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夺凤印

作者:荔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翻牌

      因毒效发作,徐思婉一觉睡得沉而长。醒来时近前灯火尽熄,唯有与拔步床遥遥相对的茶榻上留着一盏油灯,将几许昏暗的光泽透进床帐缝隙。

      徐思婉凝视着那缕光,眸光凌凌,深吸着气撑坐起身:“花晨!”

      “娘子?”花晨的声音离得不远,带着三分惊喜。很快,床幔便被揭开,“娘子可感觉好些?”

      “还好。”徐思婉沉了沉,“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是水银中毒,所幸中毒不深,未伤经络,稍作安养就好了。”花晨禀道。

      徐思婉点点头,又问:“陛下呢?”

      “陛下亲自送娘子回了贤肃阁,便去了宫宴……”花晨说到此处变得迟疑,小心地打量徐思婉的神情,徐思婉却浑不在意的一笑,“这我知道。”

      她与皇帝终究没什么情分,若他能为着一时动容推了宫宴守在她身边反倒奇怪了。也正因如此,她先前才盼着明贤仪得宠,若不然两个籍籍无名的妃嫔之间起了龃龉,只怕不值得九五之尊走这一趟。

      花晨这才又放心大胆地说下去:“陛下下旨禁了明贤仪的足,命御前的黄公公带着人去查问,别的……”花晨顿了顿,“倒也没多说什么。”

      徐思婉吁了口气:“好。”

      花晨头一遭接触这样的斗争,不免有些忧虑:“娘子就不怕被问出什么?咱们近前的人自是抵死都不会说,没什么可担心的,可清雨那边……”

      “除却按规矩送香囊,她什么也没做,又有什么可说的。”徐思婉笑笑,“况且,陛下也不会真费什么心思去查。”

      这一点,她自小读史书时就懂了。

      徐思婉没有理会花晨面上的不解,心情舒畅地躺回去,懒洋洋地笑着:“明日一早,你拿一锭金给尚寝局的人送去。告诉他们,三天后再往紫宸殿呈绿头牌的时候,把我的牌子往中间挪上一挪。”

      .
      霜华宫北侧的艳兰苑灯火通明了整宿,明贤仪在御前宫人的冷眼注目下未能歇息分毫,熬至黎明破晓几已神思涣散。

      王敬忠终于领着人出了门,手下的小宦官随在他身后,神情多有不安:“师父,明贤仪偏不认罪,这怎么回话?”

      王敬忠一声冷笑:“呵,这有什么难办。”

      过了约莫一刻,王敬忠步入紫宸殿。皇帝刚下朝回来,正在寝殿中更衣,王敬忠躬身行至身侧,边熟练地上前帮忙,边轻声禀话:“下奴问了一夜,明贤仪不肯认罪,说自己不知那水银是如何来的,也不曾在香囊上动过手脚。但她自己房中的香囊下奴查了,无恙。”

      皇帝平静无声,王敬忠趁外衫退下的档口扫了眼他的神情,续道:“下奴也问了霜华宫的宫人,外头洒扫的宫人说……明贤仪对徐才人存怨是人尽皆知的,前几日还打了徐才人身边的掌事。据说那掌事是去寻找吉位给徐才人悬挂护身符,不巧被明贤仪瞧见了,逼他承认里面有诅咒的符纸。”

      皇帝仍没反应。

      王敬忠思索着自顾说下去:“昨日端午,听闻徐才人有意精心备了些粽子,想献给太后。明贤仪……或许是怕徐才人在太后面前得了脸要算从前的旧账,便先下手为强了?”

      说到此处,查出的经过已然说尽。王敬忠不再多语,低眉顺眼地继续帮皇帝更衣,待一袭舒适的寝衣换好,皇帝提步走向内殿,终于启唇:“传鸿胪寺来议使节觐见之事。”

      “诺。”王敬忠躬身,一时摸不清适才的禀奏陛下是否听进去了,只依言着人去召鸿胪寺官员入宫。

      而后一忙就是整日,皇帝直至傍晚才依稀回想起王敬忠所言,却也没兴致多想,翻了玉妃的牌子。

      自此又过两天,徐思婉身体大好,气力恢复。转眼又至傍晚,晚膳后,尚寝局再行将妃嫔的绿头牌呈入殿中,皇帝手中读着奏章,将跪在一旁的宫人视作无物。

      直又读完一本,他才抽神扫了眼,看见正当中那块写着“霜华宫徐才人”的牌子视线不由一定,略作沉吟,信手翻过。

      面前长跪的宦官屏息告退,很快,“陛下召霜华宫徐才人侍寝”的消息就在宫中传开。徐思婉对此并不意外,早已在宫中收拾妥当。待得天色更晚一些,御前的人到了贤肃阁,她就随他们去了,坐上步辇,被送去紫宸殿。

      本朝妃嫔侍寝,但凡被传到紫宸殿,就都要先去紫宸殿后的汤泉宫沐浴更衣。汤泉宫的浴池一汉白玉沏,精致而宽阔,热气氤氲间宛若天界。

      徐思婉置身其中,一度被这样的热气熏得头脑昏昏,倒令连日紧绷的心弦一时得以放松,走出浴池时遍身都松快了大半。

      身在紫宸殿,轮不到她身边的宫人进来侍奉,紫宸殿中的女官很快上前,用上好的柔软绢绸为她擦净了身子,又奉上新制的寝衣。

      徐思婉安静地穿上,便随女官坐去妆台前,绞干头发,再绾一个简单的发髻。

      差来侍奉的女官手很巧,只用两根细绳就能将发髻绾得很像样子,既能让侍寝的嫔妃看起来仪态得体,又免去了头戴珠钗在侍寝时的不便。

      徐思婉待梳妆妥当不由多看了看她,遂抿起笑:“这位姐姐手巧,我很喜欢,但过来侍寝身上也没带什么用以答谢。待一会儿忙完了,姐姐去寻我身边的花晨喝杯茶吧。”

      这是要行赏的意思,那女官面露笑意,垂眸福身:“谢娘子。”

      徐思婉莞尔颔首,不再多言,就搭着宫女的手出了汤泉宫,踏上通往紫宸殿寝殿的窄廊,直接步入寝殿去。

      大魏朝的天子寝殿修得极为宏伟,眼下皇帝不在,唯殿门口留了两名宦官,偌大的殿阁直空得让人心里发慌。

      徐思婉坐到床边,举目看去,自殿门至床榻间一道又一道明黄纱帘已然落下,帘与帘间放置的多枝灯火光摇曳,照得满殿辉煌。

      伴她进来的宫女待她安然躺下就退了出去,她却并未一直乖乖躺着,很快就坐起身,趿拉着鞋子,四处走动张望。

      紫宸殿里侍寝与在自己宫中大有不同,一套严明的规矩是祖宗定下的。早在册封旨意颁下后,宫中就差尚寝局的女官到府中为她讲过。
      她在女官走后拉着花晨将这样的景象模仿过数次,终是觉得那般老老实实躺着虽然娴静温柔,却实在没什么情趣。

      既是如此,不妨不理会那些陈腐的礼数。她也不觉得在这样芙蓉帐暖的好时候,皇帝会因为她没在床上好好躺着就把她打发走。

      她悠悠踱着,直至在镜前看到木梳,面露满意,便拿起梳子回到床上。

      刚刚洗净的长发虽已反复绞干还是透着微微的潮意,不觉间已将寝衣背后沾湿一片。徐思婉背对殿门侧坐在床,双腿随意地延展向一侧,玉色的柔软裙摆恣意铺开,纤指在身侧系带上一挑,就径自褪去了上杉。

      上杉之下,仅余一件殷红心衣。

      心衣只遮挡身前,背后以数根细带系紧,于是香肩玉背皆露出来,乌发斜垂一侧,愈发衬得肌肤洁白胜雪。

      徐思婉摸出锦帕置于一旁,手执木梳,一下一下梳过如瀑长发。梳个几下就执起锦帕,擦一擦梳出的水,然后再拿起木梳,周而复始。

      她的动作随意懒散,好似只是等得无趣,百无聊赖之下为自己寻点事干。

      过不多时,她听到了殿门轻响,却只做不觉,仍自缓缓梳头,仿佛已梳得出神。

      她为这一刻已筹备了太久,太知道自己怎样的身姿最显婀娜,寝殿中那数道纱帘倒是意外之喜,朦胧的美感总是比直截了当来得更为悦目。

      木梳梳过长发,发出沙沙轻响。纱帘一道道被宫人依次揭开,响动更令人愉悦。

      徐思婉屏息听着那脚步声近了、更近了,心下不住地估摸距离。隐觉大抵还剩一道纱帘,她彷如突然回神般猛地回身,视线一下子落在他身上。

      那一刻,她也有股油然而生地紧张,因为她从未看清过他的容貌。或者该说,自她成为徐思婉以来,她从未看清过他的容貌。

      她只朦胧记得当她还是秦菀的时候曾在东宫里见过他,那时她是个三岁的孩童,他是十四岁的少年。她无所畏惧地追着他喊过哥哥,他含着笑将她抱起,那笑容让她觉得如沐春风。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他应已存了构陷秦家的心了,可惜她不知道,她的祖父也不知道。

      是以徐思婉的目光滞了一瞬才缓缓抬起,抑制着满心复杂想看他的容貌。

      然而她却估错了,他们之间尚余两道纱帘、近两丈之距,他的面容被遮挡得十分模糊。就像她这些年来在噩梦里所见一般,让她恨,却不知道所恨之人长什么模样。

      她一时怔怔地望着他,忽闻一声低笑,他亲手揭开近在咫尺的那道帘,几步走近,又揭开最后一道。

      徐思婉如触电般回神,匆忙扯过寝衣穿上,手却紧张得发抖。

      于是不待她穿好,他已行至床前,目光下意识地扫过她半露的香肩,他伸手,修长的食指挑起她的下颌。

      四目相对,她呼吸凝滞。徐思婉望着面前俊朗的容颜,儿时朦胧的记忆倏然清晰。

      她记起了他当年的样子,更看清了他现在的容貌。

      他脱去了那时残存的稚气,气质间多了沉稳与威严,深邃的眼中光华内敛。

      原来她恨的人是这个样子。
      盘踞心头数年的模糊噩梦,突然变得明晰。

      “……陛下。”她唤了声,嗓音沙哑,穿衣的手也僵住,好似已慌乱到极致。

      而他唇角勾起,寒潭般的眸中泛开几许玩味,口吻悠哉地直言问她:“尚寝局今日送绿头牌时,你的牌子在正当中,为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Swan:还能为何,我氪金了呗。
    ======
    本章随机100条评论送红包,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