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游

      “子轩,小简,明溪,我们出宫去吧!”自打从耶律圣楠住到了天兰宫之后,律晖往这边跑得更勤了。
      刚开始的时候耶律圣楠还对律玺见着她搬进天兰宫而没有半点惊讶的态度十分好奇,但当她见到整天往天兰宫跑又没大没小的律晖之后便彻底明白了,这律家人做事是不能用常理来思考的。
      “那我呢?”耶律圣楠躺在吊床上懒洋洋的问道。
      “你的意见可以忽略不计。”律晖狠狠的朝抢了她专用吊床的耶律圣楠瞪了一眼,之后便跑到律玺那忽悠去了。
      终于在律晖跟父皇商谈了三个时辰之后,这一大帮子人才得到了出宫的许可。
      
      京城的大街上正跑着一辆装扮豪华的马车,车前边坐着两名赶车的男子,只是站在车顶上满脸警惕的金头鸟儿,以及车内时不时发出的类似尼姑念经的声音,难免让路人觉得有些怪异。
      车里,律晖正拿着一大叠昨天她刚和父皇一齐拟定好的出行计划在那读着。首先,其次,再次,再再次……从出宫的时候她一直读到了大街上都还不见结束,而耶律圣楠却干脆很给面子的枕在李嬷嬷的大腿上睡着了,
      “耶律圣楠,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律晖又一次成功的被她挑起了怒火。
      “我又没来过京城,怎么会知道那些奇奇怪怪的地名,当然会听着无聊啦。” 耶律圣楠打了个呵欠睡意朦胧的说道。
      律晖刚打算发飙,这时候柳明溪却跑出来当了下和事老。她提议大家应该先去逛街,其他的行程可以稍后再议。律晖一听觉得也对,这才暂时饶过了耶律圣楠。
      京城不愧是大焉朝的首都,其繁华程度是无处可比的。十里街上各色小摊一字摆开,山南海北的货物汇集着,蔓延出几里远去,一望根本看不到尽头。小贩们高着嗓子的叫卖声,汇成了一首独特的乐章。
      耶律圣楠这还是第一次在大焉朝逛街,她慢慢的一个小摊一个小摊的看过去,有好些东西都是她从没见过的,弄得她很是好奇。而嘴上虽然说着还在生气的律晖只要看见是耶律圣楠喜欢的或者她稍稍看久了一点的都会慷慨的替她买下来,所以不一会儿马车里就堆起了一座小山来。
      楚子轩和柳明溪她们却静静的跟在后面,细心地挑选着自己需要的物品,稍贵了的甚至还会杀杀价,完全没有律晖的那副暴发户派头。
      在她们完全没注意的情况下赶车的人却换成了乌浩和李嬷嬷,他们怕马车太过于显眼,只是远远地在后边跟着。倒是刚才还在驾车的小生忽的一下便隐去了踪影,在一人群中失了踪迹。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她们便来到了柳将军府前边,这时柳明溪刷的一下就突然停了下来,眼里开始泛出了泪花。
      柳明溪七岁丧父,十岁丧母,自同年被律玺接进宫中之后,十年来从未曾回过家。律晖知道她这是想家了,也知道这事父皇做得有愧,于是想叫着大家一块去拜拜柳将军夫妇。
      可当他们一推开那挂满了蛛丝的大门时,却惊奇的发现这柳府的屋檐瓦壁虽然早已爬满了苔藓,但灵堂却依旧干干净净的,柳青夫妇的灵位前甚至还摆着几个比较新鲜的供果,看样子应该是有故人在一直照料着。
      柳明溪在灵堂前磕了几个响头,默默地跪了许久,这才站起身来和父母道别。律晖他们也跟着作了几个揖这一起离开了。
      从将军府出来之后,律晖看着柳明溪情绪一直很低落,于是非要拉着她去河边放风筝。
      盛夏河畔上一片明媚景色,微风习习,青草茵茵,绿色之中还零星的点缀着一些白色紫色的小花,煞是好看,让人不由的想躺下来歇息,好好的享受一下这柔柔的绿垫。
      刚走到河岸,律晖便扯着柳明溪和耶律圣楠,说是要教她们放风筝。还没等二人开口,她便自作主张的分配耶律圣楠拉着线沿着河岸跑,而由柳明溪高高举着风筝。“放!”律晖一声令下,只见一只老鹰扶摇而起稳稳的飞上了天空,三人默契的露出了笑颜。
      其他人看见律晖的风筝已经飞起,也不甘落后的接二连三的放飞了自己手中的风筝。一时间蓝天之上五颜六色,好不斑斓。李嬷嬷坐在草地上静静看着律晖,她的小公主已经许久没有那么快乐了。
      “子轩,那只黑鹰是不是你放的?”律晖突然指着天空中的一个小黑点问道。楚子轩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金龙摇了摇头,其他人也是一头雾水,最后还是一旁看着的李嬷嬷道破了天机,“ 那不就是乌儿吗?”
      原来是乌儿在一旁看得无聊,索性自己也跑上天找风筝玩去了。恍悟了之后的大家紧接着又是一阵欢笑。
      “饿了,我们去吃烤鸭吧。”累的躺在地上的律晖朝身边横七竖八的同伴提议道。
      
      此时的律晖正坐在全聚阁楼上狼吞虎咽的吃着鸭腿,对面的耶律圣楠一脸怀疑的看着她,真不知道这公主的肚子是什么材料做的,两只烤鸭下肚竟然还能再往里边填东西。而失踪了半天的小生这时终于出现,正站在楚子轩和李嬷嬷身边低声说着什么。
      而心情已经得到平复的柳明溪则一面喝着茶水,一面随意的低头看着外面风景。
      楼下对面的布庄里头正走出两个人来,从他们那生怕别人看不出自己是皇亲国戚的华丽装扮上边不难看出正是右大臣和成妃父女。他们刚从铺子里走出,旁边便来了个黑瘦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为他们掀开轿帘。
      柳明溪只觉得这男子有些面熟,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见过他。”冥思苦想的她不小心就说了出来。一旁的耶律圣楠也好奇的往下一看,接口说道:“我也认识他。”
      律晖放下手中的鸭腿白了她一眼,不就是认识个人嘛,有什么好攀比的。再说就右大臣那肥头大耳的样求她看她也不稀罕。耶律圣楠不屑的用手指了指,示意她看的是那个男子。
      被打断了谈话的楚子轩干脆也顺着耶律圣楠的手指望了过去,只见她说的那男子长着一张大众脸,精瘦的身材更是极其容易让人忽略。这样的人如果不是见过多次的话根本就不可能记得的。
      柳明溪自小在京城长大,若说儿时见过的话,倒也可能,但是耶律圣楠一直生长在西塞,又怎么会认识他呢……楚子轩忽然察觉到了什么,“圣楠,你真的认识他?”
      “嗯。几年前他到西域去过,虽然人长得一般但很有人缘,当时还送了大家好些稀奇玩意儿。” 耶律圣楠记得她也得了几块上等丝绸。
      说是快那是巧,就在耶律圣楠说这话的时候,那人却不经意的朝上边看了一眼,恰恰瞧见了楼上的这一行人。可惜谁都没有注意到他那先是惊喜后是忧虑的眼神。
      律晖见讨论中心的男主角都走了,也就抹了抹自己油腻腻的嘴,朝大家眨巴着眼睛,“今晚我们别回宫了吧?”
      
      入夜,二皇子府的客房里头,楚子轩正默默的看着眼前那本千字文,半晌都一动不动的。而她旁边正摆着一张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大字:“我出去一下。”
      “还是在外边舒服啊!”乌简贪婪的深呼吸了几下。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从全聚阁回来之后楚妃就一直心不在焉的,这她却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好不容易得了自由的乌简一面四处张望一面往前走,刚打算好好的打量一下这二皇子府时,却忽然间砰地一声撞到了什么,不由的朝后退了几步。
      “对不起,对不起……”乌简一边道歉一边抬起头来。只见一位秀丽端庄衣着华贵的女子正跌坐地上,手里却还牢牢的护着一碟小点心。
      忽的一下,乌简头上冒出了几颗冷汗,眼前的这人可是她认识的。“二皇妃,对不起。乌简只是无意冲撞,还望您多多见谅。”她开始在心里后悔自己不该偷溜出来了。
      “没什么。我给大家做了些点心,方才刚想给楚妃送一份过去,如果乌简姑娘不介意的话就麻烦你代劳了。”二皇妃好脾气的说道,她从乌简那一脸慌张样就能明白这小宫女不是故意的。
      乌简正愁找不到离开的借口,连忙道过几声谢之后就赶紧端起碟子往回走。可当她快走到客房门口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二皇子正站在门口发呆,手指微曲作出了个敲门的姿势,可就是许久都没有落下的意思。
      乌简暗自在心中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到自己今晚居然那么和二皇子夫妇有缘,刚碰见一个现在又来了一个。可她又不敢再乱走,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二皇子,您找楚妃吗?”
      其实律询在门外已经站了有一段时间了。今晚她们的到来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一直认为自己永远只能远远的望着楚子轩,却没想到这个贪玩的妹妹竟然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想接近楚子轩,却不知该从何做起。
      “嗯。”律询见自己一直为难的问题就这样被乌简轻易解决了,当然不会再错过机会。
      敲门声响起,楚子轩这才回过神来。她一转头发现乌简不见了,只有一张纸摆在那里,墨迹早已风干,看样子应该跑出去有一会儿了。
      “进来。”她打算先招呼了客人,等乌简回来再慢慢收拾这个不学无术的人。
      门被推开了,只见二皇子风度儒雅的走了进来,而偷跑的那人却笑意盈盈的躲在他后面,手里还端着一碟不知从哪弄来的点心,白白嫩嫩很好吃的样子。
      “楚妃,不知您住在这还习惯吗?”就在看见自己念了许久的人儿的那刹那,其实律询早就乱了,当他扔故作镇定的问道。
      “给二皇子您添麻烦了,我们很喜欢这里。” 楚子轩客气的回答。
      其实大家本来是打算当晚就回宫的,可律晖舍不得她那份长长地计划书,非赖着要多玩一天,大家拗不过她也就允了下来。只是因为律彻待人冷漠,而律逸又尚未娶妃怕有不便,他们才选了这二皇子府。
      一听楚子轩说喜欢这里,律询的心里接着就乐开了花,耳根子唰的一下就红遍了。
      “二皇子你怎么了?”楚子轩见他红着耳朵愣在那里,便好心的凑过前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阵淡淡的清香入鼻,律询醉了,丝毫没注意到楚子轩正靠过来的身子,直到耳边传来这句话,他才猛的回过神来。“可能是染风寒了吧。”他只好假装咳嗽来掩饰自己的满脸绯红。
      楚子轩一听这话,也不多说立马便劝他回房休息。
      走在回房的路上,律询一遍一遍的回放着刚才那一幕,微倾的身子担忧的脸,原来她也是关心我的,想着想着律询心里就美了起来,脸上挂了个和平常完全不同的傻傻笑容。
      
      
    插入书签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