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终章

      自从大焉朝那位励精图治的皇上驾崩了之后,这后宫里头的确是冷清了不少。表面上是因为先皇驾崩要为其守孝三年,宫内严禁一切欢庆。但那些战战兢兢小心谨慎的太监宫女们心里都明白这绝对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自从那天三皇子律逸一面狂飙着眼泪一面咆哮着跑出正殿的时候,宫里那种维持了许久的微妙平衡就已经被完全打破。虽然谁都不知道三皇子为何会变得这般狼狈,但谁都能猜出这肯定和跟在他身后的范妃脱不了干系。
      相比起范常洛的突然高调,即将处于暴风雨中心的另一座宫殿越阁此刻却异常的安静。透过越阁那层层叠叠的雕栏画栋,有一位年轻女子正在腆着大肚子练习走路,而在她身边还有一位嬷嬷身份的人儿正在严格教导着。
      “楚妃休息一下吧。”李嬷嬷刚开口,在旁边站着的乌简早就端过晾好茶水送了上去,还不忘体贴的为楚子轩擦着额边的细密汗珠。
      一杯凉茶下肚,浑身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稍事休息的楚子轩掀起裙角,右手朝里边摸去,不一会儿只见她从里头掏出一个厚厚的半圆形的棉布枕头。将棉布枕头放到乌简手里,楚子轩转身对李嬷嬷说道:“嬷嬷,我们接着继续下一项吧。”
      看着楚子轩这般努力,心疼的乌简张了张嘴,犹豫了片刻愣是将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可这时李嬷嬷却开口了:“楚妃你就再多歇会儿吧,装孕妇你已经学得惟妙惟肖了,闭气也练得小生都连连称赞,你真的没必要那么拼命的。”说罢,李嬷嬷轻轻叹了口气,自从皇上驾崩之后,所有人的神经全都绷得紧紧的,楚妃更是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李嬷嬷你有所不知,据我推测给皇上下毒的幕后黑手应该就是范妃。而前几天三皇子的反常肯定也与她脱不了干系。依照她的性格肯定会尽快对我下手以除后患,所以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自从律逸哭着喊着跑出皇宫之后,楚子轩就只是在律玺的下葬仪式上见过他一次。才短短的几天时间,律逸就把自己弄得万般憔悴形如枯槁,任谁问他他就是不说那天在正殿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可更让人奇怪的是,在整个仪式之中,他竟然没有抬起头来看过律玺的灵柩一眼,总是低着头在那默默的流泪。据乌简说,她和三皇子擦身而过的时候曾听见律逸在那小声的道歉:父皇,对不起。而仪式一结束,律逸也很快消失不见,一回府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来。也正是基于此,楚子轩才越发的肯定这毒是范常洛下的,也只有如此律逸才会这般愧疚。
      听完楚子轩的这番解释,乌简和李嬷嬷只得乖乖配合她练习。而就像楚子轩所预料的那般,在事后的第三天,范常洛就找上门来。而准备许久了的楚子轩也按计划将她请到了皇宫御花园的水池边。
      清澈的荷花池里映着两名美丽女子的娇俏身影,刚开始她们如姐妹一般在细细交谈,可渐渐的女子间好像起了争吵,稍稍年长的女子抓着年轻女子的手,似乎在逼迫这她答应些什么,年轻女子不从。于是,年长女子狠狠的朝年轻女子隆起的腹部踹了一脚,女子吃痛的蹲下身子,这时,年长女子一用力将年轻女子推进了荷花池里。噗通一声水花四起,可任凭水中女子如何挣扎如何呼救,岸上女子仍旧无动于衷。而水中女子终于耗尽了最后一分力气,慢慢的沉入水中再也发不出声音。岸上女子就这样再静静的逗留了片刻,直到确认这么长的时间足以淹死好几次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的带着微笑慢慢离开。
      而就在年长女子彻底消失在花园外的时候,忽的一道白影从池上飞过,瞬间从水里捞出团东西,白影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路飞奔到越阁之内。这时才看清原来那个白影竟是小生,而那一团湿漉漉的东西则是假装溺水的楚子轩。
      “楚妃,你这样太危险了。若是范常洛再多呆一会儿,恐怕我也就不了你了。”小生有些责怪的说,他早就不赞成楚子轩采取如此冒险的方式,这谁叫偏偏又只有这法子最有效最直接呢。
      “没事啦,我可是下苦工练过的。”楚子轩难得的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小生你可都安排好了?”
      “我小生办事你放心,我早就安排了好几个大臣‘碰巧’在御花园里相遇,而每一位大臣都在朝里德高望重,他们说出来的话绝对不会有人质疑。只要他们将今日所见的一说,范常洛她肯定跑不了。”
      “如此甚好,那出宫的车马呢?”
      “乌浩早就在外边候着了,只要楚妃沐浴之后即可启程。”
      “那小生你可以不可以背过身去?”楚子轩脸上突然没来由的泛上一丝羞涩。
      虽然小生有些不解,还是他乖乖的转过身子。他身后的楚子轩掀起裙角掏出那个棉布枕头,翻转过来往地上一倒,只听见几声重物坠地的声音响起,紧接着的是李嬷嬷和乌简抑制不住的笑声。
      小生好奇的转身一看,顿时也乐得不行了。只见地上有几只御花园里的大锦鲤正在拼命蹦跶,原来楚妃的假大肚子顺便把它们也给捞了出来。而这难得的笑声在越阁上空回荡了许久许久。
      一番洗漱过后,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的楚子轩,带着李嬷嬷乌简和调皮的乌儿,捎着一些难得的古书和前些日子董御医赠的独家秘籍,坐上乌浩驾着的马车,一路朝南奔去,在苏县那里有律玺早就个她准备好了的宅子,还有等待着他们的律晖、耶律圣楠和楚妃。
      而就在他们的马车刚刚驶出京城的时候,皇宫里便乱成了一团,数位老臣联名上书控诉范常洛谋杀楚妃毒害龙种的恶毒罪行。而等根本不相信楚子轩会如此轻易死去的律询跑到越阁的时候,在那静候着他的只是一幢空空的宫殿和一封躺在书桌之上的信笺。
      在信里头,楚子轩将自己是如何设计如何让范常洛露出破绽的过程交代得一清二楚。信末她还说到,自己入宫是因为答应了皇上三个条件,如今承诺皆已完成,也是她归家之时。而信里还夹着一份传位于二皇子律询的“遗书”。
      就在那一刻,律询终于明白,像楚子轩这般的奇女子从来就不曾也根本不可能属于他。而他所能做的就是遵守好父皇和楚子轩之间的承诺,为大焉的子民们好好的守护这江山,许给那位远去了奇女子一个真正的长远的太平盛世。
      当天晚上,范常洛就被律询差人给押进了大牢听候审理。而这位承受不了失败,在被拘禁当时就已经有些疯癫了的女子当晚就在大牢咬舌自尽了,最后时刻陪在她身边的只是地上画着的“逸文”这两个大大的血字。
      三皇子律逸在丧母的第二天不顾群臣及哥哥的劝阻毅然出家。半个月后,二皇子律询荣登大宝,成为大焉朝的新一代君王。无独有偶,几乎就在同时,遥远的西塞国也迎来了他们的新领袖——耶律翔。
      而就在律询即位之后没几天,苏县楚子轩等人的住处却迎来了一位意外来客。不解的乌简曾问过小生,他为什么会舍弃高高在上的权势而来到这小小的县城,而小生只是笑着回答,他觉得那勾心斗角的朝堂远没有这肆意欢笑的市井好玩。
      
      三年之后,在苏县突然出现了两家声名鹊起的店铺。一家是吸取了《天工巧夺》之精华并将它灵活运用在首饰之上的,由乌简创立的乌家银楼,而另一家则是由楚子轩经营的乐善好施的百姓药房。
      然而不管是哪家店铺它们都有着两个相同的出资人——律晖和耶律圣楠,谁叫她俩都有位君王哥哥,妹妹只要一张口那银子方便自是大把大把的来。而早已忘却红尘往事的卜玄也乐得清闲,心情好时也会在两个店铺里边露个脸,当当她的名誉店主。
      同年,已经成长为国之栋梁的王子杰迎娶了青梅竹马的乌纨,温柔贤惠的小纹嫁给了憨厚踏实的乌浩。虽然小生一直吊儿郎当的不愿意承认,但想必早就逃不出柳明溪的手掌心了吧,谁叫人家乌儿和金儿都已经成双成对了呢。
      
      全文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整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多年前的一个梦。
    其实此文最初的构想并不是篇百合文,里边的男女主角是律询和楚子轩。楚子轩聪明冷静,助律询稳坐江山之后,潇洒离去。而律询这一世只能在心里留下一个美丽的身影。但地丁自认为写不出那种感觉,所以才生生的将这文改成了百合,也正是因此才有了乌简,有了耶律圣楠和律晖。
    然而,遗憾的却是地丁依旧写不出那感觉,写着写着角色个性模糊了,想着想着剧情脱节了,说着说着文章罗嗦了,不过好在最终的剧情还是按照地丁当初的计划写完的。虽然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虽然漏洞百出词不达意,但好歹这是地丁的第一本纯原创小说。
    谢谢大家一年来的陪伴和鼓励,虽然文笔稚嫩,但地丁还是会坚持写下去的。下一篇文已经有了大体的构想,但此次地丁希望准备好了,文笔历练了再出发,所以不会很快再写文的。
    大家下篇文再见吧~O(∩_∩)O~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