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杀手

      宽敞的官道上留着一道道深浅不一的车轨印记,未曾间停的大雪温柔的为它们蒙上了一层白色薄被。远处一辆豪华的棕色马车正疾驰而来,飞转的车轮毫不犹豫的掀开白雪,沿路洒出些化开来的雪水来。
      暖暖的马车内燃着一个小火炉,却并未因为这一路颠簸晃出半点火星。靠窗的横垫上端坐着一位婢女模样的人儿,而她的腿上却舒适的斜躺着一名女子,女子的脸微微泛红,狐皮裘被下起伏平缓的胸膛彰示着她正在好梦中。
      乌简静静听着这连日来的马车吱呀声,心却不由自主的合着它的节奏上下起伏。掐指一算他们从宫里出来也有些日子了,方才小生告诉她们现在已经进入南方境地了,可是离目的地越近她的心反倒越发不安稳起来。
      乌简微微挑起窗帘,望着外边不断变换的风景。一入南境之后路旁景色便魔术般的变换开来,没有北方的枯暗枝桠,有的只是常青绿树,也没有北方的凛冽寒风,有的只是湿热微风,就连着一路未曾停歇的雪也变得截然不同了。
      她伸出手来,几片晶莹的白色雪花顿时乖巧的落入手心,八棱的小巧身子虽然远没有她所习惯的柳絮鹅毛那般大气,却反倒平添了一股可爱之气。“怎么了?”裘被下传来一句嘶哑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急促的咳嗽。
      乌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疏忽,前些日子感染了风寒的楚子轩此时是见不得风的。满心愧疚的她探长了身子把小火炉弄得更暖了些,紧接着又扶起还在不停咳嗽的楚子轩来。她一面轻轻拍着楚子轩的背,一面端起润喉茶来送到她嘴边。
      半杯茶下去,楚子轩这才慢慢的把那阵咳嗽压了下去。她抬起咳得通红的脸,用她那原本就已经沙哑了的声音问道:“怎么想家了?”
      乌简没有料到楚子轩平缓下来的第一句话居然会是关心自己的。她迎上那对毫无责备的眸子,看着那因为持续高热而干裂的嘴,竟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那也难怪呢。这是你第一次离开京城。”楚子轩淡淡的笑着。
      “不是的。”乌简急忙否定。自从那场变故之后她便已经没有家了,有的只是几个相依为命的亲人。现在的她只是有些害怕,害怕去面对那突然降临的责任。
      “那你是在担心吗?”楚子轩紧了紧被子,接着躺倒在乌简腿上。刚才的那阵剧烈咳嗽消耗了她不少的能量,现在她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有点。”明白她想做什么的乌简顺手从身后拿了个小垫子,放在腿上,把楚子轩的头高高垫起,免得她血气不畅再度咳嗽。
      “不用担心,你就当是陪我回家探亲吧。”楚子轩在小垫子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闭上眼睛缓缓说道。
      “恩。”乌简小小声的应了一句,握着楚子轩那双冰凉的手,等她入睡。
      楚子轩感觉到一股温暖正从乌简手心里源源不断的传来,既暖了她的手也暖了她的心。原来人与人之间的温暖就是这样的啊,为什么以前的自己从未察觉过呢,想着想着早乏了的楚子轩很快就会周公去了。
      静静抱着怀中人儿,闻着她身上的淡淡香气,乌简浮躁的心竟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她看着楚子轩嘴角勾起的那丝甜蜜笑容,猜想着她到底是梦见了什么竟能笑得如此甜美,是梦见自己回家了吗?
      睡梦中的楚子轩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乌简就这样静静望着这个总是能看穿自己的聪慧女子,渐渐陷入了沉思。
      
      “乌简,这块玉你是从哪得的?” 律玺手指着乌简手中的那块白色和田古玉。惊讶得完全变了调的声音和那苍白的脸色,让人根本无法把面前的这个男子同朝堂上那位云淡风轻的帝王联系起来。
      “这,这是我娘的陪嫁之物。”乌简被律玺的那声大喝给吓住了,结结巴巴的回答道。
      “那你娘是不是姓谢?”律玺紧接着又问了一句。
      “是啊。”乌简不解的望着皇上那越来越白的脸,心中满是疑虑。莫非皇上认识娘?不可能的。娘只是一个平凡女子怎么可能认识皇上呢?
      楚子轩静静的望着低头沉默的两人,她是老早就知道乌简家的这块古玉的,可她没想到能和自己轻松夜谈边疆告急之事的律玺竟会为了一块古玉而龙颜失色。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块玉里隐藏了一个惊天秘密,而这个秘密很可能也与自己有关。
      三人就这样诡异的沉默着,过了许久律玺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先进屋吧,我有事要告诉你们。”
      一进厢房,乌简连忙跑到炉前燃起火来。方才他们在院子里呆了那么久,楚子轩体质较弱易染风寒,而皇上又是位金贵人物,两人自是谁也怠慢不得。
      “简儿,你也过来坐吧。”律玺朝她招招手。
      乌简诧异,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由普普通通的乌简变成了此时皇上口中的简儿。自古说君心难测,她也弄不清今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好忐忑不安的望着楚子轩,直到收到了她暗示的眼神之后,乌简这才壮起胆子在楚子轩身边坐下了。
      律玺看着乌简那不曾抬起的小脑袋,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道:“在皇家之中一直有个传闻,据传开国皇帝律傲曾在江南某处山明水秀之地修了座地下宝库,而宝库里边则藏着可以富国强兵的秘密。”
      “宫殿修好以后,所有参加修建的人便全都留在那里当了守陵人。律傲则毁去了指示宫殿所在的地图,只留下份副本将它藏在一块和田玉之中,交由了守陵的谢族长手中。而作为宫殿宝库钥匙的两块玉却被他带回了宫中,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
      “转眼间百年过去了,皇室的子孙们只当这是祖先留下的一个传说一直没有太过深究。直到今天见着了这块古玉我才明白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律玺接着说道,“而且那两把钥匙就是子轩和子谦一直戴着的玉佩。”
      “乌简,回房去睡了。”直到楚子轩一阵轻轻的摇晃,惊醒的乌简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没出息的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而方才一脸严肃的皇上也不知道到哪去了。她一面揉着自己惺忪的睡眼,一面左右张望着。
      “皇上早走了。”
      “哦。”睡糊涂了的乌简乖乖的任由楚子轩把她拉回房间,一头倒在床上就睡熟了。
      看着这许久未见的睡颜,楚子轩笑着给乌简盖好了被子。可就在她刚打算离开之时却意外的被身后的一只手紧紧拉住了。“娘,别走。”闭着眼的乌简小小声的呢喃着。楚子轩看着乌简那扇贝般的长长睫毛,犹豫了。
      第二天一大早,乌简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床边正可怜兮兮的卧着一个人,而她手里还紧紧的拽着昨晚未曾被自己成功卷去的那个被角。
      “啊!楚妃对不起。”乌浩和小生回到天兰宫的时候就正好赶上了乌简追着楚子轩不停道歉的这一幕。事后,大家才知道楚子轩答应了皇上,会回江南亲自验证地下宝库的虚实的事。于是就在初三那天,他们一行人借着护送楚妃回乡探亲之名出了宫。
      
      “在想什么呢?”乌简发觉自己鼻子上突然多了个冰冰凉的东西,连忙伸手抓住握在手中,可是修长的手指在她手里捂了半天愣是没温暖起来。
      “对不起。”乌简再一次道歉。她知道楚子轩风寒的苗头是在除夕夜那晚给种下的,而接连着的一路颠簸再加上南北温差的骤变,终于风寒势不可挡的爆发了。
      “你现在是不是就只会说这句道歉了?”楚子轩也不收回被乌简紧捂着的手,反而索性单手支起身子靠窗坐了起来。裘被随着她的动作不经意的落下半截,露出了大半个身子来。
      “没有啊。”乌简急急的辩白。她打算伸手帮楚子轩提一提裘被时,却发觉自己手里还一直拽着的楚子轩的玉手,她的脸上顿时浮起了淡淡的两朵粉云。
      “怎么,舍不得放开了?”楚子轩含笑望着正握着自己的手发呆的乌简,好心情的开起她的玩笑来。果然不出所料,乌简的小脸蛋立马又红上了几分。楚子轩看着乌简的这副小媳妇模样乐了,一阵嘶哑而又快乐的笑声随着马车的轻荡传到了车外。
      正在赶着车的乌浩听见里边传来的那串笑声,不由得摇了摇头。自从楠妃和公主去了西塞以后,楚妃非但没有自己预料中的失落,反倒是越来越喜欢逗妹妹玩了,像今天这样的场面他早已经记不清是第几回了。
      “小心!前边有埋伏。”一旁的小生忽然紧张了起来。他双目直视前方,左手打横握着那支玉笛,右手却探在衣襟里好像在找着什么。“驾稳车。”小生低低的嘱咐了一声。
      乌浩连忙勒紧缰绳,停住前边正在奔驰着的两匹高头大马。这两匹马都是从皇宫马厮里特地挑出来的千里马,虽然用来驾车是难免有些大材小用之嫌,但好在它们便于指挥脚程又快,乌浩驾起车来也十分得心应手。所以现在的乌浩担心的不是万一马受惊了之后不好控制,而是如果谁不小心伤了这两匹好马,他一时还真找不到合适的替补。
      在怀里摸了好一阵子的小生此时终于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只见他右手一挥,唰唰的似乎射出去了一些东西,紧接着在官道旁的绿色密林里应声响起了几声痛呼,乌浩隐隐约约的能看见林子里似乎有几个黑衣人倒下了。
      “纳命来!”猛的从马车左侧的林子里蹿出一个人拦在了大道之中。蒙着黑色面巾的脸上满是鲜血,而那人额头正中间却插着一枚造型奇特的圆形暗器。乌浩仔细一打量,原来他头上插的那枚暗器正是小生刚才从兜里掏出来的那把铜钱之一。
      黑衣人看着乌浩那憋着笑的脸,觉得自己失了面子,提起手中的九环大刀就向左手边的小生头上挥去,“大胆小卒,纳命来!”小生一个冷哼,随意的扬起手中的玉笛一挥,一道白光闪过,黑衣人紧接着倒地不起。
      “老大。”悉悉索索的一阵声响从林子里边又相互搀扶着跑出三四个人来,其中一个腿脚稍快些的跑到地上的人面前一探,“老大死了。”小生则一面用手绢缓缓的拭着玉笛中藏着的沾了血的刀刃,一面斜着眼默默的看着他们。
      “哪个狗娘养的说这单生意好接的。这不老大连命都搭进去了。老子我不干了。”后边被人搀扶着的一个黑衣人胳膊一甩独自站了起来。“对,老子也不干了。”其他人也应和着。
      “你们不干了,可并不等于我会答应放过你们。说!是谁指使你们的?”小生对着日光打量起自己玉笛中的那把小刀来。
      “我们也不清楚,这一切都是老大负责联系的。”站在尸体边的那人怯生生的回答。小生怀疑的撇了他一眼,明晃晃的阳光透过刀刃反射到那人眼睛里,刺得他眼睛生疼生疼的。那人为了证明什么似的,在尸体上一阵乱翻,好不容易才搜出一件东西来。
      “这是买家叫老大捎给你们的。”那人也不敢靠近,只是远远的把东西丢了过来。小生接过一看,只是寻常的一封信。“还不快滚。”
      得了赦令的几人立马连着尸体一块消失得无影无踪。等乌浩再度驾马驰在大道上时,小生这才掀开帘子把那信给递了进去,“楚妃,您先看看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情人节快乐O(∩_∩)O~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