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使

      “别动!”乌简刚想挪挪已经僵直了的肩膀,耳边就传来了一句警告。她只好艰难的继续维持着端坐的姿势,在心中默默祈祷着眼前人能尽快放过她。
      楚子轩左手捧着一本医书,右手正细细的在乌简身上摸索。而此时的乌简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虽然屋里早早的就烧起了火炉子,但在这初冬冻久了还是会冷得发抖的。
      每当找到一个正确的穴位楚子轩就会拿出银针在乌简衣服上做个记号,两个时辰下来乌简的单衣上早就密密麻麻的布满了银针。“还有半个时辰就结束了。”察觉到乌简身体的僵硬,楚子轩好心的添上一句。
      可楚子轩却并不知道就因为这一句话,她在乌简心目中的仙女形象却轰然倒塌了。
      自从上次她们成功研制出□□之后,御医之首的董御医便把楚子轩收为关门弟子,除了送她一大堆珍藏医书和隔三岔五的上门辅导之外,最近又开始教她董家那套绝不外传的金针。楚子轩的那待遇真是羡煞了宫中所有的御医们。
      得到了名师教导的楚子轩当然是万分刻苦专研的了。只是这针灸不比配药方子,它得需要一 个人来供参考的。乌浩是个公公,李嬷嬷又年纪太大禁不起折腾,再加上跑没影了的耶律圣楠和律晖,一番挑选下来好脾气的乌简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最佳人选。
      而在距离楚子轩房间不远处的西厢客房里,耶律圣楠正捧着家书望着窗外的初冬景色发呆。看着光秃秃的葡萄架上乌儿那随风而动的小窝,她这才发觉自己入宫竟半年有余了。这些并没有思乡情切的日子,还真该谢谢楚妃柳妃和淘气公主的陪伴了。
      第二天清早,耶律圣楠去了御书房。
      执勤的公公告诉她皇上上朝未归,她便在御书房里等着。律玺的御书房和父王那挂满虎皮鹿角充满霸气的军机帐篷不一样,这满室的书香味反而衬出了大焉朝百年来的底蕴。
      耶律圣楠等了还没多久,就听见执勤公公尖尖的一嗓子:“皇上驾到。”
      律玺一如寻常的跨入书房,却看见书架前站着一位高挑女子,“楠妃,你怎么来了?”
      “王兄来信,想让我过年回家看看,我来问问皇上可否允许。”她没有行礼——这是当初律玺答应她的,耶律圣楠直接说道。
      按照天音王朝的习俗,出嫁新娘过年时是应该回门的。律玺心想耶律圣楠来了有好些日子了,两国的边界也渐渐安定下来,既然她想回去不如就随其所愿,一来可以让她一家团聚,二来又能让边境军民看见两国和睦,安抚人心。
      “人生五伦孝当先,楠妃你放心吧,此去西塞路途遥远,我会安排好人手让你们尽快上路的。”律询道。
      耶律圣楠一听律玺允了也就不再多说,行过礼转身告辞了。只是在她走出御书房时,淡淡的飘来了一句谢谢。
      律玺看着耶律圣楠依旧高傲的背影,脸上浮起了笑容,要这个嘴硬的孩子说声谢谢还真不容易。但耶律圣楠知道自己这声谢谢绝不是简简单单的为了他准自己回去,是为了边境臣民,也是为了他给她的自由与尊重。
      
      “耶律圣楠,听说你要回西塞国,也带上我好吗?”早就对耶律圣楠口中的西塞风光向往了千百次的律晖讨好的说。她不像楚子轩和柳明溪那样在宫外长大,从小她的活动范围就局限在了这皇城和苏县之中,老早就巴望着能找个机会出去见识一下了。
      “带上你干嘛?胸无点墨的家伙,传言大焉朝的人可是知书达理出口成章的,你还是别去给自己家抹黑了。”耶律圣楠躺在躺椅上,逗弄着乌简怀里的乌儿,这小家伙怎么还是那么恹恹的。
      “我保证乖乖的,你就带我去吧。”看见被自己折腾得够呛的乌儿,律晖没了底气。
      “不行,我可不能让你去把我们那的金雕全给祸害完了。”乌儿任由她怎么逗都不会醒,和当初的乌简一样,耶律圣楠心想自己还真得回去好好问问这迷药的事了。
      “我就不信我堂堂大焉朝公主,竟然比不上你蛮帮之人。你不让我去,我偏要去。”此路不通,律晖嘟着嘴跑别地求救去了。
      “圣楠,你回西塞的话把乌儿也带去玩玩吧。”楚子轩看着一直窝着的乌儿,心里有些惋惜。自从上次中毒醒来以后它就一直懒洋洋的,连原本最爱的鱼也提不起它的兴趣。或许这次带它出去逛逛会给它回复些生机。
      
      “父皇,让我去西塞好不好?”律晖又换了一处想办法。
      “先说说你为什么想去?”律玺又怎么不明白她那点小心思。
      “我是想那耶律圣楠好歹也是咱大焉朝的妃子,父皇您政事又那么忙,万一人家第一次回娘家还没个人陪,别人还会以为是我们看轻了西塞国,所以为了大焉朝着想,我决定勉为其难陪她走一趟。”律晖把她想好的理由冠冕堂皇的摆了出来。
      你的那点小算盘我还不知道吗?律玺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想去也可以但有个条件。”看见律晖像小狗一样眨巴着眼睛,他接着说:“你必须找位皇兄陪你,有皇兄陪着我就让你去。”
      律晖细细一盘算,二皇嫂现在有孕在身二皇兄不便出门,而三皇兄又为舅舅守孝在身,方便的就只剩下大皇兄,可谁知道这冷冰冰的大皇兄会不会答应。律晖只好硬着头皮去求律彻,却没料到他居然一口答应了。
      
      朱红色的雄伟宫门前立着长长的一队车马。车上载的是满满的绫罗绸缎黄金珍宝,把那车轮子深深的压进了土里。车上插的是大焉朝的红底金线祥云旌旗,冷风吹过红旗猎猎,显出一派皇家气势。队首,律彻身穿银白及膝盔甲单膝跪地。
      “现封大皇子律彻为西塞节度使,护送公主及楠妃平安前往西塞国。”
      “皇儿遵旨。”律彻恭恭敬敬的接过圣旨站起身来。
      一旁,律晖还一个劲的赖在贤妃怀里,“贤妃娘娘,对不起。”她小声道歉。自己光顾着高兴去西塞国却忘了前些日子和贤妃的约定,况且还是那自己先提起的。
      “我一定会按时赶回来的。”她竖起手指信誓旦旦的保证。
      “傻孩子,我信你。我会在宫里等着你的。”卜玄温柔的替律晖理了理她刚才蹭散了的头发。十八年转眼间就过去了,以前襁褓中的婴孩变成了眼前的如花少女,想想也是时候该离巢了,“一路小心,别闹别扭,要听大哥和楠妃的话。”
      “嗯。”律晖答应着。心想自己好歹也是个副节度使,有必要人人都叫她听话吗。这个官衔,她可是给父皇写了厚厚的五张保证书才求来的,不,是换来的。
      而耶律圣楠却轻轻抱着乌儿,一脸平静的看着送别的人群。昨晚她在收拾行李的时候乌简过来敲自己的门。她拜托自己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打听一下那毒到底有没有后遗症。
      “是为了乌儿吗?”她问。
      乌简点了点头,但又很快的摇了摇头。
      “那是为你自己?”又问。
      犹豫了一小会,乌简小声的“嗯”了一下。
      耶律圣楠在心里笑开了,继续问“那你有什么后遗症?你跟我说说我才好打听啊。”
      乌简朝她张了张嘴,发现她眼里的笑意,最后红着脸跑了出去。
      耶律圣楠回想着乌简低头的可爱模样,越来越觉得这毒有必要查一查了。
      
      给过圣旨的律彻刚准备下令出发,这时却意外的看见母妃正朝自己走来。
      “彻儿,这个给你。”卜玄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香囊,四四方方,里边塞满了鼓鼓的熏香,是卜玄身上常有的那种。律彻接在手里翻过一瞧,上边绣着一只五彩神鸟。儿时他曾在皇后娘娘随身的香囊上见过,母妃说那是守护巫族的神灵。
      “照顾好妹妹和楠妃,也要照顾好自己。”卜玄叮嘱。律彻坚决的点了点头。
      “出发!”一声令下,车队齐整的上路了,在大地上留下一片吱呀声和两条深深的压痕。律晖回头看着车外越变越小的熟悉人儿,眼泪一颗颗滑了下来,最后竟连成了线一串串砸在她的裤子上,积出一洼深谭。
      “你是怎么了?”耶律圣楠不解,刚才不还高高兴兴的,怎么一转眼就哭开了。
      “我想家了。”律晖伸手抱向李嬷嬷。还好嬷嬷也来了,要不就真的只剩她一个人了。
      “想家了你可以回去啊,反正又没走多远。”耶律圣楠有些恼了。才离开宫门不过百米她就哭成这样,如果一路走到西塞的话,那还不得哭崩溃了不可。自己以前只当她是个调皮公主,却没想到竟然娇惯成了这样。
      “楠妃,您有所不知了,公主从小到大从未离开过贤妃,这次去那么远的地方又离开那么久,心里有些难受也是再所难免的。”李嬷嬷一面搂着律晖一面解释道。
      被李嬷嬷这样一说,耶律圣楠明白是自己误会了,并且还说了些不近人情的话,她想道歉可又拉不下面子来,只好抱着乌儿到车的另一边看风景去了。
      趴在李嬷嬷怀里的律晖看见只消这么简单几句耶律圣楠便没了气势,不禁暗赞这姜还是老的辣啊。为了将来自己也能取胜她在心里把李嬷嬷的那两句兵法琢磨开了,这一分心泪水反倒慢慢止住了。
      “我们也走吧。”楚子轩拉着还舍不得乌儿的乌简刚打算也回去,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声音——“楚妃,请等一下。”
      眼见二人要走,律询也顾不上是否唐突连忙出声拦阻。刚迈开几步也想找二人叙叙旧的律逸还未开口就见被二哥抢先了一步,只好停下步子在一边静静看着。
      “上次一别之后许久未见,不知楚妃和大家可好?“律询客气的用眼神询问着乌简。对于上次的中毒事件他满是愧疚,可无奈到目前为止仍旧查不到凶手的踪迹。
      楚子轩也客气的回答:“乌简早已无大碍,谢谢二皇子关心。听闻二皇子妃最近喜怀贵子,不知她贵体如何?”
      这无心的一句把律询满脑子的再邀请她们去做客的台词给硬生生的掐没了的扯回了。是啊,他都是快当父亲的人了,还成天幻想着什么。“她身子还好,等孩子满月的时候楚妃和乌简姑娘一定要来喝杯杯酒。”律询有些尴尬的说。
      “那是一定的。”楚子轩有些纳闷,不知道怎么普普通通一句话竟让二皇子变了脸色。
      乌简也不管面前的这团诡异气氛,自顾自的朝旁边别过头去,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身穿素服的律逸。她原本想过去打声招呼,可转念一想是他的舅舅害死了自己的爹,心中难免有些不顺畅,只是在原地朝他笑了笑。
      只是这淡淡一笑也抹去了律逸的哀愁,他没想到乌简还认识自己,心里竟又涌上几分高兴。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