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烈马

      又是一日清晨,与往常一样首先入耳的便是一阵聒噪的鸟声。“小金,别闹。”耶律圣楠哑着喉咙低声训斥。好不容易见着主人回家了的小金一心一意恪尽职责,却没想到接连两天受到的都是这种待遇,自是生气的一扭头出了帐去。
      耶律圣楠撑起头微眯着眼,直直的看着被小金叼起一甩到现在都还在一晃一晃的帘子。她也有些不明白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以前她可是一听见小金的叫声就会准时起床练武的,可现在却接连睡了几天的懒觉,莫非去了大焉之后自己的身子也跟着懒散了起来。
      就在耶律圣楠疑惑的时候却突然发觉脸上的肉不由得一紧,她低头一看,原来是律晖正满脸笑意的捏着自己的脸。“你想干嘛?”她沉着声音问道。
      耶律圣楠的脸滑而不松、紧而不硬,正陶醉于手中优质手感的律晖,不经意的对上了一双隐怒的眸子,她不仅没有丝毫惊讶反倒用带着几分调皮的语调回答道:“我只不过是想叫你起床罢了。”
      “以后别再用这种方法了。”耶律圣楠怕自己哪天一个顺手就把律晖推下床去。
      “你昨天叫我时不就是这样的么。”依旧是顽皮的语调,不因她的微怒而消减分毫。耶律圣楠有些惊奇的看着律晖,她什么时候那么胆大了的,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看出耶律圣楠的疑惑,律晖不语,只是微微朝她的肩膀一指。
      耶律圣楠低头一看,只见因为自己用手撑着头这个姿势,左肩上的衣服滑下一大块来,露出了昨天被咬出的青色牙印。遭了,被发现了,耶律圣楠连忙拉起衣服。
      律晖心中一阵暗笑,本来昨天憋的那些气也被这阵笑给吹散了。能如此接近耶律圣楠的人本来就没有几个,看着那新鲜的小小牙印,毫无疑问正是自己的杰作,没想到耶律圣楠也会有吃哑巴亏的时候,想到这里律晖心情一阵大好。
      与律晖相反耶律圣楠只是低着头一个劲的忙着洗漱,律晖看见耶律圣楠这副模样,也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再笑下去指不定输的还是自己,她也起身来穿衣服。
      一走出帐篷,律晖便完全回复了以往的欢快性子,似乎昨晚的那段沉默那句低语根本就不曾存在过,一切的一切只是耶律圣楠的幻觉而已。
      “乌儿,乌儿。”接连两天都被小金的叫声吵醒,想起自己也有几天没见乌儿了的律晖朝着天空一阵大喊,不知道它在李嬷嬷那呆着会不会无聊。没消多久就从天空中飞过来了两个小黑点,一落地定睛一看,原来就是一个乌儿一个则是刚从帐篷里窜出来的小金。
      “你怎么受伤了?”律晖看见乌儿神气的小脑袋上秃了一小撮,上边还结了一块血疤,而威风凛凛的翅膀上也参差不齐的掉了好几根羽毛,她顿时好一阵心疼,本来自己上次下药就把乌儿给折腾得不轻了,让自己内疚了好久。现在来到西塞本以为它会高兴一些却没想到还是被人给欺负了。“说,到底是谁那么大胆,敢欺负你。”律晖撸起袖子一副拼命的架势。
      “嗄。”旁边一直冲耶律圣楠撒娇的小金反倒扬起头来,摆出迎战的姿势。
      “原来是你干的。”律晖也顾不上什么雕王的后代、勇猛无比之类的介绍了,走上前去准备开战。帐篷外的婢女都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小金可是连抓好几匹狼都有没问题的,可公主却只是个小小的女子。她们把担忧的目光投向耶律圣楠,只见她正静静的站在一边观看着局势毫不动摇。
      其实耶律圣楠老早就听说,乌儿和小金狠狠的打了一架。可是她怕律晖担心所有一直没有告诉她。今天律晖敢于和小金单挑的举动到真让她有多了几分惊讶,真不知道是该夸她勇敢呢还是莽撞。
      就当律晖止住脚步将要出手之时,一声尖叫,在他们之间插入了一个黑色身影。
      “是它啄伤你的,你知不知道?”
      乌儿乖乖的点点头。
      “我这是在帮你报仇。”
      乌儿坚决的摇摇头。
      律晖奇怪,一向有仇必报的乌儿今天怎么突然那么大度起来,再问“真的不要报仇?”
      乌儿再次坚决的点了点头。
      律晖被它弄的哭笑不得,这样一闹岂不是自己枉做小人了。“你们俩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律晖假装生气的质问道。
      毫不意外的律晖当即得到了乌儿的一阵强烈抗议,它用翅膀不停的拍打着小金的翅膀以表示它们的感情之好。而小金对律晖虽然也颇有不满,但碍于自家主人的严厉眼神便没有像乌儿一样大声抗议,只是用自己锐利的双眼一直死死的盯着律晖。
      “算了,我不和你们计较了。”律晖看着这两张凶猛的金雕心里忽然有点害怕起来,连忙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你们玩去吧。”耶律圣楠适时的出来给律晖解了围,两只金雕齐齐的飞上天空转眼就看不见了。
      “跟我来。”耶律圣楠拉起还望着天空的律晖就朝帐篷后边跑去。
      “你慢点啊!”跑了好一阵好不容易才能停下来的律晖弓着腰喘着粗气。可等她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时,看见面前的一群马儿她却接着又忘了呼吸。自幼在宫里长大的律晖极其喜欢宝马,现在在她面前一下子出现了上百匹宝马她又怎能不激动呢?
      “这些马全是你们的吗?我可不可以骑骑?”她兴奋地拉着耶律圣楠的胳膊问道。律晖知道这些马匹肯定是西塞国的精品断不会轻易送人的,于是只提了这个小小要求。
      “当然,自己去挑吧。”耶律圣楠一口就答应了。
      刚得到许可,律晖一溜烟的就钻到马群里边去了。只见她这摸摸那看看的,许久之后终于在一匹通体白色的马儿面前停了下来。
      “你喜欢这个?”
      律晖摸了摸白马的鬃毛重重的点了点头。耶律圣楠一个示意,立马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个中年男子。“公主真是好眼力,这匹是世子昨天刚进贡的汗血宝马。浑身纯白没有一根杂毛是难得的纯种。只是它性子极烈,如果要骑的话恐怕……”
      “我律晖才不怕呢,再烈的马我也能叫它乖乖听话。”小脸开始有些阴沉了。
      中年男子有些为难的望着耶律圣楠,耶律圣楠朝他微微一点头,男子便服从的做了个扶的姿势,“公主,请上马。”
      “不用了,我自己来。”律晖避过男子的手,自行翻上马背。
      律晖刚上马那一会儿,白马还悠闲地载着她走了几步,可还没过多久它就开始有些厌烦了,撅起后腿来一个劲的扑腾,拼命的想把律晖弄下背去,可律晖死死的抓住马鬃伏在马背上一动不动的,马儿见自己没有成功于是蹬得更狂了。
      中年男子有些担心了,“郡主,真的不用我们帮忙吗?”
      “不用了,我们在一边静静看着就好。”耶律圣楠一眨不眨的牢牢盯着马背上的律晖。
      一炷香之后,终于律晖的手还是滑开了,白马用力一撅她便直直的摔下马来。律晖支撑着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死马!本公主就不信制服不了你”话音未落律晖一个翻身又上了马。
      可这回依旧没有持续多久律晖就又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一次两次三次,她一直锲而不舍的重复着,而在周围也渐渐聚集起了不少观看的人群。
      “你就真的不怕摔着她?”耶律翔凑到妹妹面前神秘兮兮的问道。
      “怕摔她就不会上马了。”耶律圣楠连眼睛都没转一下的继续看着。
      一个多时辰过去,律晖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泥土沾染得看不清楚原来的颜色了。她摸了摸脸上的汗水,和着泥土擦出几道长长的指痕来,一咬牙再次飞身上马,紧握缰绳继续征服着。律晖的确是从未见过如此烈的马,可这白马也未必见过她这么倔的人。
      或许是因为白马累了,也或许是因为它被律晖的锲而不舍所征服了,它渐渐停止了反抗,乖乖的驮着律晖绕着马场跑了起来。一瞬间马场里掌声雷鸣欢呼四起,大家都深深的被这个不服输的公主所服了。
      律晖一边得意的挥着双手一边拼命寻找着人群里的耶律圣楠,在得到她赞许的目光之后律晖终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颜。而就在律晖别过脸去继续接受大家的欢呼的时候,耶律圣楠偷偷的松开汗湿了的双手,干燥的寒风不一会儿就把上边的汗水吹得干干净净。
      绕场一圈之后,律晖停下马儿准备翻身下来,却没料到这时候腿却突然发软开了,眼看着就快摔到地上了。可幸运的是,和上次一样她再次摔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还是赢了。”她朝着耶律圣楠傻傻的笑着。
      “是啊,就等着李嬷嬷待会收拾你吧。”耶律圣楠看着她这副狼狈样没好气的教训道。
      “你千万别告诉她。”律晖想起小时候自己犯错时李嬷嬷那张严肃的脸,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别告诉我什么?”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应声而起。
      “李嬷嬷你怎么来了?”律晖心虚的问道。
      “传闻公主正在勇斗烈马,这么难得的表演我又怎么能不来看看呢?”
      律晖低头不语,她知道李嬷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而且据她以往的经验李嬷嬷生气了后果会很严重。就这样在众人睽睽之下律晖被李嬷嬷和耶律圣楠毫不客气的拎了回去,半路上她还在悄悄埋怨,自己好不容易才争了些面子,这下可好了全又被毁去了。
      被扔进热水里浑身上下涮洗了一遍之后,律晖又被毫不留情的扔到了床上。
      “哎呦,嬷嬷你轻点好不好。”此时的律晖正不着寸缕的躺在床上,浑身青紫遍布没有一块好地方,而李嬷嬷正大力的给她擦着跌打酒。
      “现在知道疼了,刚才怎么那么勇猛呢。”李嬷嬷揉得更用力了。
      “用点力药效才会散开,李嬷嬷这是为你好。”耶律圣楠搬了一把椅子在旁边悠闲地翘起了二郎腿。
      律晖狠狠的瞪了耶律圣楠一眼,都是你没事带我去什么马场的。耶律圣楠也不甘示弱的回瞪了过去,那是你自己要骑自己挑的,我又没逼你。
      “瞪什么瞪。”李嬷嬷一巴掌拍在律晖的小屁股上,她立马老实了下来。当看到律晖双肩上黑紫色的五指印时李嬷嬷略微迟疑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耶律圣楠。耶律圣楠明白李嬷嬷她眼中的警告,略带歉意的低下了头。
      擦完药酒之后,李嬷嬷替律晖盖上被子,柔声问道,“公主,嬷嬷的风寒好了,您回来住好不?”
      律晖竟有些犹豫,她并不是不高兴李嬷嬷康复了,只是想起自己和耶律圣楠好不容易才合拍了,心中有那么一点点不舍。
      “怎么了?生嬷嬷气了?”李嬷嬷注意到了律晖的犹豫不决,故意问道。
      律晖看了半晌也没发现耶律圣楠有说话的意思,只好自己硬起头皮来:“不是的,只是我觉得耶律圣楠抱起来要暖和些。”
      当场李嬷嬷就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个理由被公主拒绝,而耶律圣楠却在一旁悄悄惋惜她竟然沦为了律晖的人体火炉。
      于是,当晚律晖连着她的大包袱就被李嬷嬷搬到了耶律圣楠的帐篷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改动的不是很大,所以今天多更些!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