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转折

      送走了王婶母子,楚子轩他们继续逛了一会儿也有些累了。“姐,我饿。”楚子谦右手摸着自己的小肚子,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楚子轩不明白子谦刚才不停嘴的吃了一路,怎么现在还会喊饿,或许这就是正在长个的男孩子的可怕食量吧。
      她抬头望了望天色,太阳高高的挂在正当中,的确该是吃午饭的时候了。可她却不想回去,家里边的那些媒婆们应该还在不停的磨着嘴皮子吧。
      “子谦,今天我们就在外边吃吧。”楚子轩摸着弟弟的头,再过个一两年他应该就会比自己高了。
      “我要吃张伯家的刀削面。”楚家多年经商,家境也算翁实,但一家子人却养成了个勤俭的习惯。即便是在外边吃饭也甚少大鱼大肉的下馆子,反倒是钟情于那些街边的特色小吃。
      “好的,我们这就去。”楚子轩拉着弟弟朝前走去。
      拐过了几条街,在某个街角挂着一面白底红边的三角旗帜,上边写着一个硕大的面字。而旗帜附近那三四张大方桌旁边也零零散散的坐着一些人。
      “张伯,来两碗刀削面。”楚子谦高着童声隔着老远就大声的喊道。
      “哦,原来是楚夫子啊,稍等等马上就好。”张伯稍停了下肩上正在削面片的小刀,笑着脸招呼她们。
      楚子轩淡淡的对张伯点了下头,算是回答过了。接着便在最靠墙角的那张桌前找了两个位置,坐了下来。
      他们方才坐下,对面那桌几人的谈话声便迎风传了过来。
      “喂,听说年初皇上要大赦了没?”正对着楚子轩的那个瘦高个喝了一口面汤,开口说道。
      “真的?”高个对面的胖子惊奇的喊出了声:“要是真的,俺家的那个混小子今年就能出来了。谁叫他当初不听话去偷东西来着。”说道后边胖子的声音里边带了些悔恨。
      楚子轩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发福的身子有些微弓,头发也斑白了大半去。还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胖子身边的壮实小伙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着:“胖叔你不用愁了,现在日子好了,小毛出来以后你就不用担心他再做贼了。”
      “也是,现在俺家没以前那么穷了,再过几年指不定还能给小毛娶房媳妇呢。”胖叔点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这皇上还真是个好皇帝。刚登基就连着免税三年,前几年南水涝北大旱的时候听说皇上还亲自去灾区巡视了。现在咱们日子过得好了,也是多亏了皇上。”高个喝完了面汤,便抹着嘴边说。
      “可不是,以前俺家穷得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小毛才会去做贼的。现在好了,过年俺还有钱给老婆孩子买套新衣服穿穿。”胖子也吃完了面,三人将铜钱摆在桌上,跟张伯打了声招呼,聊着天走了。
      大焉朝始于百年前,开国皇帝律傲博学多才文功武治,其子孙也是雄姿英发分毫不差。在他们几十年的励精图治之下,大焉朝逐渐强盛,甚至超过了邻近的西塞国。
      可惜一个家族繁盛了那么长时间之后,总是会出那么一两个扯后腿的。三十年前,当时的皇帝律幽好大喜功、四处征战、劳民伤财,还搞得兄弟反目、谋朝篡位。直到十八年前,当时的太子律玺毅然起兵,平息了亲王的叛乱,取代了皇上,这才还不容易结束了战乱。
      新皇继位之后经过了了一番大力整顿,重新振新农商,这才使受损的国家根基慢慢巩固起来,到这几年老百姓也就逐渐淡忘了那些苦日子,开始有了些闲钱。
      原本太子起兵取代皇上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但对百姓而言只要你能让他们的日子好起来,那你就是个好皇帝,他们绝不会在意你这个皇位到底是怎么得来的。这就是小民的生活,永远那么简单实在。
      楚子轩心里还在思考着这件事情,忽然眼前一片雾气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回过神来,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伯已经把两碗香味十足的刀削面放到了他俩面前。
      “楚夫子,趁热吃吧。”张伯转身收起对面桌上的那些铜钱,好像想起了什么事似的补充道:“楚夫子,对面街角新开了家包子店,你们回去的时候可以顺便捎几个。”
      “谢谢,张伯。”子谦客客气气的答应着。他知道张伯这话其实是跟自己说的,因为他才是最喜欢吃好吃东西的那个。
      吃完了那碗面,楚子轩的肚子已经被撑得饱饱的了,可是子谦心里惦念着张伯推荐的包子,非要拉着她去那买些带回家。
      楚子轩拗不过他,只好任由子谦拽着自己穿过大街,来到了新开的包子店旁边。
      手里抱着刚刚出炉的肉包子,子谦一心只顾着趁热带回家给爹娘尝尝,于是一个劲的左钻右窜的向前冲着,弄得楚子轩在后头都跟的有些吃力。
      就这样过了几条街,在路过一个十字街头的时候,子谦一时没注意撞到了一位中年男子身上,身子一下子没站稳,腾地向后倒去,弄得他一屁股就蹲坐在地上。
      而那被撞着了的人也没幸免于难,一个被子谦咬了两口的肉包子从袋子里蹦了出来,在他身上滚了滚,留下一串油印。这还只是其次,估摸这那包子的热度应该也把他给烫着了吧。
      “子谦,你没事吧。”楚子轩急忙从后边跑了上来。可还没等她跑到子谦面前,“唰—”的一声,中年男子身后便冒出了个蓝衣人,横着刀挡在子谦面前。
      楚子轩看着蓝衣人手里拿明晃晃的宝刀,也明了子谦这一撞恐怕是撞着了个贵人了。她先扶起子谦,在恭恭敬敬的道歉道:“小弟不懂事,冲撞了您,还望您能够大人大量原谅我们。”
      蓝衣人不说话,依旧横着刀对着他们。
      子谦这时也意识到自己闯大祸了,连忙弯起身子举了个躬,“希望叔叔能够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子谦一直戴着的那块玉因为刚才的撞击露出了一个边角,现在随着这一鞠躬全部露了出来。样子和楚子轩的一模一样,只是他的是左半边,楚子轩的是右半边而已。
      两人等了好一会,都没听见中年男子回答。于是好奇的抬起头来,这才发现中年男子正笑意盈盈的盯着他脖子上的玉佩。
      “对不起,您没事吧?”楚子轩见男子的神色有些反常,关心的问道。
      蓝衣人见自己主子居然这样遭到别人误解,连忙生气的朝前走了一步,恶狠狠的盯着他们,那铁青的脸色倒与那身蓝衣分外搭配。
      “我没事,你先退下吧。”中年男子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蓝衣人朝男子点了下头,乖乖的收起刀来,退到了男子身后。
      楚子轩和子谦这才得了个机会看清楚这场事故的受害者。只见中年男子虽然穿着的是在平常款式的灰色长衫,但那布料却绝不是市井的流通之物。
      雕像般的五官、修长的身形,以及高贵的气质,让人过目难忘。但更让人不容忽视的却是那灰色衣服上的一溜包子滚过的黄色痕迹。早知道就不买灌汤包了,子谦悔恨的想。
      “叔叔,你有没有烫伤,你那衣服我赔你好吗?”楚子谦皱着眉说。他也看出来了那衣服价值不菲,这下子回家难和爹娘交代了。
      中年男子依旧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就这样又沉默了一小会儿,当楚子轩正打算开口再说些什么时却意外的迎上了一双慈爱的眼。这眼神好熟悉啊,和爹的好像。只不过他的眼中多了一份刚毅和霸气,虽说亲切却有一种威严,爹的却始终都是叫人舒服的书卷气。
      “没事,一件衣服而已,小姐不必在意。麻烦回家转告令尊,明日恐有故人来访。”中年男子笑着说完,便带着蓝衣人往街的那头走去。
      故人?爹什么时候有这样贵气的朋友了?楚子轩没有过于纠结这些问题,转过身子给子谦拍了拍身上的土。而子谦却低着头连忙检查袋子里的包子。
      “看什么呢?”
      “看看包子摔坏了没?”
      楚子轩彻底的无语了,她这弟弟果真就是个馋鬼啊。
      
      刚入大厅,楚子轩便看见张婶正在打扫着满地的瓜子壳话梅子什么的,桌上的那些小碟子里更是一片狼藉。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那些媒婆们的杰作。
      “爹,娘。”楚子轩愧疚的叫了一声。
      其实他们家每年都会闹上这么一出,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所以楚子轩还未开口,楚杰便明白了她想说什么,“爹娘根本就没怪你的,所以你也别愧疚了。”
      果然还是爹娘了解自己,楚子轩想起方才中年男子莫名其妙的那句话,连忙跟楚杰说了。没想到爹娘一听,立马脸色一紧。这么多年来她从未见过爹娘这样失态,这话里边的含义绝不会是那么简单,楚子轩直觉的觉得有什么事正要发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暂时先发这些吧……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