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该作品尚无文案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39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58,02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评论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未知
  • 所属系列: 无从属系列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208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枯骨红颜

作者:李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章

      在具体说内容之前,先说说我对小青这篇《画皮》的整体感觉,那就是惊艳!那妍丽的鬼气给人强烈的冲击。这可以说是一个整体的观感与评价,之后在细小之处的一些微语并不能改变这个整体评价。
    从刚开始的谋杀案开始,小青通篇基本是以女鬼紫凤的口吻在推动着情节发展。无论是那森罗鬼店上第一世张伦之血骨捧出自己一颗残心奉给紫凤不成时眼中的哀戚,或是一百多年的等候间紫凤一日未曾停止的痛苦,或是紫凤恋上张伦三世后的转世王相公后的痴心,还有最后紫凤看着爱人将自己视为妖魔、要用一柄拂尘将自己驱逐人世时的崩溃,小青描写得都是入木三分,令观者如我心有戚戚然。
    冢中红颜,放弃了轮回,忍着乱葬岗的夜风,带着残忍的表情看着自己由曾经的绝代佳人在一百多年的等待间修炼成凄厉的恶魔,为的只是向三世前剜去自己一颗心的男人复仇,用他之心,填补腔中这日日夜夜呼号惨鸣的空白。终于,她等到了那一天,见到了那个人——温暖的跳动有力的心。
    小青的《画皮》,借的是聊斋《画皮》的典,描的是自己凄绝惨艳的魂,讲的是一个天公地道,哭的是一段求而不得的情。女鬼的恨,恨了一百多年。时间把这恨意熬得越来越稠,仿佛一到时辰一见转了三世的仇人,女鬼立刻就能嘶啸而去,破肚挖心,遂了一百四十七年前的愿。
    若这般写,那么小说名就该是《报仇》而不是《画皮》了。
    女鬼掐算着时间,找到一张好皮色,细心涂描时,仿佛是享受着过程的:画皮,画的是前尘的锦绣和在心里藏了许多年的萌动;画皮,画的是女鬼与这红尘最后一点牵连,当身份被识破,最后一点牵连也随之断绝。
    女主人公紫凤,原为大家闺秀,恪守女则。见着张伦那鲁男子,也要用一方白帕遮了半张脸。可这一遮,错身过,怎知就挑起那男人的色胆痴魂,心一横,就要了紫凤的心,当场就吞将下去,引出了这一百四十七年的仇、爱、不甘。
    在晋江众多资深的女写手中,小青属于是写什么像什么的个中翘楚,我认为,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合理”——篇幅控制的合理、逻辑推理的合理、文字运用的合理,以及文章小高潮大高潮安排的合理,这些方面,小青已臻圆熟。除了这几个“合理”,小青对全局的控制力也及其令人称道。且最后一个出乎意料的揭秘,使得文章不落俗套。要做到这点,凭得就是作者个人的功力了。
    以下,就从这几个方面来简单分析一下《画皮》。
    一、篇幅的合理
    《画皮》整体的篇幅,控制在两万左右是最合理的。若太短,给人以刚开始就结束的仓促感;若三万五万的写下去,仅有的几条线索并不足够。想要用漂亮文字或一些比较生硬的情节来补,在效果上反而是适得其反。
    《画皮》的脉络很清楚:被杀——等待复仇——画皮伪装成人间女子来接近复仇对象——芳心暗许——放弃报仇——身份暴露——绝望、取心、堕入轮回。是的,这次的轮回,是堕入的。与一百多年前那次糊里糊涂的谋杀不同,这次放弃轮回,只于这一世活在王生身边的决定,是紫凤自发做出的。然而,世上焉能事事如意?这段孽缘,也早就定在生死簿上。
    从整体上来说,小青很好地安排了几个部分的长度。然而,在一些细节的地方,我认为还是有一点点遗憾——
    简单的故事,需挤去赘述又保证精巧,情节还得丰满,结尾也须有力。在这点上,我认为《画皮》的开篇太过追求形式,且叙述口吻不一致。当然,口吻的不一致只是一点点内容,应该是为了能比较快地说清楚事情,所以,也可以忽略。
    然而,我认为必须要说一下的是前一千来字。为了描述紫凤生前绝代丽容,或是荣华的身份,还是单纯柔顺安于天命的性格,小青都给予了太多的文字。确实,适当的提一下是有必要的,可是这部分还是给人有点啰嗦的感觉。比如,关于美貌与骄矜,先是紫凤自己回想的诸如“绫罗绸缎,玉粒金莼,杏花烟雨”之语,隔未久,又有“杏子红的单衫,头上随便挽了个螺髻”,之后,则好像上瘾了恕踟誓要将这姹紫嫣红写个透彻不可,接连用了“团扇娇羞地掩住了脸,手与扇一般地皓如霜雪。”、“那终日在重门深院之中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闺秀,那美貌名声轰传一时老爹爹引以为傲的娇女”等等。甚至殓衣都要尽量的描写一番。以殓衣为例,若是之后的内容表示,先前这么详细描写殓衣是有必要的,是有呼应的,那就不算赘述。可是我一直看到最后,发现没有。
    其实,那良辰美景给人的冲击,又如何比得上阎罗阶前张伦掏出的残心一片。我实在觉得,这个细节,真是神来之笔,惨绝哀绝又艳绝。
    二、逻辑推理的合理
    言及逻辑,其实很多写手在这方面都会有些不足——为了使情节更加的曲折,罔顾文中人物的性格、背景、地位等,不一而足。
    其实,《画皮》此文,逻辑推理也算是步步惊心,稍为行差踏错就可能造成紫凤是个花痴,见了“真爷们儿”就忘了失心之仇。然而,在小青的掌控下,这样的情况没有发生。以文中几个关节点具体来看:
    1、吃心
    张伦因为爱慕紫凤,在谋杀了她之后当场就吞下了她的心。仅在文中不长的描写,张伦形象跃然纸上,同时,也和张伦为什么会杀了小姐穿了起来——张伦就是这样一个偏执、自卑又感情强烈的男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同时,在之后张伦受了凌迟拖着破败躯体和半颗残心与紫凤同跪在阎罗阶前的描写,也隐隐与此呼应——人的痛苦,大多来自无法满足的爱,那种无望的爱如同魔鬼,生生吞掉人心。故而,小青在“吃心”的情节安排上,并不会让人觉得她是为了使文章更加血雾弥漫而强行安排了这样的情节,反而是会觉得,“哦,张伦是这样一个人。”
    2、复仇
    紫凤为何不去轮回,只是执拗地想向杀人凶手讨回自己的心?一开始,肯定会有这样的疑惑。原本那么柔弱的一个闺秀,独在这件事上无法妥协,即使要挨那一百四十七年的孤苦伶仃,也要把那颗完整的心等到。这里其实就是为紫凤这个人物的性格而打下的伏笔——柔弱只是紫凤在束缚下不得不做出的样子,其实她有自己的思想与灵魂。如果给她舒展自己性格的机会,她会让人生更加有内容。关于这点,在后文“似我从前做大家小姐那般,别说有何言语,轻易都不可以见人的。那日在后衙西花厅乘凉,见那少年书吏走过,便只得用团扇掩了脸,速速离去。但是……倘若当日我没有走呢?倘若当日,我并未离去,与那张伦相见了,一切又会怎样?或许这百多年的历史完全改写。”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更坚定了紫凤真正想为自己活一回的心情,使得情节的发展更为顺理成章。
    说过了这段,突然发现紫凤与王生相爱相依的那段,倒也不必再说了。之后的情节安排,与蒲松龄的基本无异。当紫凤以为可以和王生长相厮守时,那个坏人好事的道士就出现了。王生终于只是个凡人,看到紫凤的真面目就害怕了。这时的紫凤,心中作何感想?
    若只是伤痛欲绝,未免太按部就班。紫凤此时想起了自己的使命,她呼啸着将利爪伸入王生的胸膛,此时,迎来了小青在结局处安排的一个小高潮。
    3、生死簿上事
    这个安排,可以说是点睛之笔。借助了怪力乱神,理顺了这一百四十九年的爱恨情仇。

    三、文字运用的纯熟,节奏安排的合理
    在这点上,小青在文字的优秀在《画皮》中发挥地淋漓尽致。在她笔下,《画皮》中每一个人物的形象都非常丰满,包括惊鸿一瞥的王生正妻与王生母亲。而如此灵活运用文字,靠的就是长年累月的阅读积累和勤于思考。小青在过去某篇访谈中也有过论述。
    小说的节奏如何掌握,其实是门艺术。一直让读者的神经绷地老紧,读者累自己也累。但是,若很长时间平平淡淡,读者又会没有耐心读下去。并且,与其一直让读者神经绷得很紧,绷到后面习惯于这种紧张,不如安排一些高低起伏,读者的心情随之起伏,更会手不释卷。
    小青在《画皮》中,像这样的“刺激点”,粗略算了一下,大概是2000字出现一次。不知是她读过人们阅读的习惯,或是蕙质兰心自己体会出来,2000这个数量的安排,是很符合阅读习惯的。

    最后,从《画皮》再延伸开去说说好作者吧。依我看来,好作者首先是一个善良的作者,会站在读者的角度考虑、会站在文中人物的角度上考虑。其次,文字的花团锦簇固然会给文章加分,但是有血有肉有灵魂才是文章的关键,所以,在亟不可待或引用或自造或模仿那些精巧的文字之前,先让自己学会讲故事吧。
    插入书签 



    拈花一啸
    这样语言轻松,笑中带虐的,才是上品。而大气磅礴,睥睨全局的,那就是极品了。



    拂乱
    这姑娘写文很认真,文字也很美。



    长生,长生
    俺就好这一口……



    兰亭
    陌北的文很对我的胃口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