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图现

      知道了谢氏一族很可能就生活在山伏县里的第二天,楚子轩他们只是简简单单的向楚杰说明了一下缘由,就带着包袱和子谦的那块半圆形玉坠上路了。
      四人来到山伏县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向那里的老人打听渔歌的事情。只可惜所以的老人都一致表示,这首歌谣在山伏县广为流传,几乎每个村子的人都会唱,谁也说不准这歌谣到底是从哪个村里传出来的。一时间,四人犯难开了。
      “要不我们先去谢家村吧。”乌简放下手里那张已经被她盯了半个多时辰,就只差盯出火来了的山伏县地图。其实她并没有比别人多多少把握,只是直觉的感到娘姓谢,这村又叫谢家村,它们之间肯定是有着某种联系的。
      楚子轩接过地图细细一看,这谢家村离县城只有不到半天的路程,是最近的一个村落,来回又方便,也就采纳了乌简的提议。经过一晚的整修,四人便赶着马车揣着一颗不安的心出发了。
      
      “楚妃,外边风景挺漂亮的,你也来过来看看吧。”乌简高兴得像个刚刚得了新玩具的孩童,拉起楚子轩的手就把她朝窗边带。楚子轩也任由乌简牵着她走到窗前,双手自然的搭在乌简肩上,头朝外边望去。
      这山伏县和山平县虽说只相差区区百里,但景色却有着极大的不同。在山平县还处处是冬末雪景的时候,山伏县却早已是一片初春景象,四处绿意盎然了。楚子轩不由得深呼吸了一口,温润却又带着几分凉意的空气瞬间涌入肺部,沁人心脾。
      随着马车渐渐驶入村子,窗外的景色也慢慢变得丰富起来。不管是身穿粗布短打扛着锄头的汉子,头戴碎花方巾抱着婴孩的妇女,还是地上正在乱跑的孩童都纷纷回过头来,好奇的看着这辆气派非凡的车子。
      好奇的人们都在暗想,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怎么一下子就来了些那么富贵的人物。等小生停稳了车子,乌简和楚子轩刚从里边走出来,就立马被那些看众给围了个严实。
      “让一让!让一让!长老来了。”随着一阵高喊,将楚子轩他们四人团团围住的旁观人群才自发的从后边慢慢裂来了一条小缝。沿着这条小小通道,伴着一顿一顿的拐杖敲地声,缓缓现出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来。
      老者走到距离四人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便不再往前,他只是拄着拐杖站在原地用目光来回的在他们之间穿梭着,终于他的目光牢牢的定在了乌家兄妹的脸上。“你们是谢姑的儿女么?”老人开口了。
      “是的,不知道老人家您认识我娘吗?”乌浩表面平静的语调下,却掺夹着一些不甚明显的颤抖,刚才的那句问话已经表明了妹妹居然猜对了地方。
      “怎么能不认识呢?这里全村的人都认识她。”老人缓慢却又坚定的回答。
      接下来并没有经典剧目中那些抱头痛哭的认亲场面,只是由着老者把满腹疑问的四人领回了家。而就在老者家那张不大的饭桌前,吃着村民们自发凑起来的还算丰盛的酒菜,他们四人才慢慢的弄清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者名叫谢地,是谢家村前任村长谢天的弟弟。而前任村长有一独女名为谢姑,也就是乌浩他们的母亲。而至于谢姑为什么会背井离乡流落北方呢?这里边却又有着一个千百年来上演不厌的恶霸抢亲的故事。
      话说谢姑当年方才年满十八,却早已出落得大方水灵,美丽动人。村里暗地爱恋着她的小伙子数不胜数,都在私下比拼着看到底谁能赢得美人芳心。可惜的是这朵漂亮鲜花在一次上山伏县赶集的时候被隔壁李家村的一个小霸王给看上了。接下来上演的自然便是恶霸聘请黑心媒婆上门游说的惯常剧目。
      这谢姑原本就是一位性情女子,别说那李家恶霸平常仗着自己家里边的那点财势横行乡里,就算他只是个寻常小伙,谢姑也决计不会舍了爹爹,那么早出嫁的。所以,这拒婚也就是意料中的事。
      却没料到谢姑这一举动惹怒了小霸王,他成天带着一大群打手来村里犯浑,见东西就砸见人就打。很长的一段时间村里边哀叹声不断,就连正常的劳作都没法进行了。
      虽然大家没多说什么,但谢村长他们却明白村里的一切变故全都是因他们而起的。于是,父女两咬咬牙一合计,商量出来了一条假结婚的计谋。
      谢姑出嫁那天李家倒是吹吹打打的来了不少的人,可村里人心里全憋着一口恶气,所以连一个去祝贺的都没有。可是直到第二天清早,李家气势汹汹的跑来村里抓人,他们才知道谢姑父女把小霸王给杀了。
      闹了小半月,李家见实在是找不着人,疯了似的把村长家的宅子乱砸了一气,这才忿忿的走了。而之后他们当然也没少来谢家村找茬,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其实,那天夜里村长父女曾经来敲过谢地家的门。村长简单的将村子交给了弟弟之后,就带着谢姑和些许钱粮消失不见了。而村里人为了纪念这父女义举一直都没有再推选继任村长,还把他们被砸烂了的房子重新修葺一番,好等着他们回来。
      
      乌简窝在村民们刚刚送来的新棉被里边,不停的眨巴着眼睛四处打量着屋子。虽说这不大的房子已经有二十几年没人住了,但却偏偏没有任何荒废的痕迹。乌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中还没有完全散去的霉味好意提醒她,这并不是梦境。
      其实在来谢家村的时候,乌简根本就没预料过自己居然真的会找到娘的故乡。而现在她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就会自动回放起刚才长老讲的那番话。想到娘也曾经像她这般躺在床上,乌简心里有有着一丝丝的兴奋。
      “怎么,睡不着?”在乌简翻了第三十个侧身之后,楚子轩终于发问了。
      “没、没有。”乌简一脸的不好意思。她在心底暗暗埋怨自己怎么会那么粗心,居然能忘了楚妃就睡在身边。乌简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越来越想呆在楚子轩周围,越来越在乎两人之间的距离远近。虽然她曾问过自己无数次,却始终没有找到答案。
      “楚妃。”乌简试探着轻轻叫了一声。
      “嗯?”
      “我可以抱着你睡么?”乌简仿佛是为了澄清一般连忙解释道:“小时候每当我睡不着了,娘都会抱着我的。”
      楚子轩又怎会相信乌简那蹩脚的借口,但她也知道这小姑娘今晚恐怕是会兴奋得睡不着吧。于是她相当配合的伸手揽过乌简,拉着她往自己怀里靠了靠。
      闻着楚子轩身上的淡淡清香,乌简反倒真的觉得好像回到了娘的怀抱,暖暖的、香香的。其实刚才的那句话只不过是个借口,她也不记得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楚子轩身上那香居然变成了自己的绝佳安神剂,只要轻轻一闻什么烦恼都会被轻易化解。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直到夜晚的风顽皮的推着半开的窗户随意耍弄,奏出一连串狂乱节拍的时候,她们都还是这样拥着的。乌简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循着声源望去,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竟忘了关窗户。
      乌简撑起身子,披上白色单衣,再悄悄的溜下床去,一系列动作快而敏捷。但她却仍觉得不够完美,回过头来望着身边的睡美人再度确认了一次,直到看清那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的弯弯睫毛,她这才满意的迈开步子往窗边走去。
      窗外是深深竹林,夜里风快活的穿梭其中,抚摸过一片片细长竹叶,引出一阵沙沙声响。而竹林前边正站着一个在打拳的男子,乌简知道那是负责守夜的哥哥。虽然大家表面上都对上次的刺客漫不经心的,可实际上却不得不加强了防守。
      乌简朝哥哥挥了挥手,算是打招呼。而乌浩发现妹妹正站在窗前望着自己,于是收回刚打出去的拳头,两掌合并置于脑侧,做出了个睡觉的姿势。乌简明白他想表达什么,微微点头,关上窗子一个转身便开始往回走。
      就在这时,她一直随身带着的和田古玉却不经意的从中衣里边滚了出来,在窗棂上轻轻一碰,紧接着快速往下掉。乌简这会儿连惊呼都顾不上了,赶紧往下一蹲,好不容易才勉勉强强的算是把古玉给接住了。
      她惊魂甫定的站起身来,借着窗口那点淡淡月光,想仔细瞧瞧这古玉到底磕坏了没。这不仅仅是前朝遗下来的皇家之物,更是爹娘留给自己和哥哥的唯一纪念品,就算是只有一点点损伤自己也会心疼不已。
      乌简把古玉高高举起,对着月光左三圈右三圈的打量了好几趟,再三确认了古玉完好如初之后这才终于安下心来,慢慢的把手放下。可偏偏就在即将放下的那一刹那她却突然发现自己的白色单衣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满心疑问的乌简再度举起古玉,尝试着在不同高度不同角度反复变换,终于当她将古玉迎着月光固定到某个点时,相同的景象又一次照到了她的白色单衣上。有连绵起伏,有山峦叠翠,有羊肠小道,她万万没想到这天天带着身边的古玉里头竟然藏着一副地图。
      “楚妃,楚妃……”此时的乌简早已顾不上什么不该扰人清梦的规矩,扑到床前抱着被子就是一顿猛摇。
      楚子轩终究还是敌不过身上那阵突如其来的摇晃以及冰冷凉意,只好无奈的醒来。她一睁眼就正好瞧见乌简像只小狗般趴在自己身上,而白白的俏脸早已因为兴奋变得通红。“怎么了?”楚子轩纳闷。
      “我找到地图了。”乌简看见楚子轩脸色微青,连忙替她披上狐裘大衣,献宝似的拉着她走到窗前。“你好好看着哦。”乌简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楚子轩揽在怀里,双手高举古玉对准那一点,不出意料的一幅有些模糊的山水地图瞬时出现在了狐裘大衣之上。
      “真的是地图!乌简你好聪明。”楚子轩高兴的掐了一下乌简的滑滑小脸。“快去叫小生和乌浩来看看。”应声,乌简一面揉着自己的小脸蛋,一面急急的往外冲,却不料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人给拉住了。
      又怎么了,乌简疑惑的望着楚子轩,不是她叫自己去找人的吗。“先穿上衣服再去吧。”楚子轩一脸无奈的看着乌简,乌简顺着她的眼神一路向下,才发现自己竟然穿得如此单薄,刷的一下小脸又红了。
      半柱香之后,小房间里边聚齐了人,而一旁的窗子却肆意全敞着,月光透过窗口洒满了木桌。“开始吧。”楚子轩话音刚落,乌简便默契的走到窗边,微侧着身子像刚才那般如法炮制,伴着淡淡月光,一张清晰了许多的山水地图映在了铺在桌上的狐裘大衣上边。
      “真的是地图啊,这样我们可省去了不少麻烦。”小生和乌浩在一旁赞叹着,而楚子轩手里的笔却并没有半分停歇,她把地图拓到了一块素绢上面。乌简对着素绢再三核对直到确认无误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把古玉收起来。
      “大家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寻路。”楚子轩口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大家都明白,今晚绝对是个不眠之夜。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