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捕鱼

      精壮的马儿转眼就跑到了那男子面前,也没等马儿停下耶律圣楠一个飞身就跳了下去,只见蓝衣男子迅速站起身来默契的接住她,两人顺着惯性转了几圈,在空中留下一串豪爽的笑声。
      马车里的律晖惊讶的瞪着眼睛,她从未见过耶律圣楠那么高兴的样子,也从未见她与人如此亲近过。以前的她就算与你再亲近,隐约之间还是会有着些许疏离的,而现在的耶律圣楠才是真正的她,一个属于大漠的美丽女子。
      “想家了没?”耶律翔放下妹妹,一面揉着她头顶的秀发一面亲切的问道。
      “当然想啦!”意料之中的回答,耶律翔听到之后笑着撇了撇嘴。
      耶律圣楠回头望了望停在不远处的律彻和从马车里探出头来不断张望的律晖,接着说道,“哥,我替你们介绍下吧。”
      听见耶律圣楠的称呼再加上与蓝衣男子的亲近,律彻理所当然的就猜出了那男子便是西塞国传奇中的不败王子耶律翔。一个的郡主竟然能让最高贵的王子亲自前来迎接,除了因为他们之间的兄妹感情之外,也足以看出耶律圣楠在西塞的地位确实不低。
      “西塞国王子耶律翔特来迎接西塞节度使及节度副使。”耶律翔行了个大焉朝常用的礼。
      “有劳王子了。”律彻也恭恭敬敬的回答。
      看见大哥的那副明了样,律晖这才恍然大悟,这人原来是耶律圣楠的哥哥,难怪会那么亲近呢。她在心底一个劲的埋怨着自己大惊小怪,嘴上却学着律彻那样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辛苦了。”随后就伸手放下窗帘窝在车里生闷气去了。
      脑子里满是回家的兴奋的耶律圣楠也懒得再管律晖这孩子气的无礼举动,只是策着马和哥哥一面聊着天一面在前边带着路。
      走出小绿洲他们又经过了一小段的沙漠,这才到达了一片硕大的绿洲。许久未见的绿色无边无际的蔓延开去,就像一块铺在黄沙之上的天然大地毯。地毯上边有着一条已经被冰封得差不多了的小河,而在小河旁边一群毛发长长的羊儿正在悠哉悠哉的吃着草。
      羊群之后无规律的零星散布着一些五角型的帐篷,可从远处望去却又能瞧出它们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联系般的渐渐汇成了一个圆形。在圆形的正中心,有着一个蓝底金顶的八角大帐篷,顶上的金黄色大旗在猎猎寒风中不停的发出簌簌响声,就像声声战鼓似的直直敲进了人的心里。
      在帐篷外边站着一群身穿五颜六色服装的人们,在最前端站着的是对衣着华丽的中年夫妇,他们正朝小河那边不知张望着什么。
      “父王,母妃,我回来了。”耶律圣楠下马走上前去轻轻的拥住他们。
      “乖女儿。”西塞王妃紧紧的拥住这日渐消瘦的身子,右手无意识的梳理着她的头发。耶律圣楠伏在母妃身上呼吸着这熟悉的味道,一面抬头看着父王,只见父王正朝她静静的微笑着,弯起的笑眼里满是慈爱。
      当天,圣楠郡主回来了的消息便传遍了全族,不论男女老少都积极地在为她张罗着晚上的接风聚会。
      
      律晖无聊的躺在贵宾帐篷里的躺椅上,软软的垫子把她的整个身子都陷了进去。无力的失重感让她想起了刚刚才探过病的李嬷嬷。李嬷嬷的病虽说好了不少,但依旧还是不能受风寒,只能在耶律翔给她分配的帐篷里老老实实的歇着。
      看着眼前匆忙来去的婢女,律晖等了半晌都没一个过来招呼下她。突然间律晖觉得自己很渺小,自从来了西塞之后她就越来越没了光彩,现在更是无足轻重到谁都可以忽视自己了。
      “公主,你在想什么?”正在律晖生着闷气的时候,她耳边却响起了好听的男声。
      律晖缓缓的抬起头来,这是她第一次看清了耶律翔的脸。与耶律圣楠相似的脸毫无疑问的彰显着他们的血缘关系。只是耶律翔那高飞入鬓的剑眉和高鼻梁下是厚实的嘴唇恰如其分的凸显出他的男儿气魄来。淡棕色的眼珠虽没有耶律圣楠的黑色摄人心魂,倒也是十分深邃。不管怎么说耶律翔的确算得上是一名帅气男子。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点无聊。”律晖漫不经心的回答。
      “要不就让我带公主出去走走吧。”看着律晖懒洋洋的样子耶律翔提议。
      律晖心想自己反正在这呆着也是无事还不如真的出去逛逛,于是她跟着耶律翔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帐篷。
      走出帐篷律晖这才意识到为了这个小小接风宴而忙碌的人们远比她想象的多多了。帐篷外来来往往穿梭不停的人群,无论男女老少身份尊卑脸上一律洋溢着真诚的笑容,毫无疑问他们是打心底高兴自家郡主能够回来的。
      和自己在宫里因为畏惧或巴结而受到的那些重视完全不同,律晖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真正的拥戴。她心底难免又是一阵失落,黯然的转过身去,打算继续回躺椅上窝着。
      “王子和公主要出去吗?”正巧搬着一大堆烧烤用具的两个男仆齐声问道。
      “是啊,帮我把马牵来吧,我和公主打算出去散散心。”耶律翔看穿了律晖的心思,毫不客气的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到身边来,而用自己的身子背对着帐篷严严实实的挡住了律晖的去路。
      律晖看见他这副样子当然明白自己是逃不了,只得站在他身旁静静的等着。不一会儿男仆便把马牵来了。还是耶律翔来接大家时骑的那匹高头大马,唯一不同的只是此时的马鞍上挂了一个大大的羊皮袋子,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边都装了些什么。
      “老在帐篷里窝着也不好,我带你去看些有意思的东西吧。”耶律翔说。
      迎上那双栗色的眼睛,律晖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耶律翔见律晖这回是彻底的决定跟自己去了,便松开她的手开始慢慢在前边领着路。二人明明带着马儿却都不骑,只是牵着它默默的朝前走着。
      “嘎吱”一声,突然律晖被一块硬硬的东西硌了一下脚,除了有些生疼以外还感觉冰冰凉凉的。她停下步子低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脚下踩着的是些个碎冰,而他们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走到了绿洲的那条小河面前来了。
      她用疑问的眼神望着耶律翔,可他只是笑着不答的蹲下身去,从腿侧拔出一把约七寸长的匕首来。
      当时已经时至年底,再过几天便是新年了,在这严寒的西塞国中自然也是到了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时节。将近两丈来宽的小河里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厚到即便一个成年人站在上边也不会有丝毫问题,白茫茫的一片蔓延开来让人完全看不出冰下有任何活物。
      此时,律晖正壮着胆子和耶律翔一样蹲在冰上,但是顾及到自己不会游泳,她只得呆在靠岸的冰层上边。从未见过如此厚实的冰层的她心里难免有些害怕,她张口问道:“耶律翔,这冰真的够结实吗?”
      “公主如果害怕的话,大可以在岸上看着就行。”早就听妹妹说这公主被欺负起来怪可爱的,耶律翔不免的也想试试。
      “谁说我害怕了。”律晖果然中了耶律翔的激将法,立马站起身来走到他身边。可是刚停下来没多久,看着两旁那宽阔的白色她就后悔了,谁让自己一时意气跑到河中间来的,想退回去可又怕失了面子,律晖索性也蹲了下来。
      耶律翔看见她这副逞强的模样,嘴角悄悄的勾起了一丝笑容,但手里的动作却绝对没有停留下来,只见他手腕轻轻一转便灵巧的在冰上开出一个不小的洞来,随即一块约有一尺厚的圆形冰块便被耶律翔随意得扔在一旁。
      看着这块大冰,律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寒气,一是感叹于这冰层的厚度,看来自己的安全真的是没问题了,二是羡慕耶律翔手中的那把利器。殊不知他手中的拿得只是一把再普通不过了的匕首,能有如此功效完全是因为耶律翔非凡的腕力与臂力。
      冰层破开之后便毫无掩饰的露出下边那汪清澈的河水来。或许是因为不断涌进的新鲜氧气,才一小会一尺来宽的小洞口旁就渐渐的聚集起了一小群鱼,不停游动的白花花的身子晃得律晖花了眼。
      “公主,你饿了吗?”被耶律翔这么一问,律晖才想起来上午自己光顾着生闷气根本就什么都没吃。可又想着怎么能在这事情的始作俑者面前承认呢,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小气,还失了天音王朝的威仪。想到这里她只好挺起腰杆死撑着:“我一点都不饿。”
      “咕噜咕噜”话音未落那不争气的肚子却紧接着抗议开了,羞得律晖立马满面绯红的低下头去,把那小小的脑袋结结实实的埋在了胳膊里边。耶律翔看着她这副窘样也没有点破,接着转身从马鞍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一个淡绿色的小网子。
      他动作洒脱的把小网投入水中,“噗通——”一声响一下子就把聚集在洞口的鱼群吓得纷纷逃散开去。听见了声响的律晖也好奇的把头微微向上抬起一些,透过臂间的那条小缝依稀的看见耶律翔似乎正在用手在扯着什么东西。
      好奇让律晖忘了刚才的窘况,她站起身子走到洞口躬下腰来,仔细打量起耶律翔手里拿的东西。此时耶律翔手里正拽着两条淡绿色的线,比一般丝线粗却又比绳子细,估计是捕鱼常用的渔网线吧。
      而渔网线由上至下逐渐变粗,在下端密密的汇成一个淡绿色的小网,此时正和清澈的河水溶为一体,如果不是细细察看的话根本就觉不出来它的存在。那些受惊散开的鱼儿等了半天都没见再有动静,于是壮起胆子又缓缓的聚拢来。却不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圈套之中。
      耶律翔先是把匕首扎入冰里,接着又将小网的绳头打了个活结套在把上,随意的就在冰上坐下了,也毫不关心网里的那些鱼。反倒是律晖自发的担起了这个职责,一眨不眨的盯着网子里的鱼。随着网里的鱼越聚越多,律晖兴奋地叫开来:“满了,满了,该抓了!”
      话音刚落,耶律翔便迅速的拎起渔网线头使劲的往上一提,重重的一兜子鱼随即便沉沉的摔在了冰上。被压在下边的鱼儿早就被刚才的惯性给摔晕了,只剩下上边的那些还在不甘心的扑腾着。
      网里的鱼大小不一,最大的那条一尺有余而最小的却不足盈盈一指宽。耶律翔把网子里的鱼一股脑都倒在冰上,细心的从里边挑出那些较小的重新丢回水里,满满的一袋子鱼被他这样一挑便只留下了五六条大的了。
      “你为什么又把它们丢进去?”律晖似乎有些明白他这样奇怪的举动。
      “做人不能斩尽杀绝,它们也有长大的权利。” 律晖没想到生长在这蛮荒之地的人竟然也会知道不能竭池而渔的道理,心中不禁对耶律翔有了些改观,心想或许他会比耶律圣楠好相处些吧。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