索着,没过多久她再次抬起头来,黑色的眸子里透出智慧的神采:“大家小心,这些龙头暗示的就是陷阱的属性,接下来的这个便该是木属性的了。”
      小生左手掀开地图一对照,果然在第二个箭矢旁边就标着一个火的象形符号,接下来的依次是火、土、金。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果真这些陷阱都是依五行安排而设的。
      心中已经大致有谱了的小生还是像上回那样,先拿着木棍在地砖上敲了敲,可这回却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他接着把注意力转移到两旁的墙壁上,大家都学着他的样子也用手里的棍子不停敲打着侧壁,终于在一阵敲敲打打之后,最终确认了附近的确是没有什么机关,他们这时才放心的往前走去。
      只可惜千算万算他们却偏偏忽略了头顶上的那些大理石砖。就在他们刚刚走过的那段通道顶上却嵌着一个小小的赤色龙头,而被灯光反射出来的那点红光就好像一只正在监视着他们一举一动的独眼。
      “什么味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通道里逐渐聚集起了一股刺鼻的酸味,小生警惕的捂着鼻子问道。
      其他人捂着鼻子好一阵摇头,他们也同样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小生走到最近的照明灯处,拿起木棍往碗里的灯油中浸去,想重新点个火把仔细瞧一瞧。可这时楚子轩却突然发现灯中的火焰一下子活跃了起来,都像跃出灯碟的束缚出来翩翩起舞。
      “小生,小心!”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间通道中猛地发生一阵爆裂,头顶上的大理石砖被震得一一寸断,大小不一的碎块夹着火团纷纷落下,而在那原本平整的地方却露出了密如梳栉的带火木刺。
      每一根木刺都有碗口粗,半丈长,原本就不高的通道被它们愣生生的给压缩到只是刚够四人猫着腰的高度。而上边燃烧着的熊熊火焰更是猖狂的把大家头上的头发都烤得刺啦刺啦响。谁也没能猜出原来刚才那股刺骨的气味竟是沼气,原来这木阵竟是和火阵连在一起的。
      “小生,你没事吧?”“哥,你没事吧?”还未等碎石散落完,担忧的询问声便此起彼伏的响起。就在刚才碎石落下的那一刹两名男子分别把她们压在身下护得死死的,她们倒是毫发无伤了,可男子们却不一定像她们那般幸运。
      “没事。”“没事。”小生和乌浩一面回答,一面不住的拍灭自己身上的小火苗。虽说他们躲避得十分及时,所处的地方也庆幸的没有落下大石块,可是那些可恶的小石块却总喜欢带着火团在他们身上滚一滚,留下些痕迹。
      “快走吧。”刺鼻气味正在再度变浓,才刚刚扑完身上小火苗的小生就朝其他人做了个朝前走的手势,示意大家抓紧时间退出去。四人猫着腰连成一长串,在身旁火刺与满地碎石之间小心翼翼的一小步一小步往前挪着,所有人头上都冒起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经过了一段很短却又似很长的时间之后,走得有些筋骨僵硬的四人这才得到了足够空间,能够伸伸脖子摆摆手。而就在他们一阵摇头晃脑舒展筋骨的当口,身后再度发生了一阵爆裂,炙热的空气将他们都往前推了几步。
      “啊!”“啊!”乌简接连着的两声尖叫,把大家的目光全都给吸引了去。此刻她正面带愧色的死死盯着自己的双脚,三人顺着她的目光瞧去,只见她左脚边上正躺着一个还在稍稍滚动着的赤红色小龙头。
      乌浩刚想开口安慰妹妹几句,没想这时候她却慢慢的把右脚给挪开了,露出下边的一小堆土块,如果仔细看的话很难分辨出那是个被踩碎了的土制小龙头,“我不是故意的。”乌简低着头小小声的道歉。
      还未等惊诧的三人做出任何表示,“咚”的一声巨响,就从身后通道顶上的裂缝中落下一颗大石来。大石勇往直前的滚着,折断了根根火刺,粉碎了块块碎石,一面扬着尘沙一面轰隆隆的呼啸着朝他们奔来。
      四人极其默契的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便齐齐的朝前奔跑了起来。只是由于男女体质的差异,跑着跑着乌简和楚子轩便占了下风,落在了后头。
      跑过了一个拐角再加上一个转弯,前边的通道突然一化为二左右分立。乌简听着距离她们越来越响的大石滚动声,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拉着楚子轩就朝右边的通道跑去。飞身一跃她们刚进入通道,紧跟着那大石也到了通道口。
      可奇怪的却是那大石在口上愣了足足三秒有余,最后好像思索好了一般,竟然掉转了个方向朝左边滚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我的自首申请,编辑只是叫我锁文。唉……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