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抓贼

      耶律圣楠看得脖子都僵了,可还是没见着律晖的身影。虽然自己上次见面的时候小小嘲笑了一下她成天把自己打扮得跟个红辣椒似的,她也不至于这样就气的接连好几天都没出现吧。耶律圣楠放弃了等待,慢慢的朝外边走去。
      因为耶律圣楠还未正式进行册封,所以只好暂时住在御花园旁的厢房里,但她对这个安排却是很满意,她可以就近经常到御花园里随意走走。
      今天她和往常一样坐在池子边逗着那些胖乎乎的鲤鱼,突然一个黑褐色的身影快速掠过,只在水面上荡起了一阵白花便消失不见。
      耶律圣楠确信无疑刚才窜过的那是只金雕,她也顾不上自己对这宫殿完全不熟悉,便紧跟着金雕跑了出去。没有什么比在深宫之中见到故乡的事物更让人惊讶的了,此时的耶律圣楠一心迫不及待的想见到金雕的主人。
      还在半空的乌儿把鲤鱼重重的往地上一摔,那肥鱼顿时昏了过去不再动弹。紧接着乌儿一个俯冲抓起肥鱼就飞回了树上的窝里,一系列动作流畅如水毫无停顿。
      “子轩,你家的贼又去偷鱼吃了。”律晖懒洋洋的躺在吊床里边说着话。
      喜欢捕鱼是金雕的天性,所以楚子轩对这一幕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反倒是乌简每一次见着都会觉得新鲜,然后再慢慢的感叹上好一阵子。现在眼看着乌简又要走神了,楚子轩悠悠的扬起书正准备敲下去,却不料被她借口端点心给逃开了。
      乌简刚从后院里走到长廊中,远远的就看见天兰宫门外立着一位女子。高挑的身材,深邃的双眼,挺拔的鼻子,倔强的嘴唇,和着那身充满民族风味的服装尽情显出了一股子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来。而那人手里此时还拿着条乌黑的长鞭,看样子她应该就是律晖口中所说的野蛮女子了吧。
      “请问您找谁?”乌简朝她点了点头,轻轻问道。
      耶律圣楠原本只是单纯的追着金雕,却没想到这一路竟追到了天兰宫的门口。她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拜访一下那位众说纷纭的楚妃时,忽的一个柔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耶律圣楠抬头一看,只见长廊深处站着一位宫女模样的女子。
      “西塞国耶律圣楠,想拜会一下楚妃娘娘。” 耶律圣楠见女子迎着自己的眼神没有丝毫闪躲,也就下意识的略掉了她的郡主身份,她直觉的感到这个女子值得一交。
      乌简微微一笑,入宫以来她这还是头一次见到不愿抬出自己身份的女子。“楚妃在后院,请随我来。”她稍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领着耶律圣楠进了后院。
      等到不耐烦的律晖将吊床晃得吱呀叫,她一见乌简非但没有拿来点心反而把耶律圣楠给领了进来,立马就从吊床上跳了下来,大声嚷道:“小简,你怎么能把这个祸害领进来呢?子轩,快把她给哄出去!”
      “主人都没有说话,你又凭什么赶我走呢?”耶律圣楠看见律晖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立马开始反击。
      这会儿乌简没了推脱的理由,只得乖乖的坐到楚子轩身边,一面拿起书一面遮着脸悄悄的看着二人的争吵。
      楚子轩知道她哪里还有读书的心思,索性放下书来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位干练女子。与大焉人相异的容貌,不羁的性子,还有把律晖气得屡屡吃瘪的伶牙俐齿,毫无疑问她便是前几天才来的西塞国郡主耶律圣楠了。
      “耶律郡主,前些日子子轩感染风寒才没有参加您的接风宴,失礼之处还望多多见谅。”楚子轩起身说道。
      听到这番得体的话语,一直在和律晖打口水仗的耶律圣楠这才恍然回过头来,只见刚才领着自己进来的小宫女身边正坐着一位五官精致、清雅脱俗的女子,想来着便是宫殿的主人吧。耶律圣楠暗自为自己捏了一把汗,方才自己光顾着吵闹,居然失礼的忽略了主人。
      “楚妃不必在意。” 耶律圣楠不介意的摆了摆手,接着意有所指的说:“这不有的人没生病不是也没去吗?”
      好不容易才从气头上下来的律晖,接着又吼了起来:“耶律圣楠,你诚心跟我过不去是吧?我到底哪招你惹你了!”
      耶律圣楠见自己把小辣椒给惹毛了,也知道不能再玩笑下去了,赶紧安抚道:“公主你别生气,我在御花园等了好几天你都没来,刚才看到你却在这玩得高高兴兴的,只不过是心里有点不舒服罢了。”说完她还极其配合的朝律晖眨了眨眼睛。
      律晖一看耶律圣楠示弱了心也跟着软了起来,她仔细一想接风宴没去那的确是她的不对,谁叫那天自己和乌儿玩疯了呢。可她嘴上去依旧别扭的说着:“你等我干嘛?我又没叫你等。”
      耶律圣楠见律晖松口了,连忙趁热打铁:“你是我在大焉朝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你也知道我大老远嫁过来,人生地不熟的……”
      “你真的把我当朋友?”律晖心里被这两个字说动了,一直在宫中的她虽然衣食无忧,但独独甚少能碰见真心相待的人。
      “嗯。”耶律圣楠连连点头,一心只想快些哄好这公主。
      律晖见着耶律圣楠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心是彻底软了下来。她想耶律圣楠一人单身嫁了那么远,肯定是因为想家才会那么喜欢和人吵架的,自己是公主就应该大度的原谅她吧。
      “那你以后不能再气我了。”律晖一脸严肃的说道。耶律圣楠见她终于消气了,哪还有不答应的道理,只不过与此同时她眼里却闪过了一丝狡猾的光芒。
      在一旁看戏的乌简却替律晖犯愁开了,连她都能发现耶律圣楠的算计,一向聪明的公主怎么就看不出来呢。看来自己还是离这郡主远点的好,她想。
      但不知这耶律郡主和楚妃比起来谁更厉害呢,忽的一个奇怪念头闪过乌简的脑海,她心虚的朝楚子轩看去,却恰巧迎上了她灿烂的微笑。就在那一刹那乌简猛地觉得自己的心脏多跳了几拍,她捂着胸口暗自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
      和好了的律晖和耶律圣楠正在一齐逗着乌儿,“对了,贤妃有事叫我转告你。”律晖趁耶律圣楠抓着乌儿,趁机摸了几把这才慢悠悠的接着说:“她说如果你还想要什么药材直接问她去要就是了。”
      楚子轩一听这话却接着沉默开了,上次春狩的时候多亏贤妃提醒,而自己也是时候该去好好谢谢她了。
      
      琴音阵阵流转,卜玄在亭子里抚着琴,风吹过她的衣角,也吹散了一地的花瓣。十八年前她也曾这样抚着琴,那个人在温柔的看着自己,醉人的眸子里只有自己的影子,十八年后琴声依旧,只是那人却已不再。
      “娘娘,楚妃求见。”远处的宫女轻声说道,唯恐败了她的兴致。
      按住弦琴声顿止,“带她们进来。”卜玄并没有抬头。
      楚子轩和乌简跟在宫女后面进了园子。这花园还是和上次一样那么温馨,卜玄也依旧一袭白衣,不同的是亭子里多了一尾琴。
      “子轩特来感谢贤妃提醒,只是稍有拖延还请贤妃见谅。”楚子轩行了个礼。
      “你刚刚大病初愈,不必在意这些琐事的。”卜玄接着说道:“楚妃这次前来可是心中有所疑问?”
      好锐利的眼神,楚子轩暗叹一声,接着乖乖的回答:“听闻贤妃十几年来不曾再占卦,只是不知为何那日却替子轩和公主占了一卦?”
      “只是因为你我有缘罢了。楚妃若是诚心感谢就不妨听我一曲吧?”卜玄淡淡的说道。
      还未等楚子轩点头,她便抚琴弹起了那人最爱的那首曲子,还好曲调还是那么熟悉,只是十八年来从未再度弹起指法难免有点生疏了。
      乌简虽然不懂音律,但仍能听出一股悲伤来,密密的沉甸甸的压得她就快透不过气了。她向前走了一步,求助似的轻轻扯了扯楚子轩的衣角。楚子轩默默地伸出手来握住她,一瞬间乌简只觉心中的悲伤烟消云散一片清明。
      许久之后,一曲终了,楚子轩这才放开乌简的手。
      可她们的这点小动作却完全落入了卜玄眼里,卜玄慢慢的抬起眼,无波的眼神注视着楚子轩,“楚妃,觉得这一曲如何?”
      “请恕子轩斗胆猜测,此曲恐是故人所留,贤妃弹奏之时满是思念,两眼亦被哀伤所掩,除了哀伤早已经听不出曲子原本的情调了。”楚子轩不紧不慢的回答。她虽然看出了卜玄思念人的绝对不会是皇上,但她明白此事自己不该多问。
      你果真和那人一般聪慧,自己并没有看错人,卜玄略带微笑的想着。“楚妃如果今后有什么要帮忙的直说就是了,这天鸾宫任你所取。”
      乌简一听立马愣住了,任你所取这是个多么大的权限啊。只有楚子轩才明白贤妃如此行事怕是念在故人的份上吧。她道过谢之后,便静静地带着乌家退了下去。
      卜玄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抚着琴低喃道:琴还是那尾琴,人也是那个人,只不过十八年前的心境再也回不去了。她们要走的路也和我们一样,可惜我们最终还是抗不过命运,她们又会有希望吗?沉思良久,她还是弹着那首曲子,一遍又一遍。。。。。。
      接着在楚子轩她们离开之后没多久律彻便来了,他什么也不说,只是静静的在亭外站着。母子俩就这样,一个静静的弹,一个默默的听。又是过了许久许久,直到律彻转身离去的时候,卜玄才又冒出一句话来。
      “彻儿,不是你的就不要强求……”
      可律彻只是微微扯了扯嘴角,头也不回的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我删了个小小配角,不知道大家能看出来不?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