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焉奇妃gl

作者:地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平静

      楚宅后边本就不大的别院里头正静静盛开着几株米黄色腊梅,花瓣层层叠叠的费劲心机想把那娇媚花蕾给独占了去,不料那淡淡的甘甜香味却早已泄了天机,蔓浮于空气之中,沾染遍了院里的每一个角落。
      前些日子冬天里的一场暴雨,在腊梅脚下结出了一层亮晶晶的薄冰,远远一看,像一面大大的白银镜子被人随意扔在那里,孤单单的映照着天上白云和身旁腊梅的影子。
      离腊梅不远处的屋子里,水声轻响,卧房前的白色帘子斜跨跨的柔顺垂下,不经意间露出了一角后边立着的淡墨翠竹长屏风。
      绕过屏风,便是那细微水声的源处。
      在一大桶热水氤氲出的朦胧雾霭之间,隐约端坐着一名女子。如墨的黑发高高盘起,即便是方才卓尔不群的几缕此时却也熨帖的伏在女子额前,略显凌乱却分毫不失庄重。
      细如柳叶的眉黛缓缓深入鬓间,顾盼生辉的眸子因为蒙上了层淡淡薄雾而显得有几分迷蒙。高挺的鼻梁下红唇微抿,修长的手指掬起一捧水,长颈微仰,撒在了她凝脂般顺滑的脖子上。
      翻腾而落的串串水珠个个犹如冲浪好手,顺着柔和的线条勇猛的往前冲着,沿着颈上的那根红线,汇集到了下边垂着的半圆型玉佩上面。
      下一刻他们却紧接着摇身一变,成了那台上跃跃欲试的跳水选手,下蹲预备,奋力起跳,流畅转身,噗通一声过后,完美的落水,再度回到了木桶之中。
      可惜女子却对眼前这番奇景浑然不觉,依旧微抿嘴唇低头思索着什么。
      
      今天早晨,楚子轩刚刚在一群孩子们的期盼当中,宣布了本年度的课业结束。可还没等他们来得及雀跃欢呼,一大堆假期作业便一如往年的迎头砸下,砸去了他们的半边欢喜。
      送走了满脸纠结表情的孩子们的楚子轩,本打算呆在书房里继续看会书,顺便拟定一下明年的教学计划,可不知怎么的今天她就是偏偏集中不了精力,左右眼皮还在一个劲的捣乱。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楚子轩无奈的放下书卷,关上门出了书房,顺便吩咐厨房的张婶替自己准备一大桶热水。
      躺在温度适中的榆木大浴桶里边,楚子轩手握浴巾细细擦拭着身子,江南女子典型的白嫩肤质在她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此刻温暖的水温为那白玉抹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如同三月里初开的桃花那般娇艳。
      随着通体舒畅的惬意逐渐蔓延开来,楚子轩觉得这一年里积累下的倦怠似乎都伴着那朦胧蒸汽升入空中,挥发不见了。
      每年私塾结课后舒舒服服的泡个澡,这是她给自己定下的规矩,为的是洗去经年的疲惫,为新的一年蓄势待发。
      每年这一天的这个时候,她的脑子就会像一部画册那般,自动的将一年中画面挨个重新翻过。可恰巧今天这机器却出了故障,在不知名的某处卡住了,只剩下一片白色空白,纯白的世界将她紧紧包裹,阻却了时间的流逝。
      
      “姐,好了没?”房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与之相随的还有一个男童的清脆声音。
      楚子轩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发愣开了,握着浴巾的右手不知在左肩上停留了多久,已经有些发凉。
      “马上就好。子谦,你先帮我收拾下私塾好吗?”楚子轩朱唇轻启,那柔软美妙的声音,让人根本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好的,姐你快点啊!”楚子谦临走时仍不忘催促一句。
      听见弟弟步子远去,楚子轩这才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来,玲珑有致的身子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透过水汽仍不难发现她那堪称完美的比例,添之一分即多,减之一分则少。
      楚子轩伸过手来拿起挂在屏风上的长袍,裹在身上,跨出浴桶,绕过长长屏风,走到梳妆台前,坐下,开始细心梳理。
      没过多久,一身白衣的楚子轩便装扮完毕,绣着水状花纹的淡蓝色衣领袖口衬得她肌肤如雪般剔透,黑色长发上随意斜插着的赤红色玛瑙头钗,更是为她凭添了几分灵动。
      推开门来,首先便望见前边站了个笑意盈盈的人儿,手里头拿着一张纸,邀功一般的炫耀着。
      “姐,私塾我已经收拾完了。你看我发现了什么?”楚子轩没有接口,只是静静的看着弟弟,她知道答案自己会跃然而出的。
      果然,方才的话音刚落,楚子谦便兴冲冲的抖了抖手里的那张纸,“你看,这是小虎哥落下的书稿,他的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丑啊!哈哈哈!”说罢,楚子谦便自顾自的大笑了起来。
      “你个小鬼头,还好意思嘲笑别人,自己的字也好不到哪去。”楚子轩随身一个爆栗敲在弟弟头上。
      子谦连忙止住笑,委屈的抚着自己吃疼的头。姐姐对其他人都百般和气,却独独对自己那么暴力,不公平啊,不公平,他小小声的在心底抱怨着。
      殊不知楚子轩对别人的那哪是和气,简直就是冷淡。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就是接受不了他人的触碰,亲密的只有一起生活多年的家人和宅子里的几位老佣人了,而其中就数和这个全家人都宠着掌心里的弟弟最亲了,所以即便这爆栗也是他一个人才享受得到的。
      “姐,我们是不是可以去逛庙会了?”还心有余悸的子谦,识趣的小小声提议道。
      楚子轩这才忆起自己昨天答应了子谦的,难怪今天他会敲门敲得那么积极。“去,当然去。”说完她便朝大门走去。
      “姐,你干嘛往那走?”身后的楚子谦见她这架势,连忙拉住她。
      “怎么了?”楚子轩一时不明白那天天进进出出的大门为何突然不能走了。
      “前边可是来了好多媒婆,莫非你想……”还没等子谦说完,楚子轩便提了他的衣领朝后门走去。
      
      庙会时的街道原本就是热闹的,而这年前的最后一次庙会更是理所当然的喧闹非凡。红彤彤的糖葫芦,精致的木头小车,全都吸引着子谦的目光,刚一出门的他立马乐得跟个小猴子似地,左窜右跳玩得不亦乐乎。
      楚子轩慢慢的跟在弟弟后边,一面随意的挑着一些小饰品,一面不着痕迹的避开身边行人的触碰。
      她不知道如果家中前厅里边那些正在缠着爹娘说媒的媒婆们,知道自己有个不愿与人接触的毛病之后会怎么想。或许她们根本就不会在乎,她们之所以愿意上门恐怕多半还是冲着自己这张尚且不错的脸吧。。
      想到这里她心底便涌上了一阵对爹娘的愧疚,别人家的女儿现在都早已出嫁,大半的更是身为人母了。只有自己一直淡淡的,对生人没有任何兴趣。
      她知道有些人曾在暗地里嚼舌根子,说楚家的女儿是读书读傻了,到现在都还嫁不出去。可爹娘听到这话时,总是淡淡的笑笑,告诉她: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爹娘永远不会逼你的。
      “楚夫子,楚夫子……”一阵呼唤声从后边传来,打断了楚子轩的思考。她回头一看,只见王婶正气喘吁吁的站在她身后,手里拎着满满一篮子鸡蛋,完全没有空闲去擦擦正从额头滑下来的豆大汗珠。
      王婶家的丈夫几年前在外走镖的时候被劫匪给杀了,现在家里只剩下孤儿寡母的。平常就靠王婶种菜养鸡和替人洗衣来养家糊口。这篮子鸡蛋应该是他们攒了一两月,打算拿到庙会上来卖的吧。
      “楚夫子,俺家小虎淘气,平常劳您多费心啦。这篮子鸡蛋是俺的一点心意,希望您别嫌弃。”王婶将篮子朝她递了过来,因劳累过度而有些变形的指节被提篮勒得发青。
      “王婶,小虎平时挺好学的,您就放心吧。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些鸡蛋还是拿回家给他补补吧。”楚子轩推辞着。
      “楚夫子,这哪能啊。您平常教孩子们读书,又不收束修。俺家里只有这点东西,您就收下吧。”王婶怯怯的把篮子又向前推了推,可楚子轩依旧没有半点收下的意思。两人就尴尬的僵在了那里。
      “娘,你跑这来干嘛了?”就在这时二人身旁加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夫子。”王小虎看见娘竟然正和夫子在一起,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王婶,你放心吧,没有束修我也会照样好好教小虎的。小虎的年纪是班里边最大的,文采也是最好的,我打算明年让他去参加秋试看看。”楚子轩瞧着小虎说道。
      “真的?”王小虎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可以参加秋试,一时间兴奋得不可置信。
      “可是,我们家没有那么多钱……”听到夫子表扬小虎,王婶心里自然高兴,可是她却接着犯难开了。
      “王婶放心吧,小虎参试的钱我会替他出的。”楚子轩明了王婶的难处。
      “楚夫子,您免费教书就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我们万万不能再继续麻烦您了。”王婶连忙回绝着。
      “王婶您就让小虎哥去吧,叫小虎哥考个状元回来,给那些说我姐是笨蛋的人瞧瞧。”子谦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窜出来的,他咬了一颗糖葫芦接着说道:“只是小虎哥的字太丑了些,就怕人家考官看不上眼啊。”
      “你……”王小虎假装生气的要去挠子谦的痒痒,两人顿时闹成一团。平常在私塾里他们的关系就是最好的额,楚子轩和王婶也就微笑的站在一旁看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让大家等了半个月,这文也终于重新开更了。
    新第一章的内容几乎等于是把以前的两章删了全部重写,我真的好心疼以前码的字啊!
    等晚上回来,应该还会有1-2章更新的,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多对新文提提意见~



    我,不是东方非gl
    我的gl同人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