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遇

      “啪——啪——啪——”顿重的鞭声不时响起。每一下都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乌浩身上,那细碎的皮肤破裂声光是听起来就让人心颤。
      乌浩身上单薄的衣服早已被撕成褴褛,血肉模糊的后背正在不停滴血,于身下汇成一滩深深的暗红色,却分外诡异的和身后高高的朱色宫墙显得格外搭调。
      虽然意识早已迷离,但乌浩还是直挺挺的跪在地上。
      旁边的乌简死死的握着乌浩的手,不自觉的□□起那好看的唇,丝丝血迹透过牙缝渗了出来,可眉头紧锁的她却毫不在意。
      乌简一遍一遍来回搓着哥哥有些冰冷的手,只是想透过手间的温度给他一些支持,支持着他不要倒下,这是他们仅剩的骨气。爹说过,人可以穷但不可以没有骨气。爹,一想起他,乌简的心便开始抽泣。
      原本乌家三口在京城城东有着一家小小的铁匠铺,父子俩手艺精湛货比三家,再加上乌简和表妹乌纨心灵手巧常给佩剑什么的弄个增色不少的漂亮坠饰,这样一来铺子的生意倒也也不错,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可不知左大臣家的土霸王儿子范逸文是从哪打听到乌老爹有块和田古玉,非要买了去。
      那块古玉是乌简早逝的娘的嫁妆,每当四下无人乌老爹想乌简她娘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看。那古玉通体白色早被乌老爹摸得圆圆润润的,别说是范逸文给的那点磕碜银子,就是给座城池,乌老爹也肯定不换。
      暗抢不行只有明着来。于是,范逸文勾结官府给乌老爹安了个勾结山贼私卖兵器的罪名,将他押进大牢好一顿严刑拷打。
      乌浩他们兄妹三个四处奔走也是却求救无门。
      最后大家一合计,打算变卖了铺子换些银子,想去求大人把爹放出来。而乌纨却负责带着和田古玉离家避难,等着日后事情平息了再回来。
      等乌纨一走,兄妹俩就把银子送了出去。几天后,狱卒是把爹送了回来,可送回来的却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乌简看着爹毫无血色的脸,想着自己再也见不到那慈爱的目光了,眼泪就像珠子一样一串串的掉了下来,怎么止也止不住。
      乌老爹是爱干净的,而他身上穿着的还是被抓去时的那身衣服,此时早已被黑色的血硬邦邦的僵成了块。
      兄妹俩想给爹换套新衣裳好上路,可一脱下衣服才发现爹的四肢怪异的扭曲着,手脚竟是硬生生被打断的。
      气红了眼的乌浩当时就拿起刚打好的钢刀往范府冲。还没等她冲到范府见到范逸文那畜生,半道上兄妹俩就被一群护卫给打晕了。
      等醒来的时候,他们就陷入了这深宫之中,还给按了个新的身份。从此以后,乌浩便成了太监,乌简则成了宫女,他们干着最脏最累的活,受着最差的待遇,还时不时的会领到一顿毒打。今天这也只是无数次刁难中的寻常的一次。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呵斥止住了正在扬起的鞭子。
      乌简就势扶住哥哥,抬头看着来人。是李嬷嬷,她曾在宫中遇见过她几次。听说李嬷嬷是皇后以前的侍女,皇后逝世后便成了长公主的奶娘,为人公正无私,在宫里颇有地位。
      “这两个人犯了宫规,奴才正在处罚他们。”为首的高公公知道李嬷嬷得罪不起,连忙赔着笑。
      “教训有你这样的吗?都只快没命了!”李嬷嬷质问道。皇上交代她领着楚姑娘去内务府挑几个合适宫女太监先使着,却没想到她们竟然遇到这样的一幕。
      楚子轩在一旁冷眼看着,她没想到自己头一天入宫就会碰见这么猖狂的事情,看来皇上想的没错,那个计划的确是有实施的必要了。
      看那宫女眼中的愤怒和不屑,还有旁边太监宁死不屈的倔强,这样耿直的性子在宫里应该没少受委屈吧。
      “李嬷嬷,不用去内务府了,我就要他们俩。”楚子轩平静的说道。
      施刑的那几个太监一听这话顿时愣住了,冷汗噼里啪啦的开始往下掉,虽说是大冬天的却也悄悄汗透了他们的中衣。
      除了公主和皇上这宫中还没有谁能够指使李嬷嬷,而眼前的女子竟然敢以命令的语气跟李嬷嬷说话,想必地位一定不低。他们开始为自己的小命担忧起来。却不知楚子轩刚才并非命令,只是一向冷淡的性子使然。
      而楚子轩面前本该显得万分感激的小宫女却直直的瞪着她。
      其实入宫这两年来,他们兄妹是想过告御状的,皇上太高太远,他们只能变着法子求各位妃子。可试了几次之后他们换来的不是嗤笑就是毒打。
      后来他们才明白,范逸文的妹妹范常洛就是皇上的宠妃,而一直刁难他们的高公公则是她的心腹。宫里的人全都忌惮着她的势力,是决计不可能帮他们的。
      所以当乌简一看见楚子轩衣着华贵的样子,心中便料定她是哪位自己不知道的妃子,于是自动的把她划为范常洛的走狗而怒目相视了。
      感觉到乌简仇视的目光,楚子轩只是嘴角微微动了一动,转过身去继续往前走。李嬷嬷知道这姑娘性情不一般,也随着她,自己跟在后面走着。只是那几个太监不知道她们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好乖乖的抬着乌浩跟在后面。
      
      当初楚子轩刚进宫时,律玺曾问过她想要住哪座宫殿,当时她想也没想就说了句:最僻静最小的。于是,她搬进了皇城最边角的天兰宫。
      天兰宫虽说是座宫殿,但还不如说是间阁楼来得实在。玲珑精致的格局,清新雅致的楼台,有一股熟悉的江南味道。更让楚子轩惊喜的是,层层叠叠的假山后面竟然藏着一个不小的后院,里边种满了兰草,想必这也是依照宫殿的名字来设的吧。
      要知道这有人的地方就有规则,这偌大后宫规则之一便是,妃子的宫殿大小是按照她入宫时的得宠程度来分配的。
      所以,因为这小宫殿楚子轩刚进宫时就被打上了冷落妃子的标签,若不是看在皇上叫德高望重的李嬷嬷负责伺候她,估计那些无聊的妃子早就爬到她头上来了。
      没人愿意搭理自己,楚子轩倒是一点都不在意。反正现在这戏还没开演,她不着急。楚子轩抿了一口茶,轻轻放在石桌上边,继续低头看书。
      在楚子轩背后的那间屋子里,乌简正临窗望着她的背影。她想通过这样看穿这个每天除了看书就是搞园艺的妃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乌简本以为楚子轩和其他妃子一样,救他们只是一时兴起,或者是为了今后更好的刁难。可是这么些天过去了,楚子轩的行为却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
      可她不但没有半点难为他们,还给请了御医给乌浩治伤,为他们准备了厚厚的棉袄,丰富的饭菜。
      乌简又以为楚子轩是要他们回来服侍她的,可她早早的打好水准备伺候楚子轩洗漱时,楚子轩却衣冠楚楚神清气爽的从房里走了出来。其他事情也是一样,楚子轩都是能自理就自理,从不假他人之手。
      满心疑问的乌简曾悄悄向李嬷嬷打听过,李嬷嬷只是告诉她:这是皇上新纳的楚妃,你好生跟着她就是了。这一下子反倒弄得她心里更是疑问了。
      “简儿,你说楚妃到底要了我们干吗?”经过近半月的药物调理,乌浩的伤已经好得可以扶着墙壁慢慢的走了。他摸不清楚子轩的想法,只是单纯的想快快好起来,好偿还这份恩情。
      乌简依旧那样临窗站着,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她自己也弄不清楚。
      又再看了一会,乌简叹了口气,和哥哥告了个别,便出门转到厨房里拿了一碟小点心,穿过后院,轻轻放到石桌上边,而她也就势坐到楚子轩旁边的石凳上,双手撑头静静看着楚子轩,不语。
      经过半个月来的相处,乌简知道这位楚妃除了总让人想不明白以外,其他地方都完美得跟个天仙似的。长得漂亮,气质高雅,知书达理,对人也好,还没有大户人家常用的等级观念。哦,她还忘了一眼,就是这楚妃不大喜欢别人的触碰。
      她还记得哥哥刚能下地的时候,楚子轩还特意叫李嬷嬷做了满满一桌子菜,说要好好让乌浩补补身子。
      当时,三人都在旁边站着,等着伺候楚子轩吃完后自己再吃。可是楚子轩提起筷子,发现大家还在那杵着,一下子站起身来,转身便要离席。
      三人这才恍悟过来,原来她这意思是要吃大家就一起吃要不都不吃。三人这才乖乖的一块坐了下来,却没料到这一吃现在也就成了习惯。
      席间,乌简想给乌浩夹个补身子的猪蹄,可手却不小心碰上了旁边楚子轩的手,唰的一下楚子轩就把手收了回来。
      乌简诧异的望着她,眼神中有一点受伤,楚子轩微红着脸略带歉意的解释道,她只是有些不太喜欢与人触碰。乌简还是第一次看见楚子轩愧疚的表情,于是她暗暗地把这句话记进了心里。
      “你哥的伤怎样了?”楚子轩放下书喝了口茶,随意的问道。
      “好得差不多了,只是行动还有些不方便。”乌简依旧撑着头看着楚子轩
      “那就好。”说完楚子轩又拿起了书。
      乌简立马就有一股想把书撕了的冲动,那书真的有那么好看么,竟让楚子轩连人都不愿搭理。
      可顾及到自己还是寄人篱下的,乌简不甘心站起身子打算转身离去。可就在她快要离去的时候,楚子轩却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我很好奇,这宫中为什么会有一对兄妹?”
      乌简的身子微微颤了颤,没有丝毫停顿的接着往外走去。可这一点点小小动作,还是落入了楚子轩眼里,她抬起头盯着眼前逐渐变小的身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又是以前的两章合成一章,心疼以前码的字啊!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