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到达

      一路走来这绿色也如同他们的储备一样越来越稀少了。律彻骑着高头大马戒备的看着前方,倒是律晖离开皇宫越远反而更加轻松起来,成天左窜右跳的好不自在。懒洋洋的乌儿或许是受了她的带动也开始恢复了些生气,时不时的跑到马车顶上看看风景。
      看着这一路逐渐荒凉的景色,耶律圣楠的那颗想家的心也渐渐开始紧张起来。一路上走走停停观光玩耍耽搁下了不少日子,昨晚大家一合计,决定在前边大焉朝边界上的最后一个小城里好好修整一下,再加快速度上路。
      话说这每次遭遇战乱就首当其冲的边境小城却是两国邦交关系的一部活生生的史书。自从建城以来曾经先后衰败过十几次,但之后却又一次次星星点点的繁盛起来,当地人给它起了个贴切的名字——永兴城。
      车队刚一入城,律晖就急急忙忙的扒开窗帘向外打量起这个传奇中的小城。在她看来这个小城和一路上经过那些个都不一样,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奇特。随处可见和耶律圣楠一样高鼻深眉的异族女子,还有那满面胡须的强壮大汉。
      “乌儿,快看!”她抱过乌儿拉着它一同看着这繁华的街景,却不知她看着风景,这风景中的人们也在看她。
      原本这些异族商人正和小城的商贩们在砍着价,一会儿用西塞语一会儿又用大焉语的好不热闹。可没想到城里突然进来了一大队车马,精致的马车上插着猎猎红旗朵朵祥云,好不威风,惹得众人纷纷停下了手里的活计。
      长长的十几辆马车一字摆开,从城门口连到了路中间,随从们身上的绸缎衣裳都沾染上了不少风尘,但脸上去没有丝毫的倦意。为首的男子更是冷漠傲气,英俊的脸孔迷住了不少姑娘的芳心,众人在心里暗自猜测这估摸着是京城来的富商吧。
      就在这时乌儿不屑于只看那窗内的一角风景,一个低头就从律晖的胳膊下面窜了出去,站在车顶上精神抖擞的打量起四周来。稍有点见识的人立马认了出来,这是一只金雕,众人心中一片敬畏,要知道在西塞国是只有皇室和贵族才有资格驯养金雕的。
      “乌儿,你快回来。” 律晖刚想伸手抓住那个不听话的东西,可这时自己的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咕噜开了,惹得耶律圣楠一阵轻笑。李嬷嬷拉开窗帘朝大皇子微微示意。
      律彻策着马走到车窗边,低下头问:“怎么了?”
      里边传来声若细蚊的一句:“我饿了。”
      于是,这火爆的车队就在小城之中生意最兴隆的客栈前面停了下来。在大家满怀期待的目光中从最精致最豪华的那辆马车里走出了三位女子。
      打头的是一位老人家,头发花白目光却依旧炯炯,透过慈祥的褶子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采。老人家一下车就赶紧回过头去,紧接着从车子里蹦出来了一个红通通的小人儿,她可爱的朝老人家微怒的脸吐了吐舌头。最后下来的是位身材高挑目光深邃的女子,她朝四周眼神轻轻一扫,众人立马感觉到一阵威仪。
      下车了律晖才发现竟然有那么多人在看着她们,虽然说她早就习惯了被人敬仰,但头一次被这么多异邦人盯着心里难免还是有一点毛毛的。她朝后退了一步,拉着耶律圣楠,问“他们到底在看什么?”
      俯视着四处张望的律晖,耶律圣楠不屑的回答,“他们对你这大焉小泼妇没兴趣,看的是身为西塞大美女的我。”
      吃了鳖的律晖赌气的放开耶律圣楠,跑到李嬷嬷身边,心里暗暗咒骂道,该死的耶律圣楠你让我一次都不行啊。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失了面子。
      嘴上虽然是那么说,但当律彻提议就在楼下大堂吃饭时,耶律圣楠却吩咐小二给找了一个雅致的单间。看见律晖松了口气的神态,律彻这才明白自己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居然害羞了,只怪自己平常和异族打交道习惯了才没有留意到。
      
      不一会儿,小二便端来了满满一桌子的特色菜。看见大锅里那完完整整的小猪小羊,律晖不禁咋舌,除了是红色的和没了毛以外,它们就和活着的一样。她问“这些该怎么吃啊?都没切开。”
      律彻微微一笑,“傻妹妹,就是要这样吃才够味啊。”
      说完他掏出一把匕首在小猪腿上切下一块肉,就放进嘴里嚼了起来。耶律圣楠也如法炮制了一番,切完之后还把匕首递给了律晖。律晖硬着头皮接过,拿着匕首在小猪腿上比划来比划去就是下不了手。
      “我不吃了。”比划了一番之后,她生气的丢下了匕首。
      耶律圣楠倒是无所谓,最后还是李嬷嬷替律晖切下一块肉来,慢慢切小了放在盘子里,她才试着吃了一块。律晖感觉味道还不错别有一番鲜味,没想到一下就打开了胃口,她呼啦啦一下吃了不少。
      填饱了五脏庙之后律彻他们便忙着填补物资,而闲着没事律晖和耶律圣楠则叫了几个侍卫陪着逛街去了。
      走着走着律晖突然发现似乎有人在扯着她的衣角,她以为这又是耶律圣楠的恶作剧,刚黑着脸回过头去,却看见一个小孩正怯生生的拉着自己:“姐姐,你们打架吗?”小孩朝旁便正在小摊上挑着东西的耶律圣楠一指。
      望着孩子黑宝石一样的大眼睛,律晖微微一愣接着答道:“我们不打架。”
      “那我为什么总是看见长得不一样的叔叔们在打架呢?”小孩不理解。
      “那是因为他们不是好朋友。”律晖为了证明似的拉起耶律圣楠的手。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这双修长的手上竟有着一层厚厚的老茧,也才发觉这竟是她第一次握住耶律圣楠的手。
      “那姐姐你们能不能让他们成为好朋友。”小孩天真的说。
      “他们会的。”耶律圣楠握紧了律晖的手。她知道这座小城里的人们有多么渴望和平,威严的眼神扫过众人,大家却在她们身上看到了点点希望。只是她们不知道那双手自握住那一刻起就再也分不开了。
      
      在永兴城里做了短暂的修整,车队便继续上路了。西出阳关之后,一路景色越发荒凉,满目都是金黄的沙粒,只有零星的绿色偶尔出来点缀一下。倒是乌儿却来了精神,成天的在大家头上不住盘旋,有时还会畅快的叫上几声。
      一行人日里匆匆赶路,晚上就搭个帐篷扎营,几天下来路程虽然赶上了不少,但大家多多少少也都有些疲惫。时至深冬的关外夜里格外严寒,可偏偏负责修整的随从却因不了解情况带少了炭火,大家晚上只好相互靠着取暖。
      虽然李嬷嬷一直老当益壮可毕竟身子还是差了些,一路上的旅途劳顿再加上寒冷天气,她终于染上了风寒。李嬷嬷怕自己把病传染给了律晖,便提议自己一个人住一个帐篷,而律晖则和早已经适应了大漠气候一直一个人睡的耶律圣楠一起。
      若是在以前耶律圣楠恐怕是绝不会答应李嬷嬷的这个请求的,可偏偏永兴城的那一幕让她心里有了些惊讶,她发现这个淘气公主并不是只会闯祸和自责,她还有着一颗可贵的心,于是便应允了下来。
      入夜,律晖抱着枕头尴尬的坐在帐篷一角,死死盯着眼前那具轮廓清晰的精瘦身子。她想不明白自己和李嬷嬷冻得都巴不得把自己包成粽子了,而耶律圣楠却非要脱得只剩中衣了才会觉得睡得舒服。
      “耶律圣楠,你真的不冷吗?”律晖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确认了,她深怕连耶律圣楠也染上了风寒,那样的话自己就只好和冷冰冰的大皇兄一起了。
      “不冷,但是如果你再啰嗦的话,我就去把李嬷嬷换回来。”有人威胁到。
      律晖的脑子里立马浮现出李嬷嬷的那副鼻子通红的难受样,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她想靠耶律圣楠近一点,可又怕她那副凶巴巴的样子,只好用毯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在隔着耶律圣楠还有一个身子远的地方睡下了。
      半夜,毫不出意料的律晖被冻醒了,迷迷糊糊中她习惯性的朝着李嬷嬷那边靠去,却意外的碰到了一个火热的身子。找到了热源的律晖立马像八爪鱼一样贴了上去,还满意的在“李嬷嬷”身上蹭了蹭。她发现自己抱着的这副身子线条很好,结实而有弹性,却丝毫没有怀疑李嬷嬷何时竟有了副如此好的身材。
      第二天清晨,稍早醒来的律晖发现自己正死死搂着耶律圣楠,看这姿势估计是抱着一晚上了,一想到醒来后的尴尬她立马脸色发白的闭上眼睛赶紧装睡。可她并不知道就在自己醒来的同时她头顶上也缓缓的睁开了一副满是笑意的双眼。
      “手感还好么?舍不得醒了。”一个慵懒又还带着几分的嘶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缓缓的呼吸吹在律晖耳朵上痒痒的。
      “我没有。”过近的距离让律晖心里突然发慌,她急忙否认了。
      可意外的是她的回避反而引来了一阵轻笑,她惊讶的抬起头来只看见耶律圣楠正笑得花枝乱颤,长长的媚眼眯成了一条小缝,晶莹剔透的红唇和洁白的贝齿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
      “傻啦?”看见律晖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半晌都没反应,耶律圣楠挑起眉笑着搂了搂她。
      意识到自己的失神的律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一阵绯红从脸上一直泛到了脖子。“我先出去了。”律晖爬起来就往外走。
      
      几天相处下来,律晖和耶律圣楠也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组合,相处的倒也十分和睦,唯一让律晖不满的就是耶律圣楠还是那么爱取笑她常常把她弄的面红耳赤。而就在她们的欢笑和马车的悠悠吱呀声中,旅程渐渐也接近了目的地。
      这一日,早上出去探路的随从回报说在前边发现了一小块绿洲,原本正在和律彻讨论着剩下路程的耶律圣楠一听,脸上立马浮现出了兴奋的笑容。“马上就要到了。”她简短的说道,可再简短的话语却也掩饰不了她声音之中的兴奋。于是,一行人收拾齐整,开始了最后的那段路程。
      凛冽的寒风夹杂着细微黄沙无情的打在队伍最前边的耶律圣楠脸上,可这些却丝毫没有消减她的兴奋,她继续昂着首急速的前进着。终于在两个时辰之后,大家远远的望见在黄沙之中似乎隐约有着一点绿色,浮浮沉沉的就像飘在黄色大海之中的一片小小绿叶。
      待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这点绿色就是随从口中的那个绿洲。马车里的律晖也好奇的撩起窗帘向外看去。
      只见小小的绿洲里边停着几匹肥硕的马儿,它们一边细细的嚼着草一边悠闲的甩着自己的黑尾巴。在马儿之后席地坐着三个身穿西塞民族服装的男子,为首的那个穿深蓝色衣服的男子正用着一只类似笛子的东西在吹奏着不知名的乐曲。
      “哥——”耶律圣楠策马就奔了过去。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