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笑令

作者:钟晓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第二日顾东旭醒来,身体果然比前几日轻松了许多,精神也好了些,只是折损的血气无法立即补回来,身子尚有些许虚弱。
      梳洗过后走出房门,本想去崔、易二人的房中探望一番,却被院中景致堪堪勾住了脚步。
      李霁见他出来,立在晨光中浅笑,素雅得令人神迷:“顾兄,早。”
      顾东旭猛然回过神来,吞了口唾沫,再三努力却也无法将目光从他身上移开:“早……”
      李霁款款走上前,衣角在晨风中轻扬,翩然飒沓:“顾兄昨夜睡得可好?”
      顾东旭怔怔地盯着他:“好……”
      李霁微笑:“是么……?可愚弟昨夜睡的却并不好……”
      顾东旭缓缓垂下眼帘,盯住他的衣角:“我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霁一愣,两人的对话并不按他原本设想的台词发展,一时有些错愕:“啊?”
      顾东旭依旧垂着头,神色惋惜:“是六弟的叔叔么?”
      李霁继续错愕:“啊???”
      顾东旭抬起头疑惑地望向他:“那是谁?李兄这样披麻戴孝……”
      李霁低头看了看自己纯白的袍子,为了做到够“素”,又要不失扎眼,连腰带都特意用白锦束白玉,浑身上下不夹一丝杂色,只为素到勾人心魄。
      昨日顾东旭随口一句穿的素些,李府的小厮急急忙忙被赶去买衣,按着李孔雀的要求搜遍京城,在寿衣店门口徘徊踌躇良久,终究没敢进去。扭头杀向成衣店,硬生生将一件正预备下染缸的未成品拦了下来,付了银子直接拎回府中,颇得了李霁几句赞赏。

      人心是勾到了,李霁也暴走了,一大早怄着气,早膳也不用了,早朝也不去了,等到了时辰穿着雪衣钻进轿中直直杀去中书省。
      中书省众同僚大抵都来的比他早,大老远便被勾住了目光,堪堪盯着他步态蹁跹走进政事堂,一时皆忘了眨眼喘息,神色俱是哀婉同情。
      贺连的余光只善于捕捉大红大绿,对素净纯白却颇有些迟钝,
      李霁对其低头执着于公文的境况十分不满,走至他桌前蜷起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贺连迷茫地抬起头,盯着雪衣出神三秒,突然大惊:“李大人?”
      李霁满意地微笑:“贺舍人。”
      贺连纠结地看着他:“怪不得李大人今早没上朝,原来……”
      李霁脸一沉:“我只是今天早上突然有些不大舒服罢了。”你才披麻戴孝,你全家都披麻戴孝!
      贺连怔了半晌,这才领略其中含义,登时眼前一亮:“李大人今日白衣胜雪,如淤泥中之白莲,戈壁中之清泉,实在有春风拂面之清冽!好,真好!”
      政事堂内所有官僚低头暗骂:你才淤泥,你全家都戈壁!你家阳春三月下飞雪!
      李霁对收效甚满,朝着贺连微微一笑,眼中得意之色添了浓墨重彩光华潋滟的一笔,贺连登时又飘飘然了。

      “咳。”周俊臣轻咳一声,眉目间略带嘲讽地看着李霁:“李大人今晨不舒服?是什么症状?贺舍人既说他家中有人开医馆,不如叫他请人替你看看?”
      李霁一顿,衣袖轻拂,转身望向周俊臣:“只是有些头晕罢了,多谢周大人关心。”
      周俊臣玩味地看着他,对此话题似乎甚有兴趣:“噢?好好的怎么会头晕呢?要不要本官向皇上替你请几日假,回去专心研究素服寿衣?”
      李霁的笑容有些僵,却尽力维持着:“不劳周大人费心。以下官从小和皇上同床共枕的情意来说,若真需请假也只要下官自己吹吹枕边风便可。”
      中书省众人再次埋头苦干:喂喂,枕边风这词似乎不是这么用的吧……?
      周俊臣脸色一沉,狭长的凤目闪过犀利的光芒,恨不得将李霁刺穿出个洞来。终究是忍下了怒气,未再拂袖离去,冷哼了一声便低头办起公来,只是尖长的指甲不经意间将案上草诏刮出长痕来。

      李霁一句头晕本是随口应付,未曾想却是一语成谶。
      周俊臣一抹嘲笑挂在猩红的唇边,颇具冲击的闯进李霁眼底,竟像是镌刻一般久久挥散不去。李霁盯着案上预备起草的诏书,眼中却时不时跳入周俊臣的雪颜红唇,浓烈的有些恶心,昏昏沉沉地闹着反胃。
      李霁强压下不适,一抬头便见贺连正目携柔情地望着他,四目相对,贺连匆匆移开目光,脸上隐隐泛红。
      再转头,周俊臣也未老老实实盯着公文,却是颇有深意地打量着他,皓齿红唇一翕一张:“怎么,李大人不舒服?要不要回府去歇息?”
      李霁一看他暧昧的容貌,再配上如饮鸩酒的嗓音,不适之意更甚。忍不住阖上眼,皱着眉头轻轻按揉太阳穴,努力消去眼中浮影:“没事,我稍歇片刻便好。”
      周俊臣笑容浅嘲,眸光轻泛,低了头也便不再管他。
      贺连听他不适,慌了手脚:“李,李大人你怎么了?要,要不……”
      李霁无力的摆摆手:“不必管我。”
      贺连一脸犹疑,终究是吞下话语,却一脸忧心的时不时望一眼李霁。

      李霁草草翻了翻公文,本预备强打起精神批阅完也可早些回府歇息,奈何精神像是流连花丛中的蛱蝶,一不经意便不知栖上何株黄花。
      一个时辰只批了不足原本一半的公文,哈欠却已连天,头昏脑胀的只想速速躺上床去歇息。求助的目光还未投至贺连处便堪堪止住,一番计较后轻声道:“贺舍人那里可有提神醒脑的茶叶?本官恐怕昨日休息的不好,今日有些犯困。”
      贺连受宠若惊,手忙脚乱的拉开抽屉,取了杯子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些乌龙茶叶与几片薄荷叶,用少许沸水泡过,双手端至李霁桌前,脸上半是惶恐半是期待:“李大人……”
      李霁勉强笑了笑,伸手接过,却险些使不出气力将茶水洒了。接过茶杯粗略吹温,蹙着眉头一气将一杯苦茶统统饮下,瞪着眼睛迅速办起公来。
      茶叶的苦涩萦绕在唇齿间,一波波涌上头脑,神智总算清明了些许。再犯困时便用力咬住下唇,疼痛之感夹杂着淡淡的血腥亦是提神良药,半个时辰之后总算将手中公文与诏书起草完毕,匆忙整理一番便起身向外走去。
      贺连停下手中毫笔,眼看着李霁身形匆匆离开政事堂,直至人影消失在视野之中,这才以胳膊撑住下巴,满眼眷恋地望着随风轻摇的门扉,喃喃道:“我爱他白衣如雪……”
      顿了片刻,换了只手肘托腮,继续自言自语地轻喃:“更爱他红衣胜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不出门不知眼界狭窄哇……
    中国银真是太有钱了,贫道在欧洲,各个名店中80%都是中国银,瑞士的ROLEX店中更夸张,除了售货员没有一个老外,售货员一大半也是黄皮肤的中国人,专门做中国人生意的(我们向导说,现在拿瑞士签证简单多了,因为中国人一去就把他们的表统统买光了,很多型号现在都要预定……)
    贫道进去逛了逛,左边一个:“哇,好便宜,这表才7W!”右边一个:“嗯,就拿25W的这个来看看。”
    贫道:“………………………………”
    导游给了2个小时逛街购物的时间,贫道萧瑟的用了半个小时就逛完了所有店,两手空空地坐在麦当劳中,对着冲动消费买来的约合25RMB的新地内牛满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6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