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世子

      西塞国和大焉朝虽然民族迥异,但是各种节日却是大致相同的,这喜庆的新年更是不会例外。接近年关除了因为上次骑马而摔得不轻的律晖一直趴在床上静养之外,所有人从上到下无一例外的都在为过新年而忙碌着。
      帐篷里律晖正无聊的趴在软床之上,李嬷嬷怕她弄疼了伤口而特地厚厚的铺上了好几层褥子。而现在只要她保持一个姿势稍长时间的话,就会深深的陷下去。此时,她惬意的躺在自己弄出来的人形大坑里细细的研究着手里那把耶律翔送的小匕首。
      自从前天律晖摔伤之后,公主驯烈马的事迹便瞬时传遍了所有帐篷。就连西塞王和王妃也都来探望她了,一句句勇敢之类的赞美差点就把律晖的小尾巴都夸上天了。还好李嬷嬷一个个的眼神暗示才让她勉强保持了冷静。
      而在西塞之中和她最亲的大哥却是第二天上午才来的,律彻在她床边静静坐了一会,安慰了几句之后便匆匆告辞了,律晖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心中难免有些感叹,小时候他们还常在一起玩耍,可现在却反倒越来越疏离了。
      大哥走后没多久律晖却意外的迎来了耶律翔,他不仅带来了律晖喜欢的奶酥糕点,另外还送了她一大堆西塞国的民间小玩意。其实上次捕鱼的时候律晖就看中了他那可以划开冰块的锋利小匕首,可当她想耶律翔讨要的时候他却露出了差异之色。
      “公主,你确定真的想要吗?那只是一把普通匕首。”耶律翔迟疑了。
      “要,当然要。你是不是舍不得给我?”律晖才不相信耶律翔的说辞,堂堂的王子怎么会用如此普通的利器。
      “哪会呢。” 耶律翔为了证明似的从裤腿边拔出匕首就递给了律晖。当时的律晖完全喜悦冲昏了头脑,生怕耶律翔后悔的她完全没有细看就把匕首收了起来。可昨晚当她拿出匕首打算仔细把玩的时候却发现不对劲了。
      这把小匕首虽然和那天看见的外形一模一样,可它的材质无论怎么看都很普通,最多也就只能算是中等,怎么可能是什么利器呢。律晖心里暗想莫非耶律翔说的是实话,她也不敢向耶律圣楠求证生怕她笑话自己,只好每天等她出去了之后再拿出来仔细看看。
      看了好半晌,律晖眼睁睁的看见那把匕首在她面前变成了好几把,不想了,她把匕首往旁边一甩,抱着不离身的小玉枕睡觉去了。
      “律晖,该走了。”耶律圣楠一走进帐篷意外的没有发现律晖的身影,她不是应该在这里等着她吗,就那行动不便的身子还能跑到哪去呢?耶律圣楠在帐篷了张望了一圈。依旧毫无结果,只好颓然的往床上一坐。
      “哎呦。”在她屁股底下顿时冒出一句响声来。耶律圣楠低头一看,只见律晖抱着她那宝贝小玉枕深深的陷进了李嬷嬷给弄出来的厚褥子里,再加上身上的厚被子一遮,不仔细看的话还真发现不了下边还睡着个人来。
      “你不是吵着要去新年晚会的嘛,怎么还在这睡着?”耶律圣楠不但没有坐起身来,反倒摆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了下去,重重的压在律晖身上,让她又向下陷了几分。
      自从昨天律晖从耶律翔那听说了今晚是西塞国一年一度的新年晚会,她就心痒痒的一直缠着耶律圣楠带她去参加。耶律圣楠心想,一向好动的律晖在帐篷里趴了几天了也是有些无聊了吧,于是便答应了,可没料到自己特地来叫她时却只看到了一只小懒猪。
      “去,当然去啊,可你得先起来啊。”陷在褥子里的律晖被压得喘不过起来,一字一顿的说着。
      一看距离晚会开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耶律圣楠也没心情再逗律晖了,乖乖的站了起来。感觉到身上压力一轻的律晖连忙坐起身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等晚上回来一定的叫李嬷嬷把这夸张的厚褥子给撤了去,不然总有一天她会被憋死的。
      就在律晖穿衣服的空挡,那把小匕首一不小心掉下床去,发出咣当一声。“什么东西?”警觉的耶律圣楠立马转过身来。“没什么。”律晖对她灿灿的笑着,背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捏着那把小匕首,可千万不能被她发现哦,不然真丢大了。
      “快点。”耶律圣楠疑虑的打量了她几秒,接着转过身去出了帐篷。
      “我好了。”律晖连忙穿好衣物,顺手把匕首像耶律翔一样藏在裙下的小腿边,再三确认了绝对不会露出来,便掀开帐帘走了出去。
      
      在西塞国这晚无论是身在何方的人们都会拼命的赶回家,和家人们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因此,在中央的八角大帐篷里边也坐满了从各处赶回来的高贵王族。律彻和律晖他们也被列为上宾坐在其中。
      西塞的人敬酒永远都是一杯见底的,说的那些贺词也永远都离不开健康与牛羊。虽然都是些千篇一律的话语,但那种豪爽的性格竟也能把这晚会弄得热热闹闹的。律晖细细打量着这个与几天前截然不同的帐篷一边静静的听着耶律圣楠的介绍。
      作为刚刚回来省亲的郡主耶律圣楠自然也不可避免的成为了这场晚会的主角,不过好在耶律翔爱护妹妹替她挡下了不少酒去。所以她只需在必要的时候起身配合一下哥哥,敬上个一两回酒,余下的时间便一直在为律晖介绍着这些王族。
      律晖因为腰背和屁股上的摔伤坐不了那些个厚厚的硬垫子,此时正斜跨跨的依偎在耶律圣楠的怀里。虽说姿态不雅,但因为二人都是女子,再加上那日律晖斗烈马给众人留下了个极好的形象,大家便都体谅的没有在意。
      只是今晚的律晖显得格外安静,眼神里还有着几分难得的飘忽与忧郁。她看着面前不断交错的酒杯,赏着这并不属于自己的热闹,心里边忽然空得发虚。她突然很想家很想念宫中那些熟悉的人们,不,或许是她一直都在想家,只不过是在这一刻爆发开了而已。
      以前每年的这一天晚上她都会和贤妃娘娘在一块,听她讲讲母后的故事,吃着她特地做的桂花糕。贤妃娘娘一年只做两次桂花糕,一次是在母后忌日,另一次则是在今日,不知道远在大焉的贤妃会不会记得替自己在母后灵位前敬上一炷香。
      想着想着律晖的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她转过身来静静的把头埋在耶律圣楠的胸前,任由自己的泪水染湿了她的节日华服。耶律圣楠倒也不怪罪,只是把手放在她背上来回的轻抚着,这一刻律晖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贤妃身边,闭上眼睛乖乖享受着这难得的温柔。
      “不知堂妹在大焉朝呆得可否习惯?”一个不识趣的声音打断了这难得的温情。
      耶律圣楠抬头一看,只见面前站着一位金灿灿的人物正在朝她微笑,油光发亮的头发粗大的金链子以及遍布五指的玛瑙戒指,在她印象中只有一个人会这样穿着——那就是王叔家的堂哥耶律游。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耶律圣楠朝耶律翔瞅了一眼,只见他举着酒杯在向别人敬酒的空隙朝自己眨了眨眼睛,估计是他一时忙碌拦漏了吧。明白自己这回可能躲不了了的耶律圣楠只得轻轻的把律晖暂放在坐垫上,站起身来招呼起他。
      失去了温暖怀抱的律晖摸了把水哗哗的脸,好不容易止住泪水之后就乖乖的坐在坐垫上打量起这个妨碍自己发泄的讨厌鬼。第一感觉她就知道自己很讨厌眼前这个财大气粗的男人,那种仿佛要把所有钱都带在身上这般的架势让她很反感。
      而自从和耶律圣楠开始交谈,那男子的眼神就一直紧紧的盯在她身上从未离开过,那直露的态度更是让律晖心生厌恶。耶律圣楠,我的软坐垫啊,你快回来吧,律晖在心中呼唤着,可似乎没有丝毫奏效。
      “世子,今晚真是好兴致啊。”刚完成了一番敬酒的耶律翔立马折回身来将功补过。
      世子,这个称呼好像在哪里听过,律晖低着头开始思考。等等,他不就是没事干送那匹白马的人嘛。都怪那匹白马,让自己在大家面前不仅失了面子,还摔了一身的伤现在就连参加今晚的晚会也不方便。
      想到这里律晖不由的迁怒到了这个悲剧的始作俑者身上,瞪着他的双眼也开始有些冒火。她忘记了当初那匹白马可是自己高高兴兴选上的,但有一件事绝对可以确定,就是这位可怜的世子在她心目中已经沦为负分了。
      正是春风得意的耶律游好不容易才发现在耶律圣楠的小酒桌的后边似乎有一双愤怒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他在心底暗讨:自己最近没有得罪过谁吧?于是借着敬酒的时候稍稍向前靠了一步,这才发现原来坐在酒桌之后的竟是天娇公主。
      该不会是因为自己不小心怠慢了公主,公主才会生气的吧,耶律游自我感觉良好的认为。“耶律游在此祝天娇公主贵体早日康复。”再度斟满酒,耶律游自作多情的行了个自认为风度翩翩的大焉王朝大礼。却没想到这一下反倒戳在了律晖的痛处上。
      律晖看着耶律游那饶首弄姿样,浑身立马起了一层厚厚的鸡皮疙瘩。明知道自己就是被你送的马给摔伤的,还敢向我祝酒,那不是讽刺又是什么,自己就算是伤得再重也不可因此失了大焉王朝的皇家威严。律晖一边想着一边用胳膊撑着小桌想站起来。
      可起到半截律晖这才发现自己的腿竟有些坐得发麻了,现在怎么也用不上力,可她又不愿失了面子去,只好在那不上不下的僵持着。耶律圣楠看见律晖那憋红了的脸,顿时明白了她想干什么,顺手把酒杯往小酒桌上一放,伸手过去帮忙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耶律游趁谁都不注意,伸出手指在耶律圣楠的酒杯内侧轻轻滑了一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